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劫簡略劇情(十六)



凌幽幻翼
09-04-19, 10:30 PM
霹靂劫(十六):含冤難辯



万俟焉帶風采鈴前來見鬼王棺,鬼王棺依照約定將金太極所在說出,可是万俟焉卻沒有離開的意思,鬼王棺覺得奇怪,万俟焉說想留在此地聽鬼王棺與風采鈴談話。鬼王棺一怔,他說這是他與風采鈴之間私人的秘密,不方便有人在場。万俟焉詢問風采鈴的意見,風采鈴表示她與鬼王棺之間沒有秘密,所以万俟焉可以留下來。
鬼王棺一時也拿万俟焉沒辦法,只好當万俟焉不存在。鬼王棺要風采鈴說出是何人在通天柱救人?風采鈴反問她能不能不回答這個問題?鬼王棺警告風采鈴最好是順從他的意思,這時万俟焉出聲抗議,他覺得這句話帶有威脅性。鬼王棺怒氣漸升,他說讓万俟焉留在此地已經做足面子,奉勸万俟焉別得寸進尺。万俟焉說這句話帶有挑釁的味道,想要相殺的話他奉陪。
鬼王棺才明白風采鈴有備而來,遂稱讚風采鈴,不過也說鬼王棺的能耐非凡人能知也,便呵呵鬼笑離去。万俟焉罵鬼王棺要走還放一個臭屁,既然鬼王棺離開了,他也要去找金太極,囑咐風采鈴一路小心,遂飛離現場。風采鈴鬆了一口氣,深知若非万俟焉在場,她今日難過此關。風采鈴擔心依鬼王棺的個性,恐怕不會如此善罷干休,便決定快回琉璃仙境。

離開不遠的鬼王棺,他見風采鈴由北而來,必定是由北而回,『放磁束跡』之法能帶他到風采鈴居住之所。鬼王棺運勁腳下,一道鬼行之氣迅速竄入地底,向前急衝。
鬼行之氣在地底飛竄,轉瞬之間便趕上風采鈴,鬼行之氣打中風采鈴,使得風采鈴每走一步,腳印皆留下只有鬼王棺能辨識的邪氣。鬼王棺便依照地上痕跡,尾隨風采鈴。

==================

紫錦囊來到雲渡山,霧谷老人正好有事要找紫錦囊。見到霧谷老人面有憂色,紫錦囊問發生何事?霧谷老人將魔域誤認他是千里不留行並派人圍殺一事告知,紫錦囊以為這定是與集境有所牽連的人挑撥離間,而這個人可能是鬼王棺。然而紫錦囊納悶的是鬼王棺以何證據使得惡魂暴鬼相信,無視大敵當前而派人圍殺霧谷老人,莫非是霧谷老人的秘密被鬼王棺發覺?
霧谷老人以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既然鬼王棺想置他於死地,他就不能容許鬼王棺橫行。紫錦囊卻要霧谷老人不可與鬼王棺正面衝突,因為鬼王棺這個人十分神秘,連集境的高人也無法得知其來歷,對於這種身分不詳的人,最好儘量避免與之為敵。霧谷老人才明白為何紫錦囊遲遲未對鬼王棺採取行動,原來是由於這個緣故,但他以為這種消極的辦法無法持久。
紫錦囊明白霧谷老人所言,表面上看起來他對鬼王棺抱著不理不睬的態度,但其實他對鬼王棺一舉一動十分注意,也暗地裡收集有關鬼王棺的資料,可是收獲甚是微薄。霧谷老人認為可以由鬼王棺慣用的功夫瞭解其來歷,紫錦囊說這多少有幫助,但鬼王棺很少展現武功。
霧谷老人表示他曾見過鬼王棺以神奇的手法取出崎路人體內的『破體邪針』,也見過被鬼王棺所殺之人,屍體的變化。紫錦囊要希望谷老人能詳細說明,霧谷老人便請紫錦囊入內詳談,剛好紫錦囊也有很多事要交待霧谷老人。

