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天闕簡略劇情(十五)



凌幽幻翼
10-01-28, 08:37 PM
霹靂天闕(十五):劍聲中的承諾




幽暗的洞穴,腹中首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化,不但外觀改變,還練成獨門絕技『魔像鬼鎖』。腹中首哈哈大笑,因為『魔像鬼鎖』將使他得到真正的成功。腹中首十分滿意,便離開尋找意魔。

腹中首沒找到表象意魔,反而來到另一處洞穴,看見燕渡關接受表象意魔的改造而正在勤練武技,心想何不以燕渡關來試試新功夫?腹中首出聲叫喚燕渡關,燕渡關認不出蛻變後腹中首,腹中首嘻嘻笑了笑,突然使出『魔像鬼鎖』將燕渡關制住。燕渡關無法掙脫,只說不與女人打交道。燕渡關的話刺激到腹中首,他的神色一怒,斥責燕渡關有眼無珠,便一招廢去燕渡關雙眼。

==================

素還真被駝廢老人攔住,素還真疑道:「前輩有事嗎?」駝背老人問道:「素還真,你從哪裡來?」「天河。」駝背老人再問道:「欲往何處?」「尚不知去處。」駝背老人點頭道:「尚不知去處,表示你還沒有解決難題的方案,那就急事緩辦吧!」
素還真一怔,旋即醒悟駝背老人的話意,也問道:「前輩從哪裡來?」「江湖。」素還真又問道:「欲往何處?」「找尋武皇。」「找尋武皇?」素還真拱手道:「前輩有未能解決的難題,劣者自當效勞。」駝背老人向素還真道謝,素還真便告辭離開。
隨後至尊棺出現,駝背老人上前攔住,至尊棺怒視駝背老者,駝背老人說他明白江湖規矩,關於至尊棺想明白的消息,答案在鬼王棺身上。至尊棺聞言,轉身離開。

==================

刁七爺來到千邪洞,欲聽一頁書的答覆。釋迦樹浮出地底,一頁書認為難以答覆刁七爺的條件。刁七爺說這有什麼困難,只要一頁書答應,他馬上將『衍生石』交出,一頁書便能重生。一頁書說若他答應刁七爺的條件,就必須殺掉武皇,一來他將自私不義,為了生存而殺害至友;二來顯示刁七爺愚昧不忠,受人利用而謀害故主。
刁七爺要一頁書別與他講道理,一頁書若是害怕眾人責難,可以繼續做一棵釋迦樹,而他為了自身安全,不在乎別人說他愚昧受鬼王棺利用,或是不忠想要謀害故主。一頁書詢問刁七爺真的不怕輿論的批評?刁七爺說兩人生活環境不同,與武皇的關係也不同,所以一頁書沒資格批評他的做法,而他也不能左右一頁書的決定。
一頁書甚是為難,刁七爺說這是公平的交易,合則來不合則去。刁七爺轉身就走,一頁書認為交易講求公平,但刁七爺所提出的條件不平等。刁七爺要一頁書說明白,一頁書指出武皇早就坐化,世上根本沒有武皇這個人,如果他接受刁七爺的條件,豈不是要一輩子背上無法償還的人情。刁七爺說武皇還活在世上,一頁書有機會殺死武皇。一頁書希望刁七爺能確定武皇是誰,然後雙方再談。
刁七爺哈哈一笑,稱讚一頁書果然是一位談判高手,一頁書相信刁七爺不是一位愛佔人便宜的人。刁七爺笑了笑,轉身離開,一頁書提醒鬼王棺已等待在外,刁七爺冷笑數聲,說這還難不倒他。

