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劫簡略劇情(二十三)



凌幽幻翼
09-06-14, 09:17 PM
霹靂劫(二十三):驚弓之鳥




天國墓地,絕情師太與万俟焉為了爭奪紫錦囊的屍體而大打出手,雙方戰鬥由淺入深,由平淡進入激烈。鬼王棺眼見毒計將近成功,心中暗喜。這方面,執戒律施展『隔山取物』的手法盜走了屍體,旋即離開。
這時,潛伏在地底的天下第一棺有了動作,他出現阻止戰鬥,告知戰鬥中的兩人,紫錦囊的屍體早就被人盜走,兩人卻還在此地廝殺?絕情師太一怔,立即打開棺木,紫錦囊的屍體果真不見,她馬上追去。
万俟焉問天下第一棺可有見到盜取屍體的賊子?天下第一棺說沒有,万俟焉覺得奇怪,既然沒有見到,為何天下第一棺知道有人偷走了屍體?天下第一棺說在地層之下,他察覺有人使用『隔山取物』的手法盜走了屍體。
万俟焉懷疑該不會是天下第一棺偷的?天下第一棺哈哈一笑,他說他的目標是天下第一棺,要紫錦囊的屍體何用?万俟焉警告最好不是,否則他會讓天下第一棺變成木屑!說完便狂笑飛去。

一旁的鬼王棺氣憤走出,質問天下第一棺為何破壞他的計畫?鬼王棺說天下第一棺處處與他為敵,莫非真想領教他的絕學。天下第一棺說領教鬼王棺的絕學是遲早的事,破壞計畫是要讓鬼王棺面臨更多的波折,承受種種的波折,能在逆境之下生存的鬼王棺,才是他所要追求的目標。
天下第一棺又提及鬼王棺曾說武功不及絕情師太,這個很快就有答案,因為紫錦囊會死乃是因為鬼王棺的『引歸殺象』所致,所以絕情師太或許會找鬼王棺報仇,說不定連万俟焉也會加入,他希望鬼王棺能好好應付,別讓他失望。
天下第一棺離開後,鬼王棺猜想天下第一棺會將他偷襲紫錦囊一事告知絕情師太,他得想辦法扼阻此事發生。鬼王棺打算等道友業途靈回來之後,再做商議。

==================

搏命坪,太黃君拔出『龍骨聖刀』之時,業途靈發掌偷襲素還真,太黃君縱身以『龍骨聖刀』替素還真擋下『滿貫妖騰』。太黃君被反震之力逼得連退數步,素還真一手扶住,「再接他一掌如何呢?」素還真沉喝一聲,龍氣貫入太黃君身體,『龍骨聖刀』與龍氣合為一體,聖刀之精氣神會齊,極限威力待發而出!
業途靈不放在眼裡,「小子!讓你們同一天做忌!喝──!」業途靈運動『無上魔法』,雙手輕拍胸口,全身化為一團光芒,『火龍金魔體』如排山倒海之勢擊向太黃君與素還真。
只見太黃君高舉聖刀,用力一劈,『火龍金魔體』被劈開,業途靈也在慘叫聲中被浩然聖氣震飛數百丈。業途靈痛苦落地,全身綠光閃閃,氣血翻騰,「好利害!」縱身一跳,離開了搏命坪。

==================

落魂橋,枯葉與燕渡關早就等候多時,燕渡關問:「你要站在哪一邊,讓你先選擇。」枯葉冷冷說道:「我早就選擇好了。」「喔?既然你選擇左邊,那我就站在右邊。」
由於『火龍金魔體』被破,業途靈猶如驚弓之鳥,奔向落魂橋。燕渡關遠遠望見,右肩微動,一道劍氣飛旋而出,枯葉也同時發出劍氣。二道劍氣如電光石火飛向業途靈,驚心未定的業途靈察覺左右兩邊殺氣逼近,急忙加快腳步,施展『鬼行亟電』衝過了殺氣,揚長而去了。
被業途靈逃脫,燕渡關十分不滿,「哼!都是你的劍氣速度太慢,所以才讓獵物脫逃。」枯葉反駁道:「責任是二個人的。」「那以後就將責任分開,以免我受你的連累。」「求之不得!」枯葉轉身離開,燕渡關怒道:「本錢不夠架勢十足,想在我的面前搶眉角,難啦!」