==================

武皇宮殿,執戒律聽聞四位樓主二度圍殺紫錦囊失敗,十分生氣,決定親自下到苦境。曲宿全笑著阻止,他以為殺雞焉用牛刀,花影人也以為總護法不必親自出馬,只須增派人手協助四位樓主即可。執戒律見主席與副主席皆勸阻,便打消念頭。
然而執戒律對於遲遲無法完成任務,顯得很心煩,花影人勸總護法心靜心定,以時間換取空間。執戒律表示這非心性的問題,曲宿全明白總護法的意思,乃是二次圍殺紫錦囊失敗,擔心有人認為集境沒有能人。花影人一笑置之,他說恥笑之後能當上英雄也是值得。

==================

意嵐麗景,應無私與藏原前來拜訪師妹佛蓮,佛蓮聽聞彌陀分界的寶物已被邪靈所奪,奇怪為何師兄不想請師尊出面阻止呢?應無私表示師尊雖是三界者之一,但行動的邪靈乃是業途靈,所以就算師尊親臨也是無可奈何。佛蓮聽到業途靈已經脫困,不知父親輔天是否明白此事?應無私表示輔天與地冥至尊之間已經難以圓場,他覺得在此危劫之際,個人應將私怨拋開,否則滅境眾儒聖將要毀在邪靈手上。
這時卦陰離生耆宿期來到,他難過地表示為了守護『掩天弓』與『過境箭』,暉儒不幸犧牲在彌陀分界。應無私安慰宿儒,這是天意如此。耆宿期順便告知佛蓮,燕渡關在望天崖被四名邪靈打落,生死不明。沒想到佛蓮卻冷淡表示這是燕渡關命該如此,怨不得他人。耆宿期訝異,訥訥不知該說什麼,應無私打圓場,要眾人進入意嵐麗景裡再談吧。

==================

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來見形而上,卻發現形而上被人困住。形而上表示他被大圓覺以『千年流奇蠶絲』鎖住,無法動彈,促音褊邪想到上次阻撓他與諂佞迷妖圍殺應無私與藏原的人可能就是大圓覺。形而上說『流奇蠶絲』乃水火不能傷之物,大圓覺只因無法安眠,竟然用『流奇蠶絲』將他鎖住,若非他被『錬錚氣盾』凍體所傷,焉能讓這名怪人束縛?
諂佞迷妖詢問難道形而上要等到凍體之傷痊癒之後,才來想辦法脫出『流奇蠶絲』嗎?形而上表示要斷『流奇蠶絲』,在神兵利器方面,有天外天之氣形成的『斬情劍』、『斷慾刀』,但這二枝兵器流落何方無法得知。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自願替形而上找尋,形而上便將此事交由兩人負責,並要二人儘快取得,因為他的身形長期被困在此地,將會腐朽潰爛。

==================

万俟焉來到天淵洞,他問金太極監禁的滋味如何?金太極表示又不是第一次,在火龍舌也被万俟焉關過一次。万俟焉問金太極是不是願意跟隨他學武功?金太極說自從紫竹林一行之後,他深感世上沒有絕對長久不變的感情,與其浪費時間追求,不如跟万俟焉學習武功,增強自身的實力。万俟焉很高興,金太極終於想通了。金太極覺得奇怪,之前万俟焉讓他服下『七陽鎖命丹』,為何過了這麼久他仍沒死?万俟焉哈哈大笑,他說金太極服下的其實是『天火補元丹』,補元氣的。
万俟焉檢查了一下困住金太極的柵欄,看出乃是五行變化,難道金太極無法脫困,但對他而言是小意思。万俟焉發出氣芒,柵欄立刻消失不見,金太極遂與万俟焉回火龍舌練功。

==================

深夜時分,絕情師太在怒鳴江邊閉目調息,靜候夢殺昇的來到。突然,一陣怪異的風影掃向茅屋,絕情師太瞿然睜眼,夢殺昇出現在面前,兩人見面份外眼紅,恨火中燒,拳來掌往,招招致命。當兩人過完七招,忽然由茅屋的牆壁射出一道氣功打在絕情師太身上,卻是絲毫無傷。夢殺昇大吃一驚,絕情師太竟然練有『羅漢金身』!
「夢殺昇,雖然你聘請幫手,卻是幫不上忙!喝!」絕情師太發出渾厚的氣芒,夢殺昇被『乾坤無極』氣功打中,墜落江中。當絕情師太近江逼殺之時,看見江水反射出一條人影,絕情師太急忙轉身連發三掌,小屋炸碎,隱藏在其中的人也一命嗚呼。絕情師太見一死一傷,便繼續追殺夢殺昇。

