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闕(十七)



凌幽幻翼
10-02-11, 08:20 PM
霹靂天闕(十七):死裡逢生




葉小釵與今生一劍初次交手,在互不瞭解的情形之下,誰也不敢輕易出招。等待,等待,葉小釵等待,今生一劍等待,死神也在等待。時間不停流失,落日餘暉直射葉小釵雙眼,葉小釵眨眼,今生一劍見機會來臨,急忙先發制人,冷冽的劍氣分成上中下三路,直取葉小釵的咽喉、腰部、雙腿!葉小釵刀劍出鞘,擋住上、中二道劍氣,下路的劍氣卻穿過葉小釵雙腿,葉小釵感覺下盤一陣冰冷,隨即雙膝跪地。今生一劍明白葉小釵雙腿既斷,立即再發一招!
危急之際,神秘盒天下第一出現擋住今生一劍殺招。今生一劍疑惑眼前是何物?天下第一自稱天下第一劍,今生一劍冷笑數聲,他指出身為天下第一劍的葉小釵已被他削斷雙腳。天下第一要今生一劍再詳細看看,葉小釵的雙腿是否被『三星劍法』所斷。只見葉小釵緩緩站起身,今生一劍訝異。天下第一言明是他化解了今生一劍的『三星劍法』,讓葉小釵逃過殘廢之危。今生一劍認為化解了他的劍法,也不代表神秘盒就是天下第一劍。
天下第一明白今生一劍不是爭名好利之徒,之所以向葉小釵挑戰乃嫉妒釵頭鳳對葉小釵的關愛,但今生一劍應該清楚每個人都有交友的權利,也有決定自身歸宿的權利,今生一劍以武力來搶奪無法擁有的情愛,豈非顯示了心胸狹窄,失去了男子漢大丈夫的風度。今生一劍不以為然,他認為勝者為君,敗者為臣,是非曲直由勝負來論定。天下第一指今生一劍錯了,公理自在人心,但今生一劍聽不見,他只說倒想看看神秘盒能保護葉小釵到什麼時候,便轉身離開。
天下第一嘆口氣,他說天下間最難排解的就是醋海風波,他希望葉小釵日後能儘量閃避今生一劍,因為葉小釵與今生一劍皆是維護武林和平的要角,他不想見到二人自相殘殺,他會慢慢疏通今生一劍的觀念,葉小釵點頭離去。然而,天下第一自忖要改變今生一劍的觀念困難,但要讓其死心容易,看來只有犧牲釵頭鳳,否則造世七俠難以齊全。

==================

雷霆谷外,素還真焦急等候蔭屍人的消息,他擔心蔭屍人有安全,但秦假仙卻說不用煩惱。突然谷內傳出蔭屍人的哀叫,素還真就要進去救人,秦假仙拉住,他說蔭屍人等一下就會出來了。隨後,蔭屍人果真由地底竄出,滿臉焦黑。秦假仙向蔭屍人要『吸雷針』,但蔭屍人說拿不出來,秦假仙不信,蔭屍人要老大自己進去就知道了。
秦假仙準備進谷,素還真阻止秦假仙冒險,秦假仙說既然素還真開口,那就聽素還真的。蔭屍人笑老大沒膽量,秦假仙被氣到,他說若沒有展一下神通,以後就沒辦法領導蔭屍人了,便走進雷霆谷。素還真阻止無用,蔭屍人要素還真別擔心,老大鬼頭鬼腦,一定有辦法拿到『吸雷針』。

秦假仙進入雷霆谷,雖然發現『吸雷針』,卻同時察覺閃雷都打在『吸雷針』之上,所以只要不觸碰到『吸雷針』就沒事,但要怎麼取走就令人頭痛。秦假仙在一旁觀察,已看出每隔三秒就落下一次閃電,所以只要他能在三秒之內以『挪體超空儀』離開現場,就能安然無事。秦假仙將『挪體超空儀』拿在手上,然後算準時間衝去抓住『吸雷針』,立即使用『挪體超空儀』,誰知恰巧一道閃雷打下,秦假仙哀叫一聲。