==================

搏命坪,太黃君說今天的戰鬥暫時停止,改日再戰。素還真希望太黃君能停止無意義的爭鬥,因為見到聖刀與龍氣結合的威力,他請太黃君協助平定狼煙。太黃君卻說維護武林和平的責任,一個人也可以完成,只要素還真將龍氣給他,並阻宣布退隱,他甚至可以替素還真完成想做的事。
素還真以為現今局勢,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想要以個人的力量扭轉乾坤,機會渺茫。太黃君冷笑一聲,他說既然如此,素還真就不必多言,『龍骨聖刀』與龍氣終要歸一人所有,到底是他還是素還真有這份福運,就看誰的本事大了。太黃君要素還真回琉璃仙境,等候他的挑戰。
太黃君離開之後,素還真不由得感嘆,太黃君執意如此,他也無可奈何,一切順其自然吧!素還真也離開了搏命坪。

==================

魔域,執戒律帶回紫錦囊的屍體,花影人撿視屍體腳底後,並沒有發現任何傷痕。花影人懷疑鬼王棺是否真與紫錦囊有所勾結,否則為何紫錦囊身上沒有傷痕?執戒律說當初他堅持不讓鬼王棺參與吞併苦境的行動就是在此,如今證實他的判斷正確。
曲宿全卻有不同意見,他以為現在無法判斷是紫錦囊還是侯貫清死於『引歸殺象』之下,所以不能斷定鬼王棺不可信,否則天下第一棺更加不能相信。花影人認為副主席分析的也有道理,便命執戒律負責調查此事,以維護集境聯盟的面子,而他要先回集境處理其他事務。執戒律再次請主席能勸降霧谷老人,花影人答應,便離開返回集境。
曲宿全詢問該如何處置紫錦囊的屍體?執戒律說為了紫錦囊的屍體,万俟焉與一位叫做絕情師太的女道大打出手,若是將屍體放置在魔域,只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他以為還是將屍體送回天國墓地,曲宿全想想也好,便讓總護法處理。

==================

一處神秘的花園,葉小釵神智痴迷坐在地上,身旁是神秘女子以及今生一劍。神秘女子說葉小釵被仇家打傷腦部,致使記憶喪失,連吃飯的動作也忘了,形同白痴一般,若沒有人在身旁照顧,會有生命危險。神秘女子問今生一劍該如何,因為她尚有重要任務要進行,無法照顧葉小釵。
今生一劍默默不答,神秘女子問道:「今生一劍,為何默默不答呢?」今生一劍冷淡淡說道:「我的職責是保護妳的安全,其他一概不管。」「我只是要你提供一點意見。」「沒意見。」今生一劍仍舊冷冷回答,這使得神秘女子有些發怒,「什麼沒意見,我要你講!」今生一劍說道:「簡單的方法就是將他殺掉!麻煩的做法就是將他交給一個可靠的人看顧。」神秘女子想了想,她有一個適當的人選,便與今生一劍帶著葉小釵離去。

==================

狂奔的業途靈遇上鬼王棺,鬼王棺見到道友施展『鬼行亟電』,心知有變,又聽見業途靈的聲調轉變,明白業途靈的『火龍金魔體』已破。業途靈氣憤地將一切說出,原來素還真與太黃君聯手,他被太黃君手中的神器砍破『火龍金魔體』,而且素還真還安排兩名小子想暗算他。
鬼王棺說素還真最擅長的就是連環殺招,業途靈詢問太黃君手中的神器為何?鬼王棺說告知乃是『龍骨聖刀』,配合素還真的龍氣,威力萬鈞。業途靈認為不想辦法解決太黃君與『龍骨聖刀』,他的行動將要受到限制,而且他覺得素還真與太黃君根本是假意決鬥。鬼王棺倒是覺得兩人決鬥是真,只是素還真這個人有辦法從逆境中安全脫身,業途靈說這種人非除不可,要鬼王棺放下一切,專心想辦法除掉素還真。
鬼王棺說最近他有一件事要先解決,無法分身。業途靈詢問是否需要他協助?鬼王棺說不用,業途靈先修復元體要緊,再說這件事還難不倒他。業途靈說有事以『通天密語』聯絡,便先離開。鬼王棺覺得計畫履次失敗,但他卻不灰心,因為失敗乃成功之母。
暗處,二名集境兵士奉總護法之命監視鬼王棺,只要鬼王棺使用『引歸殺象』殺人,兩人便將屍體帶回給總護法檢視傷痕。