刁七爺走出千邪洞,鬼王棺與業途靈都想明白一頁書的決定,但刁七爺卻要兩人進去問一頁書。業途靈大怒,刁七爺說這是他用代價換來的,如果鬼王棺想明白一頁書的決定是什麼,就以武皇的去向來交換。
刁七爺離開後,業途靈認為刁七爺太狡猾,鬼王棺則是思索為何刁七爺要以武皇去向交換一頁書的決定?難道兩人之間還有什麼密約?業途靈認為有可能,因為『衍生石』太過重要,刁七爺必會乘機敲詐。鬼王棺聽聞刁有爺的心腹大患就是武皇,業途靈說或許他們都猜錯了,說不定刁七爺與一頁書所談的條件根本就不是殺掉武皇。
鬼王棺聽業途靈的話意,是指刁七爺不是與一頁書談條件而是合作,這樣一來一頁書加上刁七爺再加上武皇,這對三途判太不利。然而,鬼王棺又覺得這種猜測不太可能,否則刁七爺不會以武皇的去向交換一頁書的決定,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只是他們無法猜透而已。

==================

金小開正在用心鍛練武皇劍招另一式『點落八方』,巴家將之一的普開化在一旁監視。金小開察覺有人偷窺,立即以『點落八方』殺向窺視之人,普開化急忙遁光離開。金小開見劍招落空,氣得要等刁七爺回來質問。

==================

太幻樓,八方冥帶同曲宿全來到,直指花影人假冒武皇殺人,準備將之逮捕讓三宮會審。沒想到五界通突然出現阻止八方冥,他以為此事關係重大,不能隨意抓人。八方冥命曲宿全拿出證據,八方冥說在太幻樓搜出一套夜行衣,經過士兵指認是武皇殺人所穿。
花影人冷笑說這又是栽臟嫁禍,五界通認為花影人為三宮出生入死,手下調度的士兵眾多,難免因為照顧不周而受人栽臟嫁禍。八方冥認為五界通不明白整件事情,但五界通卻說他看得清清楚楚,他見到花影人被武皇黨羽圍殺,先前也有人指控花影人使用武皇功夫,事後證明是有心人造謠。花影人堅持自己是受人誣賴,五界通願意擔保花影人的清白,八方冥認為五界通今日維護花影人,將來必然會自食其果,然後憤怒離開太幻樓。
花影人向五界通道謝,五界通要花影人放心。花影人欲言又止,五界通要花影人放心說出,花影人懷疑武皇這件事是有心人所安排的陷阱,因為當時他率領十八樓進攻苦境,突然出現武皇令諭,隨後八方冥便將他調回集境,硬是要辦他偷竊之罪,最後雖然讓他以戴罪之身調查武皇令諭一案,但經過多次的搜查,犧牲眾多人員,尚查不出武皇下落,因此他懷疑是否真有武皇復活這件事。
五界通問為何有釵頭鳳出面替武皇與三宮為敵?花影人說這不過是釵頭鳳的說詞,不能證明幕後的主使者就是武皇。五界通愈聽愈糊塗,如果與三宮作對的不是武皇,又會是何人呢?花影人說這就是他極力想查清的疑點,畢竟「武皇」這個名詞太誘人,甚至能超越三宮地位。五界通一驚,花影人言下之意是有人想超越三宮做武皇。
花影人指出人人都想當武皇,但這個人必須擁有實力,現在集境最有實力乃是三宮,但三宮畢竟是三個人統治集境,無法一條心。五界通要花影人不可胡說,因為三宮絕對一心。花影人委曲地說他一直想要查出武皇擾亂集境的真相,可偏偏有人一直陷害他,如果有一天朝聖宮也被人栽贓嫁禍呢?五界通一凜,他要花影人別再說下去,他自有主張。

憤怒離開太幻樓的八方冥想不到五界通會出面維護花影人,曲宿全認為宮主可以去找三昧光宮主商議,或許有解決的辦法。八方冥點點頭,便與曲宿全分手,先行一步。曲宿全覺得今天沒有一舉扳倒花影人甚是可惜,準備返回樓中樓,誰知殺招『點落八方』突然由後方襲來,曲宿全閃避不及,全身中招而亡。
隨後,離開太幻樓的五界通發現屍體,大為驚訝,見曲宿全身中武皇劍招,立即向前追去。暗處花影人走出,得意一笑離開。