雷霆谷外,素還真擔憂秦假仙情況,只聞秦假仙的叫聲,然後秦假仙出現,手拿二枝『吸雷針』,臉卻是半邊焦黑,隨即昏倒在地,素還真與蔭屍人急忙將秦假仙扶到陰涼處救治。

==================

鬼王棺與業途靈半路攔殺大圓覺,業途靈以為在大圓覺背後的天禍妖狐也屬己方,誇言三對一若殺不了大圓覺,他就自蓋天靈。大圓覺笑了笑,他要業途靈將眼睛洗乾淨,什麼三對一。鬼王棺認為大圓覺在用拖延戰術,立即發出一掌,豈料天禍妖狐挺身擋招。鬼王棺訝異天禍妖狐竟然幫助大圓覺,天禍妖狐言明奉意魔之令誅殺大圓覺,他不希望功勞被他人所奪。鬼王棺表明不會跟天禍妖狐搶功,但今天一定要置大圓覺於死地,業途靈也說他們出手打死大圓覺,功勞全給天禍妖狐。
天禍妖狐冷冷長笑,他說鬼王棺與業途靈看輕他了,言下之意是拒絕兩人的幫助。業途靈大怒,他想乾脆連天禍妖狐一起殺掉算了。大圓覺說二對二的話,死誰就很難說了。鬼王棺衡量情勢後,他說會把今天的情形轉告意魔,便與業途靈離去。
大圓覺問天禍妖狐,在枯葉痊癒之後,是否真的要決鬥?天禍妖狐點頭說當然。大圓覺不懂天禍妖狐為何要替表象意魔這種違反天理之人效力?天禍妖狐只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圓覺以為這是天禍妖狐的藉口,因為俗語說「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天禍妖狐是聰明人,應該有明確的選擇。天禍妖狐要大圓覺別廢話,快完成任務,大圓覺替天禍妖狐惋惜。

==================

至尊棺帶金小開來到三分縫,只見至尊棺打出一掌,金小開立即被送入僅長三分的裂縫裡。至尊棺說如果金小開能走出三分縫,必可打敗葉小釵。至尊棺達成目的後,離開了三分縫。隨即假面人走來,他驚懼於至尊棺的厲害,竟能把金小開送進三分縫。假面人決定想辦法封死三分縫,這樣一來,就算金小開學成功夫也無法離開。

==================

魔域,智多羅指出金太極在再生池浸泡八十四天後,送到【魔界學府】接受精神思想教育三年,等金太極踏出魔界學府時,就個真真正正是魔域的一份子。阿修羅詢問再出的金太極,其武功是否能勝過天禍妖狐?智多羅說這要看鬼帝是否答應傳授金太極真正的武功。
阿修羅聞言,沉思片刻,智多羅哈哈一笑,因為他很清楚阿修羅心裡的想法,這情形就像是當初六先知栽培金少爺一樣,阿修羅深怕金少爺會取代天禍妖狐的地位,所以想盡辦法打擊六先知與金少爺。然而智多羅指出若非魔域內鬨,集境怎能攻破魔域第一基地?阿修羅聞言甚覺愧疚,但智多羅認為一切全都過去了,只希望阿修羅不可再犯。
阿修羅提及關於鬼帝壽禮之事,智多羅表示已有目標,是滅境的一顆頭顱,裡面有十萬粒舍利子,可助鬼帝增長功力,但要得到這顆頭顱並不容易,卻也難不倒他。

==================

駝背老人將武林三大寶冊的秘密說出,得到《魔寶大典》、《明聖天書》、《俠道追溯》三本書之人,將能統轄整個武林,還能長生不老。然而,駝背老人也強調這是古人的傳說,不一定正確,是真是假就必須實際找到三本書才明白。
一休禪師決定先找霧谷老人索取《魔寶大典》,駝背老人認為不容易,因為霧谷老人拿出《魔寶大典》的話,不就承認自己是千里不留行了?一休禪師以為總還有其他辦法可以一試,駝背老人同意,又託一休處理三本書之事,不可再讓素還真操心。駝背老人最後再叮嚀千萬不能讓三本書落入邪教之手,否則武林將有過不完的災劫。一休明白,隨即離開尋找三大寶典。