==================

深夜時分,埋藏『吸功石』的巫靈山,發出了恐怖的哀嚎之聲!

==================

回到集境的花影人,再次回到武皇密室,因為上次時間緊迫,所以無暇練習刻在密室石壁上的武皇劍招,這次他決心要將之練成。花影人看著石壁的五幅劍招圖形,前四式為『點落八方』、『凌虛御風』、『斷鶴續鳧』、『蓬飄萍轉』,四式皆為左手劍,但第五式只刻有「恨遺明珠」四字,並未有劍招圖形。花影人也暫時不管這麼多,先將前四式練成再說。

==================

琉璃仙境,燕渡關為任務失敗辯解,他認為是枯葉的劍氣速度太慢,致使對方有機可逃。素還真卻指出兩人不肯配合,若是枯葉在前先發劍氣,燕渡關隨後伺機而動,相信對方難覓生機。然而素還真也安慰兩人,因為這個人不是鬼王棺而是鬼王棺手下的爪牙,讓其逃脫無傷大雅。
枯葉認為對方雖是爪牙,但武功高強,素還真與其交過手,因此明白這個人的實力,此人所用的『火龍金魔體』是他平生未曾見過,但仍不敵聖刀與龍氣聯手。燕渡關聽見『火龍金魔體』,他說這是滅輪功夫,那此人必是邪靈之一,他的任務來了!便快步離開琉璃仙境。
素還真要枯葉隨後照應,枯葉頗感為難,因為他覺得很難配合。素還真希望枯葉能看在他的面子上盡力一試,枯葉只得答應跟隨而去。正傳抗議,因為燕渡關搶得先機去執行任務,而他卻還必須在琉璃仙境等人,素還真安撫說掌握先機的人未必然是最後的勝利者。

隨後一線生回來,他說四處找不到葉小釵的下落,擔心葉小釵已經被殺了,素還真認為不可能。此時有人持一封信前來,指名要交給素還真。看完信之後,素還真說一名不相識的女子約他今夜在半駝廢的墓前見面。
一線生覺得有詐,阻止素還真前去,素還真卻說半駝廢是他的朋友,應該前往祭拜一番。一線生不反對素還真祭拜半駝廢,但有必要選在今晚嗎?素還真以為無妨,便離開了琉璃仙境。一線生不放心,便隨後照應,正傳也想跟去,但一線生拒絕,因為正傳是名書生,去了只是增加他的負擔。

==================

隱秘的古洞,阿修羅主宰仍然無法悟出『轉輪盒』的秘密,這時天禍妖狐再度來到,阿修羅主疑惑為何天禍妖狐不留在魔域?天禍妖狐告知魔域被集境殲滅,阿修羅聞言震驚不已,雖然他早知集境對苦境虎視眈眈,但為何會先針對魔域下手,難道集境以為魔域沒有能人嗎?
阿修羅的悲痛,使得天禍妖狐也心情激動,阿修羅安撫天禍妖狐,他以為有時環境的改變,讓人不得不屈守在時勢之下,但不妨靜觀其變,總有一天末路英雄也有改造天運的時候。阿修羅要天禍妖狐先回不歸路,等他完成此地任務後,自會去不歸路與天禍妖狐會合。
天禍妖狐雖然不願,但也只能遵照主宰命令,先行離開。阿修羅知道天禍妖狐的忠誠不容置疑,但是任務與感情要劃分詳細,否則魔域將要萬劫不復。阿修羅說一時的失敗未必就是永遠的落魄,他還是得先完成任務再說。

