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舐犢情深,浴血父子情─談《天下封刀》再傳



煦陽
09-10-10, 10:54 AM
『吾將一人放出,卻要收回萬人性命。天下封刀,迎接羅喉大軍壓境吧!』

當羅喉說出這句話時,我不禁產生疑惑,羅喉做事是不是有些脫褲子放屁,這句話換另一種說法,就是要救回萬人性命,就是要奉獻一人,我也明白羅喉最終一定要踏平天下封刀,難道羅喉還要把無心抓回天都?無心到底對他有什麼好處?不過,這也可能是羅喉、無心與曼睩三人緣分的開端。

………


浴血父子情

刀無極在見到九州時,很驚訝他又開始飲酒了,其實他早在救無心前就開始狂飲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在那場酒水與淚水的回憶中,他其實已經有不想活的念頭了。

九州懺悔了二十年,為了他心愛的妻子所做的懺悔,他一直認為是他太專注於劍術的求精而忽略的妻子的病情,導致妻子在花好年華下就香消玉殞,他一直認為他很愛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也很愛他,所以不惜斷一臂也要求到草藥,只可惜時間不站在他這邊。然而二十年的悔恨,竟獲不得上天的一絲同情,當心愛的人再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竟是如此的陌生,從對方嘴中的每一句話,無不都是在詢問著九州─

你這二十年是在為誰辛苦為誰忙啊!哈哈哈……

如果無心沒有和九州相識在前,九州會這樣毅然決然地去救無心嗎,這個從頭騙他到尾的假美人,多對他這個無能的人再說個謊有何關係,或許,父子間真的有一種無法說出的感覺,所以九州答應了眼前這個偽善的女子,在回憶當年種種的一切後,單槍匹馬就去見羅喉,羅喉是有什麼樣的威名他清楚,最悲哀的就是救人不成,自己也落到死無全屍而無人問津的下場,但他還是去了,只因為他愛無心。而他的那一段回憶,我一直認為是九州的迴光返照。

原來,我還能再擁有……

當無心步履艱難地背著九州欲求醫時,九州在彌留之際,他或許感到上天已經給他報償了,因為他無緣的兒子,近在咫尺卻不得相認的兒子,是這麼用盡心力救他,原來天下還是有人在乎他的,他的血沒有白流,所以他的手放鬆了,如果他真的在此刻死去了,我相信他也是了無遺憾了,因為和他血脈相連的兒子陪他走到最後,雖然口口聲聲稱他姨父,只是那一夜,他繼續活下來了,不過他變了,他又恢復了笑容,而這一次的笑容不再是表皮的假笑,而是發自內心的笑,他笑著陪著無心回到天下封刀,叮囑無心要好好孝順父母,豪飲著酒,迎接刀無極的到來…。

你說九州死了嗎?是的,他死過了,以前那位為了妻子而活的九州死了,現在是為了兒子而活的九州重生了,有了新的人生目標,九州不再迷惘,他也不用再壓抑或痛恨,真正該放下的,不放下,就是荒廢未來。所以,他笑著和刀無極飲酒…。


舐犢情深…

你說,無心到底知不知道九州是他的親身父親呢?
我說,無心現在仍是不知道的,他內斂,但他也單純,他不是個陰沉的孩子。

無心曾很不快地撥開九州摸他頭的手,他說他不是一隻狗,但這次在九州命危而甦醒時,無心直接撲到九州的懷中哭泣,也許你會認為男孩子做這樣撒嬌的動作感覺很娘也很不習慣,但這也是無心可愛、依賴也真性情的地方,無心一直用謙謙君子但也無所事事的態度面對人生,只因他在遮掩,藏匿他不被重視與肯定的傷心,所以我說,『摸頭』很重要。有道友曾把刀無極與刀無形、九州與刀無心兩邊的相處各做了比較,是的,是很明顯的諷刺,對刀無極來說,他把心給了天下人,卻沒有讓他身邊的親人也享受到溫暖,上天又何其殘忍給他如今的下場!

無心緊抱著九州痛哭,是恐懼最關心他的人會就此永遠離去,他本來就是文生,卻仍咬緊牙揹起九州,他一步一步是如此艱難,可是他絕不放棄,因為他一定要救他的性命,其實他們倆認識才多少時間而已,無心卻是對他不離不棄,九州能夠活下來,或許也是上天給無心堅持的賞賜,若刀無極看到這一幕,他會怎麼想?遠方的羅喉也有看到嗎?

