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佛身明曜‧眉間毫相白如珂月─聖行者‧佛劍分說



smiling
09-11-08, 10:02 PM
一雙波瀾不驚,沉穩溫柔的金色眼眸。

霹靂九皇座33集片尾:神淵佛鏡,天佛尊與佛劍的對話:
『你所選擇這條佛路,將是艱苦難行。』
『墜入無間,吾不悔。』
『比丘殺人,如何解釋?』
『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天佛尊赦免其殺生之罪,贈與佛牒,同時也開啟其艱辛的修行之路,他的詩號:『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

這個人,佛劍分說,人稱為聖行者。

佛劍的造型,有別於以往的僧眾,一抹出塵的白色身影,背負佛牒,雪白僧衣,袒露右肩、露一臂膊,smiling淺見,當他選擇走上殺生滅罪之路,就表示他無法遵守殺戒,這也是向佛祖懺悔,表示他將這條戒律還給佛祖,是忠於戒律的做法,信佛不辱佛!也表明他已是修行之人,從此不得留戀大千紅塵。

※以佛之心‧聖行無悔※

佛劍分說,是釋道的異類,從一出道,對於武林事務的處置方式,有別於霹靂以往戲中,喜歡把『慈悲』掛在嘴上的高僧大德。

『慈悲』二字,自有深義,『憐愛』謂慈,『憫惻』謂悲,而悲之真義,則與智慧法性相存也。今生一切法,所謂『行、識、色、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等等,是無常,是有為,是造作,盡法,沒法,離法,滅法,各有因緣所生。

闍城血印,佛劍為走投無路的蜀道行父女一解危機,其實,武林之亂,只要殺掉柳湘音,就可以斬除掉邪之子這個天大禍根,奇特的是,佛劍並沒有下殺手,這在武林人士心中,是個很不能諒解的行為,佛劍在此,讓smiling留下一個很深的印象。

記得劍子給佛劍的評語是─『嫉惡如仇,厭魔似恨』,當時的佛劍,應該比任何人都應該立馬殺掉蜀道行父女,但佛劍卻沒有去執行,也許就是在呼應他的思想理念『斬業非斬人』,邪之子帶來的災難,是武林眾人應承受的『共業』,斬殺掉柳湘音,這個惡業還是不會煙消雲散,而是會用另一種方式再臨而已。

還有一幕,讓人心情很沸騰,就是佛劍與活佛對談時,他強硬的說出了兩個字:『逆天!』這真是讓smiling吃驚,普通修行者,動不動就是一句:『天意、善哉!』如佛劍個性如此強悍的修行僧,還真是少見,唯一能與之相比的,應該只有暴力金和尚─『梵天一頁書』吧!(笑)【突然想起,佛劍應是流氓銀和尚,這兩人簡直是絕配】

佛劍分說做風強硬,但不可諱言的,他的實力也夠強勁,儘管『逆天之路』十分艱難,只要是救世所須,相信以佛劍的執念,他就一定會走完。因為佛劍認為救世所承受的刑罰,並不是苦,為了他自己的信念,他是義無反顧的。

smiling覺得佛劍最大的優點,就是他知道,自己要走的那條路在那裏,也清楚知道,他的選擇會產生什麽後果,他沒有佛家的消極,也不盲從天命及天意,他窮極一生,所追求救世的理念,儘管世間有渡不盡的癡人,斬不盡的罪業,一旦他做了決定,就算再難再苦,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實行貫徹。

※逆天之路‧不由分說※

穿越時空之門,佛劍來到三十年後的世界,眼見哀鴻遍野,烏雲蔽日的悲慘景象,嗜血者的猖獗,將整個中原化為滅絕希望的世界,更加堅定他救世的意念,此時他心中,深種要改變這一個滅絕世界,帶給眾生一個希望!

