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劇情] 霹靂劫之末世錄九、十集劇情重點『邪佛鬥、劍•真相』



就是茶
04-08-17, 01:53 PM
第十集之中
三大先天的鋪線
不單只是在武打上的設計不差
更讓人可以感覺出劍子心中的悲嘆之意
自云:江湖如此多嬌 引多少英雄競折腰 真是可嘆
劍子自從看過30年後的未來之書以後
便一直處心積慮的想為好友龍宿來脫離判龍的嫌疑
無奈的是...始終無法去挽回早已心懷異心之龍
但讓人感覺甚佳的真的是劍子的溫柔與體貼之心
就誠如仙鳳所說...他只是外表嚴肅~
個人一直感覺片頭所演的劍子與龍宿斷交那一幕
感覺很深刻....
而龍宿也非常讓人激賞
以半招之差敗給劍子的龍宿展現出梟雄氣度
完全不氣餒 並且反言誰能生存到最後誰才是贏家
口語中並把自己最要好的知己 劍子當做對手 反而我們的聖行者佛劍在他心中之地位似乎較比不上劍子:P 呵....也許是他知道佛劍比較忙吧XD
換個角度想...以龍宿之心機與深沉...與劍子多年的相交一切也只是想摸清劍子的底細...畢竟俗話說知己知彼 百戰百勝...另一方面也以正道來掩飾自己...當然另一方面他可能也很愉快與劍子常常鬥嘴吧XD...畢竟站在巔峰的人總是孤單...有人能夠相伴始終較不無聊:P
OK...說了一堆廢話...重點是這場武打拍的不錯...但是很不能接受的是
那個讓人感覺畫足添蛇的旁白
頂先天的對打...卻加上一直煩而不休的對白...只有讓人感覺不搭調
順便再抱怨一下...傲笑你就一直坐輪椅到末世錄結束吧XD
要不是因為你的爛劍招 我們龍宿也不需要跟正道反目Q_Q
無意之中又一直把你的等級提升至與三大先天相同=_=
真鳥.....

鄉土味
04-08-17, 04:17 PM
★重要事項★
壹、初登場(人物、地名)
神秘畫匠『不知名』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1.JPG)
神秘老者『不知名』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2.JPG)
五名證佛者之一阿闍梨『莫松罕』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3.JPG)
五名證佛者之一北辰黃朝代表『評劍官權九江』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4.JPG)
五名證佛者之一『楚老爺』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5.JPG)
五名證佛者之一(三教罪人)『不知名』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6.JPG)
北嵎皇城競技場強人『震天蒼壁』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7.JPG)
半分之間生父『不知名』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8.JPG)
半分之間生母『胡蝶衣』按我看圖 (http://myweb.hinet.net/home4/ahongj17/pili2/0910/09.JPG)


貳、 比鬥
闍皇西蒙VS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對過數招闍皇西蒙輕笑笑聲離開現場)
(過往之戰)嵩馬•狄VS震天蒼壁(嵩馬•狄戰勝震天蒼璧)
佛劍分說VS疏樓龍宿(劍子仙跡出現阻止一戰,自己親自對上摯友)
劍子仙跡VS疏樓龍宿(疏樓龍宿由密道而走)

參、 死亡
(過往之戰)震天蒼壁(死於嵩馬•狄天華神武)

肆、 出現招式
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三相法輪陣』
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翎毛陣』
嵩馬•狄『天華神武』
佛劍分說『佛雷斬業』
疏樓龍宿『紫龍捲怒濤』


