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心得] 闍城血印觀戲隨筆



臥心古流
04-09-02, 10:15 PM
走過九皇座的低迷,闍城血印在我感覺,還算是不錯的系列。
說穿了,其實是他的劇情結構清楚,看起來舒服,不會像九皇座一樣霧煞煞。
花了半個月時間看完26集,將中間觀戲感想稍作整理,寫時有些詞意掌握不很精準,也不乏個人意識型態上的偏見或謬誤,但願與版眾分享

一。葉口月人

1.葉口月人形象轉化
對葉口月人的描寫,從萬里征途時期扁平式的描寫,在血印時已經有所不同。萬里征途時,葉口月人概念形象是〔邪惡的〕,〔機械的〕,〔生化科技〕,〔種族歧視〕,〔侵略者〕﹔九皇座時期,葉口月人休養生息﹔血印再出,除上述形象,有更廣泛的描寫,如〔軍國主義的〕,〔人性的〕,〔鬥爭的〕...
扁平的形象傳達,轉為多角度的刻畫,重義的洺雙,公正的褎權,玩弄權術的九幽,戀權的邱霍蛉葉,為愛背叛族人的繡墨等,讓戲迷記住了他們的名字。
  籠統概念的葉口月人轉為有個別差異的葉口月人,可說是血印正面的突破。

2.生存權的探討
葉口月人是邪帝創造出來的生物,原本生存於葉口之間,因玄空島上資源耗盡,不得不向中原進軍,是爭取生存的權利。
在生存空間的權利上,葉口月人是相對的弱勢。血印一開始即橫掃苦境,取得和中原對等談判的機會,原因僅在於中原領導核心的式微。若是中原團結一些,強勢一些,不用搞出什麼三戰兩勝的儀式。想想當初屈世途和青衣宮主解出葉口月人神秘四據點,下文呢?俠刀有能力擊沉一座山,那麼擊毀支撐玄空的的四根大柱很難嗎?
也許,和葉口月人成均勢抗衡狀態,是三教先天的強勢主導(以最新劇情看,有陰謀的。),也來自臥江子的順水推舟,葉口月人合理取得生存空間。
臥江子一死,傲笑和劍君無厘頭殺上玄空島,打破均勢局面。
說到底,葉口月人的生存權終究不敵中原的武力霸權。

3.權力鬥爭讓葉口月人喪失競爭力
褎權主導下,玄空島回去葉口之間,配上邱霍蛉葉急急追趕的畫面,腦中就浮現〔落荒而逃〕四字。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意識下,九幽愛用北川牌,國師邱霍蛉葉面臨失寵危機,獻計抗敵不成,轉為內部權力鬥爭。繡墨背叛,讓邱霍蛉葉猛抓褎權小辮子,挺褎權的洺雙也成為邱霍蛉葉的目標。
九幽鞏固領導地位,計殺臥江子,導致中原人士殺上門來。為了滿足九幽的權力慾望,犧牲了半數葉口月人的生命,而繡墨的死,更催化九幽和褎權之間的衝突。
外抗中原失利,內部紛爭耗損戰力,再無籌碼的葉口月人選擇回到葉口之間。
   

二。嗜血族之害

1.預言書---佛劍啟動蝴蝶效應
一部嗜血年紀,讓嗜血族蒙上神秘與玄想的色彩,加上佛劍的角色魅力,不免對嗜血族有了傳奇的想像與期待。事實上,嗜血族對戲迷來說是新奇的事物。
而佛劍憑著預言書,再現在的時空中做力晚狂瀾的嚐試,如同蝴蝶效應中的男主角回到過去改變未來結局。
我總挑剔著,佛劍在未來的世界走了好幾集,步調太慢,劇情訊息的傳達零碎且簡略。就因為訊息殘缺,佛劍眼見的,是否為真?那素續緣是真?那嗜血年紀的記載是真?素續緣的記載是否回流於主觀或片面?(史料考證@@|||,我想我是想太多了,基於對佛劍的鍾愛和信任,他所見一定都是真的!)

2.中原頂峰人物的權力傾軋
中原叛徒龍,暗示中原暗流,熟悉霹靂搞懸疑的手法,加上劇情暗示,叛徒的聯想不免聯想到三先天中的劍子或龍宿。一個邪之子就搞死了蜀道行,臥江子被犧牲掉,背地裡,有個絕頂高手在策劃。血印因這些暗流,更增神秘色彩。

3.西蒙的僭主色彩
西蒙是很有魅力的角色!此外,西蒙的領導方式,茶理王對他的敘述(暗示他取得政權的合法性?),以及背負家族血的期望,讓西蒙沾染幾分僭主色彩,當西蒙高捧邪之子,立於天禁不日城,接受萬人歡呼的場景,天生的王者與霸者的氣勢,實在是霹靂少見。目前這個角色僅止於〔賞心悅目〕階段,要說這個角色內涵,是頂微薄的。他的同人色彩,有時也讓我疼不入心!