==================

琉璃仙境,秦假仙經過治療已經清醒,他向素還真致謝,素還真反而感謝秦假仙帶出雷霆谷的二枝『吸雷針』。素還真決定將二枝『吸雷針』交予秦假仙保管,秦假仙雖然不怕惹上麻煩,但擔心遺失『吸雷針』,那他將對不起素還真與天下人,再說素還真的道行、武功、智慧皆高他一些,所以由素還真保管應該比較適合。
素還真卻有另外的想法,因為現在武林皆清楚他為收集『吸雷針』而奔波,而『吸雷針』是用來消滅三途判,三途判早就想除掉他,只是未曾正面對上,但這場戰爭是早晚之事,他可以死,可是『吸雷針』絕對不能失,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不中用而讓天下蒼生沉淪苦海之中。
秦假仙聽完,十分感動素還真犧牲小我的精神,他說一生只認兩人為主人,一個是史艷文,還有一個就是素還真。蔭屍人插話說他記得獨眼龍與小金剛也是老大的主人,秦假仙問他這麼沒骨氣嗎?蔭屍人說老大不是沒骨氣而是怕死,如果有人拿刀架在老大脖子上,老大連阿公也叫得出來。秦假仙罵說蔭屍人連他的陳年往事都挖出來講,等下就死定了!
秦假仙答應保管『吸雷針』,便收下二枝『吸雷針』,但他很奇怪為什麼素還真不找個隱密的地方藏『吸雷針』?素還真指出『吸雷針』固定放在某個地方,不久便會招來雷電,三途判可以由這種跡像判斷出『吸雷針』的下落。
素還真問起秦假仙為何明白他在雷霆谷,又清楚雷霆谷有『吸雷針』?秦假仙說他能推算未來,當然清楚。蔭屍人要素還真別聽老大亂蓋,是一名自稱「天下第一」的人所說。素還真說他也曾遇見天下第一,秦假仙問素還真對此人有何看法?素還真直言此人在他之上,要秦假仙千萬不能得罪此人,並且要想辦法拉隴之。
秦假仙頗感為難,蔭屍人說老大非常妒才,只有比老大笨的人才能在老大面前立足。秦假仙罵蔭屍人一直說他的壞話,若照蔭屍人的話講,素還真還能跟他說話嗎?要不是看在素還真的面子上,蔭屍人今天不死也帶傷。秦假仙說完,向素還真告辭,與蔭屍人離開後琉璃仙境。素還真明白鬼王棺身上還有一枝『吸雷針』,得想辦法獲取。

==================

尋找刁七爺的釵頭鳳,來到中途被三昧光的人馬圍住了,三昧光要擒釵頭鳳回朝聖宮,釵頭鳳全力抵抗,但武功與三昧光相比尚有一段距離,釵頭鳳被逼得汗流浹背。

女暴君女扮男裝,與渡入迷離開神蠶宮,進入武林。這一日,發現前方有戰鬥,渡入迷以為可以藉此機會介入其中,女暴君認為有理,兩人立即快步上前。

釵頭鳳被四面圍困,情況危急之際,二道氣功打散包圍,三昧光見有人插手,立即喊退。逃過一劫的釵頭鳳請恩公現面受她感謝,渡入迷與女暴君走出,渡入迷說除強扶弱是英雄本份,何須言謝。釵頭鳳請教二位恩公名姓,渡入迷自稱「渡三生」,又指著女暴君說是其少主「日恭君」。
渡三生詢問為何釵頭鳳遭到圍殺,釵頭鳳只說是私人恩怨。日恭君在渡三生耳邊吩咐幾句,渡三生表示少主的意思是擔心釵頭鳳再度受到逼殺,因此主僕二人想隨行保護。釵頭鳳遲疑,因為救命之恩尚未報答,哪裡敢再勞煩二人。渡三生說他們主僕二人只是遊山玩水,所以不會擔誤行程。釵頭鳳無法推卻二人的盛意,只好答應讓二人保護。

==================

腹中首回到滅境見表象意魔,說出鬼王棺與業途靈聯手攻擊之事,在無極煉化陣痛苦煎熬的表象意魔,得知後哈哈苦笑,隨即向天怒吼,他絕對不會放過鬼王棺與業途靈,他要讓二人嚐到苦頭!