伍、 新物品


陸、 其他
嵩馬•狄昔日身分『東尊刺鷹』



1.梨泥閻浮提洞內紅寅仍然被三位佛世尊『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困在三空法輪陣如意化天大法之中,此時二位阿闍梨邯寧、九肱感受到黑氣來臨黑氣主人便是『闍皇西蒙』,三高僧親自上陣應戰來犯敵人闍皇西蒙,三位高僧內功修為已達人佛之界,對上闍皇西蒙一時之間有漸漸壓制闍皇西蒙之態,不過闍皇西蒙擁有不死之身功力同樣深厚,以一敵三合毫無畏懼之態反而嘴角上揚揚聲而笑,三位高僧心念一動合力困住闍皇西蒙『三相法輪陣』隨即運起,反觀闍皇西蒙三招過後不能取下三人,身影瞬動瞬間衣袖揮舞間當場變化型態轉變成發狂之姿,闍皇西蒙邪力突然收回挑釁出招,一瞬之間利牙已經咬落枯樹天頸中,枯樹天臉色毫無變化讓闍皇西蒙立即收牙,枯樹天反而反問闍皇西蒙,他既然名為『枯樹天』那身上有何來的精血讓他吸食,枯樹天話語一落同時一掌擊向闍皇西蒙,闍皇西蒙接掌同時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相呼應『枯生精、地生氣、人生神』隨即三相法輪煉神魔『翎毛陣』隨即困住闍皇西蒙欲加以煉化,只見闍皇西蒙囂狂之態囂狂笑聲笑盡世人眼光膚淺小小翎毛陣也想困住他,邪力外放同時邪之刃當場破除三相法網翻身而出,一旁護陣的七相八識立即發招攻擊闍皇西蒙,只見闍皇西蒙邪刃輕舞化解殺招,隨後優雅身影淡入雲影只留下囂狂笑聲消失梨泥閻浮提洞,七相八識看著闍皇西蒙離開只能感嘆未能將他擒獲實在可惜,佛世尊之一枯樹天說闍皇西蒙還會再來要七相八識先回西佛國保護小活佛,此地有他們三人固守就可以,而在鎏法天宮內活佛、邪子正感應到氣流變化,果然來了二位不速之客茶理王、半分之間擒住邪之子,小活佛也不加以阻止只讓邪之子自己做主便可,邪之子不反抗跟隨茶理王而行,邪之子也清楚二人用意就是換回四分之三,不過邪之子說他也無法保證他就能換回四分之三,茶理王也無奈對邪之子說他也真的很無辜不過為了四分之三他也只好失禮了,從梨泥閻浮提洞而回七相八識、金妍華妃三人對於西佛國近日發生之事討論日後方針,而法藏論道之日也將來到,七相八識二位上師誠心希望小活佛能夠取回佛牒帶回西佛國。

2.秦假仙好心送十三娘回她住處休息時,草屋四周卻突然燃起火舌,草屋隨即都會被火舌吞噬之態,秦假先趕緊將熟睡的業徒靈、十三娘二人抱出火場,一出火場時就有數位黑衣人對著他們說要他們交出『天龍木』秦假先不解何為天龍木,數名黑衣人不再質問乾脆動手殺害他們,就在此時熟睡的十三娘突然甦醒抽出寶劍銳利劍氣氣勁衝向黑衣人,黑衣人面罩當場通通落下趕緊離開十三娘住處,十三娘揚手一揮燃燒的火苗也隨即被撲滅,秦假先稱讚十三娘暗藏實力同時十三娘又進入夢鄉,待天亮之後秦假仙醒過來同時十三娘也已經甦醒,十三娘告知昨夜來襲之人每十年就會來一次,秦假仙隨便猜測就猜到昨夜之人是否和劍祭有關,十三娘也稱讚秦假仙腦筋動的還滿快的一點就通,秦假仙也斷定十三娘一定是位鑄劍師而且還是一流的鑄劍師,秦假仙也立即詢問十三娘有關紫龍劍柄之事,十三娘說此劍柄她在十年前看過,是得到城主獎的名劍『闢商劍』,不過原本劍柄是藍色而非是現在的紫色,闢商劍此劍劍柄也是他獨特之處,經過十三娘對劍柄的解釋和此把劍最大特色之後,得到此劍最具特色之位置就是它擅長『中路劍法』中路劍法以刺字訣為主,善攻敵人腰間要穴,秦假仙疑問為何十三娘為何這樣明瞭此劍來歷質疑是否十三娘就是這把劍的鑄劍師,十三娘說不是她而是這把劍主人十年前要進入皇城封賞當中,中途發生意外後此劍也因此不見下落,秦假仙也要蔭屍人和小蟑螂陪同十三娘,他和業徒靈仙回去像劍子仙跡等人報告此事。