==================

風采鈴回到琉璃仙境,化醜關心地詢問情況如何?風采鈴表示因為万俟焉在場,所以鬼王棺知難而退,然後万俟焉到天淵洞救金太極。化醜知道金太極平安,也就放心。突然間,一道鬼形之氣由風采鈴身上竄出,化醜甚感驚訝,風采鈴自己卻沒有感覺,以為是化醜看錯了。就在此時,鬼王棺來到琉璃仙境,表明要帶風采鈴走,化醜立即出手攻擊,卻被鬼王棺一掌打出琉璃仙境。
飛出仙境的化醜被一名蒙面人救下,蒙面人拂塵揮動,宏大的氣功直奔鬼王棺。勁風迎面而來,鬼王棺心中一凜,也以氣芒還擊,兩招相遇爆出巨響,蒙面人趁勢帶走化醜。鬼王棺也不追趕,將風采鈴制住之後帶走。

鬼王棺將風采鈴帶到一處古洞,鬼王棺要風采鈴回答他的問題,風采鈴卻說只要是鬼王棺所問的問題,她一概不聽不答。鬼王棺呵呵鬼笑,化出一道幻形進入風采鈴的身體裡,得知在通天柱頂救走風采鈴的人乃是紫錦囊。鬼王棺幻形回到主身,他以為擊斷通天柱的人必定是素還真。鬼王棺喚醒怔在當場的風采鈴,他說風采鈴可以離開。風采鈴對鬼王棺的作風覺得奇怪,鬼王棺也不多說什麼,呵笑離去。風采鈴雖然驚疑未定,但更加關心史菁菁的安全,遂離開去找史菁菁。

==================

秦假仙與蔭屍人到集境找時空超越人,秦假仙對於時空超越人洩露他曾來過集境的事很生氣,揚言要時空超越人雞犬不寧。時空超越人只得向秦假仙道歉,他說當時是無心之失,況且只有紫錦囊一個人知道。秦假仙以為謠言都是由一而起的,要時空超越人賠償。時空超越人說集境的物資匱乏,不如到苦境之後再補償,秦假仙同意。
時空超越人相信秦假仙兩人再次來到集境必定有重要目的,秦假仙問說渾小子花影人最近有沒有動作?時空超越人表示集境聯盟組織堅實,難以獲得任何情報,秦假仙可以利用《異佛心經》移形功夫,自己進入聯盟組織搜尋有關線索。秦假仙說這項重大的任務,就交給蔭屍人,蔭屍人請老大別有危險就推他上前。
時空超越人詢問秦假仙是否有決心要進入聯盟組織?秦假仙問聯盟總部在哪裡?時空超越人指出聯盟總部設在集境最高領導人生前居住的宮殿,也就是武皇宮殿,武皇在生前被集境的人視為至高無上。蔭屍人覺得有興趣,武皇生前被視為至高無上,那死後呢?時空超越人聞言輕嘆一聲,他說集境的事很複雜,不是一時間可以說清的。
秦假仙覺得蔭屍人多事,問這麼清楚,難道想移居集境?蔭屍人說他又沒發瘋。時空超越人問秦假仙決定要到聯盟總部嗎?秦假仙覺得該找個清靜的地方仔細計畫一番,便與蔭屍人離開。

秦假仙罵時空超越人實在壞心,上次來集境的時候要他們到太幻樓調查,這次又叫他們到武皇宮殿蒐集情報,簡直想讓他們去找死。蔭屍人認為武皇宮殿肯定戒備森嚴,不如到太幻樓。秦假仙想想也好,十八樓聯盟目前兵力集中在武皇宮殿,太幻樓一定沒有什麼人看守。因此,兩人立即使用『挪體超空儀』到太幻樓去。