九州告訴無心,要他好好孝順父母,我也無心不要因為那個女人而必須走向地獄。
但我也希望無心能長久叫九州「姨父」,因為真相只會把更多人丟到地獄!


姐妹情深?

討厭夢如芸,不應該牽拖給無心,而夢如芸當年的詭計,真的就是那麼天衣無縫而順理成章嗎?這時,我不禁懷疑那位作古已久的夢如嫣。

依夢如芸的說法,真正病重的是夢如嫣,也許是雙胞胎的關係,當陸神醫在把脈時,沒有細心去做分辨,但肯定的是,除非陸神醫被收買說謊,否則那時陸神醫所看診的應該是夢如嫣了,可是沒有武功的夢如芸,真的可以靠自己一個人來和夢如嫣李代桃僵嗎?她背得動夢如嫣嗎?除非夢如嫣當時已昏迷地不醒人事,否則她只要和九州說出真相,夢如芸的計謀就不攻自破了,而在天下封刀方面,刀無極也必定聘請名醫來為妻子看診,夢如芸的假病就不會被識破?

所以我忍不住地想,說不定夢如芸二十年前的這個陰謀可能是兩姐妹套好招的,刀無極見到九州,稱其故夫人為芸妹,可見他們四人應該是彼此認識且熟絡的,夢如嫣自知已活不久長,所以和夢如芸妥協,讓夢如芸瓜代她來照顧刀無極,不然這種伎倆要靠一個人來成功實在很勉強,但不論怎麼說,都對九州不公平。另外,同房二十年的夫妻,刀無極會認不出妻子已經被掉包了嗎?縱然面容相似,但一些身體上與性格上的差異是無法抹飾的,刀無極又是如何上夢如芸的當呢?

夢如芸到了天下封刀後才發覺,她竟然已經懷孕了,當時應該是剛開始,肚子不大而沒有被質疑,為了要趕快撇清關係,故儘速地和刀無極發生了肌膚之親,而刀無極可能被灌醉吧,也沒有多加去辨認,等到生米煮成熟飯,刀無極就想後悔也來不及了,身為主席的他也不容許爆發這樣的醜聞,有了這層關係後,夢如芸也就可以順水推舟地將胎兒的事昭告全天下,刀無極也無權去否認這一切,說不定那個孩子真的是那一晚所留下的結晶。

孩子對母親的感覺是敏感的,夢如芸不是自己的親身母親的這個疑竇,讓刀無形的成長開始扭曲,也種下他往後悲劇的遠因,刀無形不滿父親對這件事的漠視,所以他要自己來揭發真相,寫到這裡,我又產生一個問題,夢氏姐妹是雙胞胎,不可能夢如芸等到黃臉婆再嫁吧,夢如嫣都已經為刀無極生了兩個兒子了,九州和夢如芸怎麼會等到這時候才有孩子,這是否也是夢如芸痛恨九州的地方,因此再度見面就句句給九州難堪?刀無我當年年紀小,可能感覺不深,但刀無形恐怕就很難瞞過去了,從此刀無極多了一顆未爆彈,這不是溝通就能解決的。

女人的鬥爭是細膩的,如果只看到夢如芸的心計,總是覺得還缺少了些什麼…。


段正淳?岳不群?

前一刻在夢如芸懇求把刀無形去換刀無心時,刀無極那張咬牙切齒的臉我記憶猶新,後一刻刀無極詢問部下是誰去救刀無心時,他那張驚愕而大夢初醒了面孔,令我不得不問,刀無極你到底是知不知道啊?

如果刀無極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太可能,他那時表現出的憤恨的態度是很難做偽裝的。

如果刀無極知道,但故意裝做不知道…,
這是種雙面刃的說法,可以說他很虛偽又陰險。

然而我認為,他是知道的。

當刀無形的屍體出現在刀無極面前,刀無極那一臉沉著的悲痛令人鼻酸,隨後夢如芸提出要用刀無形交換刀無心,刀無極當時的情緒反應是自然流露的,以此為前提下,刀無極是知道無心的身世的,只是他又為何肯養無心長大呢?