3.嵩馬•狄清楚疏樓龍宿知道競技場一事並定暗藏何等秘密,與其四處找尋不如讓『他們』來找他,正當此時地面開始震動,嵩馬•狄清楚此聲便是犯運車籠之聲,無數歷歷往事開始出現在腦海之中,待嵩馬•狄回過神時立即尋著車籠之聲追去,不過嵩馬•狄尋著車籠之聲數刻後車聲也消失不見蹤影,嵩馬•狄不放棄只說他會在等待他們的出現,另一處高崖上一位造型奇特的畫匠正在繪製一張奇特之畫,所繪畫之人竟然是嵩馬•狄,神秘畫匠說出『追逐與被追逐的目標,一旦轉換,補蟬的螳螂,終將踏入泥梨地獄』後一揚手,繪有嵩馬•狄的畫相,竟然憑空消失,神秘畫匠所繪製的嵩馬•狄傳回一處莊嚴神秘之處給一位神秘老者,神秘老者看過之後只說疏樓籠宿所言是真,當年的『東尊刺鷹』竟然未死,不過應該死於競技場的人未死最終還是難逃一死,畫面轉到嵩馬•狄一方,熟習之車籠聲再度響起過往之事也開始出現在腦海之中,回想起過往在競技場面對最強之人『震天蒼壁』對決一事,過往與現在不停衝擊嵩馬•狄之腦海,嵩馬•狄察覺不對『天華神武』即發殺向震天蒼壁,不過嵩馬•狄之嘴角卻也流出鮮血讓嵩馬•狄疑惑過往之事為何還會讓他受傷,疑惑之際嵩馬•狄還是靜靜要等待大魚上勾而繼續行走,背後神秘畫匠口說畫筆請不動東尊刺鷹,那就只好讓東尊刺鷹落入他圈套,嵩馬•狄最終來到一荒廢鬥場怪異之處,嵩馬•狄也首次遇上神秘畫匠,神秘畫匠的話語讓嵩馬•狄心中自問此人目的為何。

4.疏樓西風之內劍子仙跡、佛劍分說正在等候疏樓龍宿,等待二日過後疏樓龍宿終於取得最後藥材『喚魂果』而回,隨後濃烈的香味被傲笑紅塵吸入之後,傲笑紅塵手指開始有所反應,傲笑紅塵吸納完喚魂果後疏樓籠宿說只要在一刻鐘後便可以甦醒,疏樓籠宿要二人在等待之時讓他招待享用穆仙鳳茶藝,品茗同時劍子仙跡和疏樓龍宿還能一虧穆仙鳳一番,一刻過後傲笑紅塵終於甦醒,三人立即上前查看傲笑紅塵情況,傲笑紅塵雖然甦醒不過還是有半身不遂之苦纏身,不過劍子仙跡和佛劍分說都說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有辦法可以恢復以往瀟灑身影,得知自己身在疏樓西風又被傷他之人疏樓龍宿解救的傲笑紅塵,一開口雖然是驚訝疏樓龍宿會救他不過傷他之人和兵器,傲笑紅塵卻說等他確定後會在告知三人,佛劍分說隨後表示他要帶走傲笑紅塵好好保護他,坐著輪椅的傲笑紅塵也由佛劍分說護送離開疏樓西風,而劍子仙跡也親自來到鎏法天宮一會小活佛討論有關邪兵衛之事還有對抗邪勢不死之身之法,首先討論到有關嗜血不死之身一事劍子仙跡提到『以邪制邪』三教典籍都有記載邪兵衛,劍子仙跡說到道教『渾沌天券』有記載千年之前魔羅道上有一股不知名的黑暗力量匯聚,威力之大足以盡掩三光甚自改變天地法則,為了消滅這股力量三教全力處理此事,只是無論何人靠近此股力量便被捲入其中遭到吞噬,小活佛說此記載和佛教典籍也相同,小活佛更說此股力量便是邪兵衛,劍子仙跡也說渾沌天券經過時間摧殘已經無法辨識,只知道當時是初代活佛犧牲自己性命才將邪兵衛封印住,小活佛提到他和疏樓龍宿討論有關邪兵衛後,回到鎏法天宮便可以查閲闡提經下半冊後總算找到後續記載,初代活佛將邪兵衛吸入體內,只不過這股力量太過強烈所以便以金身坐化困住這股力量,邪兵衛型態沒有固定型態,化利刃而為兵器、變山河而成絕境、合入天際則雲掩三光、竄入地中則死水波濤、凝獸形而成妖魔、是一股隨心所欲的力量,這股力量一旦被釋放將會是天地以來最大的邪能,絕非一人之力就可以掌控,也非天下間任何力量所能消滅,劍子仙跡也明白嗜血族最大目的不是掌握邪兵衛而是藉由它力量來掩盡三光成為嗜血族的天下, 嗜血族和西佛國也經歷多年爭戰,最在前任佛子和五名意識能力者合力之下才將嗜血者封於冰城奇域,經過二人交談後劍子仙跡內心也深思疏樓龍宿推論以邪兵衛對抗嗜血族方法是錯誤的,另一方離開疏樓西風的佛劍分說和傲笑紅塵二人,佛劍分說見傲笑紅塵內心有所浮動詢問傷他之人為何,傲笑紅塵只說傷他之人是疏樓籠宿面容不過卻持非疏樓龍宿之劍,佛劍分說也說和文劍天書君楓白一樣,這時秦假仙來到告知他找到傷他之兵器下落,秦假仙也將他和十三娘所談之言告之二人,佛劍分說聽後要秦假仙陪同傲笑紅塵前往定禪天他有事要離開處理。

