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電影] 貓女Catwoman



柳腰纖細眼兒媚
04-08-18, 02:17 PM
中文片名:貓女
英文片名:Catwoman
國別:美
出品年份:2004
編劇:約翰布朗卡托John D. Brancato、邁可費里 Michael Ferris、約翰羅傑斯 John Rogers
導演:皮托夫Pitof(奪命解碼)
演員:荷莉貝瑞Halle Berry(X戰警、鬼影人)
莎朗史東Sharon Stone(第六感追緝令)
班傑明布萊特Benjamin Bratt(麻辣女王)
蘭伯特威爾森Lambert Wilson(駭客任務)




所以拯救英雄的,其實是萬有的神蹟?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該是這樣的。異形準備佔領地球,絕對不會遭逢蝙蝠俠反抗。蜘蛛人搶救世界,大魔頭再神通廣大也不會是<<大法師>>裡貼附天花板也像隻蜘蛛的惡魔。所謂的類型片,不就是這樣一回事兒嗎?故事邏輯建築在虛空之上的靈異片裡絕對不會出現以事實做基礎加以強化甚至打破的英雄片人物,動不動就尾巴一掃半個東京毀掉的怪獸片裡不可能佐以鬥心機住在黑暗裡的魔法惡魔鬧場。所謂的情節,我一直以為,要說個精采的故事,說書人要掌握使聽眾嘴巴像魁儡戲偶那樣啊的便整個垂吊下來的驚喜技巧,有很大的比重,是因為故事主軸,唯有確立敘事核心,像在滿地散落零件,黑鴉鴉一片堆散的合金樑柱三合板泥漿乃至廢螺絲填滿泥沙的鐵桶的工地裡,辨認岀整個概念建築的主軸,鋼鐵一樣的貫穿,豎立故事的基本調性,明確的制定出,可以有什麼,可能會出現什麼,必須有什麼,而刪去那些露出線頭或像泥沼一樣一個接一個爆破的妄念水泡,露出穩固的可以根值於聽眾耳殼深處的地基來,才得以覆手輕翻,在上面妄加添枝散葉耍花腔玩變奏,像是麥芽糖般牽絲揉捏,在半空中沿異出各種繁複的圖紋變換,奪其聲光耳目之變也!如同巴別之塔再高,塔之壁且如蝸牛硬殼螺旋倒扭彎曲,而只要塔內根柱穩固,便得通天。

但我見到的,是一則漂浮虛空之外的,腳盤懸虛像酣醉之人癲步,絲毫無法留下深刻腳印好歹告訴別人「我從哪裡來」、「我要去哪裡」的腫脹故事。

珮欣絲菲利普是跨國化妝品公司的廣告企劃,因為不小心得知公司不可告人的商業情報而被殺,卻奇異的因為靈貓賜與神力,從此搖身一變成為具有強大力量的貓女,開始一連串報仇動作並探索自身能力。除了正邪對立彼此糾纏的俊美刑警男友,陰謀核心等待他的,是臉孔因為長期使用失敗化妝品而變的像大理石似的,集丈夫出軌色衰貌弛和公司產品有問題等中年職業婦女問題於一身的化妝品經理,所以窮盡電腦特效並讓荷莉貝瑞發狠老娘一件脫去一件的,其實就是一個被古埃及神秘力量附身的變裝狂對抗化妝品商的故事,簡直像是替全球飽受化妝之苦的女性觀眾所按下的現世報寓言。

按照劇情所刻畫,女主角身著時尚布波風格薄裙輕紗,出入高級大樓從事廣告企劃,卻換來旁白畫外音硬生生解釋為「不知道自己成為什麼」,心靈徬惶無所憑依的典型都會精神蒼白症侯群男女。我只能搖頭,有這樣近乎芭比娃娃故事裡才有的完美身家背景職業臉蛋設定(還不得不提,連主角同事都公式化出現一胖呼呼的開朗花痴女與女性化同志設計師),依然活不出人生意義,身處接近社會構成核心的環境,卻不能自向的去挖掘,而必須依靠非人力的英雄變身乃至貓靈附體才能活出自我,這樣的主角,實在太令我覺得懦弱且負面了。連自己的心都不能堅強的守護了,更何況是這個身為巨大黑暗複合體的城市呢?