或許如前述所說,他丟不起這個臉,所以他養育無心,卻對無心很冷漠,他原本以為這個秘密會隱藏到永遠,可是當他知道九州救出無心時,他的驚訝已經充分顯示出一種事實─九州也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九州會不會和夢如芸一起聯合起來誆他呢?從他去拜謝九州與兩人對談的氣氛中不難發現,刀無極、九州與夢氏姊妹四人彼此間是熟識的,他深知九州的脾氣,他不會做出對不起朋友的事,九州會去救人,是誰去通風報信,想必刀無極也是了然於胸,刀無極希望九州收無心為徒,但九州卻希望讓無心往自己想要走的路去走。

當刀無極知道天刀與封刀之間的恩怨真相後,他願意忍下喪子之痛而不願追究,不覺得他真的會是像岳不群那樣的小人,女人心中充滿秘密,男人也一樣,在他面對九州時,他終於說出了對無心的擔憂,他同樣用他的方法教育無心,可是無心卻不可學武,他對無心的恨,是恨鐵不成鋼,天下封刀的羽翼不可能保護他永久,他必須自己自立堅強起來,而且他也感覺到,這一天真的就要來了。

九州笑說他的個性一點都沒變,仍是把心分給全天下,但天並沒有因他的努力而給他等值的回報,他的兩個親兒子都亡了,現在想想,刀無極會真的願意把刀無心還給九州嗎?先不說九州只是無心的生父,而他卻是養育無心二十年,未來要為他揹孝的,只剩無心而已,上天又何忍讓這位曠世英雄是這般淒涼的下場!

他這次和九州的對談,好像有一種托孤的味道,令人好奇的是,他怎麼沒有提到夢如芸的未來呢?她也是位不會武功的人啊!


真奇怪,難道你有戀童癖不成

『吾將一人放出,卻要收回萬人性命。天下封刀,迎接羅喉大軍壓境吧!』

羅喉如果真的想要無心,那九州傷重的時候,他可以又輕易地擄走無心,但他不會這樣做,他不是這種卑鄙小人。但若他真的不願放走無心,他又何必迂迴玩弄這種權術,沒錯,如此要打天下封刀就師出有名了,刀無極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天下封刀撐得住嗎?若無心又回到羅喉身邊,九州的努力不就是一場空。

也許他對無心的興趣,來自他和他在牢獄中的那一場見面吧。

羅喉是令人恐懼的,這種恐懼是在一種氣勢,當他的手下搶奪影神刀失敗後,那種滿臉汗水的害怕,已經把羅喉不怒而威的威勢襯托的淋漓盡致,可是無心卻對羅喉沒有懼怕,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可能是,但羅喉的手下發現到,無心竟然沒有一絲內功,感覺不到羅喉的氣,所以沒有恐懼。

這個答案羅喉滿意嗎?顯然沒有。

『你要我跪,我偏偏不跪!我趴下來,看你如何要我跪!』(Orz = =)

在羅喉登場時,身邊的人物盡數化成骷髏,並呈現跪下狀,世人提起羅喉,彷彿就是和死神打招呼一樣,天下人皆懼,為何這小孩不懼?是他打腫臉充胖子,還是他真的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次天外封刀之劫,曼睩也在其中,這是否是另一場命運的軌跡呢?

羅喉看到兩位父親截然不同的態度,對這個孩子背後的八卦,想必也有更深的了解了吧。








刀無極、九州,至交的朋友,是愛是恨,因為無心這孩子,……
【完】




我朋友說,無心看起來真的不像二十歲的長相,反而曼睩才有這種成熟的感覺,他總覺得曼睩的年紀可能真的比無心大。

煦陽
09-10-13, 05:32 PM
『吾將一人放出,卻要收回萬人性命。天下封刀,迎接羅喉大軍壓境吧!』

有道友問我說,為何我會質疑羅喉要發動這場戰爭的心態,因為…

羅喉要消滅天下封刀,不用等到這個時候,如果他用上述的那一句話做他的師出之名的話,真的令人有很寬闊的想像,若天下封刀太強而把羅喉軍隊打得回去叫媽媽的話,那就算了,但若是羅喉大軍把天下封刀打到要議和時,請問羅喉會接受什麼樣的條件呢?