三。
血印裡面很多題材,和早期霹靂劫很多相似之處。如
1。爬族,意識能力者--半君邪是純搞笑,變裔天邪成人的願望也許是別出心裁的地方,這一個脈絡,我有幾分期待。意識能力的描寫不像早期那樣吸引人,頂多像杜一葦變出棒棒糖哄小孩還覺得有喜感,要不然其實和術法沒啥區別,其中的南柯補夢,超像早期織夢師進入他人夢中的寫法。
2。時空之門--早期有時空聖戰回到過去,現在有佛劍穿越時空之門到三十年後的未來

其他還有喪屍,其實和龍圖裡面的魔魘沒差別,想是廢物利用,把那些造型爛爛的木偶拿出來玩一下><"

另外我關注到的,是血印短短26集,就寫了幾對父子,父女檔—有血緣的像<蜀道行。柳湘音>、<茶理王。四分之三>、<褎權。繡墨>,沒血緣的像<瀟瀟三人。金小俠>、<西蒙。邪之子>。如果要再往前延伸到九皇座,杜一葦對沙羅的父愛表現,那麼近期霹靂在父親形象的大量鋪排,讓我覺得意外,而且父親的形象大多都是正面而溫情的。
 如果父親形象在血印是個重點,那麼嗜血族為主打的劇情,意識上和〔父權〕是一脈相承的。如同茶理王說到,嗜血族人本身無法產出下一代,必須藉由咬懷孕的婦女,將之同化,才能有後代,四分之三,邪之子,乃至半分之間都是這種模式。血統的傳承,〔父親〕是主動的,具有掌控權,〔母親〕只是一個媒介,基本上,是父權中心的表現,西蒙是最主要的代表。他尊父,不容父親王棺被褻瀆﹔掌控、教育邪之子,統馭手下的方式,給人霸權和父權混合(或混淆)的感覺。

zhy
04-09-04, 08:29 PM
道友看的很细,
哎,吾只觉得剑君——可惜
三先天的关系有一点点类似西丘三君
佛剑——海殇;龙宿——山涛;剑子——云袖

simin
04-09-04, 10:10 PM
※回應 臥心古流 在 09-02-2004 10:15 PM 所發表的文章:
>一。葉口月人
>1.葉口月人形象轉化
就這點來說,其實屁屁星人和人類也是沒差多少,大大分析的好!
>2.生存權的探討
這就是編劇和戲迷的偏心了,把外來勢力一律歸於[錯誤的、不對的],這道讓我想到火爆球王,那裡的劇情和這部劇集不是也有那麼一點點相似?為爭取生存,人類也不是會做出同樣的舉動?而劍君和傲笑紅塵這舉動,反而斷了他們的後路--中原,回到葉口之間,又面臨物資匱乏,因為不同族不能和平相處,葉口月人也走向滅亡。
>3.權力鬥爭讓葉口月人喪失競爭力
當初以為九幽是個不錯的領導者,沒想到...所以說,最大的原因,其實是九幽吧?
曾經有傳言說下一部劇集是[玄空血劫],我到覺得比末世錄要好多了,因為葉口月人收的實在有點隨便。 
>二。嗜血族之害
>1.預言書---佛劍啟動蝴蝶效應
或說七龍珠等等...
其實這主要是要帶出嗜血族多麼可怕嘛,可是看看這幾集末世錄,我到開始懷疑他們真有如此能力...
>2.中原頂峰人物的權力傾軋
霹靂老愛搞這個...不新鮮了。
>3.西蒙的僭主色彩
勢力越來越薄弱...
>三。 血印裡面很多題材,和早期霹靂劫很多相似之處。
這倒是,大大看得很仔細喔!所以說,以前的劇本一定值得看嘛!
>另外我關注到的,是血印短短26集,就寫了幾對父子,父女檔—有血緣的像<蜀道行。柳湘音>
其實這對實在很悲慘...
<茶理王。四分之三>
其實只是血的關係吧?並不是真的有血緣,更別提養育之情,我不太認同這對父子。
茶理王純粹是為他的愛人贖罪吧?
<褎權。繡墨>
褎權是個笨蛋。
<瀟瀟三人。金小俠>
我覺得描述的是不是太少了...?剛出廠沒多久就被追殺等等。
<西蒙。邪之子>
我也不認同這對父子。這是一對取於利害關係的父子。
如果要再往前延伸到九皇座,杜一葦對沙羅的父愛表現,那麼近期霹靂在父親形象的大量鋪排,讓我覺得意外,而且父親的形象大多都是正面而溫情的。
這段讚= =+我很喜歡這樣溫情故事啊∼
> 如果父親形象在血印是個重點,那麼嗜血族為主打的劇情,意識上和〔父權〕是一脈相承的。
所以說,西蒙和茶理王那麼重視其實和自己沒啥關係的兒子也是有原因的。
畢竟[父權]在霹靂過去的劇情也佔有份量。

嗯嗯∼大大分析的很透徹,而且都很仔細在看耶!真有耐心啊∼
我只能說:好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