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闕簡略劇情(二十一)



凌幽幻翼
10-03-17, 09:03 PM
霹靂天闕(二十一):夢幻江湖




空前大激戰!笑盡英雄、哭遍俠客,傲視天下的二大頂尖高手一頁書與武皇格鬥威嚇武林的三途判之二,鬼王棺與業途靈,神秘之盒則在一旁研究四人所用之絕招。
業途靈以『滿貫妖騰』、『火龍金魔體』、『拜形催氣』等武功輪番上陣,武皇則以『點落八方』、『凌虛御風』、『斷鶴續鳬』、『篷飄萍轉』等劍招應付;另外一方面,鬼王棺綜合『引歸殺象』、『虛轉輪迴滅』二部功夫攻擊一頁書,而一頁書深知三途判並非普通氣掌能消滅,因此保留實力,沒有動用極限真元。
戰鬥之中,業途靈被武皇劍招刺中數次,但仍然無動於衷,武皇明白其中道理,漸漸收斂攻勢,業途靈見狀,脫身逃竄。鬼王棺虛晃一招準備離開之際,一頁書突發宏大一掌,鬼王棺閃躲不及,被擊中胸部,體內真氣翻騰將腦中的『吸雷針』逼出體外。一頁書接住『吸雷針』,鬼王棺道了聲利害,隨即慌張而逃。

武皇問一頁書的手中所持可是『吸雷針』?一頁書點頭表示『吸雷針』是消滅三途判的唯一方法,武皇說只要七枝『吸雷針』會齊,鳳兒的冤仇就能報了。然而一頁書卻感嘆可惜,因為七枝『吸雷針』難以會齊。武皇詢問原故,一頁書指出其中一枝『吸雷針』在今生一劍頭上的短劍內,若拔出短劍,今生一劍命休矣。武皇表示為了報仇,任何人也可以犧牲。武皇願意負責今生一劍之事,便告辭離去。一頁書訝異於武皇的專橫跋扈,已印證了刁七爺所言。

隨後神秘之盒移來,表明今生一劍不能死,因為今生一劍若死,擁有七枝『吸雷針』也是徒然。一頁書聽神秘之盒如此說,心知此人對武林未來局勢了解不少,便邀請神秘盒前往雲渡山談論天下事。神秘之盒欣然接受,因為百世經綸一頁書文武雙全威震苦境,能與一頁書坐談天下事,他深感三生有幸。

==================

大圓覺與枯葉遇上智多羅及魔域眾兵卒,大圓覺痛罵魔域為邪魔歪道,別以為偷走聖翁的頭顱是神不知鬼不覺,現在他與枯葉就要前往魔域迎回聖翁的頭顱,沒想到魔域的人馬準備先動手。智多羅哈哈大笑,他說大圓覺罵他們是邪魔歪道,那大圓覺以小人心度君子腹就是聖賢正道嗎?其實這些人馬是準備迎接大圓覺與枯葉進入魔域參觀,現在似乎沒必要了。智多羅將人馬遣退五里。
智多羅的舉動,出乎大圓覺得意料之外,枯葉說不管如何,還是要取回聖翁的頭顱,大圓覺點頭,他一定要取回師兄的靈魂。智多羅笑稱大圓覺錯了,既然慈航渡自許為聖,那麼應該有這份仁心聖德去包容他人救贖他人,為何卻這麼自私,只求自身昇登西天快活成佛,而不願引渡苦海眾生呢?再說慈航渡為了自己的西天之行,而讓大圓覺二人與魔域為敵,聖在哪裡?道在哪裡?智多羅接著又說,大圓覺是一個出家了凡塵之人,為何還執著於師兄的私情而放棄拯救天下蒼生的大愛,難道這是所謂的修道念佛嗎?
大圓覺指出魔域一向傷天害理,是自作孽,不是佛祖不肯救援。智多羅輕笑一聲,他說魔域秉持人不犯吾,吾不犯人的界限,安分守己,反倒是武林人士每日爭名奪利,仇殺暗戰,層出不窮。智多羅指出武林就是在這些正道人士的攪和下,永遠沒有平靜的一日。智多羅反問大圓覺,如果魔域是邪魔歪道的話,那魔域害了什麼人?做了什麼錯事?正道之士又護衛了什麼武林?
大圓覺辯解武林會這麼混亂,是因為長久以來所積存的問題,正道人士已想辦法改善,相信總有一天武林會安定下來,這就是邪不勝正。智多羅輕蔑地笑了笑,他認為每個衛道人士都喜歡戴著一頂正道或正義的帽子,自抬身價,可是私底下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正義行事呢?即使有,也是似是而非,自我所設的邏輯,與所謂的正邪無關。
大圓覺指智多羅巧言詭辯,因為正就是正,邪就是邪。智多羅抿嘴輕笑,他指出像大圓覺這班正道人士,總是認為理念不同的人就是邪魔歪道甚至是洪水猛獸,意欲誅之滅之,真正引發戰爭的始作俑者就是正道人士,造成了武林的不幸,而這些不幸本來可以避免,因為自以為是、自以為聖的正道人士,自大自傲地侵犯了他人生存而發生。
智多羅的話讓大圓覺氣得說不出話來,也找不到話反駁。智多羅笑了笑,他問大圓覺這個正人,還想跟他這種邪魔歪道來往嗎?智多羅警告說一旦進入魔域,就不能再出來了。大圓覺氣得不得了,拉著枯葉轉身離開。