秦假仙兩人來到太幻樓,經過搜查之後,秦假仙發現一瓶液體,他想可能是之前流傳的『變體晶液』,便要蔭屍人試試看。沒想到蔭屍人變成一名醜女,因為他心裡想著愛妻,秦假仙看了直搖頭。此時留守的士兵聽見聲音,立即趕來查看,秦假仙兩人跑到後花園躲藏。
秦假仙與蔭屍人躲到花園,制伏兩名守衛,使用『變體晶液』偽裝,結果馬上就被其他守衛發覺,兩人只得落荒而逃。留守太幻樓的毒熾盛聞聲出來查問,得知有奸細潛入,便命士兵立即檢查有無重要東西失落,並下令不可讓主席知情,免得受罰。

==================

鬼王棺找上集境的容正弘、渡岸舟兩人,他奇怪為何沒見到另外兩人?容正弘表示無我相與尊天印正在圍殺枯葉。鬼王棺不明白為何集境人士要圍殺枯葉?容正弘解釋道,據大宇神宮半邪郎所說,紫錦囊會與魔域合作,完全是枯葉穿針引線。鬼王棺以為紫錦囊的戰友就必須除掉,然而容正弘二人不知戰場在哪裡,鬼王棺表示方圓一百里之內的殺氣他皆能感應到,就讓他帶兩人去。

無我相與尊天印兩人前後夾攻枯葉,枯葉見兩人武功高強,急忙拔出了『金鱗蟒邪』。邪劍一出,邪氣立即籠罩天空,來到附近的鬼王棺察覺到濃厚的邪氣,知道無我相與尊天印危險,立即打開棺蓋射出『幽靈魔刀』。
刀光飛馳,枯葉被『幽靈魔刀』射中腹部,鬼王棺再發一掌,突然間一道形影閃入擋住了致命一擊,救走了枯葉。鬼王棺發現又是幪面人,這是此人第二次阻礙他的工作。四位樓主猜測幪面人是紫錦囊的黨羽、是紫錦囊本人、是素還真、是一頁書,鬼王棺以為眾人不可胡猜,不管幪面人是誰,重要的是不可輕視此人的功夫。
無我相以為枯葉被救將後患無窮,鬼王棺認為枯葉的生死無關大局,眾人只須針對紫錦囊即可。鬼王棺又表明他已查出是紫錦囊在通天柱頂救走風采鈴,而打斷通天柱的是素還真,所以只要殺死紫錦囊,他便能由其記憶之中查出素還真的下落,並且了解一頁書生死之謎。
無我相要尊天印三人回集境,向主席稟告鬼王棺的情報,而她則要前往大宇神宮將枯葉中了『幽靈魔刀』之事告知半邪郎。鬼王棺卻說自己很早就想與魔龍八奇之首會面,因此大宇神宮之行由他替無我相走一趟。鬼王棺離開之後,無我相四人回轉集境,準備調動大隊人馬圍殺紫錦囊。

==================

雲渡山,霧谷老人將鬼王棺的功夫詳細說明給紫錦囊知道後,紫錦囊未曾見過這種功夫,不過有了這些線索,他調查起來就不會這麼費力了,又說關於魔域方面,他會盡力替霧谷老人解釋。霧谷老人表示秦假仙見過鬼王棺施展功夫,如果紫錦囊想知道更加詳細,可以去問秦假仙。紫錦囊點點頭,隨即嘆口氣表示他的時間不多了,霧谷老人奇怪為何紫錦囊會說出如此洩氣的話?紫錦囊卻說天數有一定的循環,霧谷老人不必為他擔心,只要按照他所交待的去做,苦境就能得救。
紫錦囊離開雲渡山後,霧谷老人早察覺紫錦囊的臉猶如死人般蒼白,難道紫錦囊受傷了?到底是誰有能耐可以傷得了紫錦囊呢?