五界通幾個箭步攔下八方冥,直指八方冥是殺人兇手,出手就打,八方冥被攻得莫名其妙,要五界通說明清楚。五界通指控八方冥殺害曲宿全,八方冥一驚,立即趕回查看,曲宿全果然是死在『點落八方』之下。五界通說曲宿全被武皇所殺,相信八方冥應該明白武皇下落。八方冥說若他知道武皇下落,絕對親手為曲宿全報仇。五界通要八方冥記住所說過的話,便拉著八方冥回朝聖宮。

五界通與八方冥帶曲宿全的屍體回到朝聖宮,五界通認為八方冥與曲宿全同行,所以曲宿全之死與八方冥脫不了干係。八方冥辯解曲宿全是在與他分手後遇害,然而五界通斥責八方冥胡說,八方冥與曲宿全一同離開太幻樓,而且曲宿全死時,距離八方冥不過數百尺,以八方冥的武功哪有可能沒有察覺?所以八方冥的說法不足採信。
八方冥發怒,他說曲宿全明明是死在武皇劍招『點落八方』之下,為何五界通句句含沙射影?五界通說這就是他抓八方冥來朝聖宮的原因,他要在三昧光面前拆穿這名假冒武皇之名擾亂集境的野心家。八方冥氣不過,怒斥五界通胡說,一旁的三昧光要兩人冷靜,否則如何找出真兇?五界通說真兇就在眼前,何必再找?
五界通與八方冥兩人爭執不休,幾欲動手,三昧光要兩人住手,他說兩位宮主各執一詞,他也無法判斷何者是真,而三宮又是統治集境的最高階級,無人可以排解,不如兩位宮主聽他一言。五界通與八方冥同意,三昧光指出八方冥的否認與五界通的指控皆無證據,因此讓五界通有個期限去找出證據,這段時間八方冥必須留在歲皇宮避嫌。八方冥認為清者自清,他不怕五界通調查。三昧光又說五界通不但指控八方冥是兇手,更影射八方冥假冒武皇,如果此事有假,五界通須負誹謗之責。五界通表示他會讓八方冥的狐狸尾露出來,便憤怒離開。八方冥也餘怒未消,返回歲皇宮。三昧光見二人失和,不由得感嘆三宮的不幸。

五界通來到太幻樓,將三宮爭執之事說出,並命花影人前往苦境擒捉釵頭鳳,以便指認武皇,而他回宮等待花影人消息。

==================

魔域,觀看完天地雙眼回報的智多羅,詢問阿修羅主宰是否識得三魔靈?阿修羅微感訝異,因為聽聞三魔靈被女暴君收養後,就消失武林許多,為何軍師會突然提起?智多羅稟告據天地雙眼回報,三魔靈出現江湖,並向第一魔域的廢墟前去。阿修羅認為女暴君一向與魔域沒有過節,所以應該不是找仇,除去此點,就該是尋寶了。
智多羅也同意主宰看法,他認為三魔靈的目標應該是魔域最有價值的《魔寶大典》。阿修羅要軍師立即派人截殺三魔靈,然而智多羅以為就算殺了三魔靈,還是會有下一批人出現,所以必須有一勞永逸之法,因此請主宰將此事交由他處理。阿修羅同意讓軍師處理此事。

三魔靈來到魔域廢墟,準備深入內部搜查,忽然間出現眾多十字軍前後圍住,雙方發生爭戰。就在此時,一休禪師已神不知鬼不覺侵入魔域內部了。
一片混戰,打得飛沙走石,日月暗無光,一休禪師利用雙方混戰之際,取走了《魔寶大典》。智多羅真氣傳音,指出寶典被奪,命令十字軍快追。三魔靈聽見寶典被偷,也追了下去。