==================

由三分縫出現的三名神秘人物,半途攔住素還真,三人言明邀請素還真到三分縫做客。素還真以身有要事為由婉拒,三人提到金小開,並且可以等素還真事情辦完。素還真想了想,答應十天後與三人同往三分縫,三名神秘人物同意離開,素還真繼續找尋一休禪師。

==================

欲通過銀湖的養鬼天忌,突然遭受雪山老妖的攻擊,雪山老妖連環數招,養鬼天忌雖被擊中,卻仍然沒有倒地。雪山老妖見狀,心中起了驚慌,養鬼天忌立即放出籠中妖物,惡靈呼嘯而出,一招取下雪山老妖的首級。養鬼天忌收回妖物,繼續朝天河前進。

==================

脫離戰鬥的鬼王棺與業途靈,鬼王棺料想不到一頁書與武皇會聯手對付他們,業途靈也驚訝於武皇與一頁書的武功高出想像。鬼王棺因為白白喪失一枝『吸雷針』而氣憤,而且如果一頁書與武皇聯手,再加上『吸雷針』,後果將不堪設想。鬼王棺思及此,心底泛起陣陣寒意,他認為要趕緊找回腹中首,三途判會齊才能發揮無上魔力,否則恐有生命之險。鬼王棺與業途靈聲力並合,以『通天密語』聯絡腹中首。

收到鬼王棺與業途靈『通天密語』的腹中首,急忙請示表象意魔,因為前次鬼王棺與業途靈曾出手攻擊,這次聯絡的意圖不明。表象意魔認為腹中首與鬼王棺二人同為三途判,應該不會自相殘殺才對,可見這其中必有原因。表象意魔沉吟之後,便要腹中首約鬼王棺二人來此,一來在此地,鬼王棺與業途靈不敢輕易出手攻擊,二來他躲在暗處可以觀察鬼王棺二人的言談與舉動,然後再做研判。腹中首也覺得可行,立即前去聯絡。表象意魔心底打的盤算是要讓三途判皆為他所用。

收到腹中首回覆的鬼王棺與業途靈,兩人談論是否該前往滅境見腹中首。鬼王棺指出腹中首中了秦假仙的離間之計,對他們有所懷疑,而且腹中首現在跟在表象意魔身邊,所做所為難免會受到表象意魔的影響,所以此去滅境可能有危險。業途靈問難道表象意魔會暗算他們?鬼王棺點頭說不無可能,但既然腹中首不肯來見他們,那他們只有去見腹中首,再說三途判不會合,危險就不能解除。業途靈同意鬼王棺的看法,便與鬼王棺趕往滅境。