依刀無極的個性,要他舉白旗投降稱臣的機率是微乎其微,有可能就全軍覆沒,但我覺得這是最笨的解決之道,而和羅喉妥協,依羅喉的師出之名,要保住萬人性命,就要奉獻一人,那誰會是犧牲者呢?

最重要的是,羅喉心中想要誰?

羅喉會想要那個天下封刀的人做禮物?要符合羅喉說的那句話者,對象有可能是刀無極或刀無心,但刀無極是羅喉把他掃地出門的,若以他來起事端,不僅讓人感覺羅喉做作,所以我猜想,他心中想要留在自己身邊的,應該是刀無心。

這孩子招惹了他什麼?還是因為他大哥宰了羅喉使者,所以…

當羅喉見到刀無心時,刀無心質問他為何不放他走,羅喉沒再接話就離開了,以當時的局勢和刀無極的個性來看,用刀無心來做威脅是沒有效果的,可是羅喉還是沒有要放走他的打算,有人說是要等九州來救他,我說這更不可能,羅喉根本不知九州是無心的親生父親,我倒覺得羅喉是看到九州的意志堅定到令人感動,故做個順水人情,讓他把無心帶走,然而他並不甘願,否則他就不會站在高處向下俯瞰,並說出從我這裡奪走一人,我就要萬人償命的這種話!因為被強力奪走的就是無心。

至於他是不是看著刀無心扶著九州離開,甚至是看到刀無心吃力地背起九州,這就留給大家來猜測了。

他到底對無心還存著那些好奇?觀察他起兵的理由,實在是無法讓我忽視,羅喉對無心的心態真的有些奇怪。











※朋友跟我說,無心很美,美的比曼睩還勝一籌。................................(Orz)

好奇
09-10-13, 07:53 PM
※回應 煦陽 於 2009-10-13 05:32 PM 所發表的文章(203970)

>他到底對無心還存著那些好奇?觀察他起兵的理由,實在是無法讓我忽視,羅喉對無心的心態真的有些奇怪。

因為放了刀無心 本來與天下封刀的約定就取消了

煦陽
09-10-15, 10:33 PM
『吾將一人放出,卻要收回萬人性命。天下封刀,迎接羅喉大軍壓境吧!』

這句話讓我想起了木馬屠城記中,那場為爭回『海倫』而發起的戰爭,

其實很明顯的,海倫不過只是一個藉口,他們的目標另有其他,

這次羅喉的師出之名令我有了這樣的聯想,

由於羅喉去對付少獨行,所以這場戰誰勝誰敗我還不敢說,

只是羅喉以無心做為像海倫的角色,讓我不多做想像也難。

哈哈!






海倫,是當代的絕世佳人..........

煦陽
09-10-29, 10:28 PM
也許你會覺得,為何九州叔救了無心後,不直接和他相認,

這樣的走向實在對九州叔太不公平了,

我在深夜也曾想過,雖然朋友在旁一直告訴我無心接受的了,他們會很有感情,

可是我仍是覺得,這個秘密若能瞞永遠,或許才是最好的。

.......

如果九州叔真的當時就一吐為快,我相信無心會受到很大的打擊,

若他真的把九州叔的話都當真,那不就代表那位愛他疼他的母親,原來是一個這麼壞的女人,

那他二十年原來都是生活在欺騙了世界裡,

這對無心何其殘忍,並且當無心認了九州叔為父親,那他以後面對刀無極怎麼辦?

繼續說謊隱瞞?那這樣無心的心就不再純潔,難道大家希望看到無心以後變成個說謊的孩子嗎?

直接攤牌一切?那刀無極養育他二十年,比起九州叔給他生命,誰才又是更直得去報恩的呢?

我想,九州叔之所以忍住不說,除了希望繼續給無心一個完整的家,也是有些自私地希望他能繼續過著富裕的生活,我感覺,依九州叔的個性,想要養活自己恐怕都要一番心力。

.......

最重要的,當然還是希望無心能好好照顧夢如芸,

縱然她是多麼對自己不起!可是她對無心是全心全意的!得不到丈夫的愛,

若是有一天,無心知道所有的真相,也厭惡夢茹芸而遠離了她,這才是九州叔最大的惡夢,

因為到時候的夢如芸就真的太可憐了。




因此,九州叔選擇了隱瞞。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