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悅蘭芳有兄弟之情??



(☉_☉)y
04-08-23, 10:14 PM
※回應 snow 在 08-19-2004 11:51 PM 所發表的文章:
>而霹靂當中的壞弟弟,我首推經天子和傲刀蒼雷
>這二位都是對兄長趕盡殺絕的狠毒之人,
>其中經天子似乎只會搶別人的東西,坐享其成.
>為什麼他都不會自己創造組織呢?既不配稱英雄,也不配稱梟雄吧?
>不過因為傲刀蒼雷長相太抱歉,所以沒人會替他翻案
>至於經天子光靠那張臉,無論做了什麼逆倫弒親之事、下令脫女人衣服,甚至連小孩都殺
>像這樣殘忍的人,但總會有戲迷會替他說話
>因此,我得到一個結論,長相好看的偶總是比較吃香

經天子雖然野心大,但起碼知道拉攏人心,對自己的部下也是照顧周到。
如果汗青編不是御武宮還效忠悅蘭芳,相信不會元氣大傷。
而經天子在接掌邪能境之後,力抗中原正道及天嶽,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因此邪能境長老才會派出高手援助。
所以經天子雖是反派,猶有梟雄之名。

相比經天子,真正的汗青編之主~悅蘭芳,才真是陰損狠毒。
對忠心的部下,無用時即棄之如草芥,
殺妻殺子也決不手軟,
而真正讓人做噁的是他還能裝出一付不得已的模樣。:14:
這種人會對自己的兄弟有多好??
有這種大哥,經天子想必也吃過不少暗虧,
就算經天子不是充滿野心,跟悅蘭芳感情想必也不會太好。

悅蘭芳跟經天子的木偶同樣有一付俊美的面容,
但是在改過向善、化身成定風愁之前,
其矯情薄倖之作為,負心陳世美比之猶遜一籌,
活脫脫就是個混帳王八蛋。:em08:

snow
04-08-23, 11:17 PM
※回應 (☉_☉)y 在 08-23-2004 10: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snow 在 08-19-2004 11:51 PM 所發表的文章:
>>這二位都是對兄長趕盡殺絕的狠毒之人,
>>為什麼他都不會自己創造組織呢?既不配稱英雄,也不配稱梟雄吧?
>>至於經天子光靠那張臉,無論做了什麼逆倫弒親之事、下令脫女人衣服,甚至連小孩都殺
>>因此,我得到一個結論,長相好看的偶總是比較吃香

>經天子雖然野心大,但起碼知道拉攏人心,對自己的部下也是照顧周到。
>如果汗青編不是御武宮還效忠悅蘭芳,相信不會元氣大傷。
>而經天子在接掌邪能境之後,力抗中原正道及天嶽,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因此邪能境長老才會派出高手援助。
>所以經天子雖是反派,猶有梟雄之名。
>相比經天子,真正的汗青編之主~悅蘭芳,才真是陰損狠毒。
>對忠心的部下,無用時即棄之如草芥,
>殺妻殺子也決不手軟,
>而真正讓人做噁的是他還能裝出一付不得已的模樣。:14:
>這種人會對自己的兄弟有多好??
>有這種大哥,經天子想必也吃過不少暗虧,
>就算經天子不是充滿野心,跟悅蘭芳感情想必也不會太好。
>悅蘭芳跟經天子的木偶同樣有一付俊美的面容,
>但是在改過向善、化身成定風愁之前,
>其矯情薄倖之作為,負心陳世美比之猶遜一籌,
>活脫脫就是個混帳王八蛋。:em08:


我覺得悅蘭芳殺了哪些人,那是他個人的事,
不關經天子的事吧?
我之前就講過,個人罪業個人擔
同理,經天子幹了什麼滅絕人性的壞事,那也是他自己的罪過,並不能抹煞,

也不關悅蘭芳的事啊

難道因為喜歡經天子就可以把罪過推給悅蘭芳嗎?

經天子要是照顧部下的話,那麼寒雨夢中人一事怎講?愛護部下愛護到半個都不見了
難怪他死了,也沒有半個人理他@@

悅蘭芳就算有殺妻的話,也沒有把帳賴給經天子啊
何況忘千歲的真正死因,是權妃那一掌
而經天子又好到哪裡去?叫人強脫柳依依的衣服,毀人清白,害人自殺
悅蘭芳至少還不會當眾脫女人的衣服,經天子那種行為,算不算變態狂加色情狂?

陳世美的妻子至少很賢慧,不會用劍捅老公,虐待老公
我還覺得陳世美比悅蘭芳幸福多了,而悅蘭芳比陳世美可憐多了、不幸多了

再看經天子連小孩苗逢春都殺的了手,其心腸之歹毒,猶勝他兄長

若你覺得悅蘭芳的行為算是混帳王八蛋,

那麼經天子的行為豈不比混帳王八蛋更加混帳王八蛋了?











[/COLOR]

西門一雷門
04-08-23, 11:32 PM
※回應 (☉_☉)y 在 08-23-2004 10: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snow 在 08-19-2004 11:51 PM 所發表的文章:
恕刪
>經天子雖然野心大,但起碼知道拉攏人心,對自己的部下也是照顧周到。
>如果汗青編不是御武宮還效忠悅蘭芳,相信不會元氣大傷。
>而經天子在接掌邪能境之後,力抗中原正道及天嶽,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因此邪能境長老才會派出高手援助。
>所以經天子雖是反派,猶有梟雄之名。
不過他不喜歡寒雨夢中人,才用銀針這一招吧!
但他失敗都是因為太信別人才丟了權勢.
丟了性命也是太相信別人.
>相比經天子,真正的汗青編之主~悅蘭芳,才真是陰損狠毒。
>對忠心的部下,無用時即棄之如草芥,
>殺妻殺子也決不手軟,
>而真正讓人做噁的是他還能裝出一付不得已的模樣。:14:
他本來就不相信任何人.
而且素還真跟經天子談起悅蘭芳的時候,經天子一副輕蔑的模樣.
看來悅蘭芳以前可能對經天子作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才讓經天子完全輕視他.
>悅蘭芳跟經天子的木偶同樣有一付俊美的面容,
>但是在改過向善、化身成定風愁之前,
>其矯情薄倖之作為,負心陳世美比之猶遜一籌,
>活脫脫就是個混帳王八蛋。:em08:
一頁書也可能是因為悅蘭芳過去這種殘忍的行為,才在旁邊看著悅蘭芳被偷襲.
悅蘭芳如果不改邪歸正,搞不好一頁書早就用天龍吼把他爆了.
不過悅蘭芳後期後期雖然將功補過,可惜悅蘭芳的功無法彌補過去殘忍的壞事.
一葉書才選擇不救他.
但悅蘭芳也知道有這一天存在,也認為自己厄數難逃,但是莫召奴卻救了他.
不過我想寄信給莫召奴的人應該知道莫召奴和汗青編的關係.
莫召奴救了悅蘭芳免去了他跟汗青編同起同落的命運.
也拆穿定風愁之謎.
不過渡生劍在九泉之下如果知道埋葬他的人就是他最恨的悅蘭芳,不知有何感想?