鬼王棺與業途靈來到滅境,恰巧聽見表象意魔的怒吼之聲,鬼王棺說原來表象意魔早就將兩人算計在內,便與業途靈回苦境計議。

表象意魔發洩完怒氣,在陣局內垂頭喪氣,腹中首準備運功打破陣局,救意魔出來。表象意魔說腹中首不夠力,腹中首仍要試試看。腹中首運足功力,發出雷霆一擊,但陣局絲毫無損,這下連腹中首也不知所措,只得眼睜睜看著意魔在陣局內痛苦掙扎。

==================

回到苦境的業途靈感嘆現在兩人面對的敵人不止是素還真與花影人,還有表象意魔。鬼王棺認為三途判都是歷經大風大浪,縱有許多苦難又如何?鬼王棺還不是鬼王棺,業途靈不也還是業途靈。業途靈說現在只剩下三途判的情誼是可以相信的,鬼王棺說現在明白未免太遲,當初他提議要用天禍妖狐的元氣醫治腹中首,但業途靈卻為此事與他翻臉,結果呢?
業途靈甚感慚愧,他不該為了小小的利益而枉顧同門之情,但數天前遇上大圓覺與天禍妖狐時,為什麼鬼王棺不肯動手殺掉?鬼王棺指出二對二,他們未必穩操勝算。業途靈擔心天禍妖狐會與大圓覺聯手,鬼王棺覺得這倒是不用掛慮,因為聖邪不兩立。
鬼王棺認為應該儘速找回腹中首,只有三途判會聚才能發揮天下無敵的魔功。業途靈猜想腹中首早就被表象意魔殺害了,鬼王棺說就算如此,也要找到屍體。業途靈認為可以去問天禍妖狐,因為天禍妖狐一直在表象意魔身邊,相信明白腹中首的狀況。鬼王棺同意,兩人遂尋找天禍妖狐。

==================

雷霆谷,自從秦假仙取走『吸雷針』之後,雷電就消失。至尊棺來到谷外覺得訝異,為何不見霹靂閃電,便入谷一觀,才驚訝發現『吸雷針』不見,到底是誰有辦法取走?

==================

秦假仙特別訂做了一頂避雷帽戴在頭上,防止身上的『吸雷針』引天雷打下來,蔭屍人笑老大真是笨蛋,只要用絕緣體包住『吸雷針』就好了,何必去訂做這麼重的帽子?秦假仙說他高興。
這時一休禪師來找秦假仙,請教哪裡可以找到霧谷老人?蔭屍人說霧谷老人在集境,因為上次他跟老大在集境見過。一休訝異秦假仙兩人到過集境,秦假仙起先否認,後來坦言的確到過集境,但是釵頭鳳帶兩人前去。一休道謝,準備到飛鳳居找釵頭鳳幫忙。
就在一休要離開之際,万俟焉飛來,提醒一休說金太極的假期只剩八天,期限一到,一休絕對要將金太極帶到火龍舌交給他,否則他會將一休碎屍萬段。万俟焉說完,哈哈大笑離開。秦假仙疑惑為何一休會跟万俟焉扯上關係?一休相信金太極會遵守承諾,但秦假仙認為人心隔肚皮,很難說得準。蔭屍人說左右也沒事,不如幫一休禪師找金太極,秦假仙說他們只能幫忙注意金太極的行蹤,有消息會告訴一休禪師。一休道謝後,前往飛鳳居。
蔭屍人聽老大的話意,似乎不願意幫禪師找金太極。秦假仙說事有輕重緩急,『吸雷針』、三途判、花影人的事情比金太極重要得多了,所以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忙其他事情。蔭屍人覺得有理,秦假仙遂去探聽三途判的近況。