==================

黃金籠誅十七對於與一休禪師交談很感興趣,他問道:「禪師為友落難成這樣,能不怨他人嗎?」一休答道:「恩恩怨怨風波幾時休,修行者不執著我身,當然就無所謂落難二字。」黃金籠不解問道:「此話令人難以理解。如果有恩不答有仇不報,這個世上還有人情義理、還有公道人心嗎?」一休答道:「人生無常,執事但求盡心盡力,遇險以不亂為定力,濟物以慈悲為根本,凡事但求己身,何必汲汲於外物呢?」
誅十七不同意一休禪師的論調,他誓言非討回公道不可。一休覺得奇怪,問道:「壯士有何委曲,為何這樣忿忿難抑呢?」黃金籠蒼涼地哈哈大笑,仰天問道:「我不應該忿怒嗎,不應該怨嘆嗎?是誰毀掉我的家園?是誰造成黃金籠的不幸?禪師,你能告訴我,是誰操縱我們悲慘的命運嗎?禪師,你明白武林的殘酷,江湖的黑暗嗎?」
一連串的質問,一休禪師輕嘆一聲,「一休曾是武林的一份子。」「既是武林人,應知武林事……」黃金籠情緒激動,說道:「弱肉強食,優勝劣敗,根本無關什麼道理,也無關什麼修行不修行。」「壯士如此說法,未免以偏概全。」黃金籠口氣堅定,「我的親身體會,親眼所見就是這樣的武林。」隨即頓了頓,繼續說道:「禪師,你是我黃金籠誅十七出道以來所交的第一個朋友,雖然你我的看法不同,不過我很高興認識你。」
黃金籠想替一休禪師打通脈道,恢復功力,免得再受人欺凌。一休拒絕,他不想恢復功力,因為這是他應得的業報,所以請黃金籠不必為他擔心煩惱。黃金籠雖認為禪師的說法太過宿命,但既然禪師不願意,他也不勉強。兩人互道保重,黃金籠轉身離去。
一休禪師覺得「誅十七」這個名字帶著極大的殺氣,如果黃金籠因為替他恢復功力而得罪万俟焉,豈不是他的罪過?一休發誓一定要救金太極脫離魔域,遂再往魔域。

==================

鬼王棺與業途靈來到黑洞外,腹中首在洞中要二人進入,鬼王棺與業途靈小心翼翼走進。

黑洞一片漆黑,腹中首出現在鬼王棺二人面前,鬼王棺動之以情,言明三途判乃是心心相連,息息相關的同伴,不該自相殘殺,業途靈說這一切全是秦假仙的計謀。腹中首不明白這跟秦假仙有何關係?鬼王棺指出秦假仙害怕腹中首報復,便假意親近腹中首,又破壞三途判的感情,使得他們皆中了秦假仙的離間之計。
腹中首不相信,他說鬼王棺與業途靈先是不顧他的生死,將他送給意魔,然後蓄意攻殿,再將一切事情推到秦假仙身上,難道真認為他是傻瓜嗎?鬼王棺指出秦假仙也是造世七俠之一,造世七俠加上七枝『吸雷針』就能置三途判於死地,秦假仙一定明白這個秘密,才會千方百計阻止三人會合。鬼王棺希望腹中首、業途靈與他一定要趕緊合作,現在是三途判自保的關鍵時刻。業途靈說以前的事一筆勾銷,要腹中首快點與二人聯合。
腹中首表示要考慮後再給鬼王棺二人答覆,便要二人先回去等他的聯絡。鬼王棺說此事不宜拖延,希望腹中首能儘速給他們答覆,然後與業途靈離開黑洞。

腹中首請示意魔之見,表象意魔認為鬼王棺兩人表現的很誠懇,也許腹中首真的被秦假仙所騙。腹中首還是有所疑問,表象意魔提出一個條件來證明鬼王棺與業途靈的誠意,腹中首可以要求兩人除掉天禍妖狐。腹中首不明白為何要殺天禍妖狐,表象意魔說天禍妖狐背叛他,還曾經想要暗殺他,本來這項任務要交給腹中首去辦,現在可以讓鬼王棺兩人去執行。腹中首答應,立即去聯絡鬼王棺兩人。
表象意魔自忖天禍妖狐的靈氣比其他邪靈高出數百倍,將天禍妖狐殺掉後吸取其靈氣,可以加速他功力的恢復,這就是所謂的「反哺之法」。