(☉_☉)y
04-08-23, 11:50 PM
※回應 snow 在 08-23-2004 11:17 PM 所發表的文章:
>難道因為喜歡經天子就可以把罪過推給悅蘭芳嗎?
>經天子要是照顧部下的話,那麼寒雨夢中人一事怎講?愛護部下愛護到半個都不見了
>難怪他死了,也沒有半個人理他@@

寒雨夢中人野心大,又私藏真經,殺害部屬,和衡佛子圖謀不軌,
當時的汗青編之主制裁他,沒啥不對。
悅蘭芳要不是頂著定風愁的假身分,追殺他的人絕對是數不完。

>悅蘭芳就算有殺妻的話,也沒有把帳賴給經天子啊
>何況忘千歲的真正死因,是權妃那一掌
>而經天子又好到哪裡去?叫人強脫柳依依的衣服,毀人清白,害人自殺
>悅蘭芳至少還不會當眾脫女人的衣服,經天子那種行為,算不算變態狂加色情狂?


忘千歲的死因明明就是貫體一劍,權妃那掌打的死忘千歲才奇怪勒。

反派所為,不合倫常,經天子所為,當然是些傷天害理的事。
起碼他對自己人還不錯,不算毫無人性。
倒是悅蘭芳解決自己的骨肉,心殘猶勝猛虎,更可怕的是還故作不忍,
這個角色披著彬彬有禮的外衣,骨子裡卻絕情可佈到難想像的地步,實在讓人心驚。

>陳世美的妻子至少很賢慧,不會用劍捅老公,虐待老公
>我還覺得陳世美比悅蘭芳幸福多了,而悅蘭芳比陳世美可憐多了、不幸多了
>再看經天子連小孩苗逢春都殺的了手,其心腸之歹毒,猶勝他兄長


在包公案中,陳世美曾試圖殺害秦香蓮,不過沒想過殘害自己的子女。
悅蘭芳可是連自己的骨肉都能下手。
真該讓悅蘭芳跟陳世美一樣『幸福』,可惜忘千歲沒機會學秦香蓮,
在閻王前告老公一狀,讓他上龍頭鍘還是下油鍋。

說到經天子殺苗逢春,這段我忘了過程如何,不過經天子本來就是反派梟雄,
我可從沒想把他粉飾成好人。

chihweili
04-08-24, 01:07 AM
※回應 (☉_☉)y 在 08-23-2004 11:50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snow 在 08-23-2004 11:17 PM 所發表的文章:
>說到經天子殺苗逢春,這段我忘了過程如何,不過經天子本來就是反派梟雄,
>我可從沒想把他粉飾成好人。
汗青編大隊攻上七步階~~~
可憐的苗弟弟被毒殺XD
連帶影響路光明快速敗戰

零之無限
04-08-24, 05:00 PM
※回應 (☉_☉)y 在 08-23-2004 11:50 PM 所發表的文章:
>忘千歲的死因明明就是貫體一劍,權妃那掌打的死忘千歲才奇怪勒。

沒錯!權妃那掌是將忘千歲打向悅蘭芳,悅蘭芳拿劍刺中忘千歲的。

八學分
04-08-24, 06:05 PM
  悅蘭芳有兄弟之情?我不認為。

  悅蘭芳第一次談及經天子,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西漠交界時與孤跡蒼狼談話時提到的。當時剛露面的悅蘭芳對孤跡說:「如果你復國成功,能否放劣弟一馬...」;第二次是在與素還真談話時,再次為自己消毒:「劣弟謀奪汗青編後,所做之事皆忤逆忠孝節義的精神...」

  內容恕我記不清楚,只能概括描述。就字面來研究,悅蘭芳是在責備這個弟弟,但又不忘要求孤跡蒼狼能夠手下留情,不過對照後來悅蘭芳氣度不及經天子•奸宄殘忍卻是不相上下的表現,你說他這是真心的表現,我還真的不太相信,我比較相信對素還真悅蘭芳是在開脫、對孤跡他是在挑撥,讓經天子死無葬身。

  如果他是個疼弟弟的人,那麼他不會為了進入妖刀界,在半推半就(其實我相信他非常掙扎、不是真的非常冷血)的情況下殺死忘千歲造成一屍兩命;如果他是個懂得忠孝節義的人,不會在穿雲豹對已產生疑問的時候,迅速絕倫的一掌劈死這個自斷一臂助他復國的功臣。就氣度方面他不及經天子、就忠孝節義來說兩人也都算是數值不太高的類型。

  後來變成定風愁、甚或假扮素還真,對悅蘭芳來說是個重大的心理轉折,但我仍然不覺得悅蘭芳表現出什麼友愛的一面。對他和經天子,我只能說他們是一對帥哥兄弟,雖然彼此仇視,但都心機深沉、看輕感情。

snow
04-08-24, 07:35 PM
※回應 八學分 在 08-24-2004 06:05 PM 所發表的文章:
>  悅蘭芳有兄弟之情?我不認為。
>  悅蘭芳第一次談及經天子,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西漠交界時與孤跡蒼狼談話時提到的。當時剛露面的悅蘭芳對孤跡說:「如果你復國成功,能否放劣弟一馬...」;第二次是在與素還真談話時,再次為自己消毒:「劣弟謀奪汗青編後,所做之事皆忤逆忠孝節義的精神...」
>  內容恕我記不清楚,只能概括描述。就字面來研究,悅蘭芳是在責備這個弟弟,但又不忘要求孤跡蒼狼能夠手下留情,不過對照後來悅蘭芳氣度不及經天子•奸宄殘忍卻是不相上下的表現,你說他這是真心的表現,我還真的不太相信,我比較相信對素還真悅蘭芳是在開脫、對孤跡他是在挑撥,讓經天子死無葬身。
>  如果他是個疼弟弟的人,那麼他不會為了進入妖刀界,在半推半就(其實我相信他非常掙扎、不是真的非常冷血)的情況下殺死忘千歲造成一屍兩命;如果他是個懂得忠孝節義的人,不會在穿雲豹對已產生疑問的時候,迅速絕倫的一掌劈死這個自斷一臂助他復國的功臣。就氣度方面他不及經天子、就忠孝節義來說兩人也都算是數值不太高的類型。
>  後來變成定風愁、甚或假扮素還真,對悅蘭芳來說是個重大的心理轉折,但我仍然不覺得悅蘭芳表現出什麼友愛的一面。對他和經天子,我只能說他們是一對帥哥兄弟,雖然彼此仇視,但都心機深沉、看輕感情。


經天子竄位殺兄、滅馭武宮,這些罪行,可都是死罪呢
何況依悅蘭芳的智慧,若真有心要殺死經天子,那麼經天子早就可以死了好幾次了呢

悅蘭芳若真沒有友愛,他何不殺死經天子?(當時武功不怎麼樣的經天子)
或者順水推舟的讓孤跡蒼狼殺了經天子,不是對他更有利嗎?
那麼他為何又要求情呢?
再來封靈島那一戰,悅蘭芳似乎也沒有使出狠招,反之,經天子對兄長可是處處使殺招呢

經天子對悅蘭芳的恨無非是出自於妒嫉,憎恨兄長擁有了一切,
(想必悅蘭芳從小就很疼愛經天子,才會造成這樣任性的弟弟)
而經天子其實也位居最高輔佐官的職位,卻還不滿足,像這樣的人
為了權利可以六親不認,逆倫弒親,真是歹毒

經天子的壞是自出於天性的劣根子,而悅蘭芳之後的過失是後天環境所造成

人性本善的悅蘭芳,因為良知存在,所以變成了定風愁,遺愛世間
人性本惡的經天子,到死仍是不知悔改,不聽素還真的勸告,最後遺臭萬年
不過這也如經天子所願了,至少他的死,讓世人記得曾經有這麼一位可惡的大反派