==================

鬼王棺察覺有人背後跟蹤,立即化身消失。集境二人見到鬼王棺忽然消失,正覺驚訝而四處找尋,沒想到鬼王棺出現在兩人背後,隨手制服兩人,並得知事情始末。鬼王棺微微一笑,便解開兩人束縛,斥責兩人竟敢跟蹤他,便假意以『引歸殺象』殺死兩人,然後離開。實際上,其中一人只有重傷,便帶著同伴的屍體回去給總護法鑑定。

魔域,派去監視的二人一死一重傷回來,曲宿全與執戒律鑑定完屍體後,曲宿全說『引歸殺象』並未在屍體腳底留下痕跡,可見侯貫清非是鬼王棺所殺,也證實天下第一棺的言詞有誤。執戒律沉思半晌之後,也認同副主席之言。
曲宿全決定改變敵視鬼王棺的方針,以圖謀苦境為主要任務,必要時仍可借重鬼王棺的力量,因為借用其力量一分,也許就能減少集境的損失一分。執戒律說副主席既然如此決定,他自當遵守命令。

==================

半駝廢墓前,素還真前來,見到一旁的葉小釵神智痴迷,心裡又驚又悲,可是臉上卻不顯露出來。神秘女子開口道:「素還真。」「正是,姑娘,妳叫人送信給我,約我到此到底有何事情要談?」神秘女子指著葉小釵問道:「這個人你認識他嗎?」「葉小釵。」神秘女子問道:「你看到葉小釵淪落到這種地步,你不覺得驚訝、痛心嗎?」
「痛心?哈──」素還真輕蔑地笑了笑,「我是一個活在血腥武林的人,戰場上的生生死死我看多了,世上的悲歡離合我也看多了,像葉小釵這種小小的遭遇,焉能讓我生起悲憫之心?」「哦──?」神秘女子睨了素還真一眼,繼續說道:「據我所知,葉小釵曾經為你素還真出生入死,奉獻心力,你這樣對待有功之臣,未免太過薄情。」素還真冷淡反駁道:「他不是功臣,只是苦力。沒錯,他是為我付出不少力量,但他所付出的對我素還真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幫助,反而加添我的負擔。」
「好了!」神秘女子打斷素還真之言,她神情發怒道:「廢話少說,我問你,你要如何處理這個人呢?」「他是一名累贅,我不能讓一名累贅來影響我的行動,我的計畫。」素還真的話激怒了神秘女子,她冷冷說道:「你真絕!半駝廢在黃泉路上原諒不了你!」
神秘女子話語一停,今生一劍勁力發出,木板飛插在墓前,上面刻著日期及「素還真之墓」,然後神秘女子與今生一劍帶著葉小釵離去。

等兩人離開之後,素還真才顯露出壓抑多時的情感,一線生出現,他不明白為何素還真會說出這麼絕情的話?因為葉小釵是素還真身邊的一員大將,而素還真則是十分惜才,愛護部下的人,今天素還真會說出這樣的話,真是令他莫名其妙。
素還真沈痛解釋道,葉小釵中了『意識殺人法』,原有的智慧已經消失,而他目前的處境可說是危機四伏,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他怎能讓稚如幼兒的葉小釵隨他受苦呢?一線生認為素還真可以找一處隱秘的地方安置葉小釵,素還真雖然認同這是個好方法,但他要一線生想想,他的劫數什麼時候才會化解?三年、五年還是千秋百世?在他的劫數尚未化解之前,葉小釵是不可能有安定的生活,因此他不得不將葉小釵交給方才的姑娘照顧。
一線生詢問素還真為何肯定那位姑娘會照顧葉小釵?素還真說中了『意識殺人法』的葉小釵,是被這位姑娘所救,雖然他不明白葉小釵與這位姑娘的關係,但他肯定這位姑娘必是葉小釵很好的朋友。素還真分析道,為何那位姑娘要在半駝廢的墓前約見?為何要用鐵鍊鎖住葉小釵,這全是希望他能收留葉小釵,利用半駝廢來讓他無法拒絕,以苦肉計來使他同情葉小釵,如果是毫無交情的人,大可隨地棄置,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一線生聽了素還真的分析後,覺得很有道理。素還真嘆口氣,說道:「今天會在半駝廢墓前講這些話,也是出自無奈,當我第一眼看見葉小釵那種天真無邪的神采,我的心如刀割一般──」說著說著素還真有些失去自制,神情難過道:「葉小釵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他這種遭遇我怎樣不會心碎呢!唉……」
一線生安慰素還真忍住悲傷,因為素還真又面臨另一個難題,有人替素還真造好墓牌,而且押上日期。素還真明白,但他無心再想排解的方法,他希望能靜靜在半駝廢墓前懺悔。一線生不想打擾,便先行離開。