==================

秦假仙與蔭屍人正在四處宣傳花影人就是燈蝶,卻見到一休禪師從眼前快步而過,後面三魔靈緊追不捨,秦假仙兩人立即抄小路到前面去。
秦假仙設下埋伏,待三魔靈追到時,與蔭屍人拉起鐵鍊欲將三魔靈鎖住,沒想到三魔靈一下子就掙脫離開,秦假仙兩人還不知道,拼命拉鐵鍊繞圈,最後累得坐在地上喘息。豈料秦假仙回頭卻見到鬼王棺與業途靈,嚇得差點站不起來。
秦假仙腦筋一轉,他說就是等鬼王棺兩人,便向鬼王棺兩人說出花影人就是燈蝶的消息。鬼王棺與業途靈哈哈大笑,原來這件秘密已是眾所皆知。秦假仙恍然大悟,原來織夢師會到集境就是鬼王棺的計畫,鬼王棺也明白了是秦假仙將織夢師救出集境。秦假仙稱讚鬼王棺是個行家,所以他有個新情報要賣鬼王棺一千兩。鬼王棺說先看貨色,秦假仙要鬼王棺將一千兩放在千邪洞,鬼王棺同意,秦假仙便說花影人就是半尺劍,鬼王棺神色一凜。
秦假仙又說還有一件上等貨,鬼王棺不知有沒有興趣,不過這次要一萬兩。鬼王棺說只要是上貨,他絕不吝嗇。秦假仙說半尺劍就是武皇!鬼王棺與業途靈同時大驚失色,秦假仙要鬼王棺記得報酬,便與蔭屍人離開。

鬼王棺說花影人是半尺劍,而半尺劍是武皇,那代表花影人就是武皇了。業途靈認為秦假仙的話不可盡信,但鬼王棺指出以秦假仙的消息來源一向八九不離十,如果花影人真是武皇,那他們的工作就更加容易進行。業途靈對秦假仙的消息還是半信半疑,鬼王棺說不管是真是假,除掉花影人的目的仍然不變。
這時至尊棺走來,冷冷說出三天後雷霆谷會談,然後轉身離開。業途靈提醒鬼王棺小心此人,鬼王棺認為必須先摸清至尊棺的意圖,因此他決定如期赴約。

==================

魔域,阿修羅有事詢問軍師,目前魔域已有能力收復第一魔域,並殺死花影人報仇,為何軍師對此事顯得漠不關心,而讓外界以為魔域已被毀滅?智多羅沒有立即回答,反而詢問主宰是否認為魔域已毀滅?阿修羅說當然沒有,因為他已建立一個全新的魔域。智多羅說這就對了,魔域是不滅的,魔域還是永遠的魔域。
阿修羅雖認同軍師的說法,但他的願望還包括整個武林,智多羅也說他的目標是天下,不朽的黑十字。阿修羅說既然如此,為何軍師仍然按兵不動?智多羅說深水靜流,魔域不會為了報仇而白費兵力,至於花影人自有仇家會動手,魔域不必插手,而第一魔域已經曝露,放棄又何妨?
阿修羅又提到天禍妖狐,智多羅說天禍妖狐自有其任務,主宰不必掛心,現在主宰應該要關心另一件事,就是一休禪師奪走《魔寶大典》一事,他以為三魔靈與一休禪師目標皆是寶典,他覺得事情不單純。阿修羅詢問軍師有何看法?智多羅指出《魔寶大典》不但是魔域的寶典,也是武林三大秘笈之一,如果有人想取得《魔寶大典》,相信也會想辦法找出其他二本書,問題的徵結在於這三大秘笈裡面有何秘密?
智多羅請示主宰有可聽過惡魂暴鬼提起?阿修羅搖頭說不曾聽聞,他要軍師派人擒捉一休或是三魔靈不就明白。智多羅以為現在不宜打草驚蛇,但他會派人尋找《俠道追溯》與《明聖天書》。

==================

滅境,表象意魔找到天禍妖狐埋葬慈航渡頭顱的地方,表象意魔說慈航渡想利用天禍妖狐的弱點保全自己的頭顱,還得問他肯不肯!表象意魔狂笑一陣,發動氣功打碎墳墓,聖翁的頭顱飛出。表象意魔得意大笑之際,情況驟變,四周忽然聖光熠熠,無數的卍字佛印圍繞表象意魔,將之困在其中。表象意魔臉色大變,連連發動氣功卻徒勞無功。