論反派,經天子算成功
論梟雄氣度,經天子根本不配
畢竟他沒有創造統領組織的能力



結論,

與生俱來人中貓
04-08-24, 08:42 PM
※回應 八學分 在 08-24-2004 06:05 PM 所發表的文章:
>  悅蘭芳有兄弟之情?我不認為。

這個我倒認為還不能下斷言。

悅蘭芳現身初期,一再向正道致力塑造自己清白的形象,這是一貫的。護弟之說,涉及他的內心世界,我不敢說他是真心還是假意。但是就汗青編的劣行而言,其實悅蘭芳現身前就已經插手其中,苗逢春被毒殺同時,攔截漏網的路光明,並將之送至汗青編提供給經天子當作威脅東陵的人質者,正是悅蘭芳本人。

因為有人可能會誤會這是在替經天子開脫,所以我先說明,經天子本來就是反派,他也從來沒有否認、或推卸過自己的行為,最後他也拒絕了素還真的收編,他是徹徹底底的反派,毋庸置疑。沒有人在替他辯護他做的壞事,也沒有人說那是他哥哥的錯。

而我觀察的重點在於,初期的經天子,其實策略上十分不成熟,他根本是悅蘭芳的一顆棋子,被兄長玩弄於手掌而不自知。悅蘭芳與紫星眉從七星傳說之前即已合謀,入水牢只是掩人耳目,經天子完全蒙在鼓裡。在悅蘭芳與東陵的鬥智當中,經天子完全不自知地成就悅蘭芳的計策,還真的以為七星之主是東陵,東陵詐死他就以為紫星眉已經無用,縱虎歸山,說實在相當天真。

悅蘭芳對經天子的態度,我認為很像鄭莊公對其弟段的故事,先養大弟弟的胃口,縱容他坐大,然後以反叛之名除之。其實全局是控制在他的手上。前期的經天子除了策略太過生嫩(若重看爭王記,會發現他的行動完全被悅蘭芳、老素、東陵所掌握),對馭武宮也抱著天真的期待,以為寬容可以換取效忠,與馭武宮對決之時,他是想饒過宮主,但宮主卻被穿雲豹抗令擊殺,這是宮主的終極手段,讓穿雲豹換取絕對的信任,而穿雲豹也確實獲得了完全的信任,結果成為經天子初嘗敗果的主因。

經天子為何如此仇視同胞兄長,劇情沒解釋,但很多人覺得從悅蘭芳的為人來看,被弟弟討厭也不是很令人意外。但悅蘭芳是否仇視弟弟,我覺得就不一定,畢竟初期的經天子的陰謀家數值差兄長好幾級,不見得造成的了悅蘭芳的威脅。

sup03014322
04-08-25, 05:40 AM
※回應 snow 在 08-24-2004 07:35 PM 所發表的文章:

>經天子竄位殺兄、滅馭武宮,這些罪行,可都是死罪呢

霹靂裡沒有死罪這項東西.

記得某一部劇集的開場白是這樣說的:當兵燹再起,當戰火不斷,不是生存,而是無止盡的殺戮!!看了霹靂那麼多年,覺得這四句話是霹靂世界最好的寫照.如果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那是一個典型的低度未開化野蠻原始社會體系,現在類似的社會體系,也許還存在於飛洲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

>何況依悅蘭芳的智慧,若真有心要殺死經天子,那麼經天子早就可以死了好幾次了呢

悅蘭芳之所以不殺經天子並非是為了兄弟之情.而是策略性的手段.

怎麼說呢?經天子的存在,可以說是悅蘭芳給霹靂世界裡的人一個可以比較誰好誰壞的機會.如果經天子死了,那就沒有人會認識悅蘭芳的好了.也就是說,讓經天子活在當下並做惡多端,正是悅的計謀.悅蘭芳策略性的運用經天子的壞,來粉飾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的形象.別忘了,汗清編是一個講求忠孝節義的組織.組頭的行為對下面的嘍囉有示範作用,不然以專收人骨灰為事業的汗清編,是沒法在武林響有盛名的.

>悅蘭芳若真沒有友愛,他何不殺死經天子?(當時武功不怎麼樣的經天子)
>或者順水推舟的讓孤跡蒼狼殺了經天子,不是對他更有利嗎?
>那麼他為何又要求情呢?
>再來封靈島那一戰,悅蘭芳似乎也沒有使出狠招,反之,經天子對兄長可是處處使殺招呢

請見我上所寫悅蘭芳之親弟調教策略

>經天子對悅蘭芳的恨無非是出自於妒嫉,憎恨兄長擁有了一切,
>(想必悅蘭芳從小就很疼愛經天子,才會造成這樣任性的弟弟)
>而經天子其實也位居最高輔佐官的職位,卻還不滿足,像這樣的人
>為了權利可以六親不認,逆倫弒親,真是歹毒

同上

>經天子的壞是自出於天性的劣根子,而悅蘭芳之後的過失是後天環境所造成

誰本善,誰本惡主要是用來用來形容小孩子比較貼切.悅蘭芳和經天子可不是極體紗羅或是小俠那種小蘿莉或是小正太.他們可是有幾百幾千年道行的熟男.所以說用誰本善,誰本惡,來做為評論某個已經有幾百年道行的人物的基礎,無異是隔鞋騷癢,不著邊際.

>人性本善的悅蘭芳,因為良知存在,所以變成了定風愁,遺愛世間


我對悅蘭芳行為學的解釋最powerful的地方,就在他為啥會忽然接受定風愁這個角色.很簡單,因為他遇到了中年危機.一是因為那時經天子藏龍去了,在武林裡悅蘭芳已經沒有可以比較的對象了.二是玉筆丹青的名聲,在那時也已被搞到發爛發臭了.一般人都會有的中年危機,現在正發生在這位帥哥身上.只是一般人可能是為失業或是掉頭髮而痛苦,而他老兄是為了想要做好人而痛苦.所以如果悅蘭芳要讓人認識他的好,那他必須隱性埋名,從頭做起.正好那時他遇上他生命中的貴人,幽幽魂策謀略.策謀略對霹靂貢獻最大的地方有兩點,一是設巧計殺了劍術高手憶秋年,讓大家有機會看到風之痕發飆後精彩的武打.二就是扒了悅蘭芳的皮,賦與了他定風愁這個新的身份(或新的生命也可).所以以這點而言,說策謀略是悅蘭芳的再造恩人一點也不為過.只可惜策謀略命薄,沒多久就敗於妖后姐妹之手而魂歸西天了.不然他一定會很自豪悅在往後為武林所做的事,譬如說率正道跟欲界大軍對幹.

批ㄟ司:有關經天子的事,他在往後憑自身實力做上邪能境之主,也算是報答了他哥哥的再造恩人,策謀略,在年輕時因能力不夠而沒有做上邪之主的遺憾了吧.所以說經天子知恩圖報,也還不壞就是了.

以下恕刪

八學分
04-08-25, 12:36 PM
※回應 snow 在 08-24-2004 07:35 PM 所發表的文章:

>經天子竄位殺兄、滅馭武宮,這些罪行,可都是死罪呢

  篡位弒兄的問題,第一戲中沒演出來過程,第二後來悅蘭芳也表現出來根本不是好東西,誰對誰錯很難說,恕不評。

  滅馭武宮的問題,經天子並非一開始就存心毀滅,大宮主與悅蘭芳暗通款曲他也不是不知道,事先也暗示過不可以再這樣下去,馭武宮主一昧的偏向悅蘭芳,為了組織生存的問題,不滅可以嗎?