==================

刁七爺不見金小開回來,心裡很著急,一方面不知金小開與葉小釵的決鬥結果,另一方面他在三天後就要離開,因為還有許多重要事情待辦。
此時釵頭鳳前來,刁七爺見到釵頭鳳身後的日恭君,甚是眼熟。女暴君心中一凜,難道此人看出她是女扮男裝,看出她的身分?女暴君隨即告訴自己要沉著應付。渡三生認為刁七爺所言不可能,因為他與少主是頭一次出來遊玩,所以應該是刁七爺認錯人了。
刁七爺也不堅持,哈哈一笑帶過,隨後便問釵頭鳳找他何事?釵頭鳳表示想對武皇的習性與喜好多加瞭解。刁七爺說何必瞭解,釵頭鳳不是已認定花影人就是武皇?釵頭鳳指出她相信五分,除非花影人的習性與喜好與武皇符合,否則她不會承認。刁七爺沉思,若讓釵頭鳳去查明花影人是不是武皇,可以省下這多麻煩,便答應告知釵頭鳳,但這些秘密只能讓釵頭鳳一人知悉。釵頭鳳頗感為難,日恭君表示每人都有隱私權,他不會讓釵頭鳳為難,便與渡三生到洞外等待。
釵頭鳳以為讓日恭君二人知道也無妨,刁七爺卻問釵頭鳳認不認識佛蓮?釵頭鳳點頭,刁七爺要釵頭鳳詳細想想,日恭君是不是與佛蓮很相似?釵頭鳳經這麼一提,才驚覺的確很相似。刁七爺又說他肯定此人是女扮男裝,釵頭鳳自忖難道是佛蓮所化裝?但霧谷老人又說佛蓮已被花影人所殺。刁七爺指出佛蓮是花影人的愛妾,所以有可能是花影人派來潛伏在釵頭鳳身邊。釵頭鳳問要如何擺脫?刁七爺說何必擺脫?不如將計就計,讓佛蓮帶回假消息,釵頭鳳同意。
刁七爺說出武皇的特殊習慣,就是午飯過後一定要喝三杯濃茶,而且是自己親手所泡,從不間斷。釵頭鳳問武皇喝什麼茶種?刁七爺告知是「大紅袍」,武皇不會喝其他的茶,再者三杯茶的持法完全不同,第一次左手持杯,第二次右手持杯,第三次雙手持杯。釵頭鳳向刁七爺道謝,即刻向花影人試探。

==================

一群天真可愛的小孩正在玩捉迷藏,大圓覺遇上一名小女孩,卻下不了手。大圓覺要小女孩快回家去,因為樹林裡野獸很多,非常可怕。小女孩說父親講野獸不可怕,人才可怕。大圓覺一怔,便說自己是壞人,要小女孩快逃走。小女孩卻不相信,因為眼前的老伯伯慈眉善眼,哪裡像壞人?大圓覺又指著天禍妖狐,小女孩還是搖頭不信,因為壞人哪有這麼英俊的。
這時小女孩的雙親前來呼喚,小女孩隨即去找雙親。大圓覺實在下不了手,天禍妖狐立即衝去,大圓覺要天禍妖狐住手,只聞三聲哀叫,一家人被殺,大圓覺雙手合十,苦念阿彌陀佛。天禍妖狐取來童女之血,大圓覺含淚接過。

==================

集境朝聖宮,五界通焦急等待三昧光的消息,八方冥認為以三昧光的功夫應不成問題,但五界通指出釵頭鳳身在苦境,並非是集境,他怕有人相助釵頭鳳。此時士兵回報,已將武皇宮殿毀掉,但沒有重大發現。五界通命令徹底調查,他相信武皇宮殿有地道或是秘室,八方冥同意,說不定武皇就躲在秘室之內。
隨後,苦境探子回報,花影人在釵頭鳳面前自承是武皇。五界通聞言大驚失色,突然回想霧谷老人曾提及花影人使用武皇劍招殺死佛蓮。五界通向八方冥說出花影人會使用武皇劍招,但他當時不相信霧谷老人的話。八方冥聽得如此,代表苦境傳回的消息可能真有其事。五界通以為寧錯殺不錯放,立即留五百名士兵看守集境,其餘大軍隨二位宮主前往苦境。

==================

雲渡山,釵頭鳳與日恭君、渡三生求見,花影人卻只接見釵頭鳳。釵頭鳳見到花影人,立即稱呼武皇,但花影人要釵頭鳳不可在人前如此稱呼。釵頭鳳言明來雲渡山求援,因為三昧光已來到苦境卻捉她回集境。花影人假意大怒,他指出三宮想捉釵頭鳳逼他現面,真是卑鄙。釵頭鳳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利用三昧光對苦境的生疏,她與花影人聯手除掉。然而花影人以為此事要從長計議,便要釵頭鳳留在雲渡山。
釵頭鳳急著要找今生一劍,花影人退而求其次,要釵頭鳳留在天黑之後再行動。釵頭鳳說時間只剛過午時,她怕兩位朋友等候過久,所以只喝一杯茶後就走。花影人答應,便命人準備上等的茗茶招待釵頭鳳。花影人目示屬下,屬下會意,隨即捧來兩杯茶,花影人也陪釵頭鳳喝一杯。
釵頭鳳暗中仔細觀察花影人持杯動作,花影人左手持杯。釵頭鳳喝完後,希望花影人能再陪她喝一杯,花影人答應,持杯姿勢未變,仍是左手持杯,釵頭鳳內心有數。喝完兩杯後,釵頭鳳試問此茶是否為「大紅袍」?花影人哈哈大笑說不是。釵頭鳳立即甩杯怒斥,花影人是燈蝶不是武皇!花影人一驚,詢問釵頭鳳為何態度轉變?釵頭鳳指出武皇只喝大紅袍,絕不會改喝其他茶。
花影人哈哈大笑,他認為釵頭鳳果真聰明謹慎。釵頭鳳決定離開雲渡山,要將花影人的身分公諸於世。花影人淫邪笑了笑,他問釵頭鳳離得開雲渡山嗎?釵頭鳳突感全身有如烈火焚燒,站身不住。花影人得意大笑,命人去毒殺釵頭鳳的兩名朋友,然後欣賞釵頭鳳的軀體,他說釵頭鳳比起佛蓮更加迷人,便將釵頭鳳抱進房間。