==================

刁七爺返回,卻見到金小開持刀站立,刁七爺還沒問話,金小開一刀就殺來,刁七爺莫名其妙,要金小開說清楚。金小開說刁七爺沒資格當他的師父,教的都是爛招,武皇劍招第二式『點落八方』連一個人影也砍不到。
刁七爺聽了傻眼,他問金小開學會劍招才幾天,就要出去跟人打架,現在打輸了還要打他抵帳。金小開說他學了一天半,刁七爺算算不對,他傳授『點落八方』已有六天時間。金小開說他第二天打輸後就一直站在這裡等刁七爺。刁七爺都不知該說什麼,他承認金小開是個練武天才,但天才也需要努力配合才能成功。金小開說他不想浪費青春,要刁七爺教更厲害的招式,刁七爺說他也不想浪費時間,金小開沒有耐心就拉倒。金小開問刁七爺想不想驗收武功?刁七爺要金小開展來,金小開旋身半空,『點落八方』刀芒直洩而下。
這時鬼王棺與業途靈來到,稱讚金小開的功夫不差,但可惜這招『點落八方』只有二、三分火候,金小開發誓要練到十成火候才罷休,便離開繼續練習。
刁七爺詢問鬼王棺見過何人使用『點落八方』?鬼王棺說是花影人。刁七爺搖頭說不可能,鬼王棺說如果花影人是武皇就有可能了。刁七爺哈哈大笑,他不相信花影人是武皇,因為花影人若是武皇,就不可能與釵頭鳳、今生一劍為敵。鬼王棺卻指出刁七爺忽略一件事,就是當時武皇的死因為何?武皇若真的沒死,現在會在哪裡?會以什麼面目存在?刁七爺應該清楚武皇的為人與個性。
刁七爺說武皇為人多疑善妒、陰沉謹慎。鬼王棺指出花影人擁有數種身分,讓人不得不懷疑其真實的身分,尤其是花影人數次使用『點落八方』這部功夫。刁七爺懷疑鬼王棺告知此事,是想借他之力對付花影人,鬼王棺說花影人對刁七爺而言絕對是個威脅,至於刁七爺會如何決定,他們不干涉。
鬼王棺與業途靈離開之後,刁七爺很清楚鬼王棺的意圖,但花影人是不是武皇,這件事他必須再查證。

==================

蔭屍人一直想不透為何鬼王棺肯用一萬兩買老大的消息?秦假仙說這一萬兩是用來買他跟蔭屍人的命,為了『衍生石』一事,他們幾次跟鬼王棺過招,鬼王棺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蔭屍人還是聽不太明白,秦假仙解釋說其實鬼王棺早就知道花影人是燈蝶、半尺劍是武皇,只是想經由他的消息來肯定自己的看法而已,也就是他的話具有公信力。秦假仙又說鬼王棺與業途靈在集境沒有害死花影人,花影人絕對會回到苦境對付鬼王棺,雙方實力差距多少還不清楚,只要稍加搧風點火,就能使兩虎相爭。

隨後,釵頭鳳與今生一劍來找秦假仙詢問葉小釵行蹤,秦假仙說葉小釵應該在飛鳳居,釵頭鳳搖頭說葉小釵已經不見。秦假仙知道釵頭鳳很關心葉小釵,甘願照顧葉小釵一輩子,可是葉小釵是男子漢大丈夫,並不希望一世都守飛鳳居讓釵頭鳳照顧,難道釵頭鳳想養一隻金魚嗎?但葉小釵可不願意當一隻觀賞用的金魚啊。
釵頭鳳聽了頗覺悲傷,她只是關心葉小釵的安危。秦假仙說葉小釵有能力照顧自己,倒是釵頭鳳要多注意自身安全。釵頭鳳詢問秦假仙有何消息?秦假仙說目前是沒有新的消息,但釵頭鳳應該清楚花影人不會善罷干休,所以他認為釵頭鳳應該找武皇出面對付花影人。
秦假仙提到鬼王棺也正在找武皇的行蹤,釵頭鳳疑問鬼王棺尋找武皇有何目的?秦假仙鬼王棺當然是想利用武皇來除掉花影人,然後再殺掉武皇,這是鬼王棺一貫的做法。秦假仙說完後,便跟蔭屍人離開。