==================

神秘之盒隨一頁書來到雲渡山,沿途稱讚雲渡山景物的超俗,並藉此襯托一頁書的不凡。一頁書自謙是平凡之人,神秘盒指出雲渡山佔盡天時地利人和,不出賢人也難。一頁書輕笑一聲,他說神秘盒不但神秘天下第一,連口才也天下第一,想必智慧謀略也是天下第一。
神秘盒打開,羽扇輕搖,天下第一說武林只知有一頁書、武皇、素還真,還未聞他是如何地天下第一。一頁書說神秘盒初出江湖,便知今生一劍不能死,可見對於整個局勢智珠在握,對爾後的武林必有高見,希望暢所欲言,言無不盡。
天下第一認為爾後的武林是一個變化多端的局面,一頁書也認同以後的武林將是一個變局,明爭暗鬥的局面。天下第一與一頁書皆認為明者有武皇、魔域二大勢力;暗者有三分縫、萬魔天指二股漩流存在,因此一頁書想聽聽有何應變之策。天下第一指出最高明的手法乃是以明制明,以暗剋暗,也就是利用武皇對付魔域,利用三分縫與萬魔天指相抗衡,只要運用得當,這明暗兩方面皆無損於武林的均勢。
一頁書說這是對未來變局的應變之策,但現在武林面臨的是三途判,三途判一旦會齊,猶可一顆滾動的炸彈,隨時會引爆,造成武林不幸。天下第一指出三途判的剋星是造世七俠與七枝『吸雷針』,但一頁書擔心『吸雷針』遲遲無法收集齊全,而魔教也會針對造世七俠展開行動,因此七人隨時有生命危險。
天下第一突然提出一個疑問,他問魔教所認定的造世七俠與一頁書心中所認定的會是相同嗎?一頁書說依他看來,魔教所認定的造世七俠是素還真、烈陽神、一休、葉小釵、枯葉、素續緣以及秦假仙七人,天下第一則說依他的推測,正教所認定的七俠乃是素還真、烈陽神、今生一劍、葉小釵、枯葉、素續緣與秦假仙。一頁書說雙方認定有差距,神秘盒可知為何魔教會將一休算在七俠之內?天下第一說今生一劍頭上之劍藏有一枝『吸雷針』,一旦拔出此劍,今生一劍必亡,而造世七俠必須持著『吸雷針』才能剋制三途判,所以魔教沒有將今生一劍算在七俠之內。
一頁書料定今生一劍必遇高人,拔出頭上之劍而不死。天下第一有興趣知道一頁書為何這樣肯定?一頁書說因為神秘盒透露今生一劍不能死,否則擁有七枝『吸雷針』也是徒然,因此今生一劍不會死。神秘盒哈哈一笑,稱讚一頁書不但精明,也擅長注意話句之重點。
神秘盒說能與一頁書暢談,不虛此行,準備告辭離開。一頁書希望神秘盒能證實一件事,神秘盒說天下間還有什麼事是一頁書不知道的嗎?一頁書說知道歸知道,但仍需要證實,他問神秘盒是否為殺死釵頭鳳的五大兇手之一?神秘盒直承不諱,並說明殺死釵頭鳳的目的有二,一是留下花影人一命,讓一頁書能對刁七爺有所交待;二是今生一劍因為釵頭鳳愛上葉小釵的關係,對葉小釵存有心結,為了解決這個難解之結,他只有出此下策,讓釵頭鳳永遠消失,這樣今生一劍與葉小釵才能全心全意完成造世七俠的任務。
一頁書欽佩神秘盒的苦心,至於武皇報仇方面,他會替神秘盒多擔待。然而神秘盒卻說盛情心領,天下第一不怕任何人來報仇!