貓女所擁有的神力,只能給予他解放的藉口,卻不能給他救贖。

靈貓所賦予的奇異能力,使主角脫離人類,但不論故事裡的主角變成什麼,就算戴上性感頭套,城市裡飛簷走壁,充其量,他只是一個時間到了,便由仙女揮手一變換上華美禮服的仙杜瑞拉,脫去皮衣貓耳頭罩,他依然是自己,從來,他就沒辦法拯救任何人。

所有的英雄,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於是老牌英雄超人克拉克再威武全能依然懼怕來自自己血緣之星的隕石碎片、蝙蝠俠的面具之後有比整個蝙蝠洞都陰森黑暗的童年、蜘蛛人飛盪城市之間的豪快能力始終伴隨間接使至親致死的原罪,更別提陷身無明世界的盲眼夜魔俠,或是像拼裝車那樣一整隊各具異能X戰警老為種族歧視奮鬥,正因為英雄們始終要和自己戰鬥,所以他們擁有更圓融、更能碰觸世界黑暗角落的生命觀,那讓他們變的堅強,願意為受到傷害的人挺身,並始終勇於正視那些傷害,要去努力守護住一些珍貴的什麼!這就是英雄了,她們比任何人都能理解,什麼是超越自身高超能力之上,更為重要的!

我便得守護。

每個孩子都熱愛英雄。所有的孩子背後都有英雄守護著,英雄是孩子老不小心跌跤易受傷害的柔軟年代裡仰望的巍峨身影,就算再怎麼受到傷害,抿唇咬齒,眼淚依然沿著頰畔不爭氣留下,但只要前方有英雄們撩風拍擊好抖擻的披風背影,孩子便願意伸出手,探出指尖努力想要碰觸到,只要再一點點喔!便能到達那了!這樣想著,在心底最深處,便能像超人升空那樣湧現出力量來,好像更有勇氣囉!我們便可以繼續前進,直到有一天,換我們去傳達英雄的故事!英雄就在我們身邊,英雄是構成我們生命質素裡的一部分,孩子時是庇護,守護我們的夢,長大則成為指標,迷失的時候也要努力的記起彼當時的勇氣來,繼續前進!

貓女則全然不是這一回事兒!貓女的存在除了作為一大型活動充氣娃娃,好滿足無數只想看到健美女體妖嬈扭聳臀部甩鞭輕吟的觀眾之外,再無一點英雄教養。扣除那樣薄弱的自我人格,也許貓女真的只適合當名稱職的反派,看他耍耍狠勁貓起來聳毛咧牙去撼動夜裡的城市,而不是癟腳扮演會聽從男主角勸導天亮了自動回到監獄的乖乖女。連影片最該陳述也最有著力點可發揮的,關於女性自覺以及身體革命,貓女也只能薄弱的甩甩那像異形觸手的皮鞭逗逗男主角和破壞他人派對。比較起來,出現不到幾次,卻對電影裡所有雄性生物放電並成功抱得美男歸的花痴女同事,更能清楚的活出自己的人生,善於把握機會,幽默能自我調侃,對人寬慰,勇於守護他人,具同情心,如同大部分人使用化妝品讓自己更美卻也懂得適時戒斷,尤其不放過任何機會選擇自己所愛,洋溢著城市人半帶天真的世故光芒,並擁有地母型強大的女性能量,柔而不和成功與這世界作戰並作出和解。這比只能依靠靈貓魂魄附身才獲得力量,卻不見得知道自己要什麼的貓女讓人動容。

所以拯救英雄的,其實是萬有的神蹟?

不!埃及靈貓帶來的神蹟只解放了電影裡的珮欣絲菲利普,神蹟只能給予非同人類的神力,卻不能拯救一凡人憂弱無所憑依的內心。幽靈附體的神怪片不能解釋主角始終超人一等的英雄片,英雄片也不能拯救一說壞了的故事,請救救貓女,擁有巨大力量卻沒有自己的人,他才是本部電影裡最該被拯救的對象。在只有貓女流竄的城市裡,人生,還是得像珮欣絲的女同事,要自己救贖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