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半花容



淨羽危麟
04-08-13, 09:00 PM
半花容

  去聽一場詩人講座的過程裡,有一位女詩人夏宇曾說過這麼一句:「每個人生命苦難都是平等的……」,原本沒有去注意這句話的深意,但事後突然令我聯想到霹靂布袋戲「半花容」這個角色。
「半花容」是他、還是她呢?在風雲雨電裡,半花容是她;在天下第一人裡,半花容又是他。身為天下第一人之首的「天」,最後的真實身份的確讓我相當錯愕,原本以為他是一個男人味十足的梟雄。沒想到竟是動作有些矯揉造作的半花容,當時還以為是不是霹靂懶得再刻一個木偶了。
  在風起雲湧的劇情裡,半花容殺了那麼多人,值得被原諒嗎?其中還包括我最喜歡的曲雲跟韶雲(由於曲雲的出現,我才漸漸喜歡韶雲),半花容為什麼會走上極端,之前嘴裡說的「朋友之情」不是說得那麼好聽嗎,還是那根本就只是一個藉口,讓他能夠輕易接近他所愛的人,他用朋友之情去威脅佾雲、用朋友之情去接近瀟瀟、甚至是可以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控制瀟瀟。但是瀟瀟(之前)甘願被監禁,原因或許在於他心愛的白如霜已經死了,心已經死的人,在哪裡都是一樣的,誰知道中途又殺出長得一模一樣的自在天女,這大概就是半花容盤算不到的事。
  在風起雲湧的情節裡,半花容在風雲雨電幾個人之中,話反而算是最多了,搞不好還是最開朗的,只可惜,他所希望的情節卻仍然沒有順著他轉,暗地裡他與自在天女爭風吃醋,但是單純的自在天女根本沒當他是對手,半花容只是在演一場無聊而又可笑的獨角戲罷了;他冒險中毒,讓瀟瀟為他療傷,可是沒想到瀟瀟最後仍然沒把他放在眼裡,抱著自在天女的屍體回到雨風飄搖。在故事裡,我們可以感覺到半花容不斷克制自己的情感,用朋友之情作為糖衣,但他最後仍被逼急,因為自在天女的出現,讓他沒有時間慢慢催眠瀟瀟,因為瀟瀟已經找到新的生存目的,不會再像傀儡一樣可以為他所控制,直到最後就算自在天女死了,至少還躺在自己(瀟瀟)手裡,對瀟瀟而言,或許已經是一種奢求的滿足。
  瀟瀟與半花容皆是,雖然努力地隱藏著自己的感情,但是心一旦脫軌,就很難回得來,最後終於崩潰了。
  半花容真正的悲劇就是不被他所喜歡的人所在乎,但是誰說瀟瀟不知道半花容的個性呢,面對不斷襲來的殺手,瀟瀟冷冷說了一句:還是從頭到尾都只有你一個人―半花容!如果瀟瀟有那麼一絲絲地溫柔對他,或許他就不會走向極端。而半花容寧願瀟瀟孤獨,這樣他才能完全地佔有他而不費吹揮之力,半花容根本不會相信「愛他,就讓他自由」這一套愛情論調,身為天下第一人之首的「天」,難道他會不懂得愛情的真締嗎?他應該懂得吧,或許就是因為他懂,所以他才明白他終將什麼也得不到,徒留妄想!他的失敗,在於他不該挑戰所謂的「朋友」這樣脆弱無比的地位。
  環繞在半花容一生所有的鬥爭,最初、最初又是誰先逼著誰呢!?我們可否回到最剛開始的時候嗎,什麼是最剛開始呢?就是連劇情都沒播的那一大段空白,那一段風雨雲電、包括白如霜都還在世的時候,每一件事都是殺人的藉口,但每一件事也都不是殺人藉口……徒留我們這群讀者費盡思量。
  如果我們也是在一個武俠世界,如果我們也是一位有能力可以毀滅對方的厲害角色,我們真能把持住自己的性情,不亂開殺戒嗎?試問,我們最想殺的是自己最恨的人?抑或是最愛的人?
  重新思考「半花容」這個角色,他讓我聯想到林青霞演的「東方不敗」(純屬電影版),剛開始野心勃勃,但是最後還是栽在令狐沖的手上,死前仍不忘要毀掉他的最愛。
  重新思考「半花容」這個角色,他讓我聯想到一首歌詞:「如果還有明天,你要怎樣裝扮你的臉……」 最後找出關於半花容的兩段台詞或旁白:
  1、「半花容獨自走在風雨之中,腦中憶起了與瀟瀟的過往,他自語著:『曾經問你站在風雨之中是什麼滋味,你什麼也沒回答,如今,我已經體會到‥‥為什麼你沒回答了。』」
  2、「瘋狂又絕望的笑聲,是笑韶雲的失敗?或是嘲諷自己的行為?如今人已遠去,只餘孤墳之前的孤影,無語可問‥‥ 」


只是一些隨興的感想啦∼∼ :10:

甘冒
04-08-23, 09:03 PM
唉~
看了布布這麼一年多了,竟然不知道半花容是男滴@@!
還想這麼配對呢!!
如:暴風君跟半花容
偶看偶還是在家多澆多一點冷水好了,搞清自己滴頭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