離開半駝廢之墓的神秘女子,對於素還真的絕情很是氣憤,看來葉小釵只能由她照顧。神秘女子要今生一劍解開葉小釵身上的鐵鍊,並問今生一劍給素還真多久的生命?今生一劍說一百天,神秘女子決定在一百天內醫好葉小釵的傷勢。

==================

天下第一棺前來找絕情師太,他以為絕情師太應該先替紫錦囊報仇,而非找尋屍體。絕情師太問天下第一棺是否知道兇手是何人?天下第一棺說紫錦囊被殺之時,他在現場,兇手就是鬼王棺。絕情師太聞言很是生氣,她說難怪鬼王棺不敢說出是誰殺死紫錦囊,只說万俟焉要爭奪紫錦囊的屍體。
天下第一棺指出万俟焉也是紫錦囊的至友,鬼王棺的目的是想製造万俟焉與絕情師太的衝突。絕情師太相信天下第一棺的話,但她仍須要查證。天下第一棺建議絕情師太可以到魔域找集境的人證明,然後離開了現場,絕情師太也改道前往魔域。

==================

隱秘的古洞,化醜聽聞師尊素還真已經回到琉璃仙境,她建議風采鈴應該到琉璃仙境找素還真。然而風采鈴深怕自己的容貌會被素還真嫌棄,又擔心到琉璃仙境會影響素還真的聲譽。化醜認為素還真不是一個只注重外在容貌的人,而且她相信憑素還真的智慧能化解任何逆境,所以她希望風采鈴能到琉璃仙境與素還真團聚。風采鈴在化醜的鼓勵下,也決心去見素還真。

==================

琉璃仙境,素還真愁眉雙鎖,不時踱來踱去。正傳見到素還真這樣,希望能替素還真解決麻煩。一線生看不起正傳,他說以素還真智勇雙全都沒有想到辦法,正傳一個讀書人有什麼辦法呢?正傳說一線生的口氣就跟燕渡關一樣,看不起讀書人。
一線生說讀書人紙上談兵這一套,在現今社會沒有用處,難道正傳懂得醫治『意識殺人法』?正傳沒聽過什麼是『意識殺人法』,一線生搖搖頭,他說連『意識殺人法』也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素還真以為正傳初到苦境,對苦境的一切尚不熟悉,這不能怪正傳。正傳要一線生將被『意識殺人法』打傷的人帶來讓他觀視,一線生以為看也是白看,正傳感嘆為何一線生將碧玉當成劣石呢?
素還真向正傳解釋,因為他選定與正傳配合的葉小釵發生意外,因此必須再讓正傳留在琉璃仙境幾天。正傳說若是葉小釵中了『意識殺人法』,那素還真更該將葉小釵交給他處理。素還真說醫治葉小釵的時間長於重新找人選的時間,而慈航渡指派給正傳兩人的任務,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不容許長時間等待。

隨後,化醜與風采鈴來到琉璃仙境,化醜先恭賀師尊重現江湖,然後再介紹風采鈴給素還真知情,眼前此人就是過去的不夜天之主朱雀雲丹。想不到素還真卻是冷冷大笑,說道:「朱雀雲丹有沉魚落雁之容,怎會是妳這種醜陋的女人呢?」風采鈴一怔,化醜急忙解釋,「師尊,這是因為──」素還真喝斥化醜道:「住口!化醜,妳今天帶這個人來到琉璃仙境,我非常不高興,趕緊帶她走,她配不上我素還真!」說完,素還真冷哼一聲後,轉身走入琉璃仙境裡面。素還真的舉動,讓化醜、一線生同感驚訝,風采鈴更是傷心欲絕,抵頭掩泣奔離琉璃仙境,化醜連忙追上去。
一線生有些不諒解,「素還真講這些話實在是不應該。」正傳卻反駁道:「你懂什麼!普通人是沒有勇氣講這些話。」「你有病啦!」一線生罵正傳之後,就要進去質問素還真,卻被正傳擋住,正傳要一線生快去安慰風采鈴,一線生怒氣沖沖離開,正傳明白素還真此時的心情一定很痛苦。

