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討論] 中原叛龍,不由分說?



素問
04-08-17, 11:59 PM
[COLOR=Blue]※回應 陵軒 在 08-17-2004 10:46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還沒看呢....
>哪是?明明是闍城第三集開始,佛劍到未來的那一連串事故,那裡才是最搶眼的好唄,九皇好像只有救一頁書時手法較特別以外,其他時間他都在休息間了吧?
>是說佛劍已經閒逛很久了說...幾乎重點都落在龍宿身上了...而且是最最無關緊要的搶奪劍譜一事.../__\

看完新戲覺得某段戲真的很悶!
龍宿是在心虛什麼?????
我看不懂為什麼一把劍露了餡兒,就要跟劍子,佛劍翻臉~@@????
就是殺害傲笑了...這又如何?????
那本劍譜很了不起嗎??????
厚!三教先天翻臉,或許做得還蠻有感情的...
但是翻臉的理由很爛!!!!

我還是看不懂殺人奪書為什麼能與中原叛龍扯上關係?????
還有更奇怪的一點就是...
明明就是龍宿先去拜託西蒙殺傲笑的...
怎麼這兩集又倒詞了??????
搞的好似龍宿殺傲笑的理由是嗜血族所託?
PI!!

看了真的很倒彈)))))))))

姆仔
04-08-18, 12:15 AM
※回應 素問 在 08-17-2004 11:59 PM 所發表的文章:

>ㄍ~~~
>看完新戲覺得真得某段戲真的很塞!
>龍宿是在心虛什麼?????
>我看不懂為什麼一把劍露了餡兒,就要跟劍子,佛劍翻臉~@@????
>就是殺害傲笑了...這又如何?????
>那本劍譜很了不起嗎??????
>厚!三教先天翻臉,或許做得還蠻有感情的...
>但是翻臉的理由很爛!!!!
>我還市看不懂殺人奪書為什麼能與中原叛龍扯上關係?????
>還有更ㄍ!的一點就是...
>明明就是龍宿先去拜託西蒙殺傲笑的...
>怎麼這兩集又倒詞了??????
>搞的好似龍宿殺傲笑的理由是嗜血族所託?
>PI!!
>看了真的很倒彈)))))))))
>當我看戲看到一臉氣憤的嘶吼出"倒彈"兩個字時∼
>我媽涼涼的接話說:"倒彈閣看啥?奇怪!歹看就麥看ㄚ...我若看尬這麼痛苦..直接就切掉啊"
>我突然覺得很想笑...(真是的...話又不是這麼說的~=.=")


我覺得闍城、末世錄雖然高潮很多,
武戲也都是大角對大角...
也都是趨向打架一定會有結果,不會不了了之...
因此很能符合觀眾的胃口,
但是這個編劇在細部分上真的很隨便,
葉口月人在九皇、征途的描寫,
到了闍城根本就跟個屁一樣,
弱的要命,人物描寫也都隨便的要命,
除了俠刀跟劍君...闍城人物都收的蠻爛的,臥江子死的也很鳥 :14:
之後雖然吸血鬼、三先天的部份讓人期待,
但是看到茶理王、杜一葦這兩人先盛後衰的描寫...
真讓人不敢恭維 :em20:
這種橋段看了是不會無聊,但是看過就算...
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真覺得霹靂的劇情越來越鳥,越來越無聊了
走些大架構的劇情就算,
但請在細節、人物描寫上多下點功夫好嗎?:14:

陵軒
04-08-19, 09:04 AM
※回應 姆仔 在 08-18-2004 10:52 PM 所發表的文章:
>對於佛牒的描述也很奇怪,
>從當初讓我非常感動的台詞「贈你佛牒,赦你無殺生罪」
>變成現在從人家那邊贏過來的,

這裡是劇情走向的問題,編劇為了讓西佛國與佛牒有所牽扯而編寫的另一個橋段咩,又不是佛劍的錯,你沒看他也是一臉無辜相嗎?懶得辯解就去論道啦...他也很不願意理那個小朋友的好唄。

>頓時讓我覺得佛劍的戲路又被侷限住...
>邪之子那段也很好笑...被供俸去拿不就得了,
>在辯論之前佛牒都是佛劍的吧!那幹麻去屈就西佛國的規矩,
>而不是西佛國屈就佛劍勒...