5.從西佛國而回的闍皇西蒙回到闍城後和冰爵禔摩討論此事同時也不忘稱讚三位佛世尊的確難纏,對於吸食鮮血的嗜血一族來說確實是麻煩之事,闍皇西蒙確留下一句『邪兵衛不是只有他們需要』一句耐人尋味之話,冰爵禔摩一聽就知道闍皇西蒙所說何意,讓他稱讚闍皇西蒙確實是他眼中唯一的嗜血王者,此時闍城外傳來茶理王叫囂的聲音,闍皇西蒙親自出來迎接茶理王看他要談何事,彼此互相一虧雙方各自逞口舌之快後闍皇西蒙被茶理王激怒要他不要再汙辱他的父王,茶理王導入主題要他趕緊交出四分之三不然就對他之子邪之子動手,闍皇西蒙不愧是嗜血之王也能一虧茶理王和四分之三之間矛盾的父子情誼,驚訝之事發生闍皇西蒙說邪之子已經不屬於闍城一脈所以要殺要剮都不關他的事,四分之三他是不會交出來的,待闍皇西蒙離開之後茶理王憤怒難耐只好發洩在四周樹木身上,茶理王回到藏身山洞後憤怒告知半分之間有關闍皇西蒙所說之事,雖然結果讓大家失望不過該做之事還是要做,蘇安要動手殺除邪之子不過半分之間說交給他處理,便將邪之子帶出山洞來到一荒郊野外時,邪之子要半分之間可以動手了,半分之間除魔聖槍隨即上膛退魔火一發,邪之子不閃避挺身接下,看著傷口沒有灰化也讓半分之間清楚邪之子並不是嗜血一族,看著邪之子不僅讓半分之間想起以往被欺負過往之境,和自己淒美的童年生活,隨即變親自護送邪之子往西佛國讓小活佛醫治,半分之間也要求一見紅寅希望能問出四分之三下落,半分之間見到紅寅之後詢問他有關四分之三下落,半分之間利用一點點小技巧就問出四分之三和王棺連同被打入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深處,半分之間問紅寅是否有把握可以救出四分之三,紅寅也說他或許可以,一點小技巧讓紅寅說出半分之間所要知之事,紅寅知道被半分之間所騙後差點氣死,關於法藏論道之事,小活佛也要金妍華妃和他一同動身去千羅壁請出『莫松罕』阿闍梨來當見證者之一,小活佛來到千羅壁時告知法藏論道五名證佛者中,中原、西佛國各一位,天都國度必定會派出『評劍官權九江』, 另二名證佛者分別為天都國度首富者有慈善人之稱的『楚爺』,另一位就是『三教罪人』,為防止法藏論道之日嗜血族來犯所以小活佛特請眾阿闍梨護法,莫松罕阿闍梨說當日護法會由邯寧阿闍梨負責。