捨心不悔,走上無間之路前,他取回佛牒,對著佛牒說無間之路,可願隨行,而佛牒與主人靈氣相通,閃出熾熱聖光回應,這一幕,真是讓人感動。

『願無間之中,只得吾一人。』

無間有三,時無間,空無間,受者無間,三界不安,猶如火宅,有見思,有塵沙、有空華,一回眸一念執,人人都是受身無間。無間地獄,遭受大苦,永不翻身,罪孽深重的人,被打落無間地獄,只有不斷的受苦悲鳴,無法輪迴。

佛劍分說這宏大的悲願,要有極堅強的意志力量,這對於身處紅塵,有著根深蒂固信念的凡夫俗人,要做到對生命無私奉獻,那是多麼地艱難,而佛劍這條路,彷彿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樣,聖行之路註定孤獨,但無需理由。

佛教精神,應該是忘我無私的,為對抗邪之子,佛劍前往鎏法天宮斬殺伽藍佛子,儘管他心中萬般不想下手,但大勢時間所逼,這是可以把犧牲降到最低的唯一作法,但就某種意義而言,佛劍殺了佛子,等於毀了整個西佛國,除了西佛國人及阿闍黎們心痛不已,Smiling淺見,佛劍分說應該是其中心情最難受的人,因為佛牒所斬殺的人,並非只有壞人惡徒,還有許多自願為了眾生,大愛甘心奉上生命的聖人。

一路上,佛劍身受梵釘鎖體苦行,一路一步一血腳印,還被城民拿石頭砸傷,但佛劍完全不迴避、不解釋,這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佛劍支持著這股信念,在身心俱痛 之下,一劍揮向梵剎伽藍?

對上邪之子,佛劍不惜散離菩提不壞金身,毅然墮入修羅道,打算耗盡畢生修為,與邪之子決一死戰,渾身染上殷紅鮮血,佛劍傷痕累累,閉目跪倒在地,直到邪子之發現中計,佛劍見機不可失,心中一凜,轉身再度回復本體,取出佛牒再戰,並以邪之刀,終結掉邪之子這個禍根。

邪之子死了,但佛劍卻要付出更大的代價,邪兵衛魔氣入體,在龍城聖影,他終也顯露出弱點,強悍如他,也會為邪兵衛而產生心魔所困。雖說他是爲了『渡生斬罪』而開殺,但殺業就是殺業,沒有善與惡之分別,佛劍的心魔也潛藏於此,可喜的是,佛劍不是懦弱會逃避的人,更不會輕易放棄信念及堅持。

佛劍一面對抗心魔,一面尋找如何解開邪兵衛的方法,曾經他想與邪兵衛同歸於盡,但因聖蹤說過:『自盡,只會引得邪兵衛盡散於天地,掩盡三光。』筆者相信,在佛劍強硬的外表下,一顆為蒼生奉獻的仁心,他並不怕死亡,也隨時可以犧牲生命,一斷罪業,一個人真正的智慧,不是盲目犧牲,而是求得最終救贖之道。

※無執之念,中正之情※

再談一談三先天,其中,佛劍是比較內斂的,龍宿與劍子之間的互動較多,也比較會抬槓搞笑,在龍宿傷傲笑奪劍譜陰謀敗露,也就是『劍中真相破』那一幕,才真正看出,佛劍對龍宿其實是十分用心的,佛劍分說挑上龍宿,並非他殺不了龍宿,而是佛劍在面對這件事,他和劍子一樣,暗地中也一樣手下留情,他也打算放疏樓龍宿一條生路。

試想,以佛劍嫉惡如仇的脾氣,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龍宿,應該在他吟完:「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之後,掄起佛牒斷罪之劍,就準備KO掉龍宿了吧?沒想到,劍子之前的一句話:『錯尋目標,打錯人,最多是講一句抱歉,以你與龍宿的交情,一壺茶就能解決掉。』在劍子出面干涉兩人之戰後,佛劍竟然同意站立一旁,說穿了,兩人都有意放走龍宿,只是合演了一場戲,佛劍他瞭解劍子有意維護龍宿,所以他也樂意配合。

嚴格說起來,佛劍對龍宿並不計較小節,也不會介意龍宿對自己做錯什麼,他痛恨龍宿的,只是這尾叛龍一再的執迷不悔,進而去傷害無辜的人,這才是他對龍宿的最後底線。

佛劍並不笨,他怎會看不出傲笑的簽名是假的,佛劍也簽上名,無非是給劍子一個人情,說來說去,說穿了,龍宿也是在試探佛劍的心意,佛劍在簽字時,就已經暗示他原諒了龍宿,龍宿心中大安,只要這兩位『好友』挺他,全武林人又奈何得了他。