==================

鬼王棺硬闖進大宇神宮,半邪郎見此人不用穿『太陽衣』就能來到大宇神宮,心知此人根基不弱,便喝退眾人。鬼王棺表示任何地方對他而言皆是來去自如,只要他高興。半邪郎以為鬼王棺十分狂傲,若他讓鬼王棺安然離開,他豈不是變成鬼王棺的下人?
鬼王棺指出『意識殺人法』對他產生不了作用,而且他對爬族的來龍去脈瞭若指掌。半邪郎以為鬼王棺只是嚇唬他,因為爬族的秘密只有半人龍知情。鬼王棺呵呵一笑,雖然半邪郎是八奇之首,但與他相較有如天淵之別,他有嚇唬半邪郎的必要嗎?鬼王棺又譏笑半邪郎不過是一隻生活在黑暗沼澤的低等動物,不可在他面前自抬身價。
半邪郎最厭惡別人稱呼他為低等動物,他發出『意識殺人法』,不料鬼王棺輕揮拂塵就化解,隨即運勁發出刺眼光華,半邪郎被照得痛苦不堪。鬼王棺表示太陽的光華乃是半邪郎的弱點,半邪郎逐漸抵擋不住,鬼王棺收起光芒,他說他連半邪郎的弱點都知道,難道還不承認他在半邪郎之上嗎?
半邪郎逞強說道,雖然鬼王棺明白他的弱點,但鬼王棺仍然無法殺死他。鬼王棺卻呵呵笑道,不是沒辦法殺半邪郎而不想殺半邪郎,原因是兩人站在同一陣線。半邪郎不明鬼王棺的話意,鬼王棺表示他與集境之間也有聯繫,而且前不久還幫助集境的人圍殺枯葉。半邪郎急問枯葉生死如何?鬼王棺表示枯葉被他以『幽靈魔刀』射中腹部,想活命比登天還難。

接著,鬼王棺要半邪郎說出除掉枯葉的用意,半邪郎表示枯葉是紫錦囊的幫手。鬼王棺以為這些話可以欺騙集境的人,但可瞞不了他,因為枯葉與紫錦囊很少見面,兩人可說是毫無交情,因此枯葉不可能是紫錦囊的幫手。半邪郎遲疑不答,鬼王棺也猜得到答案,一定是和半邪郎生命有關連的秘密落在枯葉手中。
半邪郎表示爬族叛徒半人龍將《妖人譜》交給枯葉,而《妖人譜》記載有殲滅爬族的方法。鬼王棺疑問半人龍竟然肯將重要的秘密交給枯葉,半邪郎說半人龍乃是枯葉的師父,世上哪有徒殺師之事呢?鬼王棺決定去殺死半人龍,這樣半邪郎就會相信他所說的話。

==================

秦假仙與蔭屍人由集境回到苦境,秦假仙覺得奇怪,為何『變體晶液』會失效?蔭屍人怪老大用得太少,難怪會被人識破。秦假仙覺得集境實在太危險,不如回千邪洞。
這時紫錦囊來到,秦假仙見紫錦囊面色蒼白、眼神渙散,以為紫錦囊應該是被人用掌氣所傷,導致精氣神受損。紫錦囊表示前些日子他與集境四位樓主二度決鬥時,戰鬥途中一道鬼靈之氣由地下竄出將他擊傷,他推測發掌之人可能是鬼王棺。
秦假仙一聽見鬼王棺,就覺得腳底發冷,便將之前鬼王棺殺死集境躍動四相的情形說出,但不知為何留下花信風沒殺。紫錦囊詢問花信風可有什麼異樣?秦假仙說鬼王棺將『幽靈魔刀』取走後,花信風就靜靜離開,猶如一具殭屍一般。紫錦囊說這是行屍走魂之術,他感謝秦假仙提供詳細的資料,希望秦假仙能繼續監視鬼王棺的行動,便離開了現場。
蔭屍人說這就是精的出嘴,憨得出力。秦假仙說紫錦囊是明白他的根基深厚,所以才會要他去監視鬼王棺的行動,蔭屍人就說自己根基淺,所以先回千邪洞等老大消息。秦假仙卻說蔭屍人的三式『菩薩印』得要跟他配合才行,便一起去找鬼王棺。