6.劍界高人風之痕、白衣劍少再現武道來到黑衣劍少跳崖之處,半年過去風之痕下崖無數次卻還是找不到黑衣劍少和妖后,風之痕身影一動再度跳落斷崖找尋妖后和黑衣劍少行蹤,不過白衣劍少一席話『兩人生或兩人死永遠不變』充滿諸多變數耐人尋味。

7.豁然之境中佛劍分說來到,劍子仙跡清楚是和傲笑紅塵有關,佛劍分說將秦假仙調查之事告知劍子仙跡,劍子仙跡只說找到凶器才能找到兇手,佛劍分說也很有默契說找到兇手自然能找到凶器,雙方也各自行動由佛劍分說找尋兇手由劍子仙跡找尋凶器,佛劍分說也立即動身找尋疏樓龍宿,來到疏樓西風時肅殺之氣立即震退穆仙鳳和默言歆,疏樓龍宿親自出來迎接佛劍分說並詢問佛劍分說為何而來,佛劍分說只說是為了傷傲笑紅塵之事而來,因為傷他之人便是疏樓龍宿,疏樓龍宿無奈紫龍現芒應戰,疏樓西風當場變成廝殺戰場,佛牒、紫龍各自為自己主人奮力一戰,佛牒、紫龍初次交擊疏樓西風四周已成廢墟,昔日友誼已失佛劍分說先讓三分後便不再留情佛牒誓殺眼前之人疏樓龍宿,紫龍龍影揮舞之間不讓清聖佛氣專美於前,紫龍身紫龍影圍繞在疏樓龍宿四周圍,佛牒、紫龍肅殺之招『佛雷斬業』『紫龍捲怒濤』交錯交擊,二口聖器衝擊之時天上雲影急速流動,突然劍子仙跡一聲住手傳來手中古塵隨即現芒砍下之時砍中紫龍劍身,紫龍劍身華麗包裝的華麗之珠迸射而出現出紫龍真身,真相已白劍子仙跡口口聲聲質問為何什麼真的是你,疏樓龍宿只留下更為無奈一句『劍中真相破.....無奈』無奈二字一出,三人身影分開之時佛劍分說誓要斬斷疏樓龍宿罪業,劍子仙跡要佛劍分說收回佛牒,疏樓籠宿既然為他好友就由他親自斬斷,佛牒收回之時二位摯友雖有百般無奈縱然友情勝過一切,不過今日之事卻也讓劍子仙跡心碎決定親手斬斷如此罪業,紫龍、古塵、疏樓龍宿、劍子仙跡昔日好友今日為敵,劍影瞬動之刻不用言語不用表達只有劍與劍的無奈之戰,快__讓人眼睛一亮,準__讓二人不敢大意,快與準、劍影閃已過數百招,佛劍分說手按佛牒虎視眈眈在一旁觀看,突然劍聲停止,勝負已經在二人心中浮起『一招分勝負』無招無名無喊喝,昔日情誼如往事歷歷在眼前,一招過後紫龍消失無蹤,劍子仙跡中了紫龍劍傷,劍子仙跡抱歉讓疏樓龍宿自密道而走,佛劍分說說一切何需再說抱歉,穆仙鳳、默言歆二人也由劍子仙跡親自照應帶回豁然之境安置,佛劍分說也要往定禪天探視傲笑紅塵,劍子仙跡將穆仙鳳、默言歆帶回豁然之境後,獨夜人的來到也讓穆仙鳳說出許多秘密,魔龍祭天並未死亡一事劍子仙跡也說這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佛劍分說回到定禪天時文劍天書君楓白已經來此等候,一同進入之後傲笑紅塵見到昔日好友文劍天書君楓白時,二人一時之間默默無語最後傲笑紅塵一句『多謝』化解二人過往以久的恩怨,聽到疏樓龍宿之事後文劍天書君楓白最為高興,佛劍分說要淨琉璃和他先離開讓二人一談,文劍天書君楓白也將他和疏樓龍宿以往之事完全告知傲笑紅塵,還有有關偷取紅塵劍譜的真正原因,而在定禪天外佛劍分說和淨琉璃提到即將到來的法藏論道,淨琉璃要佛劍分說自已保重善自小心,而文劍天書君楓白也告之菩薩他要留在定禪天這照顧傲笑紅塵,菩薩也說他正好要外出數日剛好由他照顧傲笑紅塵最為適當。