招待室,幻影武士捧酒請日恭君與渡三生品嚐,渡三生察覺有異,暗自檢查酒杯之後,在日恭君耳邊提醒酒有毒,日恭君點頭明白,與渡三生兩人假意喝下酒,再裝成中毒而亡,幻影武士命士兵將兩人抬到荒野丟棄。

士兵將日恭君二人丟到荒野,沒想到日恭君與渡三生卻突然翻身而起,制住了士兵,詢問《魔寶大典》的下落。士兵不知,渡三生立即出手殺之。日恭君想了想,決定趁黑夜上雲渡山調查。此時,前方忽然揚起沙塵,渡三生便貼近地面傾聽,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有一隊人馬向此地而來,大約八千人。日恭君吃了一驚,這個數目是神蠶宮兵力的四倍,到底是何門何派有此厚實力?兩人遂躲在暗處觀察。

==================

雲渡山內房,釵頭鳳在床上掩面涰泣,花影人一臉得意,他說只要釵頭鳳乖乖跟著他,包準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這個時候,幻影武士匆匆趕來通報,集境三宮的大軍已將雲渡山包圍。花影人大驚,即刻下令全山備戰,又威脅釵頭鳳,待會在三宮面前只能稱呼他是花影人,如果叫他為燈蝶或是武皇,他就將兩人的關係告訴今生一劍,告訴葉小釵,說給全天下的人知情。花影人哈哈大笑離開,釵頭鳳咬牙切齒看著花影人的背影。

花影人好整以暇會見五界通與八方冥,五界通直指花影人是武皇,因為花影人曾使用武皇劍招之一的『點落八方』殺死佛蓮,八方冥也指出花影人在釵頭鳳面前自承是武皇。花影人哈哈一笑,他說二位宮主有所誤會,他可以讓釵頭鳳出面證明。
花影人讓人請出釵頭鳳,沒想到釵頭鳳一言不發,上前打了五界通一巴掌,斥喝五界通與八方冥大膽,見到武皇還不下跪稱臣。五界通、八方冥、花影人同時大驚,五界通怒下殺令,要消滅武皇,花影人只得命幻影武士迎戰。
雲渡山一場大混戰,雙方殺得塵沙飛揚,地動山搖,日恭君與渡三生利用混戰救走了釵頭鳳。混戰多時,花影人的手下被集境大軍殺得片甲不留,花影人為了保命,只得使出武皇劍招應戰。五界通與八方冥見到花影人出手,更加確定花影人是武皇,喝令集境兵士不可放走武皇,花影人做出困獸之鬥,大開殺戒!
正當雙方戰得如火如荼之際,突然間一陣宏亮的聲音響徹雲霄:「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萬道光華由天際降下,佈滿雲渡山,光華傳出高亢之音:「你們真是好大膽,敢在雲渡山殺人!如此聖潔之地被你們染上罪惡的血腥,可惱啊!」怒斥一聲,強撼的氣波將在場所有人震出雲渡山。

被宏大氣功震飛數百丈的花影人,五臟六腑受到震傷,只得趕緊找一處隱秘之所調息。

另一方面,集境大軍人人帶傷,五界通經過檢視,戰死者共327名、重傷者1200名、輕傷5490名,包含五界通與八方冥在內,竟然找不到一個沒受傷的,五界通只得速領軍回集境療傷。