釵頭鳳深感情勢演變之快,令人措手不及,她問今生一劍有何看法?今生一劍認為應該儘速找出武皇,然而釵頭鳳實在不知道武皇下落。
這時,霧谷老人出現,他很高興釵頭鳳平安無事,釵頭鳳這才明白她在集境遭受圍困,是霧谷老人暗中援手,便問起霧谷老人集境之行的結果,霧谷老人說功虧一籄,花影人真是一隻老狐狸。霧谷老人也問到釵頭鳳帶織夢師前往集境用意,釵頭鳳說是為了證實花影人是燈蝶。霧谷老人說花影人果然是燈蝶,可惜崎路人在世時無法親手擒拿歸案。
今生一劍提到要找出武皇對付花影人,霧谷老人認為這件事只有釵頭鳳與今生一劍才辦得到,他便先回霧谷,釵頭鳳也與今生一劍回飛鳳居詳加計畫。

==================

表象意魔中了慈航渡之計,被困迷幻陣局之內,所有掌氣全然失效,表象意魔驚慌無措。

==================

三魔靈追丟一休禪師,不知該如何向女暴君交待。鬼智靈童說必須找出此人,他見此人身帶佛珠,必是佛門中人,遂前往各寺調查。

==================

雷霆谷外,鬼王棺與業途靈來到,至尊棺早已等候多時。鬼王棺要至尊棺說出相邀目的,至尊棺卻要鬼王棺入谷詳談。鬼王棺沉吟片刻,答應入谷。然而至尊棺卻阻止業途靈入谷,因為業途靈不在受邀之列。至尊棺此舉讓業途靈發怒,亦使鬼王棺生疑,鬼王棺要至尊棺說明,至尊棺表示要帶鬼王棺見一位大智慧之人。鬼王棺問是何人,至尊棺只說入谷便知。業途靈力阻鬼王棺入谷,因為他認為至尊棺意圖不明,居心不良。鬼王棺堅持要業途靈一同入谷,還要至尊棺說明谷內是何人,但至尊棺默然不語,鬼王棺遂與業途靈離開。至尊棺見鬼王棺不肯入谷,決定另尋他人。
在至尊棺離開不久,鬼王棺與業途靈折返,鬼王棺想進入雷霆谷調查,因為至尊棺會選定雷霆谷必有其道理,而且他也必須弄明白那位大智慧之人是誰。鬼王棺要業途靈在谷外替他守護,然後走進雷霆谷。忽然間,谷口上方滾落岩石,業途靈一掌推開,鬼王棺驚覺而走出,與業途靈快步離開。
隨後,駝背老人跳出,他說現在還不歡迎鬼王棺來到雷霆谷,便走入谷內。

離開雷霆谷的鬼王棺,氣憤至尊棺竟敢設計他,業途靈也很生氣,他說三途判與至尊棺卯上了!這時鬼王棺突然若有所思,原來他想起了腹中首。

==================

腹中首來到法佛院,大圓覺認出是腹中首,清楚腹中首不止外表、聲音變化,連心理也發生變化。腹中首要動手殺大圓覺,天禍妖狐出現阻止,他說大圓覺的命是他的,誰也不能動。腹中首見到天禍妖狐,呵呵一笑,他說想幫天禍妖狐的忙,但天禍妖狐冷冷拒絕。腹中首被拒絕,大為憤怒,準備動手,天禍妖狐攔下,他說這是意魔的命令。腹中首說既然天禍妖狐是奉命行事,他就不再干涉,叮囑天禍妖狐任務完成後記得來找他。
腹中首離開後,大圓覺感謝天禍妖狐替他解圍,他說這次腹中首再出現,不比以往,希望天禍妖狐要小心才好。