其實,龍宿與佛劍交情也匪淺淡,只是相處模式偏於拘謹嚴肅而已,後來棄天帝之禍,佛劍到三分春色找龍宿,要其再出為中原武林平亂,佛劍依然是一派橫霸,不茍言笑,只見到龍宿哭笑不得,但終也同意相助。

三先天與棄天帝終極一戰,劍子與佛劍身陷磐隱神宮,龍宿受到劍子與佛劍一掌之助,先行脫出險境,他在武林奔走尋找營救之法,就算要紫龍放下高傲身段,假意向長心女帝屈膝臣服,只要能取得解命的不折之花,龍宿也在所不惜,由此可知,三先天的交情真的不是掛在嘴上說說而已。

佛劍並不是無趣之人,他也有可愛詼諧的一面,只是他的笑點,是比劍子仙跡更冷的『黑色幽默』,尤其是開玩笑時還臉不紅、心不跳,有點"悶騷",真是讓人感到好笑有趣。

說到底,這三個人都聰明絕頂,只是佛劍含蓄而內斂,劍子風趣而不羈、龍宿深沉而機變,佛劍比起兩人,比較特殊的是,他擁有佛門高僧可以看透人心的修持,所以在戲中,從沒有看過佛劍分說上當受騙,大多數佛劍都只是冷眼旁觀而已。

再談佛劍與言傾城之事,由於一份救命之恩,讓言傾城喜歡上了佛劍,smiling相信,佛劍分說當然也意識到言姑娘對他產生情愫,但佛劍就是佛劍,他並不會因為有了言傾城的感情困擾,就放棄他該做或想做的事情。

出家人眼裡,萬物生命平等,言傾城,只是佛劍眼中,云云眾生的一個影像,但出家人也是凡人,難免心中也會悸動,『生命平等』是大愛,『心中悸動』是私情,言傾城喜歡上他,佛劍並沒有逃避,而是適時醒了她,這點和雲飄渺藺無雙很相似,他們會把兒女私情轉化成另一種境界,讓人生中,最剪不斷、理還亂的問題,回歸到常情與平和收場。

smiling認為,佛劍是個真正懂情之人,佛劍看待感情的態度,不是無計可施的快速逃走,他心中所想的,是要如何幫助這個可憐女子,而言傾城也是極聰慧的女子,她也知道鬼梁飛宇,才是她真正的幸福所在。

圓兒,則是佛劍眼中另一個眾生縮影,一個天真可愛的稚童,也是在考驗佛劍對情之領域,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圓兒,對佛劍而言,是更特別的存在,因為佛劍扮演的是『父親』這個角色,這是多麼吊詭的感覺啊!在他得之圓兒死訊,憤怒之下,衝破身上重重枷鎖,就可知道佛劍對圓兒之死,有多麼悲慟。

修行,並不是摒棄一切情感,它是必經的一段艱苦磨練,佛劍分說,終究也是個凡人,他所能做的,能說的,最多就是承認自己有情,除此之外,他就無法給的更多了。 『真理可以參透,卻選擇不了逃避自我』,戲裏透過『感情戲』,更深化了佛劍修行過程,做了另一番更符合人性的註解,也讓眾人知道,即使是大修行者,也會遇上七情六慾的生活難題。

若問smiling,最喜歡佛劍的那一點?
那就是『思慮清澈,看透人心,不會為表像所迷惑。』

話不多,卻善辯,看似莊嚴肅穆,剛直不阿,卻也會語出驚人,出家人原不應近女色,佛劍不會因自身修行,而見死不救,個性正直,但卻不迂腐,必要時,採取極端手段,他會一聲不吭的前去拼命,但佛劍也懂得進退。

佛劍他是懂情之人,但不動心,不攀緣,方能一斷人性之癡,也許有人覺得他冷漠無情,smiling卻覺得,佛劍是覺有情,即是隨遇而安,隨緣而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