==================

千邪洞外,秦假仙與蔭屍人來到外面,卻無法進入,因為素還真曾說洞口有排設陣局。秦假仙抬頭一看,之前計退鬼王棺時所寫的「西城」,蔭屍人卻寫成「西域」,秦假仙罵蔭屍人事情辦得一蹋糊塗,還有鬼王棺的眼睛不好,不然空城計就要毀在這個「域」字。
秦假仙不覺得洞口有陣局,蔭屍人寧願相信素還真的話,秦假仙要蔭屍人進去看看,蔭屍人立即施展水遁到洞內,然後又出來,他說釋迦樹好好沒事。秦假仙稍微放心,但他覺得無法進去還是個問題。蔭屍人認為將排設陣局的人殺掉,陣局就破了,他有個有建議,就是找一項殺傷力強的兵器,安置在陣局後面,排設陣局的人想進洞就要撤掉陣局,不進便罷,一進就粉身碎骨。秦假仙想想也好,便去找殺傷力強的兵器。

==================

滅境,表象意魔化出一本冊子,原來是失落的『攝業戒集』,裡面隱藏著二位死亡邪靈的元神。表象意魔張口將諂佞迷妖與蒙形欲慼的元神吸入,頓時覺得功力增進不少。表象意魔收回『攝業戒集』,他說當初業途靈若是將『過境箭』射向他,想必此時他的功力會更加神勇,然而『過境箭』已經突破天境失落了,只得利用剩餘的十位邪靈元神,他要靜靜等待其他邪靈死亡來建立他的勝利。

==================

憂心忡忡的慈航渡前來找滅境的英雄賽遷,告知萬魔天指尚存在滅境。賽遷訝異之餘,便要前往尋除,以免得魔頭再次危害滅境。慈航渡想助賽遷一臂之力,但賽遷認為這是他與魔頭之間的事,請聖者千萬不可干涉,他只請慈航渡將其姊犧牲生命所得的『聖雲戰甲』交還,再加上手中的『潛龍神戟』,相信能再次除殺魔頭。
慈航渡頗感歉意,因為他將『聖雲戰甲』轉送給蓋定天罡,由於天罡身負消滅邪靈的任務,所以他才會將『聖雲戰甲』送給天罡,助其早日消滅邪靈。賽遷提到當初就是依靠『聖雲戰甲』與『潛龍神戟』才能夠力殺魔頭,如今失去戰甲,恐怕會對他的任務有所影響。
聽賽遷如此說,慈航渡決定再進入苦境,向正傳解釋此事,索回戰甲。賽遷問滅、苦的天境被突破了?慈航渡告知業途靈使用『過境箭』射破天境,賽遷訝異三途判的出現,既然三途判現在身處苦境,為何三界者沒有前往追捕?慈航渡表示輔天與地冥至尊兩人反目成仇,阻礙了圍捕三途判的任務,因此他希望賽遷取回戰甲之後,能從中調解二人的恩怨,畢竟滅境只有賽遷才能與三界者論及生死情誼。
賽遷答應盡力促成,不過若是讓他穿回『聖雲戰甲』,也許連三界者也不用出面,他一人就能將三途判擊殺在苦境。慈航渡說這樣也好,不過三途判十分狡詐,他要賽遷凡事小心,不可逞強。賽遷認為只要將三途判引開,再以『還神三分法』個個擊破即可。
慈航渡表示『還神三分法』乃是文氣最高氣掌,但不知柔性的功力用在三途判身上是否有效?再說『還神三分法』要同一時間使出,必須集三人之身,各人力集一分法,分成三個方位殺向三途判,也許可以將其殺滅。慈航渡卻憂心『還神三分法』只有賽遷及三界者有練就,現在由於輔天與地冥至尊誤會無法冰釋,不能同時發出三分法打擊三途判其中一名,也只能寄望賽遷製造機會一試了。
賽遷認為狡突臉、業途靈與腹中首皆非泛泛之輩,焉能在戰鬥中平白無故承受他三掌文氣?慈航渡以為賽遷有『聖雲戰甲』護身,又手持『潛龍神戟』,最多只要製造三次機會,便能擊殺三途判其中一人,若是三次仍無法殺除,就表示『還神三分法』無法剋制三途判。
賽遷覺得聖者之言有理,況且憑他手中這枝古金合成的『潛龍神戟』,相信也能擋住一時。慈航渡又建議賽遷若在苦境遇上難題,可以前往琉璃仙境找一位名叫素還真的人,此人智慧不凡又對苦境局勢十分熟悉,相信能幫助賽遷消滅三途判。
賽遷認為只要消滅三途判,那萬魔天指就無人照應,便很容易能將之除滅。賽遷遂持『潛龍神戟』離開,前往苦境。慈航渡說這次違背天行,說動賽遷進入苦境也是不得已,希望三界者能諒解。