==================

半人龍見一休已經完全變成幼童心智,替其感到可憐,但半人龍覺得可能只有如此才能脫離罪惡的武林。

枯葉為幪面人所救,並且醫治『幽靈魔刀』傷勢,幪面人叮囑枯葉切勿運行氣血過盛,免得傷口迸裂而導致不良後果,然後幪面人轉身離開。枯葉感於找尋不到冷劍白狐,又遭逢來路不明之人的攻擊,不如回去請師尊再做打算。

半人龍為了啟蒙一休的智慧,必須恢復其記憶,他決定將一休的佛珠藏在他處,看一休如何找尋。突然間,詭異的鬼王棺出現,表明要取半人龍性命,半人龍記不得兩人有仇,鬼王棺表示翻譯《妖人譜》就是半人龍死亡的牽引。
半人龍一聽見《妖人譜》,難道鬼王棺與爬族有關嗎?鬼王棺不想廢話,半人龍立即使出『意識殺人法』,鬼王棺輕易化解,並發出強烈光芒。半人龍抵擋不了光芒照射,欲轉身逃回內洞,鬼王棺張口吐出『吸雷針』,射中半人龍後腦,引動雷電流竄全身,半人龍一命歸陰。鬼王棺上前拔出『吸雷針』,呵呵鬼笑離開。

隨後,宛如稚子的一休出現,十分生氣地打著半人龍的屍體,要半人龍將他的東西還來。前來的枯葉發現師尊被殺,急忙推開一休,他誤認是一休殺了師尊,痛罵一休恩將仇報,並動手毆打。一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打他?明明是半人龍將他的東西藏起來。
枯葉憤怒的心霎時冷靜下來,他見一休宛如幼童,難道真如師尊所言?看來師尊被殺有所疑問,枯葉決定先將一休監禁在洞內,等真相查明之後再做處理。枯葉制伏一休後,將其關在內洞。

==================

風采鈴回到琉璃仙境,他擔心化醜被鬼王棺一掌打中,然後由幪面人所救,不知生死如何?這時化醜出現在背後,她說也很擔心風采鈴的安危。風采鈴見到化醜平安,十分欣慰。
化醜詢問風采鈴沒被鬼王棺所擒嗎?風采鈴表示她被鬼王棺打昏,然後被帶到一處古洞,鬼王棺想知道通天柱的事,但她誓死不回答,所以鬼王棺無可奈何便放她離開。化醜覺得事情不單純,可能鬼王棺已經得到他想知道的事情了。風采鈴不太相信,因為她沒有說出任何一字,化醜以為武林中有很多旁門邪術,能不知不覺影響人的心志。風采鈴這才想起,當她與鬼王棺交談時,曾有短暫昏迷而失去自我。化醜頓時覺得事態嚴重,兩人立即去找尋紫錦囊。

==================

紫錦囊來到魔域見惡魂暴鬼,紫錦囊發現魔域周圍佈下重兵,就算集境的千軍萬馬也無法攻破,相形之下,雲渡山的防備就太單薄了。惡魂暴鬼表示他在合作之初就已經表明,雲渡山看起來是大本營,實際上是誘敵之計而已。
紫錦囊明白惡魂暴鬼的意思,他說今天到此不是要求增加兵力,而是指出惡魂暴鬼的錯誤。惡魂暴鬼問錯在哪裡?紫錦囊以為魔域派人圍殺霧谷老人是不智之舉,惡魂暴鬼聞言哈哈大笑,他說富國之道應該先安內再攘外,他派人清理門戶有何不對?紫錦囊指出時間、地點、對象皆不對,惡魂暴鬼坦承時間地點不對,但對象絕對正確,霧谷老人是魔域的叛徒。
紫錦囊明白消息來源是鬼王棺,但他以為一名與集境有所勾結的陰謀家,其說詞可信嗎?惡魂暴鬼當然不會採信一面之詞,但鬼王棺有拿出證據,證明霧谷老人的身分。紫錦囊想見見證物,惡魂暴鬼將鬼王棺提供的觀骨圖交給紫錦囊,惡魂暴鬼表示這張觀骨圖的骨骼與千里不留行一模一樣。
紫錦囊微微搖頭,他問若鬼王棺說這張是他紫錦囊的手掌,那惡魂暴鬼也會採信嗎?這倒是讓惡魂暴鬼一時語塞,紫錦囊接著說道,鬼王棺在這種關鍵時刻獻上這張圖,其心可議,若是魔域殺了霧谷老人,那他與魔域之間的合作就破裂,到時集境大軍趁虛而入,一舉將苦境殲滅,因為個人的恩怨而失去察之心,致使江山淪落,這是何等的不幸。
惡魂暴鬼答應霧谷老人的事暫時不處理,等剷除集境之後再來追根究底。紫錦囊稱讚惡魂暴鬼是聰明人,能與其共事是他的榮幸。紫錦囊提醒惡魂暴鬼,若是魔域想立於不敗,就必須先除掉鬼王棺。紫錦囊離開了魔域,惡魂暴鬼卻說亂世之秋,敵友混淆,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