==================

集境三位殿主奉令領兵圍殺刁七爺,被逼得無可奈何的刁七爺使出四式武皇劍招,殺盡所有人。刁七爺心知武皇的追殺行動開始,他必須趕緊找到織夢師,以便揭穿武皇的罪行。

==================

日恭君與渡三生來找秦假仙,探問《魔寶大典》的去處。秦假仙聽了日恭君之名,又瞧了瞧日恭君的相貌,便說《魔寶大典》在滅境大魔頭表象意魔身上。日恭君有些懷疑,《魔寶大典》是魔域之物,與滅境有何關係?秦假仙說他的情報絕對正確,日恭君要秦假仙說明理由,秦假仙說一句話十兩,日恭君同意。
秦假仙解釋魔域千里不留行背叛出走,順便帶走了《魔寶大典》,然後逃到滅境,被表象意魔所救,所以在苦境雖然風聲千里不留行偷走『魔寶大典』,卻找不到千里不留行的人。秦假仙又說表象意魔得知千里不留行身上有寶典後,很想得到這本寶典,便洩露千里不留行的下落給魔域明白,讓魔域派出重兵圍捕,表象意魔再出現救千里不留行,誰知戰鬥激烈,不但千里不留行雙眼受傷,連表象意魔也受傷沉重,千里不留行為感謝表象意魔二次救命之恩,遂將『《魔寶大典》送給表象意魔。
日恭君聽完,詢問渡三生的意見,渡三生覺得秦假仙的話可信,所以日恭君再請秦假仙帶二人去找表象意魔。秦假仙拒絕,因為表象意魔很兇,日恭君開出條件,他可以付路費及保險費。秦假仙說路費二千兩,保險費三千兩。渡三生聽了嚇一跳,日恭君答應,渡三生便將銀票給秦假仙。秦假仙很高興收下銀票,卻叫蔭屍人帶日恭君二人去。
蔭屍人帶日恭君二人離開後,秦假仙一方面高興賺大錢,一方面早就看出日恭君的真正身分,因為日與恭合起來便是暴,日恭君就是女暴君所化裝,他絕對要讓女暴君這個臭婆娘吃盡苦頭!

==================

養鬼天忌打死雪山老妖之後,通過銀湖來到天河,可是沒見到神魚,所以決定在天河邊等待。

==================

腹中首來找鬼王棺與業途靈,二人很高興腹中首歸隊,腹中首要求二人幫忙殺死天禍妖狐,因為表象意魔於他有救命之恩,而天禍妖狐背叛意魔,還想刺殺意魔。鬼王棺允諾除掉天禍妖狐,但前提是三途判必須有命,所以要先殺掉造世七俠與奪取七枝『吸雷針』以求自保,至於天禍妖狐則延後處理,這件事他會向表象意魔說明。腹中首同意如此做法,三人決定由最簡單的人下手,先刺殺秦假仙。

==================

武皇宮殿,武皇得知今生一劍尚未回來,內心稍稍不滿。此時派出人員回報,在集境與苦境皆找不到叛賊戴名山的後代,武皇怒斥飯桶,然後命人前往太和殿傳令時空超越人來見他。手下覺得疑惑,但在武皇嚴令之下,只得遵辦。

荒廢已久的太和殿,時空超越人單獨一人陪伴著祖師爺的畫像,想到目前集境情況,不禁口吟一首五絕:「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此時士兵前來呼喊,直入殿中,確認時空超越人後,傳達了武皇之令。時空超越人一聽武皇要見他,頓時嚇了一跳,遂要士兵回稟武皇,他隨後立即前往。
士兵離開後,時空超越人心知武皇找他絕對沒好事,還是走為上策。時空超越人轉身走向後門,誰知門一開,卻驚見武皇出現,時空超越人全身微顫,不知所措。武皇問時空超越人想逃跑嗎?時空超越人連說不敢,武皇遂帶時空超越人回宮。

==================

夢仙谷,刁七爺千託萬請希望織夢師施展『夢幻大法』,揭穿武皇罪行,但織夢師已經決定不再插手武林事,因此堅決不肯。刁七爺沒辦法,只得轉而先說服一頁書,再讓一頁書來拜託織夢師。

==================

日恭君與渡三生來到黑洞前,渡三生見石洞漆黑,便自願打頭陣,不過日恭君認為表象意魔已經失去功力,沒什麼好怕的。渡三生首先進去,日恭君跟隨其後,此時燕渡關隱身黑暗中,突發一劍,日恭君察覺不對,立即翻身跳出黑洞,但渡三生閃避不及,首級被斷。

日恭君慌張逃命,背後一名蒙面人不斷喊追,日恭君猶如驚弓之鳥,一路狂奔。蒙面人追了一段路程後,哈哈大笑,原來是秦假仙所假扮,他說這下子女暴君絕對嚇得褲底濕濕。

驚慌失措的女暴君奔回神蠶宮,所見景象更加怵目驚心,遍地死屍。女暴君急忙呼喚三魔靈,卻沒有任何回應,驚訝之餘警覺不宜多留,她立即離開神蠶宮。

==================

武皇宮殿,時空超越人面對盛宴、美女、財寶的招待,卻是無心享受,見到一旁看守的士兵,時空超越人不禁踱來踱去,憂愁不已。
武皇前來,遣退眾人,時空超越人自言沒有資格受重賞,武皇卻說這是時空超越人應得,而且還能獲得更多,只要時空超越人說出那些遺孤在哪裡及是何人掩護。時空超越人堅稱自己不知情,不管武皇利誘或威脅,時空超越人仍是相同的答案。
隨後,手下稟報,在苦境圍殺刁七爺的三位殿主及眾士兵全軍覆沒,武皇聞言臉色怒變離開。