  死罪?你說的太沉重了,就我來看,生存的手段而已。

>何況依悅蘭芳的智慧,若真有心要殺死經天子,那麼經天子早就可以死了好幾次了呢
>悅蘭芳若真沒有友愛,他何不殺死經天子?(當時武功不怎麼樣的經天子)
>或者順水推舟的讓孤跡蒼狼殺了經天子,不是對他更有利嗎?
>那麼他為何又要求情呢?

  悅蘭芳的智慧或許當時在經天子之上,但後來卻明顯的低落他許多,不殺經天子的原因有三:最早是他沒辦法殺,因為汗青編被奪走了,他雖然和馭武宮尚有聯絡,但很明顯的無法與之抗衡;第二,經天子之於他太有用了,有經天子在,才能證明他這個正牌汗青編之主是何等忠孝節義,所以經天子一定要死,但要等到悅蘭芳覺得他該死才能死!第三,被逐出汗青編的經天子搖身一變成了其他組織的執府,悅蘭芳沒多久又變成過街老鼠,殺不到。

  為什麼我認為悅蘭芳向孤跡蒼狼求情是一種逆向策略呢?很簡單,因為當時他正牌汗青編之主的身份已明,他有必要去打聲招呼,讓蒼狼要對準目標,不要亂箭射到自己,至於經天子是死是活,對當時的他來說,似乎並不重要。

>再來封靈島那一戰,悅蘭芳似乎也沒有使出狠招,反之,經天子對兄長可是處處使殺招呢

  這你從何判斷?旁白有講嗎?

  經天子先出手是不爭的事實,但悅蘭芳也不見得有忍讓。事實上,以後來悅蘭芳的表現以及經天子習練陰陽雙冊的時間來推算,武功誰高誰低很難說。

>經天子對悅蘭芳的恨無非是出自於妒嫉,憎恨兄長擁有了一切,
>(想必悅蘭芳從小就很疼愛經天子,才會造成這樣任性的弟弟)

  這又是那裡演出來的?

>而經天子其實也位居最高輔佐官的職位,卻還不滿足,像這樣的人
>為了權利可以六親不認,逆倫弒親,真是歹毒

  這點有提到,但過程霹靂並沒有詳述,你要這樣解釋也可以。但是我還是老話一句,悅蘭芳本身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早期經天子的策略也不成熟,我並不認為悅蘭芳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篡位的。

>經天子的壞是自出於天性的劣根子,而悅蘭芳之後的過失是後天環境所造成
>人性本善的悅蘭芳,因為良知存在,所以變成了定風愁,遺愛世間

  遺愛世間?我的天!

  定風愁是策謀略的一顆棋子,是這位出身邪能境的梟雄創造了這麼一個虛有的人物,並且繪聲繪影地讓他與素還真扯上關係,以便讓他在中原便宜行事。定風愁出現之初,並以揭穿策謀略的能者形象現世,先搏取中原信任,進而讓策謀略顛覆武林;憶秋年之死不必多說,記不記得有一次屈世途等人和策謀略對幹的時候,先喝道:「你想假扮素還真的計謀失敗了!」事實上,策謀略何時想假扮素還真,而假扮素還真形象的定風愁,正好就站在屈世途旁邊!

  至於後來扮成素還真一事,定風愁也算是沒有選擇,若他拒絕,風凌韻公布他的身分,那可能會被追殺到連路邊的野狗都會來咬他;接受,是唯一的路,而且萬一對抗欲界成功,他恢復原來的身分,也不會那麼麻煩。

>人性本惡的經天子,到死仍是不知悔改,不聽素還真的勸告,最後遺臭萬年
>不過這也如經天子所願了,至少他的死,讓世人記得曾經有這麼一位可惡的大反派

  人性本惡?笑死人。

  素還真也當180年前武林皇帝,憑什麼他能當其他人不能當?對權力的渴望人皆有之,經天子只是表現的明顯,況且他的步數,還沒有悅蘭芳想進入妖刀界時來的骯髒。

>論反派,經天子算成功
>論梟雄氣度,經天子根本不配
>畢竟他沒有創造統領組織的能力
>結論,

  經天子絕對是個梟雄,一個值得四無君傾滅冥界天嶽前殿用來毀滅的反派,或許對創造組織沒有才能,但他對屬下的體貼,絕對是霹靂史上數一數二的好,帶兵要帶心,這點經天子非常了解。

  悅蘭芳不是梟雄,當他在爭王記時,他是神秘的西白虎,一舉一動令人好奇;當他在龍圖時,因為過早投降變節成了過街老鼠,各種求生的垃圾步都用出來了;當他到封靈島,則是個策略失敗的素還真替身,也讓他因此絕命。

snow
04-08-25, 03:29 PM
經天子竄位殺兄、滅馭武宮,妳認為是生存的手段?
經天子不竄位是會死嗎?還是因為他不竄位,所以悅蘭芳會殺他?
我覺得經天子要是不竄位,那麼汗青篇就不會被他搞的烏煙瘴氣了,成為邪惡的組織
那麼假設今天妳要殺妳的哥哥姐姐,以減少遺產爭奪
那麼妳認為這算不算是生存手段?還是妳認為妳成功殺死妳手足後,不會被判死罪?

再者,何以你認同經天子殺兄的行為.是為了求生存?
而悅蘭芳為了求生存,卻被妳視為是垃圾手段?

我不認同經天子殺兄,脫女人衣服,殺小孩的行為
而悅蘭芳手段如何,和經天子無關,
不是你告訴我悅蘭芳的罪行,然後經天子就完全沒錯,沒事,了解嗎?

八學分
04-08-25, 03:43 PM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3:29 PM 所發表的文章:
>經天子竄位殺兄、滅馭武宮,妳認為是生存的手段?
>經天子不竄位是會死嗎?還是因為他不竄位,所以悅蘭芳會殺他?

  這並非沒可能,悅蘭芳可不是什麼忠孝信義和平之輩,穿雲豹對他只是略做抱怨,他就一掌劈死他,這種虎狼豺豹的行徑,相信從小一起長大的弟弟,不會不了解吧?雖然這個弟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覺得經天子要是不竄位,那麼汗青篇就不會被他搞的烏煙瘴氣了,成為邪惡的組織

  不對,悅蘭芳本來就是壞胚子,從他將路光明送往汗青編一事來看,他的心機深沉遠甚於當時的經天子,而一復出便和紫星眉串通誘殺七星,說汗青編在他手下會清聖光明,我還真不相信。

>那麼假設今天妳要殺妳的哥哥姐姐,以減少遺產爭奪
>那麼妳認為這算不算是生存手段?還是妳認為妳成功殺死妳手足後,不會被判死罪?

  你拿我來做形容,是什麼意思?布袋戲是虛構的戲劇,你拿到現實來說幹嘛?今天換成你被人家問這種問題,你會很高興嗎?

>再者,何以你認同經天子殺兄的行為.是為了求生存?
>而悅蘭芳為了求生存,卻被妳視為是垃圾手段?

  很簡單,因為我認為悅蘭芳不會是什麼好哥哥,而以經天子的性格,為了防止人殺我,乾脆我先幹掉人家是很自然的聯想,在武林中是很正常的,只不過他們是親兄弟罷了。

  至於悅蘭芳求生存用的手段,當他是悅蘭芳時,難道不垃圾嗎?殺愛人一屍兩命、投靠天策揮劍殺友,這些手段不低劣嗎?

>我不認同經天子殺兄,脫女人衣服,殺小孩的行為
>而悅蘭芳手段如何,和經天子無關,
>不是你告訴我悅蘭芳的罪行,然後經天子就完全沒錯,沒事,了解嗎?