講這邊就不對啦,西佛國不是那段時日禁武嗎?佛劍就算殺人也不是隨意開殺,當然還是遵照著西佛國的規矩走囉。(反正在我眼裡佛劍什麼都是對的 :09: )

姆仔
04-08-19, 09:32 AM
※回應 陵軒 在 08-19-2004 09:04 AM 所發表的文章:
>這裡是劇情走向的問題,編劇為了讓西佛國與佛牒有所牽扯而編寫的另一個橋段咩,又不是佛劍的錯,你沒看他也是一臉無辜相嗎?懶得辯解就去論道啦...他也很不願意理那個小朋友的好唄。

是是是...
都是編劇的不好...佛劍都沒有錯.... :14:

>講這邊就不對啦,西佛國不是那段時日禁武嗎?佛劍就算殺人也不是隨意開殺,當然還是遵照著西佛國的規矩走囉。(反正在我眼裡佛劍什麼都是對的 :09: )

可以把劍拿著把邪之子叫到西佛國外啊... :03:
西佛國是人家的地盤...
西佛國以外就不是了吧~
佛劍這叫憨厚...還是笨-.-||

陵軒
04-08-19, 08:28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9-2004 09:50 AM 所發表的文章:
>定哪條罪?????
>我的意思是,龍宿就算是殺了傲笑奪了劍譜,這又如何?????
>罪行也僅只於殺人奪書!
>此處與中原叛龍有何關係?????
>直承不諱,再加上之前醫治傲笑的動作....
>既已是做得這麼虛虛實實,那麼龍宿就應該在劍刃露出時,編派一段正向性的奪書內衷...
>那麼劍子與佛劍能垢病的也只能是龍宿的私德不足!
>至於中原叛徒依舊還是個謎才是!
>但劇情牽強的很沒道理~突然就讓劍子推論出殺人奪書等同叛龍,
>更說龍宿殺害傲笑的理由,原來是因為龍宿已靠向嗜血族?!
>仙鳳已屬後話..在傲笑事件初爆發...龍宿與嗜血族是談不上關係的!!
>我不爽的只是傲笑的一本書,搞得好似多鳥不起一樣!
>ㄍ`史了~

(閒聊內容轉來此處,站方所寫的主題與我跟素問討論的內容有所偏離,但是...我必須要解釋一下我前文的意思,所以還是予以回應了。)

妳誤解我的話了,我所說的定罪指的就是殺傲笑一事,並不是書中記載的中原叛龍指龍宿。而事實上佛劍與劍子到疏樓西風的目的也只是要揭穿殺傲笑的真正兇手,當下哪有認定龍宿即是嗜血年紀的叛龍?妳可以再重看一次,佛劍與劍子在豁然之境的對話,亦或者是劍子與龍宿在疏樓西風對峙後的對話,都沒有提到關於嗜血族與龍宿有所牽扯,這不過是妳衍生出來的想法。

佛劍到疏樓西風只有一句話∼『真相已明,傷傲笑紅塵者,正是疏、樓、龍、宿』。很顯然他並不是指稱中原叛龍啊,妳怎麼滿腦子都是”中原叛龍”一詞?!沒有人為這詞興師問罪來著。

再把鏡頭調整到對峙之前,劍子與小活佛的對話,雙方所談的是邪兵衛一事,劍子發現對於邪兵衛的記載與龍宿的推論有誤,邪兵衛並不能抗衡嗜血族,也就是說劍子從調查龍宿劍柄到與小活佛的對話中開始懷疑起龍宿的立場問題,再加上嗜血年紀的記載更會連想到跟龍宿有關,但一切也都只是臆測,並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我才會講是中原叛龍的可能性,直到仙鳳的話才落實真相。

素問
04-08-20, 10:11 AM
※回應 陵軒 在 08-19-2004 08:28 PM 所發表的文章:
>(閒聊內容轉來此處,站方所寫的主題與我跟素問討論的內容有所偏離,但是...我必須要解釋一下我前文的意思,所以還是予以回應了。)
既然如此,就回吧!(我們是番外篇!)^^Y

>妳誤解我的話了,我所說的定罪指的就是殺傲笑一事,並不是書中記載的中原叛龍指龍宿。而事實上佛劍與劍子到疏樓西風的目的也只是要揭穿殺傲笑的真正兇手,當下哪有認定龍宿即是嗜血年紀的叛龍?妳可以再重看一次,佛劍與劍子在豁然之境的對話,亦或者是劍子與龍宿在疏樓西風對峙後的對話,都沒有提到關於嗜血族與龍宿有所牽扯,這不過是妳衍生出來的想法。
在劍子任龍宿自地道竄走之後,有淒涼的說了一段話.(現在我背不起來,晚上再po給妳看.)
這段話的意思,劍子已認定龍宿靠攏了嗜血族.(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會錯意,待我重看吧!)

