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電影] 五月之戀May Love



柳腰纖細眼兒媚
04-08-23, 01:28 PM
中文片名:五月之戀
英文片名:May Love
導演.:徐小明 (少年ㄟ,安啦!)
國別:台灣
出品年份:2004
演員:陳柏霖(藍色大門)
劉亦菲
五月天團員



許多年後,當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便想起他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那真的已經是很多年以後了,隔海一端,老趙在小島中部的偏荒車站,行腳悠悠打過林徑,望見那油桐花兜頭撒懷且蠻橫逕落面前,他便想起想起多年前,哈爾濱老家,古城老垜兒門這樣一回望,忽兒便大雪漫天的那個下午。

回不去囉。

然後少年連起線掛上站,數位訊號穿越熱氣層洄波引起哈爾濱古城一少女冰雪固封生命些微的振幅,迴盪,聊天室裡字裡往來,你是誰?「我是阿信。」少年回答,虛擬的身分,真實約定,她們將一起去看五月雪,一切都擬幻未真,一如少女問起遙遠的島國上那無緣的小花油桐。

濺汗搖滾對位古典京劇,少女抖起花槍櫻穗劍帶彈飛,軟身下腰,捻指,一個觔斗十萬八千里,就要隨著京劇團赴台灣參加公演,晃亮陽光,樓梯黑黝黝只剩下切出的稜角邊線像鍵盤,叮叮咚咚,青春的腳步上上下下,邦迪亞上校想起那指頭輕叩吭吭響的大冰塊,我們好容易便想到<藍色大門>裡孟克柔女巫騎掃帚日光裡逆身回望的黑白剪影,女巫飛走,樓梯間少女揮馬鞭束拂塵,還是那樣的青春年少,她們說要遠行,去遠方小島,五月裡,京劇槍戈懷裡抱斜拉弦唱成吉他,束髮搖滾,夏日氛圍裡見上偶像五月天。

這會是五月天的故事嗎?五月天的存在其實重要也不重要。事實是,這個故事所需要的,只是一個具有廣大知名度且能安排跨海巡迴演唱,並能妥善將男主角攀親帶故連帶上關係好與女主角有所接觸的偶像就夠了,是五月天也好,乃至台面上你能說出一脫拉庫的樂團,充其量,他們只是個配件而已,這個故事,其實是五月雪的故事。我親愛的邦迪亞上校,老實說,就連這五月雪也只是個道具而已呢!像網路文學上那些看似唯美夢幻,填塞各種典故傳說以之美化的什麼四瓣葉信運草晴天娃娃七色彩虹之類,其實背後還是我們所熟知,無趣倒胃的愛情故事誤會離合,<五月之戀>試圖以去國老人故鄉的大雪為單薄的五月雪傳說充實肌理骨幹,老人出場時令我們眼濕,表裡相襯少年們愛的分合那一段單薄的像它們在網路上的輕巧,網路連線瞬接瞬斷,充滿可預測的下一步。

於是便如我們所料,少年與少女便這樣相遇了。好奇怪的是,邦迪亞上校總這麼準確無誤的想起那個下午,那瑩澈可以見到裡面蜘蛛爬紋的大冰塊,紛紛散冽如粉粒的霧氣,這麼大的電影院裡,我卻老想起我們親愛的張士豪與孟克柔來。(孟克柔說:我閉上眼睛,慢慢地,我終於看見你,小克。)我知道,我們不能永遠把印象停留在<藍色大門>的花襯衫與游泳池搖晃光影裡,但還是會這樣忍不住呢!於是<五月雪>裡少女瑄瑄騎著自行車手按鈴響叮噹叮噹穿過霧雪封街的哈爾濱長街,我們總以為下個路口匯轉的,是仁愛路上單車輪胎嘎嘎奇的好囂張襯衫都長尾巴的張士豪或孟克柔,又或著,當<五月雪>裡少年阿磊面對廊柱矗立的長廊上少女遠去的身影重複且再三的喊道,「打電話給我」時,廊廓灰塵簌簌撲落的,我們總以為那餘音迴盪的,是張士豪說到厭說到煩說到長大的那些無謂的再三反覆:「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游泳隊吉他社,我還不錯喔!」