  同理返還。

  悅蘭芳求生手段垃圾、和他是不是有手足之情,你覺得忘千歲是被權妃打死的、悅蘭芳友愛手足,和我認為經天子是不是梟雄沒關係,請你不要搞混了,謝謝。

snow
04-08-25, 04:03 PM
悅蘭芳將路光明送到汗青編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經天子和人打賭生死約
結果不簽自已的名宇,簽哥哥的名宇,悅蘭芳才這麼做了
說到路光明,當初經天子還想公開在眾人面前脫路光明的衣服
這種糟蹋女人的角色又好到哪裡去?
忘千歲之死那段至少還有爭議,何況悅蘭芳直接和權妃聯手砍死忘千歲不是更快嗎?
更能讓權妃高興嗎?何須猶豫?再者悅蘭芳的劍是一開始就先拔出抵擋忘千歲的殺招
,若是悅蘭芳事先都沒拔劍,而等忘千歲和權妃打鬥時才拔劍,那麼苛責悅蘭芳還比較說得過去,不過能肯定的事,倘若今天換成經天子,八成是一劍立刻砍死忘千歲,將人頭送到權妃面前,更別提事後,經天子還會傷心了

悅蘭芳是位有爭議性的角色,畢竟後期他也有做過好事
反之,經天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反派,卻也是最失敗的角色
出場雖然很久,卻演不到什麼戲,
最後也只是拿來襯托四無君才華的炮灰罷了

toco2
04-08-25, 04:13 PM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4: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忘千歲之死那段至少還有爭議,何況悅蘭芳直接和權妃聯手砍死忘千歲不是更快嗎?
>更能讓權妃高興嗎?何須猶豫?再者悅蘭芳的劍是一開始就先拔出抵擋忘千歲的殺招
>,若是悅蘭芳事先都沒拔劍,而等忘千歲和權妃打鬥時才拔劍,那麼苛責悅蘭芳還比較說得過去,不過能肯定的事,倘若今天換成經天子,八成是一劍立刻砍死忘千歲,將人頭送到權妃面前,更別提事後,經天子還會傷心了

哈,當然是做戲給權妃看,他要是立刻拿劍追殺忘千歲,
權妃會怎麼看這個薄情郎負心漢,所以他在貫體一劍之後,才會故作不忍。:15:
真不忍心,又豈會一劍貫穿忘千歲的腰身。:em22:

至於經天子,他一向把爭霸天下當自己的志向,
裝小白臉接近忘千歲騙劍譜,這種耗時間的鬼把戲,他才不肯做,
真要劍譜,也會明刀明槍的去搶。

snow
04-08-25, 04:30 PM
※回應 toco2 在 08-25-2004 04:1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4: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更能讓權妃高興嗎?何須猶豫?再者悅蘭芳的劍是一開始就先拔出抵擋忘千歲的殺招

>哈,當然是做戲給權妃看,他要是立刻拿劍追殺忘千歲,
>權妃會怎麼看這個薄情郎負心漢,所以他在貫體一劍之後,才會故作不忍。:15:
>真不忍心,又豈會一劍貫穿忘千歲的腰身。:em22:

>至於經天子,他一向把爭霸天下當自己的志向,
>裝小白臉接近忘千歲騙劍譜,這種耗時間的鬼把戲,他才不肯做,
>真要劍譜,也會明刀明槍的去搶。


他作戲給權妃看幹嘛啊?權妃不也當時叫悅蘭芳立刻殺死忘千歲這賤人嗎?(賤人是權妃罵的)
不管是悅蘭芳一劍貫穿,還是忘千歲自已去貫穿劍的
悅蘭芳的種種作為都不會影響到經天子也沒比他哥哥好到哪裡去的事實

八學分
04-08-25, 04:37 PM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4: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悅蘭芳將路光明送到汗青編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經天子和人打賭生死約
>結果不簽自已的名宇,簽哥哥的名宇,悅蘭芳才這麼做了
>說到路光明,當初經天子還想公開在眾人面前脫路光明的衣服
>這種糟蹋女人的角色又好到哪裡去?

  悅蘭芳能夠考慮到這裡去,心機真是深沉到不行。那段賭命戲碼,其實於經天子、悅蘭芳來說都是有利,不管怎樣,這兩人都有辦法開脫。

  你好像很愛針對脫人衣服這件事發揮,不過我的解讀是,脫人衣服對經天子而言,踐踏女性的成分很少,他要的是七星的真相,說他要羞辱女性,那是中原群俠的說法,給經天子蓋了個道德的大帽子,但經天子於此事做法確實令人非議,有欠考慮。

  比起那個騙了女人,讓她懷孕再刺死她的那位帥哥,最多我們只能說他們是一丘之貉,至於格調嘛,悅蘭芳恐怕還比較低落。

>忘千歲之死那段至少還有爭議,何況悅蘭芳直接和權妃聯手砍死忘千歲不是更快嗎?

  廢話,權妃不是笨蛋,這個男人會為了你殺死同居的愛人,日後難保不會歷史重演,悅蘭芳大智沒有,小聰明還是在的,當然要做做戲,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更能讓權妃高興嗎?何須猶豫?再者悅蘭芳的劍是一開始就先拔出抵擋忘千歲的殺招
>,若是悅蘭芳事先都沒拔劍,而等忘千歲和權妃打鬥時才拔劍,那麼苛責悅蘭芳還比較說得過去,不過能肯定的事,倘若今天換成經天子,八成是一劍立刻砍死忘千歲,將人頭送到權妃面前,更別提事後,經天子還會傷心了

  經天子對當小白臉恐怕沒什麼慾望吧,當他被毒蠍女控制的時候,他滿腦子都在想怎麼脫身,但也從來沒賠過笑臉。如果換成是悅蘭芳,那很難講忘千歲事件會不會重演。

>悅蘭芳是位有爭議性的角色,畢竟後期他也有做過好事
>反之,經天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反派,卻也是最失敗的角色
>出場雖然很久,卻演不到什麼戲,
>最後也只是拿來襯托四無君才華的炮灰罷了

  做好事這件事是一種自由心證,他的行為是正的,但他的心態卻不一定是為了善而善,不過可惜的是封靈島編劇的步調太快,我們無從證實定風愁變成素還真是什麼心態,他就已經死了。

  至於經天子,他是失敗的反派嗎?不對,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反派,從坤靈界再出後,他愛護手下的做風不變,還多了審度時勢的犀利眼光,運勢起起伏伏,他始終不改其志向,下手又快又狠又準,最後被四無君設計出局,除了證明四無君智冠群綸之外,只能說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他與鬼隱等合謀把人家九曲邪君幹掉,自己最終也遭別人的算計所吞噬。

toco2
04-08-25, 05:07 PM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4:30 PM 所發表的文章:
>他作戲給權妃看幹嘛啊?權妃不也當時叫悅蘭芳立刻殺死忘千歲這賤人嗎?(賤人是權妃罵的)

奸臣蘭(秦假仙罵的,罵的好)不肯親自動手,代表他人其名,有點小聰明。
做戲做全套,
總不能事前他還說忘千歲有身孕,不忍下手,下一刻就提著劍衝過砍忘千歲了。

>不管是悅蘭芳一劍貫穿,還是忘千歲自已去貫穿劍的
>悅蘭芳的種種作為都不會影響到經天子也沒比他哥哥好到哪裡去的事實

哈哈哈,經天子雖然跟悅蘭芳一樣是反派,
可是論起氣度,經天子恰好就是高悅蘭芳一截。

snow
04-08-25, 05:49 PM
我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從別的主題到這個主題,我論的一直是經天子的過,可是卻看到有些戲迷拿悅蘭芳當擋箭牌,好轉移目標
悅蘭芳有沒有兄弟之情?從你們這些人的言論,可以證實是有的!
瞧悅蘭芳到死仍不得安寧,還得兼差出來庇護經天子的罪過