8.秦假仙回到十三娘住處後詢問他是否看闢商劍有關,十三娘只說她和此劍沒有任何關係,提到傲笑紅塵傷勢後十三娘知道他傷的很嚴重,也告之秦假仙她聽過一個叫做楟竹的東西或許可以醫治這傷,十三娘也說明她是前二任劍祭冠軍,就在要三連冠時被此把闢商劍打敗破壞她的三連冠美夢,不過她也不想再參加劍祭了,十三娘說她不想再參加劍祭也是因為她沒有再等待三連冠的時間,十三娘說變就變立即說她決定要再鑄一把劍參加比賽超越闢商劍,秦假仙也動身前往找尋楟竹,另一邊弄三平戲班子又在上演闍皇西蒙和三位佛世尊對決戲碼,也和蚵仔煎互相配合,這時秦假仙來此外重金找尋有關楟竹下落,所以讓所有看戲的人都趕緊去找這東西,弄三平得知後說他也不清楚此物,不過一旁蚵仔煎卻說他知道此物也將地點告知秦假仙知悉,秦假仙欲往蚵仔煎所說之處時卻遭魔龍祭天部屬『凜』狙殺。

9.疏樓龍宿回到秘密之處後流川飄渺趕緊上前探視,疏樓龍宿要他退下後便自己運功療養被劍子仙跡古塵劍所傷之傷口,疏樓龍宿調息一周天後感嘆之話讓人鼻酸讓人感到疏樓龍宿此時內心之際是何等悲傷何等傷感,而流川飄渺受疏樓龍宿之令來到闍城一會闍皇西蒙,告知他之主人疏樓龍宿已經釋出善意重創傲笑紅塵,將再商談下一步的合作,闍皇西蒙說疏樓龍宿反反覆覆他該如何相信他,流川飄渺說他家主人示出誠意欲加入嗜血一族,闍皇西蒙雖然內心有所懷疑不過表面上也是告知流川飄渺要他回去告知疏樓龍宿只要他前來闍城之外便能得到他所要,闍皇西蒙也要冰爵禔摩親自去迎接疏樓龍宿加入嗜血一族,疏樓龍宿親自來到闍城外,冰爵禔蒙已經等候多時。

10.佛劍分說往西佛國途中遇到九幽時,一番對邪之子的見解佛劍分說之決心讓九幽震驚,如果要殺邪之子以解救蒼生,就算一位孩童他也下的了手因為他見過滅絕慘倫的世界,當佛劍分說來到西佛國鎏法天宮時小活佛正和邪之子會談,佛劍分說只說他是為了滅絕希望而來,佛劍分說直接就問邪之子闍城血印是否是他所開,邪之子也說闍城血印確實是他所開,邪之子希望在他結束性命之前能夠請佛劍分說完成他一個願望就是死在佛牒之下,小活佛說因為明天就是法藏論道之日,所以佛牒已經被供奉在大殿之上,邪之子也說他會等待法藏論道結束在此等候佛劍分說,時辰已到小活佛、佛劍分說立即要往法藏論道場地『天葬山』。