時空超越人的部下阿焢慌忙來見駝背老人,駝背老人見到來的不是時空超越人,已知時空超越人出事了。阿焢說武皇親自到太和殿調走主人時空超越人,現在主人已被軟禁。駝背老人怒罵一聲,他就知道武皇不會放過任何線索。阿焢跪下請駝背老人救救主人,駝背老人認為依照目前情形,時空超越人只要不說出來,不會有生命之憂,然後要阿焢回去不可再來,有事他會主動與之聯絡。阿焢離開後,駝背老人感嘆武皇真要趕盡殺絕嗎?

==================

日恭君急忙來找鬼王棺與業途靈,她表明武皇已展開報仇行動,現在三人是同一條船。鬼王棺說武皇是不可能放棄釵頭鳳之仇,為何花影人死的時候,佛蓮不緊張,現在死一個渡三生才緊張?日恭君坦承自己是女暴君,不是佛蓮,跟花影人一點關係也沒有。鬼王棺此時方知日恭君是神蠶宮之主女暴君,而非他先前所認為的佛蓮,女暴君說神蠶宮已變成一座死城。然而鬼王棺也愛莫能助,因為三途判目前自顧不暇。女暴君得不到援助,灰心喪志,沒想到她會變得如此落魄。
鬼王棺突然心生一計,他有辦法讓女暴君保住性命,甚至有機會反擊。女暴君要鬼王棺說明,鬼王棺指出當初日恭君出現江湖,眾人皆以為是佛蓮所假扮,不如女暴君就繼續扮演佛蓮去投靠一頁書,因為佛蓮是滅境輔天之女,而輔天乃是滅境三天之一,如果一頁書是梵天的話,一定會看在故友的份上收留佛蓮,這樣一來,就算武皇明白女暴君的身分,也不敢輕易下手,再者女暴君留在一頁書身邊,可以打聽到許多消息,甚至以女暴君的聰明才智,或許能說服一頁書對抗武皇。女暴君認為此計甚妙,但她對佛蓮不熟悉,鬼王棺呵呵鬼笑說不要緊,他會慢慢說給女暴君知情。

==================

與智多羅的辯論落敗,大圓覺灰心又喪志,明明正就是正,邪就是邪,可是他就是無法阻止智多羅的滔滔不絕。枯葉出言安慰,大圓覺認為這次他丟盡正教的面子,決定回去找巧徒弟來幫忙。枯葉認為聖僧的徒弟一定是良材,大圓覺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他說要講巧徒弟有多棒就有多棒,只要徒弟素續緣出馬,再十個智多羅也不夠看。大圓覺吩咐枯葉在他未回之前,千萬不能單獨進入魔域。枯葉答應,大圓覺隨即離開。
枯葉雖然口頭答應,但仍然決定立即進入魔域討回聖翁的頭顱。此時魔兵送來一封邀請函,枯葉見是智多羅的信函,遂與魔兵同往魔域。

==================

刁七爺來到雲渡山,一頁書詢問刁七爺這樣拋頭露面,不怕武皇找上?刁七爺說就因為武皇已派出大隊人馬圍殺,讓他不得不前來雲渡山。一頁書明白表示雲渡山不是刁七爺避禍之所,刁七爺說他不會替一頁書帶來麻煩,只希望一頁書與他去見織夢師,讓織夢師的『夢幻大法』帶一頁書回到過去,明白武皇的為人,然後做出判斷。一頁書問為何不帶織夢師前來?刁七爺說織夢師不肯幫忙,所以他只有請一頁書移駕夢仙谷。一頁書允諾刁七爺的要求,二人遂前往夢仙谷。