>佛劍到疏樓西風只有一句話∼『真相已明,傷傲笑紅塵者,正是疏、樓、龍、宿』。很顯然他並不是指稱中原叛龍啊,妳怎麼滿腦子都是”中原叛龍”一詞?!沒有人為這詞興師問罪來著。
>再把鏡頭調整到對峙之前,劍子與小活佛的對話,雙方所談的是邪兵衛一事,劍子發現對於邪兵衛的記載與龍宿的推論有誤,邪兵衛並不能抗衡嗜血族,也就是說劍子從調查龍宿劍柄到與小活佛的對話中開始懷疑起龍宿的立場問題,再加上嗜血年紀的記載更會連想到跟龍宿有關,但一切也都只是臆測,並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我才會講是中原叛龍的可能性,直到仙鳳的話才落實真相。
那麼中原叛龍一事,暫且不談...
如若單就殺人奪書一事來看,就算龍宿真有殺害傲笑,但事後不也醫治了傲笑??
且不論龍宿救人所懷的底心為何?
傲笑一醒來,聽聞救治自己之人乃是龍宿之時,也不敢冒然將"殺人者也是他"這話說出口.
僅對眾人的提問淡回道:"我會再查明真相."(代表傲笑也認為或許另有內情..)
以傲笑來說,他便會在殺人與救人為同一人的事情上有所思考...
怎會劍子與佛劍僅記著"殺人兇手."一事??難道沒有考慮到"醫治人"的這部份嗎?
就其中的矛盾來說,於公於私,以他們三人的交情,難道不該再給龍宿多點空間嗎??
個人認為,因為傲笑一事而讓三人撕破臉,這著實是嚴重了後果!

還有,我所提到的,劍子將龍宿殺傲笑一事的起因咎於嗜血族.
這便是編劇在替殺害傲笑一事與嗜血族牽扯上關係.
基本上傲笑一事,推究到底應該很是明顯的知道龍宿殺害傲笑只源於"殺人滅口"這點而已!

陵軒
04-08-20, 12:03 PM
※回應 素問 在 08-20-2004 10:11 AM 所發表的文章:[/Re]
>那麼中原叛龍一事,暫且不談...
>如若單就殺人奪書一事來看,就算龍宿真有殺害傲笑,但事後不也醫治了傲笑??
>且不論龍宿救人所懷的底心為何?
>傲笑一醒來,聽聞救治自己之人乃是龍宿之時,也不敢冒然將"殺人者也是他"這話說出口.
>僅對眾人的提問淡回道:"我會再查明真相."(代表傲笑也認為或許另有內情..)
>以傲笑來說,他便會在殺人與救人為同一人的事情上有所思考...
>怎會劍子與佛劍僅記著"殺人兇手."一事??難道沒有考慮到"醫治人"的這部份嗎?
>就其中的矛盾來說,於公於私,以他們三人的交情,難道不該再給龍宿多點空間嗎??
>個人認為,因為傲笑一事而讓三人撕破臉,這著實是嚴重了後果!

龍宿奪書一事依著解龍形的說法是因忌憚於紅塵劍招,唯恐影響往後他稱霸天下時遭受到阻礙,藉此奪書想出破解之法,先別管這個設定有多爛多糟糕,重點是在於事後因解龍形的揭穿,使得龍宿不得不提前解決傲笑,但是殺人奪書確是事實,倘若沒有解龍形的解救,傲笑焉能活到龍宿的醫治?妳怎能說醫治一事就能抵過龍宿的陰謀罪行?龍宿會極力救治是在眾人指證歷歷的情況下藉故攬下這責任,這麼一來傲笑一清醒當然會猶豫不決,心想殺他的人會否是有人裝扮龍宿所為,也就是妳看到的語帶保留的情況了,當下什麼也不能証明,除非找到兇器,這也就是為什麼後來佛劍與劍子的對話中會提到若是搞錯人了依雙方的交情,道歉即能解決這誤會之事。