不知是惜浪巖的討論風氣變質?還是現在的戲迷失去了寬恕之心?
若經天子有改好,我可以原諒他的一切罪惡,可是他到死並沒有悔改
所以我不能原諒,脫女人衣服是個事實,逼殺小孩也是個事實,經天子的道德不對,更是個事實!
八學分無需如此替經天子推功諉過!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勇於認錯是一種美德
所以才有浪子浪子回頭金不換以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二句話
  畢竟“認錯”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拉下面子做到的,最要不得的是“知道錯了,還
要推卸責任”,那才是不可寬恕...
早期的業途靈是三途判之一,是個壞蛋,可是他最後良知發現,跟隨一頁書學佛,
雖然他替正道武林沒立下什麼大功勞,搞笑成份居多,但小功仍是有的
試問現在的業途靈有人還會以反派角色來定義他嗎?

其實妳要如何批評悅蘭芳,那也不關我的事,畢竟罵到的人又不我,我不痛不癢啊
只是那些苛責已改過悅蘭芳的戲迷,瞧你們罵得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
可是當你們自己犯下錯誤的時候,又是以何種嘴臉來看待自己?是裝作沒事嗎?
若是如此,那簡直是比悅蘭芳還不如!

若你們真的是聖人,沒有任何的缺失,當然是可以不原諒悅蘭芳
若你們只是常人,沒有寬恕他人的胸襟,那麼將來要是犯錯時,就不該指望奢求他人的原諒

同理心,用什麼樣的心態去對待人,那麼就該獲得什麼樣的回報

西門一雷門
04-08-25, 05:52 PM
※回應 toco2 在 08-25-2004 05:07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4:30 PM 所發表的文章:

>奸臣蘭(秦假仙罵的,罵的好)不肯親自動手,代表他人其名,有點小聰明。
>做戲做全套,
>總不能事前他還說忘千歲有身孕,不忍下手,下一刻就提著劍衝過砍忘千歲了。
>>悅蘭芳的種種作為都不會影響到經天子也沒比他哥哥好到哪裡去的事實
不過即使是悅蘭芳不小心刺的,會到一劍貫體這種程度嗎?
悅蘭芳早就在權妃跟忘千歲對打時起了殺機,我就不信不小心就能一劍貫體.
>哈哈哈,經天子雖然跟悅蘭芳一樣是反派,
>可是論起氣度,經天子恰好就是高悅蘭芳一截。
悅蘭芳在忘千歲事件發生後,就跟權妃去投靠妖刀界,結果被黑衣當著妖刀界眾人的面
把悅蘭芳趕出去.
可見連黑衣都不齒悅蘭芳投靠強者的性格,悅蘭芳這下真的是血本無歸.
後來經過權妃的推薦去花姬她家避風頭,但悅蘭芳還是怕仇家找到他.
而且他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準備回到汗青編.
結果遇到秦假仙叫囂攔路,悅蘭芳就找秦假仙試試他的新劍招,結果秦假仙擊敗了
悅蘭芳,此時悅蘭芳才發覺他的武功居然跟不上時代.
在跑路途中又遇到一怪人攔路,悅蘭芳至此失去了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臉皮.
以及成了階下囚.
後來成了策謀略顛覆武林的棋子定風愁.
成了定風愁後的悅蘭芳終於又得到過去的權力以及眾人的信任.
不過作風也成了橫衝直撞的性格.
經天子可沒像悅蘭芳如此西瓜往大邊靠.
雖然他有一次當過街老鼠,但靠智謀解決危機,因為他還有一個坤靈界替他撐腰.
沒像悅蘭芳真的是機關完全算盡,只能躲在汗青編當井底之蛙.
但他還沒當井底之蛙的時候,策謀略無意中逆轉了他的運勢.
不過經天子還是有骨氣的,練完陰陽雙冊後就出走坤靈界,來到邪能境自己打天下.
直到中了四無君的詭計之時.

八學分
04-08-25, 06:15 PM
※回應 snow 在 08-25-2004 05: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從別的主題到這個主題,我論的一直是經天子的過,可是卻看到有些戲迷拿悅蘭芳當擋箭牌,好轉移目標
>悅蘭芳有沒有兄弟之情?從你們這些人的言論,可以證實是有的!

  從頭到尾除了你的言論外,誰說過悅蘭芳有兄弟之情的?

  悅蘭芳是個小人,沒錯,就像經天子是個反派一樣,也沒錯。

>瞧悅蘭芳到死仍不得安寧,還得兼差出來庇護經天子的罪過

  庇護經天子?笑死人了,悅蘭芳從來沒有庇護過經天子,兄弟之情對悅蘭芳在武林爭權的心來說全都是狗屁!況且悅蘭芳用的手段之下三濫,經天子未必肯用。

>不知是惜浪巖的討論風氣變質?還是現在的戲迷失去了寬恕之心?
>若經天子有改好,我可以原諒他的一切罪惡,可是他到死並沒有悔改

  悔改什麼?他有錯嗎?

  經天子逐鹿天下有什麼不對嗎?天下本來就是英雄共逐之,經天子在汗青編歷經失敗後,依舊不改其志,武功更精進完成他的志向,在某些方向來說還是應該讚賞的。

  這跟討論風氣又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不能原諒,脫女人衣服是個事實,逼殺小孩也是個事實,經天子的道德不對,更是個事實!
>八學分無需如此替經天子推功諉過!

  我幹嘛對經天子推功諉過啊?我可是老老實實地評論這個人。倒是你看戲,連悅蘭芳殺忘千歲你都看不出來,不知道是誰在推功諉過喔?悅蘭芳錯了就是錯了,他殺友求榮、刺死髮妻以安身立命,這是什麼高尚的行為?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勇於認錯是一種美德
>所以才有浪子浪子回頭金不換以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二句話
>  畢竟“認錯”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拉下面子做到的,最要不得的是“知道錯了,還
>要推卸責任”,那才是不可寬恕...

  悅蘭芳也從沒認錯。

  他死的時候,他可沒說「我錯了...」他是說「我也希望自己只是定風愁」,在霹靂刻意曖昧處理的情況下,認錯不是沒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對定風愁這個身分,能為大家接受而感到很高興,我是傾向後者。

>早期的業途靈是三途判之一,是個壞蛋,可是他最後良知發現,跟隨一頁書學佛,
>雖然他替正道武林沒立下什麼大功勞,搞笑成份居多,但小功仍是有的
>試問現在的業途靈有人還會以反派角色來定義他嗎?

  不會。但業途靈是因為被廢武功才改善的,和悅蘭芳的例子又不一樣。第一,悅蘭芳當時不是悅蘭芳,他是定風愁;第二,若風凌韻未告知他的身分已經曝光,他會乖乖地去當素還真嗎?這還很難說。
  
>其實妳要如何批評悅蘭芳,那也不關我的事,畢竟罵到的人又不我,我不痛不癢啊
>只是那些苛責已改過悅蘭芳的戲迷,瞧你們罵得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
>可是當你們自己犯下錯誤的時候,又是以何種嘴臉來看待自己?是裝作沒事嗎?
>若是如此,那簡直是比悅蘭芳還不如!
>若你們真的是聖人,沒有任何的缺失,當然是可以不原諒悅蘭芳
>若你們只是常人,沒有寬恕他人的胸襟,那麼將來要是犯錯時,就不該指望奢求他人的原諒
>同理心,用什麼樣的心態去對待人,那麼就該獲得什麼樣的回報

 
  瞧你說自己不痛不癢,人家一罵到悅蘭芳你可是臉紅脖子粗的跳出來,指名道姓地在罵人啊?