夢仙谷,織夢師拔起一枝花,頗為感慨,「江湖生涯如夢如幻,織夢一生轉眼成空。想不到我織夢師忙碌一生,還不如這一朵花讓人插在花瓶裡欣賞。」
就在織夢師感嘆之際,帶殺的腳步聲猛然逼近:「人鬼半分明,善惡立中間,仇家有十命,恨海七掌形!」織夢師驚訝轉身,「啊!你是……!」「黃金籠誅十七!」誅十七語畢,發出宏大掌氣,織夢師中掌飛出,七孔流血落地而亡。「仇家有十命,恨海七掌形。」黃金籠離開了夢仙谷。

刁七爺帶著一頁書匆忙趕到夢仙谷,卻驚見織夢師的屍體橫倒地上,刁七爺頓時不知所措,滿臉茫然緩步離開。一頁書檢視織夢師的傷痕,一臉訝異,為何織夢師會死在這種功夫之下?會使用這部功夫的人不是早就死了?

==================

四處找不到一休禪師的素還真,遇上二名羅布族族民,二人告知沙暴極與其兄弟已經死亡,現在羅布族需要伯尼多克族長及六朝長老領導。素還真說族長與長老在天河,二人說只有素還真能通過銀湖,所以請素還真走一趟。素還真雖然身有要事,但禁不住二人的苦苦哀求,遂答應替羅布族前往天河。

==================

智多羅請枯葉到魔域會談,枯葉認為智多羅想殺他,但智多羅換出他與枯葉同源同脈,他怎麼會殺自己的同胞呢?枯葉斥責智多羅胡說,他與魔教毫無關係。智多羅說不是毫無關係,只是枯葉不明瞭而已,經過多方調查,枯葉是拜邪教的遺孤,因為枯葉背上的『金鱗蟒邪』是拜邪教的鎮教之寶,而拜邪教正是魔域的一個支派,所以枯葉算起來是魔域的一份子。
枯葉要智多羅說明今天的用意,智多羅說魔域一向維護其教下,也喜歡替教下解決難題,今天請枯葉來此,就是要讓枯葉明白尚有親人在世。枯葉說拜邪教已經全滅了,何來親人?智多羅說枯葉的父親千里不留行尚在人世,枯葉難以置信,智多羅說身為魔教之人,直系親屬的血液有相溶的特性,只要千里不留行的血液與枯葉的血液能夠相溶,就能證明兩人有父子關係。
枯葉說當年拜邪教被滅,魔域不聞不問,如今突然提起此事,已經正邪不兩立。智多羅說拜邪教之事還請枯葉原諒,因為當時事發突然,而且不知拜邪教有生還之人,經過多年的調查,才得知枯葉是拜邪教唯一的遺孤,而千里不留行是枯葉的父親。枯葉問千里不留行人在哪裡?智多羅說目前不確定,但他懷疑霧谷老人就是千里不留行,也就是枯葉的父親。

==================

秦假仙要蔭屍人交出銀票,因為他算準蔭屍人會向日恭君與渡三生敲詐,蔭屍人不甘不願交出。此時腹中首出現,秦假仙要向腹中首道別,因為他準備到非洲去買醫治表象意魔的藥材花豹鞭。不料,鬼王棺與業途靈出現在另一邊,秦假仙要腹中首快走,鬼王棺哈哈大笑,他說秦假仙的挑撥離間之計非常成功,不過三途判會合就是宣判秦假仙死刑!
蔭屍人見勢頭不好,首先溜走。秦假仙倒是十分鎮定,他說三途判會不會合關他屁事?業途靈說因為秦假仙是造世七俠之一,所以要死!秦假仙說要打就來!這份膽量倒讓三途判一時不敢動手,秦假仙立即縱身脫逃,三途判立即追趕。

==================

女暴君依照計畫,扮成佛蓮的模樣來到雲渡山見一頁書了。

==================

養鬼天忌依舊守在天河邊,注視著河中的動態。突然間,平靜的河面起了變化,神魚遠遠游來,養鬼天忌見狀,暗聚真力準備一掌擊斃神魚。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素還真出現在養鬼天忌背後,引起養鬼天忌警覺而停手。

==================

緊張!緊張!緊張!
養鬼天忌會忌諱素還真而放過神魚嗎?素還真有辦法制服養鬼天忌嗎?
女暴君假冒佛蓮親近一頁書,她會使出什麼詭計呢?一頁書與武皇之間的交情會變成如何呢?
三途判會合威力無比,秦假仙逃得過追殺嗎?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闕第二十二集:死裡求生!!!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