然則事實証明了兇手確實是龍宿,為什麼不能為此定罪?只能說傲笑命大,就是有貴人能相救。妳若是認為因為醫治好傲笑即能抵過一切那也行啦,應該是妳覺得罪不致死是嗎?但這個引爆點足以令佛劍與劍子疑心起與嗜血年紀中紀載的內容是否為同一人。

>還有,我所提到的,劍子將龍宿殺傲笑一事的起因咎於嗜血族.
>這便是編劇在替殺害傲笑一事與嗜血族牽扯上關係.
>基本上傲笑一事,推究到底應該很是明顯的知道龍宿殺害傲笑只源於"殺人滅口"這點而已!

並沒有好唄,不如等妳回家看過後再確定吧,我昨晚也是怕是否有漏了哪部份,還特意重看了一堆無聊的對話,劍子與佛劍所談的內容跟小活佛對談之事完全是兩回事。

姆仔
04-08-20, 01:41 PM
就算劍上面的珍珠破了又怎麼樣?
試問有哪把劍是直接用珍珠黏啊黏的黏成一把的?
用膝蓋想也知道裡面一定還有一把母劍...
但是奇怪的事來了,
怎麼無論是劍子還是佛劍都把那把劍當成用珍珠黏的?
好像從來不認為裡面有一把母劍一樣?
看到珍珠破了裡面還有一把劍,
就直接破口大罵「媽的,原來你真的是凶手!?」
怪了,真正看過珍珠底下紫龍原型的只有傲笑紅塵一個人吧...
怎麼弄得好像劍子、佛劍都看過似的...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14:

另外龍宿的作法也很奇怪...
為什麼要多此一舉的在血凰嵬坡阻殺傲笑紅塵?
那個笨的可以的解龍行還幫自己把證據紅塵劍譜給拿走了,
這下可好,連現場抓包的證據都沒有了,
他要怎麼證明龍宿是主謀?把劍譜拿走,剩下的證據就只有自己的片面之詞不是嗎?
那龍宿大可直接說是解龍行蓄意栽贓,
反正劍譜不在龍宿的手上,沒證據又要怎麼定他的罪?
那他還可以私底下和西蒙說悄悄話,出賣正道的人的行蹤,
相信西蒙會很樂意有龍宿這個情報提供者,
龍宿也樂得讓西蒙去做掉他看不順眼的人,
何樂而不為?
幹麻大老遠的冒險跑去阻殺傲笑紅塵?
無論是嗜血族,還是自己,都視傲笑紅塵為一大敵,
將傲笑紅塵的去處,以及不能在使用紅塵輪迴透露給西蒙知道,
西蒙又怎會不把握機會剷除傲笑紅塵呢?
龍宿這翻反常且無智的作法,
真不知道該說他因心虛而自亂陣腳了,還是笨的可以... :14: [/COLOR]

sa091181
04-08-20, 05:48 PM
※回應 姆仔 在 08-20-2004 01:41 PM 所發表的文章:
>就算劍上面的珍珠破了又怎麼樣?
>試問有哪把劍是直接用珍珠黏啊黏的黏成一把的?
>用膝蓋想也知道裡面一定還有一把母劍...
>但是奇怪的事來了,
>怎麼無論是劍子還是佛劍都把那把劍當成用珍珠黏的?
>好像從來不認為裡面有一把母劍一樣?
>看到珍珠破了裡面還有一把劍,
>就直接破口大罵「媽的,原來你真的是凶手!?」
>怪了,真正看過珍珠底下紫龍原型的只有傲笑紅塵一個人吧...
>怎麼弄得好像劍子、佛劍都看過似的...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關於這點我倒認為是因為,
劍子與佛劍兩人先看過傲笑的傷口,
在後來看見紫龍的珠珠掉下來後看到劍鋒與傷口符合,
所以才會認定他就是兇手吧,
況且龍宿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華麗,
如您說的,劍子還是佛劍都把那把劍當成用珍珠黏的~~ :09:

不過我有一點覺得挺疑惑的,
傲笑原本不是醒來後說他不確定,
為啥後來劍子佛劍去找他又直指兇手是龍宿?
是我沒看清楚嗎 :13:

姆仔
04-08-20, 08:39 PM
※回應 sa091181 在 08-20-2004 05:48 PM 所發表的文章:
>關於這點我倒認為是因為,
>劍子與佛劍兩人先看過傲笑的傷口,
>在後來看見紫龍的珠珠掉下來後看到劍鋒與傷口符合,
>所以才會認定他就是兇手吧,
>況且龍宿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華麗,
>如您說的,劍子還是佛劍都把那把劍當成用珍珠黏的~~ :09:
>不過我有一點覺得挺疑惑的,
>傲笑原本不是醒來後說他不確定,
>為啥後來劍子佛劍去找他又直指兇手是龍宿?
>是我沒看清楚嗎 :13:

世上同類型的劍何其多啊!
光憑傷口也只能斷定這是某一型的「劍」,
但不能斷定是哪一把啊...
這樣子的證據依然不足...
只是他們三個人真有默契...
一看到裡面還包著一把劍就
「媽的,你是凶手!?」
「對,我就是凶手!!」
:14:

toco2
04-08-20, 09:09 PM
※回應 姆仔 在 08-20-2004 08:39 PM 所發表的文章:

>世上同類型的劍何其多啊!
>光憑傷口也只能斷定這是某一型的「劍」,
>但不能斷定是哪一把啊...
>這樣子的證據依然不足...

劍傷吻合紫龍劍刃,傲笑又見到龍宿本人動手,加上普天之下能一招重創傲笑者寥寥無幾。

人證物證俱在,幾乎能斷定必是龍宿所為。

姆仔
04-08-20, 09:15 PM
※回應 toco2 在 08-20-2004 09:09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姆仔 在 08-20-2004 08:39 PM 所發表的文章:
>>世上同類型的劍何其多啊!
>>但不能斷定是哪一把啊...

>劍傷吻合紫龍劍刃,傲笑又見到龍宿本人動手,加上普天之下能一招重創傲笑者寥寥無幾。

>人證物證俱在,幾乎能斷定必是龍宿所為。


喔~這點我確實沒考慮到說~@@~
不過我總覺得這樣太牽強,起碼應該拖著龍宿找傲笑認證...
但是看情形,就算要找傲笑認證,
龍宿烙跑就是默認,找了傲笑就是被揭發...
結果是一樣的~ :14:

素問
04-08-20, 10:14 PM
※回應 陵軒 在 08-20-2004 12: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在第十集,龍宿與劍子打鬥末了.
佛劍:"我知道你也很痛心."
劍子:"想不到他會選擇走上這條路."
佛劍:"龍的預言已經成真,他不會就此罷休,未來還有惡鬥."
這句"龍的預言成真",何解?
今日我要探討的不是龍宿殺人奪書的問題,
而是編劇將殺人奪書與中原叛龍這兩者的關係會不會轉太硬了?
說是"定罪",能定的也只有殺害傲笑這點而已.....
跟未來扯上的關係,只有佛劍三十年後眼見的傲笑斷劍在血篁鬼坡...
與嗜血年紀記載的內容,應無太大關係才是!

素問
04-08-20, 10:29 PM
※回應 toco2 在 08-20-2004 09:09 PM 所發表的文章:

>劍傷吻合紫龍劍刃,傲笑又見到龍宿本人動手,加上普天之下能一招重創傲笑者寥寥無幾。
>人證物證俱在,幾乎能斷定必是龍宿所為。
所提的証據太過薄弱!
明明劇情提到紫龍劍傷人,表面上是看不到傷口~這要如何去比對傷口?
就算佛劍本意僅是試探,那也不該在紫龍劍身珍珠四散時,劍子與佛劍便是一臉逮到兇手的模樣.
就如姆仔道友所提的,劍刃原貌只有傲笑見過...
那麼脫去珍珠掩身的紫龍劍,在劍子佛劍眼裡,也只能是加深懷疑,而不是一口斷定!

天下間一招能重創傲笑之人不多,不代表就一定是檯面上的這幾位而已..
在傲笑自身也是言及該要查清確認的當口,人証之言已削弱了證明力.