武皇宮殿,經過偵察之後,花影人知道雲渡山乃是苦境的作戰本部,但他想不透為何雲渡山兵力單薄,而魔域卻布下固若金湯的防備。執戒律以為雲渡山是誘餌而魔域才是戰鬥主力,曲宿全同意總護法的見解,然而花影人卻認為以紫錦囊的智慧,不可能會排設如此簡單的計謀,他擔心魔域才是誘餌。曲宿全不以為意,大不了兵分兩路同時進攻雲渡山與魔域。花影人希望能集中火力,因此必須儘速查明何處才是主力所在。

隨後,無我相與尊天印前來稟明,根據鬼王棺的調查,在通天柱救走風采鈴的人乃是紫錦囊,打斷通天柱的人是素還真。執戒律以為素還真能一掌打斷通天柱,根基不差。曲宿全嗤之以鼻,因為十八樓樓主個個皆有這份能力。花影人告誡副主席不可大意,雖然十八位樓主皆有此能力,但也不可將素還真視為易與之輩,畢竟素還真是一名戰場老將。
無我相進言道,她擔心素還真與紫錦囊連為一體,所以在素還真尚未露面之前,應該先將紫錦囊除掉。花影人贊同無我相的見解,但他以為不能讓苦境察覺集境進攻的意圖,所以要採取精兵策略,以最少的兵力除掉最強的敵人。執戒律表示由他親下苦境,配合無我相、尊天印、容正弘、度岸舟四人,花影人亦命副主席率領四位樓主阻止魔域支援紫錦囊,眾人立即分頭進行。

==================

紫錦囊前來找天下第一棺,他以為天下第一棺既然誇言要裝天下第一人,就表示能盡通天下武學,所以他想請天下第一棺看看他身上所中的招式,因為他看不出鬼王棺所用的絕招。天下第一棺聽見紫錦囊被鬼王棺所傷,深感興趣,便以魔眼觀視,發覺紫錦囊的傷勢十分詭異,天下第一棺答應三天後醫治紫錦囊的傷勢。

天下第一棺離開後,化醜與風采鈴急忙前來,告知鬼王棺已經明瞭是紫錦囊在通天柱救走風采鈴。紫錦囊詢問鬼王棺為何會知情?風采鈴自責不已,化醜說這不能怪風采鈴,因為鬼王棺的邪術使人無法防備,在不知不覺之中全盤說出。
紫錦囊要化醜兩人趕緊找一處安全之所,而他還有重要任務要完成。風采鈴希望能替紫錦囊分擔,但紫錦囊說風采鈴分擔不了,要兩人快離開,化醜與風采鈴只得離去。紫錦囊心知鬼王棺會將此事告知集境的人,那這樣他是否還有命能活過三天呢?