11.鐵十三也準備開始鑄劍,鐵十三解開封印數十年的地牢來到一處極寒之處準備鑄劍,今生最強之劍將在這一日當中產生。

12.流川飄渺依照命令而出步行暗林時,昔日同為問俠峰一員的『金陵趙•玉界尺』翩然而降要他說出疏樓龍宿下落。

13.半分之間回到熟悉之處,雨____不停落下卻不能停止半分之間內心的波動,隨著眼前之人到來,半分之間內心更為激烈跳動,眼前出現之人便是他之生母『胡蝶衣』。



霹靂劫之末世錄第十一集『以牙還牙』

◎小弟文章只供觀賞、決不做轉貼之途!!謝謝 『鄉土味』◎

文衡儒宗
04-08-18, 08:18 AM
※回應 就是茶 在 08-17-2004 01:53 PM 所發表的文章:
>OK...說了一堆廢話...重點是這場武打拍的不錯...但是很不能接受的是
>那個讓人感覺畫足添蛇的旁白
>頂先天的對打...卻加上一直煩而不休的對白...只有讓人感覺不搭調

  最近都是這樣,旁白囉嗦個不停,好像觀眾笨到什麼都不知道,要旁白領著觀眾去看戲。 ="= 連西蒙對三佛世尊也是,呱噪的旁白,就不能簡單明瞭些嗎?

>順便再抱怨一下...傲笑你就一直坐輪椅到末世錄結束吧XD
>要不是因為你的爛劍招 我們龍宿也不需要跟正道反目Q_Q
>無意之中又一直把你的等級提升至與三大先天相同=_=
>真鳥.....

  才剛受傷,戲裡馬上就出現可以醫治半身不遂的楟竹;才剛斷劍,馬上就有人要來鑄劍(鐵十三的那把,鐵定是要給他的吧);龍宿又說他忌諱的兩人是傲笑與劍子。切!編劇太寵愛他了。希望君楓白又是一計暗棋,再把傲笑氣得吐血。 :06:

逍遙風
04-08-18, 04:53 PM
劍子仙跡還真是有魅力,仙鳳ˋ華妃好像都對他有意思喔!

openbook
04-08-19, 10:00 PM
看完九十兩集 突然有一個想法
龍宿與劍子兩人在做戲給佛劍看

佛劍對龍宿是兇手應該是半信半疑所以才會找劍子商量
不然以佛劍個性應該直接找上龍宿才對
而劍子則以打錯泡茶賠罪即可說服佛劍直接找上龍宿
中途假意阻止戰鬥而迫使紫龍現形
接著又說服佛劍讓自己對上龍宿
然後再在戰鬥中放走龍宿

這樣一來雖然龍宿反派腳色底定
但也使得劍子站穩正派領導的地位
反正龍宿身分已經啟人疑竇
反派身份曝光反而更容易取得西蒙的信任
這樣一正一反可以使兩人合作取得最大的利益

殺傲笑救傲笑應該是為了故佈疑陣
殺不死可以藉傲笑之口證實龍宿的身份
反正救回來也是下身癱瘓無威脅性(楟竹應該是意料之外)
解龍形應是兩人其中之一的手下(魔龍應該也是)
而收留慕仙鳳與莫言x應該是為了避免兩人被佛劍所斬
否則這兩人豈會輕易背叛龍宿

這樣一來就有兩種可能 兩人同為正派或同為反派
如果兩人同為正派 這樣之前的傳聞龍宿犧牲自己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楟竹應該就是為了救傲笑預留的後路

如果兩人同為反派 代表中原與嗜血族之外第三甚至第四勢力的誕生
為嗜血族沒落後(看來快了現在檯面上只剩西蒙跟堤摩以及邪之子)新劇情發展的趨勢鋪路

我個人則比較頃向後者

仁俠布武
04-08-19, 11:46 PM
其實這位道友所說的--各人有點小小不同的觀感--殊不知11--12集提摩必死而由龍宿取代-其地位--而影約看來龍宿跟皇城覺對脫離不了關西--或許到後來他也只是一科棋吧--道友別想太多--而現在的故事重心以開始轉移摟--相信細心的朋友都查覺的到吧--我到覺得現在的西蒙以經有點像當初覆天殤一樣漸漸走向末路--而皇城這一段正要開始ㄋ--我反而覺得下兩集佛碟的歸屬我比較有興趣--想看看霹靂還要怎麼來捧佛子也就是老素的化身--怎麼來貶低' 當初所謂的3教頂峰--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歡迎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