==================

魔域,曲宿全明白總護法一直認為侯貫清是被鬼王棺所殺,但事實擺在眼前,總護法應該要相信。執戒律覺得鬼王棺殺了監視人員,是否已明白集境正在調查,所以使用瞞天過海的手法來欺騙。曲宿全雖然認為總護法之言有理,但他還是相信鬼王棺是站在我方這邊。
這時絕情師太前來,她想知道紫錦囊是否被鬼王棺所殺,但曲宿全不願告知,派人送絕情師太離開魔域。執戒律詢問為何副主席不說出實情?曲宿全認為這名道姑是友是敵尚不清楚,冒然說出恐怕會造成鬼王棺的困擾。

絕情師太來到魔域外,突然出手挾持了集境人員,逼問事情真相。這時一群集境士兵圍上,雙方就要動手之際,無我相出現喝止,命眾人退開,絕情師太也放開挾持之人。
眾人離開之後,無我相卻稱呼絕情師太為「大姊」,她沒想到姊姊身在苦境。絕情師太不想再談過去之事,她只想知道紫錦囊被何人所殺。無我相沒有回答絕情師太的問題,她反而希望兩姊妹能好好聊聊。絕情師太還是強調不想談過去,無我相說只談近況,絕情師太答應但說時間有限,兩人便一起到隱密之所談話。

==================

市集,一位古董商人正在拍賣,蔭屍人好奇想去瞧一瞧,秦假仙說有重要任務,要老小別多事。蔭屍人眼尖發現商人那裡有一枝箭,看起來很鋒利,說不定派得上用場,他身上剛好有十兩銀子,可以買下來。秦假仙說十兩怎麼買得到,不如……,秦假仙在蔭屍人耳邊說出計策,便先到前面樹林等人。
蔭屍人上前跟商人交談,希望商人能賣他這枝箭。商人誇讚這枝箭是上古后羿射下九顆太陽所遺留的古箭,價值一百兩銀子。蔭屍人覺得太貴,因為前面樹林有人在賣神仙棒,能變來變去,也才賣五十兩銀子而已。商人不相信,便收起東西,想去瞧瞧什麼神仙棒。

蔭屍人帶商人來到樹林,秦假仙高聲喊賣最後一枝的神仙棒。商人要秦假仙表演一下,秦假仙便拿出『挪體超空儀』,瞬間消失不見。商人十分驚奇,秦假仙回來後,他說這是神仙棒的功能之一,隱身法。蔭屍人出五十兩買神仙棒,商人出價五十五兩,兩人不斷比價,最後商人出價一百兩再加古箭,總共二百兩。
秦假仙答應將神仙棒賣給商人,便接過銀兩及古箭。商人想要表演試一下,遂學秦假仙使用神仙棒。秦假仙與蔭屍人假裝沒看見商人,蔭屍人怪秦假仙為何不將神仙棒賣他,而且秦假仙將拿神仙棒到市場去表演,光是收表演費就不止二百兩。秦假仙想想也對,便說待會要將神仙棒買回。
商人偷笑,便又變回來,秦假仙要向商人買回來,商人問為什麼?秦假仙想了想,他說神仙棒失去功能,商人才不上當,他說會修理神仙棒。秦假仙不希望讓商人被騙,商人卻說自己甘願被騙,秦假仙見商人堅持不賣,便與蔭屍人離開。