==================

桃源仙境,聖翁指示時刻已到,要教世音帶孩童前往法佛院。教世音以為要娃兒拜大圓覺為師是一件困難之事,為何聖翁還要命他帶孩童前往,讓他無法理解。聖翁表示這是為了考驗孩童,教世音又問考驗之後呢?聖翁以天道難言為由,便要教世音下去整理行囊。

==================

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前來稟明意魔,關於形而上被大圓覺以『千年流奇蠶絲』困住一事,表象意魔感到有疑問,他認為大圓覺不可能僅為了安眠被打擾而困鎖形而上,可能有某種因素。促音褊邪表示大圓覺此人個性古怪,應該不會有什麼目的。表象意魔決定暫時不談論大圓覺,要促音褊邪兩人儘速找尋『斬情劍』與『斷慾刀』。
隨後業途靈前來,表象意魔告知形而上被困,業途靈表示『千年流奇蠶絲』乃是千年金蠶蛻變之後留下之絲,非常可怕。表象意魔說若非形而上的身形移藏在魔石之中,筋脈早就被束斷。業途靈以為大圓覺困住形而上必有陰謀,這點表象意魔深有同感,業途靈猜想可能是為了形而上將要解脫『鍊錚氣盾』凍體之傷而施下『流奇蠶絲』。
表象意魔早就斷出大圓覺此人不是普通人物,業途靈認為此人非除不可,日後眾邪靈遇上此人,務必格殺。表象意魔聽聞大圓覺武冠群倫,邪靈想要除之不太容易,不如先將此人列為次要敵人,等待眾邪靈統一滅境之後再做處理。
業途靈擔心形而上長期被『流奇蠶絲』困住,身形必定腐敗。表象意魔說他已交待促音褊邪兩人去尋找『斬情劍』與『斷慾刀』,業途靈以為不見兩項神器,要從何找起?然而表象意魔說目前也只有此法可救形而上,業途靈提到另一方法,就是『無上魔法』的『形殺之氣』。表象意魔不知『形殺之氣』能否破解『千年流奇蠶絲』?業途靈說這就要一試了!

==================

教世音帶領孩童前往法佛院,素續緣很想回桃源仙境,但教世音遵照聖翁的交待,堅持護送素續緣到法佛院。

==================

業途靈前來見形而上,準備以『形殺之氣』解救,形而上如獲救星,他要業途靈快點動手,因為他被蠶絲所束,元氣漸漸流失。就在業途靈將要動手之際,大圓覺出現阻止,兩人對上!

==================

秦假仙決心想辦法殺鬼王棺,蔭屍人覺得老大又要叫他打頭陣,因此不能讓老大先開口。秦假仙說他已經想到一計,蔭屍人連忙說自己也有一條計謀,而且是其他人都想不到的完美好計。秦假仙說既然蔭屍人這麼有信心,那就用蔭屍人的計策。
蔭屍人想聽聽老大的計謀,秦假仙說他準備叫蔭屍人……,聽到這,蔭屍人就說還是用他的計就好了。秦假仙說他準備叫蔭屍人在他身上綁滿炸藥,然後他衝去抱住鬼王棺同歸於盡,不過既然已經要用蔭屍人的計策,所以取消。這讓蔭屍人心裡罵翻天,都怪自己多嘴。

==================

紫錦囊行至中途,突然雙膝一軟,他深知傷勢愈趨嚴重。突然間,執戒律與四位樓主出現,紫錦囊明白執戒律是前來殺他,但他一直希望苦境與集境之間能和平相處,然而執戒律說這是不可能的,便下令四位樓主動手圍殺。

幪面人得知紫錦囊身處險境,急忙施展極速輕功欲趕往解危,殊不知鬼王棺攔在半途,要幪面人解開面罩,不然就是殺!

另一方面,又出現一名鬼王棺,輕鬆擊退魔域的攻擊,卻遇上枯葉,前來償還一刀之仇。

==================

神秘!神秘!神秘!武林中為何同時出現二名鬼王棺呢?這又是什麼神秘局?
危機!危機!危機!身受重創的紫錦囊會被集境高手殺害嗎?這場危機誰來化解呢?
緊張!緊張!緊張!業途靈要施展『無上魔法』的絕招,『無上魔法』到底是什麼可怕的邪術?大圓覺要如何對付呢?
刺激!刺激!刺激!幪面人會在鬼王棺面前掀開幪面罩嗎?幪面人到底是誰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劫第十七集:「還真」!!!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