==================

金太極回到紫竹林,欲找妻子史菁菁,可是近鄉情怯,他竟沒有勇氣去推開緊閉的門扉,只得在門前輕聲呼喚,祈望菁菁能開門接納他。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暗了,天亮了,站在門外的金太極仍然沒有離開半步。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難道是菁菁發生意外?金太極推門而入,不見菁菁,他焦急地四處張望。金太極心內憂急萬分,他說菁菁可以不理他,但絕不能出了意外。金太極衝出紫竹林找人,沒想到史菁菁卻是黯然躲在一旁,有意不見金太極。

金太極失落地毫無目的行走,逢人就問菁菁在哪裡,人皆視為瘋子。金太極遇上花影人,同樣抓著花影人質問,花影人認出是金太極,冷笑數聲,他說一個過氣的人還想在武林道上找女人?金太極怒打花影人,花影人急於脫身,猛然發出氣芒,背後的刁七爺也配合打出一掌,兩道掌氣同時打中金太極,花影人沒有發覺異樣,冷哼一聲離開。
刁七爺走來,感嘆一個武士若是沾上情字,猶如跌落萬丈深淵,真是可悲又可嘆。刁七爺說完,搖頭嘆息離開,金太極灰心喪志,默默無語。

==================

飛鳳居,釵頭鳳交待今生一劍事情後,今生一劍離開。花影人卻突然闖進,他特地選擇釵頭鳳落單的時候,釵頭鳳心內戒備萬分,花影人要釵頭鳳不必緊張,他有武皇的秘密想說給釵頭鳳知情。釵頭鳳懷疑花影人的用心,花影人說憑他會使用武皇招式,釵頭鳳就應該相信。釵頭鳳指花影人會武皇劍招乃是偷進武皇密室所學,花影人反問釵頭鳳又是如何學得?釵頭鳳說是武皇親自傳授。
花影人哈哈大笑,他所使的武皇劍招勝過釵頭鳳,關於這點釵頭鳳又要做何解釋?釵頭鳳一時無言以對。花影人突然稱呼釵頭鳳為「鳳兒」,釵頭鳳心神大震,不敢置信,難道花影人是武皇。花影人坦然承認是武皇,釵頭鳳又驚又疑,花影人說這是秘密,要釵頭鳳帶他入內說明。釵頭鳳心中雖然疑懼,但仍然依花影人所言。
在飛鳳居外面監視花影人的刁七爺,耳聞花影人承認是武皇,也是一驚。刁七爺思考之後,內心有數,轉身離開。

==================

金小開苦練『點落八方』,自覺已有接近十成火候,準備再次挑戰葉小釵。突然間,一道劍芒飛掠面前,去而復返。金小開望向劍芒來處,卻見到葉小釵,金小開認為這是葉小釵的挑釁,也將聖刀高捧準備發招!

==================

教世音等待一段時日,沒見到任何人出現,心中十分焦急。此時秦假仙與蔭屍人走來,教世音欣喜枯葉的貴人出現,立即請秦假仙兩人隨他救人。秦假仙問明情況後,得知枯葉重傷奄奄一息,便帶教世音去找帝王根。

帝王根派有根族之人護送織夢師回去,然後交待族民,在他離開之後將流沙通道封閉,這樣才能使有根族繁衍下去。此時秦假仙的聲音傳來,有根族的族民立即嚇得逃走。秦假仙見此情形,感嘆帝王根的人真不的招待客人,帝王根說這是因為秦假仙是有根族的煞星。帝王棺已知秦假仙來意,答應幫秦假仙最後一次忙,便隨秦假仙、教世音等人離開。

==================

金小開怒視葉小釵,將聖刀高捧,豪光閃閃,葉小釵卻是紋風不動。在此同時,今生一劍與至尊棺也各自出現在金小開與葉小釵背後。

==================

素還真行至中途,勁風吹動,一項龐大奇物襲擊而來!

==================

奇奇奇!這個稀奇的物件是什麼呢?它從何而來,欲往何方?為什麼要攻擊素還真?
金小開二度挑戰葉小釵,勝敗如何呢?至尊棺與今生一劍會採取什麼動作呢?
釵頭鳳稱花影人是武皇,刁七爺會如何因應呢?
雷霆谷之內的高人是誰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天闕第十六集:俗緣.續緣!!!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