當然,現在說這些都是多的...因為龍宿已坦承自己殺人奪書...
個人較不爽的就是編劇讓龍宿與劍子,佛劍反目的理由,搞得十分牽強而已..
似乎將龍宿編得很沉不住氣了!反派反成這樣,整個局勢走向也沒啥好期待了~ :10:

toco2
04-08-20, 10:43 PM
※回應 素問 在 08-20-2004 10:2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所提的証據太過薄弱!
>明明劇情提到紫龍劍傷人,表面上是看不到傷口~這要如何去比對傷口?
>就算佛劍本意僅是試探,那也不該在紫龍劍身珍珠四散時,劍子與佛劍便是一臉逮到兇手的模樣.
>就如姆仔道友所提的,劍刃原貌只有傲笑見過...

如果找傲笑對質,不過是多一道確認的手續,結果不變。

既然同樣要翻臉,為啥要選篙棘居,而不是有密道的疏樓西風?:04:

姆仔
04-08-20, 11:03 PM
※回應 toco2 在 08-20-2004 10:4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回應 素問 在 08-20-2004 10:2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明明劇情提到紫龍劍傷人,表面上是看不到傷口~這要如何去比對傷口?
>>就如姆仔道友所提的,劍刃原貌只有傲笑見過...
>如果找傲笑對質,不過是多一道確認的手續,結果不變。

>既然同樣要翻臉,為啥要選篙棘居,而不是有密道的疏樓西風?:04:


說到這邊,我不得不跳出說一句,
傲笑紅塵和疏樓龍宿的恩怨畢竟屬於私人恩怨,
以佛劍、劍子的立場可以指責龍宿,
也可以保護傲笑紅塵,但不夠就這麼判定龍宿為「叛龍」!
老實說,龍宿此舉,
大可看成早年的鬼迷心竅,讓自己狗急跳牆來以較敲描淡寫的方式帶過,
也可讓龍宿以行動來證實自己的並非叛龍,順便將攻抵過,
但劍子、佛劍兩人很顯然已把此事當成了「叛龍」來處理,
而就這麼給龍宿扣上了「陰謀家」的帽子,甚至於判他死刑!
但是,身為一個正道執牛耳,
被以這麼輕薄的罪名定罪成「叛龍」,
要知道奪劍譜與此之間的罪名差距如何之大啊!
劍子、佛劍如此作法,不覺得過於輕率嗎?
而身為摯友的劍子,該做的不是應該勸好友浪子回頭,
而不是一廂情願的想去制裁他不是嗎?
劍子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做的後果?
龍宿脫逃之後,正道既然不容於他,物極必反、狗急跳牆,
那麼龍宿必定會轉向和西蒙合作不是嗎?
這樣子對正道而言反而是弊多於利不是嗎?
將一個遊走於正反兩道之間的先天大角,硬是給扣了一個反派的大帽子,
無論如何都不是明智之舉不是嗎?
我想素問道友所質疑的地方也在於此處,
將私人恩怨硬是擴大成中原叛龍,
太牽強啊!

陵軒
04-08-20, 11:16 PM
※回應 素問 在 08-20-2004 10: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在第十集,龍宿與劍子打鬥末了.
>佛劍:"我知道你也很痛心."
>劍子:"想不到他會選擇走上這條路."
>佛劍:"龍的預言已經成真,他不會就此罷休,未來還有惡鬥."
>這句"龍的預言成真",何解?
>今日我要探討的不是龍宿殺人奪書的問題,
>而是編劇將殺人奪書與中原叛龍這兩者的關係會不會轉太硬了?
>說是"定罪",能定的也只有殺害傲笑這點而已.....
>跟未來扯上的關係,只有佛劍三十年後眼見的傲笑斷劍在血篁鬼坡...
>與嗜血年紀記載的內容,應無太大關係才是!

妳應該還記得西蒙擊殺傲笑時是在血篁嵬坡吧?當時佛劍就是照著預言書裡可能發生的事故走,所以才令傲笑逃過一劫。然則看過書中內容的人只有佛劍本身,劍子跟龍宿三人而已。

解救了傲笑這過程有變,但結果卻依然沒變,傲笑仍然在血篁嵬坡遭受到第二次的攻擊,斷劍也是剛巧留在現場,不過是被攻擊的時間延後了,那麼最有可能的兇手不就是照著書中演變,看過內容的三人之一嗎?再加上龍宿掩飾劍刃的不同之處,被拆穿了,只說無奈卻也沒多做解釋,這不是直承不諱是什麼?一切都是嗜血年紀給了先入為主的想法,”中原叛龍”讓佛劍有諸多聯想,”龍的預言成真”不就是意指剛好人、事、物所發生的與書中正好吻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