  而繼你用我去形容兄弟互殘之後,現在又說大家是什麼聖人?笑死人,你看布袋戲都投射到現實生活嗎?那你一定覺得明天去砍死男朋友女朋友,然後再向大家道歉認錯是件很光榮的事囉?

snow
04-08-25, 06:49 PM
※回應 八學分 在 08-25-2004 06:15 PM 所發表的文章:

>  從頭到尾除了你的言論外,誰說過悅蘭芳有兄弟之情的?

悅蘭芳有沒有兄弟之情是一回事,但肯定經天子是沒有兄弟之情
用不著把他殺兄的行為合理話,說什麼是為了求生存才殺他哥哥

這只會令我覺得好笑罷了,悅蘭芳若真有心有殺經天子,
還會讓他當最高輔佐官,甚至是竄位嗎?


>  悅蘭芳是個小人,沒錯,就像經天子是個反派一樣,也沒錯。
>  庇護經天子?笑死人了,悅蘭芳從來沒有庇護過經天子,兄弟之情對悅蘭芳在武林爭權的心來說全都是狗屁!況且悅蘭芳用的手段之下三濫,經天子未必肯用。

向孤跡蒼狼求情,不就是庇護經天子嗎?到死還被戲迷拿來當經天子的擋箭牌,也算是庇佑他弟弟了

  >悔改什麼?他有錯嗎?

經天子殺人沒錯啊?好詭辯喔

>  經天子逐鹿天下有什麼不對嗎?天下本來就是英雄共逐之,經天子在汗青編歷經失敗後,依舊不改其志,武功更精進完成他的志向,在某些方向來說還是應該讚賞的。

經天子可不是英雄啊,充其量算狗熊,只會搶別人的東西,和土匪一樣
何況他為了稱霸武林,造成中原正道人士的死傷,這種人還沒過錯?
你乾脆說陳進興殺人也是不得已的算了

>  這跟討論風氣又有什麼關係?
>  我幹嘛對經天子推功諉過啊?我可是老老實實地評論這個人。倒是你看戲,連悅蘭芳殺忘千歲你都看不出來,不知道是誰在推功諉過喔?悅蘭芳錯了就是錯了,他殺友求榮、刺死髮妻以安身立命,這是什麼高尚的行為?
> 
我不認為東陵是悅蘭芳好友,若真是好友,東陵就不會首先和他簽下生死約了,
若真是好友,就不會和經天子打賭,而容許對方簽上悅蘭芳的名字,
若真是好友,早就幫助悅蘭芳復與汗青編了,東陵也是有野心的

我不覺得忘千歲的死,悅蘭芳要負全部的責任,
若是此時被權妃打飛出去的忘千歲,撞到的是路人乙的劍而死
這樣算是路人乙殺人嗎?路人乙只是倒楣鬼而已
何況就算忘千歲沒撞到悅蘭芳的劍,也是會被權妃殺死
這個角色本來就是註定要死的




 >悅蘭芳也從沒認錯。
>  他死的時候,他可沒說「我錯了...」他是說「我也希望自己只是定風愁」,在霹靂刻意曖昧處理的情況下,認錯不是沒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對定風愁這個身分,能為大家接受而感到很高興,我是傾向後者。

悅蘭芳的回憶錄,旁白有講曾經折磨過他的心志,
悅蘭芳若只是為求大家接受而死,那這個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吧?
何況妳不是認為他怕死嗎?怕死還會出來犧牲啊?
若不是真心悔改,豈會做到如此地步?
他大可在魔佛面前說他是冒充的,再告知素還真的下落以求取生機啊
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還有素還真稱讚悅蘭芳是講假話嗎?


>  不會。但業途靈是因為被廢武功才改善的,和悅蘭芳的例子又不一樣。第一,悅蘭芳當時不是悅蘭芳,他是定風愁;第二,若風凌韻未告知他的身分已經曝光,他會乖乖地去當素還真嗎?這還很難說。

很難說 也就是無絕對,但無論是什麼因素,悅蘭芳改好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一個肯改過的人還要處處去懷疑他的動機,心胸未免太過狹窄了吧  

> 
>  瞧你說自己不痛不癢,人家一罵到悅蘭芳你可是臉紅脖子粗的跳出來,指名道姓地在罵人啊?


你是千里眼啊?我指名道姓罵誰?我罵什麼?罵妳嗎?妳要替我亂冠罪名,那妳也必須先承認妳被我罵了才算數吧
版主是是這樣亂扣他人帽子啊
動不動就說我罵人,妳就那麼容易被人欺負啊

 >> 而繼你用我去形容兄弟互殘之後,現在又說大家是什麼聖人?笑死人,你看布袋戲都投射到現實生活嗎?那你一定覺得明天去砍死男朋友女朋友,然後再向大家道歉認錯件很光榮的事囉?

看來你也認為自己不是聖人嘛,布袋戲的有些事件,不就是反應社會現實嗎?

砍死人肯道歉,總比不肯道歉的人好多了,至少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snow
04-08-25, 07:30 PM
※回應 八學分 在 08-25-2004 07:27 PM 所發表的文章:
>無聊的口水戰
>你要說我專制也好
>說我怕了你也行
>你愛吵隨便你
>把一些已經和主題無關的東西刪去
>留給大家純討論的空間

我留了好幾篇文章,其中一篇有580字.
我不認為那篇有違反版規,連這樣也被刪
八學分何須連自己的文章也刪,是要消證據嗎?

血邪滅輪迴
04-09-30, 11:08 AM
我滿喜歡經天子這個腳色的..他是成功的壞蛋
打重出道他就是已反派出道.表明著我就是那麼壞不爽可以幹掉我~
關於對柳依依.苗逢春的手段很多人看不慣
他是針對七星之主所採的行動太在意別人的想法反而綁手綁腳
為了成功很多角色比經天子毒辣的不少.再說柳依依的遭遇
東陵少主為何都不行動...至少可以安排個躲藏的地方
比起悅蘭芳經天子是毫不保留的表現他做的壞事.而不加掩飾
再說他們兩個對魅力.經天子沒有悅蘭芳強所以他善待手下
處處對御武宮留情.像萬里雲梟抗命的事他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直到他們很明顯要背叛才採取滅絕的行動..這是正確的做法
總比等他們做大跟悅蘭芳裡應外合到了刀子架在脖子上強的多
還有再堰雲溪鬥智落敗也是一句盡力就好帶過
此外他以地獄死神的身分復出之後幾乎大小戰役的親赴戰場
再霹靂的世代留下不少事蹟..我想他是各成功的腳色
雖然最後還是被人物的潮流淘汰

simin
04-10-01, 10:05 PM
悅蘭芳似乎是想面面俱到,所以有虛偽的性格,在他動手殺穿雲豹時真的令人措手不及,更何況穿雲豹那麼忠心。
要說深沉的謀略,我個人覺得這對兄弟不能相提並論,因為一個是很坦白的想做就做,而另一個則是放在心裡,當他動用某個策略時會使人大吃一驚,因為之前沒有跡象;也噵致觀眾對他的負面印象,也就是虛偽。

moominrosa
04-10-02, 03:59 PM
「爭王記」第二十八集
悅蘭芳:「枉費,汝當年信誓旦旦的忠孝節義哪裡去了?」
經天子:「早在你接掌汗青編御主之後,這四個字便已不復存在!」