我們都太老太老了,我親愛的邦迪亞上校,革命的年歲裡砲火隆隆,早振聾我們的耳,那些少年聽起搖滾搖身擺腰如中彈,吉他鐵弦震盪槍聲迴響,汗淋淋一切都真像煞了戰場上那一大批黑鴉鴉我們擠來覆又散去,然後我們老去,她們則不再年輕。

老趙在大陸留下了懷孕的老婆,破皮箱提起荒島上一住就大半生,取了個老婆管起了鐵道,偶而小樓上拉拉南胡喑啞已經聽不出是故鄉的小調,萬水千山留在哈爾濱那一房的卻硬是撐的這麼瓜茂葉密,老趙都不知,自己那血脈相連的異地兒子會有個問起台灣五月雪的女兒,然後千里迢迢來到遠方的島國只為了看這無緣的台灣爺爺一面,油桐花瀰瀰落了一天一地。

少女盛裝豋台,表演『四郎探母』。老人去國懷鄉,楊延輝,坐宮院,自思自嘆,想起了,當年事,好不慘然。

真要待少女來到勝興車站,油桐花林裡,我們始聽見,她悠悠唱起了。

要相逢,除非是,夢裡團圓。

少年終會愛上這名由虛擬世界走出的少女。老趙口袋裡折了又折這般鄭重藏起了彼當年上海回轉哈爾濱的車票,多年後孤島台灣早被負棄了的荒廢鐵道上,老人正經八百帶起呢絨帽,還是那套老式西裝,坐的筆挺的,皮箱擱著,掌心攤開,遙望鐵道千里綿延,手心車票皺巴巴依舊是當年那段,千山萬水都要回去。於是島國少年曾經在荒廢了直直穿過老人幽遂眼瞳裡那段車道上牽起內陸雪地少女的手,他同樣拿起票,飛機搭著一個人在哈爾濱遙遠的雪國等他悄悄愛上的少女。

你都不知道,邦迪亞上校,兩岸三代,千絲萬縷有太多關係可以去推演。老趙其實好愛她的孫女,這樣彆扭著大老遠跑到島國北部繁華都城去買一本明星寫真冊,西裝筆挺硬是挺身闖進搖滾明星萬人半空齊搖手的簽唱會現場,衝鋒陷陣,楊延輝重批征袍單騎入敵陣,那是他完全不能明白的國度,只為了幫她素未謀面的孫女的要一張心儀偶像的簽名呢!

我覺得好難過喔!邦迪亞上校,穿視冰塊逆紋縱裂的霧凝表面,像我透過黑暗房間裡浮散塵埃的大螢幕,你是否也看見了,我們曾經為喜歡的人,這麼努力!

所以我便不再顧慮故事的合理性了!別去在乎少女為何輕易看穿少年撒的謊,別去顧慮片裡對將同志搭訕當成笑點嘲諷的刻板印象,都別去理會,也別管少年陳柏霖那幾乎不算演技的演技(奇怪的是,我們還是這麼愛他。越笨拙越愛。因為這麼年少而熱氣蒸蒸的,便包容了,像包容我們當年的自己,無關其他)只要安靜的看著,便覺得心滿意足。

算是也陪他們努力過一段,在自己年少的歲月裡。

最後的故事裡,情奔,少年來到遙遠的雪城,等他心愛的少女。回程路上,公車晃命似直搖,少年隔著後車廂上大片玻璃窗,透著光,遙遙揮著手,向越漸轉小的路上,他所喜歡的少女告別(奇怪的是,我們不說喜歡,但我們還是愛!),少女騎著單車,招手,那畫面總讓我想起另一個偶像團體ZONE(又是一團有故事的偶像?)所拍攝過其中一部MV,秘密基地。來到鄉下經歷冒險的孩子在回程的公車上,也是這樣隔著後車廂澄透玻璃向與他一起經歷過冒險的夥伴揮手告別呢!以此向青春告別!我親愛的邦迪亞上校,那時候,穿視巨大的彷彿洋菜果凍似瑩潔的冰塊,你有望見誰正跟你大力揮著手,好像在微笑著卻又分明這樣哀傷的,與你告別嗎?

就好像我們在戲院慢慢升起的字幕前,打從心裡,緩緩向一些我們都還不清楚的什麼告別。


=====================

便條紙:

1.中文官方網站:http://www.maylov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