==================

困在無極煉化陣的表象意魔,元功已被煉化八成,他開始有種天要滅他的感覺。腹中首在一旁看著表象意魔痛苦哀嚎,卻是束手無策。

==================

魔域,阿修羅指出再過二天就是鬼帝萬壽,他問智多羅何時要處理壽禮之事?智多羅表示今夜乃是九陰之夜,以九陰破三陽,就能取得壽禮。

==================

離開雲渡山的釵頭鳳,一路上悶悶不樂,渡三生看出釵頭鳳在雲渡山發生事故。釵頭鳳被渡三生的話觸動傷心處,低聲涰泣,又說饒不了花影人這個淫賊!渡三生認為萬惡淫為首,絕不能讓這種人留在世間,日恭君也同意要幫助釵頭鳳。然而釵頭鳳婉拒,因為救命之恩尚未償還。渡三生要釵頭鳳不用推辭,因為以釵頭鳳目前的力量無法殺死花影人,他們不能眼睜睜看著釵頭鳳步入險境。
釵頭鳳還是堅持不能白白接受幫助,渡三生順機詢問《魔寶大典》的下落,釵頭鳳表示《魔寶大典》本屬魔域所有,但花影人攻破魔域時,並未取得寶典。渡三生猜想或許魔域的人將寶典藏在隱秘之所,釵頭鳳聽聞《魔寶大典》早就被千里不留行取走。渡三生再問千里不留行是誰?釵頭鳳說傳言霧谷老人就是千里不留行,但未知真實性如何。
釵頭鳳詢問日恭君要《魔寶大典》有何作用?日恭君表示其母得了怪病,他聽聞《魔寶大典》裡有一篇(鬼醫術),專門記載醫治疑難雜症的方法,所以才會想得到這本書。渡三生想知道霧谷老人住在何處?釵頭鳳說霧谷老人早期住在霧谷,但現在有沒有搬走就不得而知。渡三生認為該往霧谷一趟,日恭君則要等幫釵頭鳳報仇之後再前往,三人遂開始尋找花影人。

==================

飛鳳居,一休來到卻見到霧谷老人,便向其索取《魔寶大典》。霧谷老人哈哈一笑,他說他哪有什麼《魔寶大典》?一休禪師說此地沒有他人,霧谷老人不用隱瞞身分,霧谷老人就是千里不留行。霧谷老人又是哈哈大笑,沒有回答就轉身入內,一休禪師不明所以,也跟了進去。

==================

法佛院,帝王根指出枯葉再過五個時辰就能醒來,大圓覺心情沉重。帝王根想不到大圓覺下得了手取得童女之血,大圓覺自言罪孽深重,害了三條性命。帝王根不解,大圓覺不想多談,只要帝王根好好照顧枯葉,他要離開法佛院。

大圓覺來到法佛院外,天禍妖狐早已等待多時,大圓覺說慈航渡是他的師兄,他希望能跟師兄死在同一個地方。天禍妖狐答應,兩人立即前往修仙台。

==================

身受重傷的花影人,正欲找一處隱密之所療傷,鬼王棺與業途靈卻找上門,另一邊釵頭鳳、日恭君與渡三生也攔住花影人退路,花影人心驚膽顫。忽然間,天下第一的神秘盒降落在花影人面前,他直言花影人今天死要逢生,平安無事。業途靈狂妄大笑,他說今天至少要死一人!天下第一同意業途靈所說的話,今天至少要死一人!

==================

無極煉化陣之內,表象意魔的元功被煉化了九成,過了今夜,表象意魔的就會魂飛魄散,他已感受到死亡的氣息了!突然間,陣外降下九條人影,正是阿修羅與智多羅率領的魔域人馬。

==================

緊張!緊張!緊張!
鬼王棺、業途靈、渡三生、日恭君、釵頭鳳、花影人之間,到底會死什麼人呢?
慈航渡的首級以及表象意魔的性命,智多羅會做何選擇呢?
霧谷老人是不是千里不留行呢?一休能夠得到《魔寶大典》嗎?
大圓覺是不是會死在天禍妖狐的手中嗎?
時限將到,金太極未回,一休要如何向万俟焉交待呢?
神秘之盒裡面到底是何人呢?
一頁書什麼時候才會再渡紅塵呢?他和武皇之間要如何了斷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闕第十八集:恨火延燒朝聖宮!!!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