經天子當年曾經信誓旦旦忠孝節義這是悅蘭芳說的,但後來悅蘭芳接掌汗青編御主後
忠孝節義就變質了,這點悅蘭芳並沒有反駁。

若以經天子認真的個性與行事行為,不難想像他想親手殺掉悅蘭芳的心態,無論是為了
變質的汗青編或其他,而相對的以悅蘭芳的個性,他決不會容忍思想與他有差異的「輔
佐官」,其必然也是對經天子欲除之而後快,由此完全看不出來悅蘭芳有一絲疼愛弟弟
的感覺......(極懷疑兩兄弟沒血緣關係,個性外表都不像)

霹靂中我最欣賞的反派就是這兩兄弟,可惜悅蘭芳沒有堅持到最後,否則他有機會成為
霹靂史上最出色的反派,經天子的缺點就是有時候正直到不像反派,太容易相信人也太
容易心軟,在連正派都如此會耍陰險的霹靂世界,光靠努力和毅力是不行的!

simin
04-10-02, 07:56 PM
如果經天子跟悅蘭芳一樣陰險,喜歡他的人就不會這麼多了:)
所以說,經天子在反派裡可算個異數嗎?不同於以往的反派,只想以自己的努力獲得霸權!
我倒覺得,這樣的腳色更吸引人!
不過...,除了善待屬下,他哪裡心軟= =a

與生俱來人中貓
04-10-02, 08:40 PM
※回應 simin 在 10-02-2004 07:5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如果經天子跟悅蘭芳一樣陰險,喜歡他的人就不會這麼多了:)
>所以說,經天子在反派裡可算個異數嗎?不同於以往的反派,只想以自己的努力獲得霸權!
>我倒覺得,這樣的腳色更吸引人!
>不過...,除了善待屬下,他哪裡心軟= =a

算有啊,除了對馭武宮之外,東陵一詐死,他就把紫星眉、路光明都放出來了,還有最後那個被四無君當作棋子的天嶽幹部,他也是問完就放人了。

我覺得應該是說有必要殺的人,他殺起來絕不手軟,可是經天子對於不是非殺不可的人還算寬容。他不太防範別人,還替雜細郎當過導遊,馴刀者來要陰陽雙冊他就還他,感覺還蠻隨和的。致命傷應該還是太相信別人。

血邪滅輪迴
04-10-04, 11:49 AM
※回應 與生俱來人中貓.改 在 10-02-2004 08:40 PM 所發表的文章:

>算有啊,除了對馭武宮之外,東陵一詐死,他就把紫星眉、路光明都放出來了,還有最後那個被四無君當作棋子的天嶽幹部,他也是問完就放人了。
>我覺得應該是說有必要殺的人,他殺起來絕不手軟,可是經天子對於不是非殺不可的人還算寬容。他不太防範別人,還替雜細郎當過導遊,馴刀者來要陰陽雙冊他就還他,感覺還蠻隨和的。致命傷應該還是太相信別人。

他對御武宮主表現就很仁慈
再綱要對決就說"我給你一次機會交出他的首級我就原諒你跟你的徒弟"
後來穿雲豹出來他又說"我再給你一次考慮的機會"
等到御武宮主受重傷時他又說"你離開汗清篇吧"
對於穿雲豹殺死御武宮主他也感到質疑.....
或許他想讓御武宮主脫命去找悅蘭芳吧
但我想憑他的智慧應該看的出就算死在路邊他也不會去找悅蘭芳的個性
經天子最錯的決定就是相信鬼隱
看他那白面奸樣就知道不是好夥伴

塵塵
05-01-03, 05:04 PM
兩個都不算好人~
從悅蘭芳對待東陵跟忘千歲的態度很難斷定他對弟弟有沒有感情,畢竟這兩人雖然"名義上"是好友跟妻子,但悅蘭芳心裡有沒有真的這樣想很難說.
但經天子對悅蘭芳的執著逼壓敵視跟悅蘭芳獨放過經天子也是事實~(姑且不論是不是因為經天子後面有勢力)
而以穿雲豹就更難說,因為穿雲豹不等於御武宮主,御武宮主對"悅蘭芳御主"非常忠心,但大弟子的穿雲豹又是這樣嗎?他效忠的可能是忠孝節義的汗青篇御主.
事實上光看統帥,經天子是比悅蘭芳好太多,至少不會在助力不多的時候直接卡掉開始有"懷疑之心"的傻豹...
總覺得悅蘭芳個人行走會比較適合...
所以他到底有沒有兄弟之情?因該是有的吧...(自己都覺得綜合上面接的有點心虛)只是悅蘭芳非常的"率性妄為",有也不會深到哪<-就算深也不會是一般的兄弟感情,有這樣的哥哥就有這樣的弟弟...(爆汗)
總之,我是小蘭花的fans!(一臉認真)

打水去
05-01-04, 03:51 AM
悅蘭芳這個人物不才一直覺得很覆雜...

這個角色幾乎是隨時勢而動,

先論老御武宮主對其的不二忠心,再看汗青向來倡導的忠孝節義,不才相信這個角色,至少在初期,應該有一定程度的過人氣度,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否則合以服人?

再論經天子,既以天子為名,又豈甘居屈一人之下?以領導者來說,經天子的確有可取的地方,比如說對下屬的重用與寬赦(不才不得不承認,這點很令不才敬佩,畢竟要相信一個人,並不容易,)但也無可否認,經天子的野心的確很大,幾番波折黯淡,並沒折損經天子逐鹿霸業的意志,反而越挫越勇,甚至一度殺到了邪能境之主的崇高位子,

似乎由此可知這對兄弟當初鬩牆的端倪...

但悅蘭芳的性格是否又真因為當初經天子的背叛而有了變化?

不才覺得這種說法略嫌狹隘...

劇中,女公子路光明曾說過,這對兄弟都不是好人(當然這種說法也有爭議),再觀當初悅蘭芳囚禁紫星眉的背後用意,不才感覺這個角色似乎真的不像御武老宮主認定的如此單純,或許該說,這角色其實是一個投機者,一直做好萬全準備,等著屆時機一朝風生水起?

他對忘千歲是否有情,從最初開始的明顯利用居心,到後來為時勢所迫而非心甘情願的回到忘千歲身邊,然後一刀兩命的畫面,只能說其對忘千歲(或該說腹中骨肉)或許可能(但微乎其微的渺茫)仍存心憫(卻無可否認作戲成份也很大),但談愛,真的太遙遠了......

至後面化身為定風愁時,不才仍覺得他是不得不隧時勢而為之的舉動,只是經過一番落魄,被扒臉皮,不才想,應該很難有人心底不會有啥感觸或倦怠吧,(茅屋遇素還真的自責,不才覺得不足採信,祕密都掌握在別人手中了,就算沒感覺,也勢必要演點戲應付交待繳作業呀...雖然風姨不是那麼好呼嚨.但悅蘭芳可也是枚老江湖呀...)

直到最後為素還真,不才仍覺得這角色仍是順勢而不得不為的身不由己罷了......

凡天
05-01-04, 10:50 AM
※回應 打水去 在 01-04-2005 03:51 AM 所發表的文章:
>再論經天子,既以天子為名,又豈甘居屈一人之下?

這點我稍有不同看法,經天子應該不是"經""天子",而是"經天""子"...取"經天緯地"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