商人拿著神仙棒到市場,收每人五兩表演費,要表演隱身法,誰知道沒事情發生,反而被圍觀民眾打了一頓,他才知道被塌鼻子的騙了。

==================

傷心離開琉璃仙境的風采鈴,被背後追上的化醜叫住,化醜安慰風采鈴,這其中必有誤會,讓她跟師尊解釋清楚之後,相信師尊會重新接納風采鈴。然而風采鈴不怪罪素還真,因為此時的風采鈴確實配不上素還真。化醜說若是師尊有這種觀念,她會與師尊斷絕關係,因為她所認識的素還真,乃是一位識大體,懂得三綱五常、四維八德的人,素還真若真不顧往日情誼棄風采鈴而去,就沒有資格當她的師尊。
一線生走來,他認為現在武林很混亂,兩人該找一處隱秘的地方談話,尤其是鬼王棺無所不用其極,他怕鬼王棺會用化醜二人的性命來威脅素還真。化醜不以為然,若是素還真心中有二人的存在,就不會在琉璃仙境說那些尖刻的話。一線生說化醜嘴上說的跟心底想的不一樣,化醜的心中一直堅信素還真不是如此絕情的人,化醜卻說她的想法會隨著實際情形而改變。
一線生不想多做談論,他要二人快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藏起來,免得遭受鬼王棺的毒手。風采鈴覺得一線生說的有理,便準備離開時,鬼王棺卻突然出現。一線生臉色嚴肅,他要鬼王棺別以為他好對付,必要時他會大開殺戒!
鬼王棺呵呵鬼笑,一出手便將一線生打傷,化醜與風采鈴衝向鬼王棺,但鬼王棺眼中射出邪光,控制了二人。鬼王棺要一線生帶口信給素還真,阻止万俟焉與絕情師太找他麻煩,可以換回化醜,五天後他在千邪洞等素還真帶回風采鈴。鬼王棺說完,便將化醜與風采鈴帶走,一線生立即回琉璃仙境通知素還真。

==================

千邪洞外,秦假仙派蔭屍人遁回洞中安排機關,然後兩人躲起來看好戲。

==================

魔域被滅,又不被阿修羅主宰收留的天禍妖狐,萬分頹喪之下回到不歸路,誰知被邪靈圍住。促音褊邪認出是天禍妖狐,形而上雖感覺天禍妖狐身上有強大的妖氣,但既然曾經阻止邪靈行事,形而上立即下令眾邪靈圍殺!

===================

鬼王棺帶化醜與風采鈴來到千邪洞,他明白風采鈴與化醜二人無法通過離魂迷圖,便以『通天密語』召喚業途靈。業途靈出現,鬼王棺聽道友的聲音恢復,想必『火龍金魔體』已經修復。業途靈說已有九成功力,假以時日就能痊癒。
鬼王棺要業途靈將離魂迷圖收起,他要將這二名女子監禁在千邪洞內。業途靈答應,便準備收回離魂迷圖!

一旁的秦假仙與蔭屍人樂得不可開支,準備來個的一箭雙鵰。

===================

緊張!緊張!緊張!
秦假仙與蔭屍人在洞內所排設的陣局有辦法將鬼王棺與業途靈打死嗎?
風采鈴與史菁菁是不是有一線生機呢?
天禍妖狐在不歸路上力戰眾邪靈,妖邪之戰,哪一方勝利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劫第二十四集:郎心.狼心!!!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

shark
09-06-23, 03:38 PM
並阻宣布退隱

應為且


阿修羅主疑惑為何天禍妖狐不留在魔域

少了宰字


他有個有建議

多了有字


準備來個的一箭雙鵰

多了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