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人物] 龍宿到底是不是壞人呀?



小觀月
04-08-10, 06:58 PM
看了龍宿重傷傲笑紅塵...也迫不及代要解救澳笑表示自己清白..到底是不是壞人?
我個人覺得~魔龍~掛了!!!
壞人.不是劍子就是龍宿啦!! 獨夜人說過:有對他改變想法(對仙子)說的.....
三先天..排除佛教(分說)<~百分百好人~~其他兩人都蠻可疑的...
尤其是龍宿~~看樣子就擺明 壞人臉~~跟以前的悅蘭芳粉像~造型華麗~的壞但!!
獨夜人自己也說 萬一以後死了~~兇手..仙子或龍宿 兩人其中一個~~~~
現在看~表面 是龍宿壞但~~事實 要看9~10~集
看澳笑紅塵~醒來會指證誰了!!

hbjohn
04-08-10, 11:40 PM
對....ㄇ錯看起來非常像................

素問
04-08-10, 11:43 PM
※回應 '小觀月' 在 08-10-2004 06:58 PM 所發表的文章:
>看了龍宿重傷傲笑紅塵...也迫不及代要解救澳笑表示自己清白..到底是不是壞人?
>我個人覺得~魔龍~掛了!!!
>壞人.不是劍子就是龍宿啦!! 獨夜人說過:有對他改變想法(對仙子)說的.....
>三先天..排除佛教(分說)<~百分百好人~~其他兩人都蠻可疑的...
>尤其是龍宿~~看樣子就擺明 壞人臉~~跟以前的悅蘭芳粉像~造型華麗~的壞但!!
>獨夜人自己也說 萬一以後死了~~兇手..仙子或龍宿 兩人其中一個~~~~
>現在看~表面 是龍宿壞但~~事實 要看9~10~集
>看澳笑紅塵~醒來會指證誰了!!
哎唷!天啊~看了新片,真的很想罵髒話說...
怎麼現在陰謀家的道行都淺成這樣?

為什麼傲笑指證誰,誰就一定是壞人?
龍宿迫不及待相救,會不會有種急欲撇清些什麼的感覺?
他選擇不救,頂多也只是嫌疑上身而已,一方之詞,能定得了龍宿什麼罪?
龍宿是不是太著重自己良善的形象了?(總覺得有點短視的感覺..)
而傲笑就算醒來了,指證了龍宿殺他的事實,這又如何??
以龍宿對傲笑之所行所為實屬私人恩怨,不應該讓私怨凌駕大局之上吧?!
傲笑不能有欲尋仇的仇家出現嗎?龍宿捏造了一份半真半假的恩怨作為殺人藉口.
以江湖規矩來說,誰又能自恃正義的插手得了甚?

傲笑也應該選擇什麼都不說的!
(實在無法想像傲笑一醒來就指著誰的鼻子說兇手,那種要以公義替自己出頭的感覺~@@")

怎麼老是在誰是壞人這上頭繞?分判出了誰是壞人,這又如何??
總覺得三先天的戲碼,似乎快跟嗜血族脫節了...
看得真的很無聊~"~

尤其末了看到旁白替佛劍下的詞兒:"什麼..什麼佛劍懷疑的什麼.."(忘詞!!)
嘜的!應該是"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白話點,就是少在那邊囉唆啊!!)

夜行天使
04-08-11, 12:54 AM
萬一傲笑醒來
指著劍子說:劍子'你' ' ' ' ' (你要小心身旁的龍宿')
話沒說完又昏了>_<

那不是害死劍子變陰謀家??


再不然
反正人在龍宿手裡
龍宿隨便弄個手腳也可以吧??

手腳一:
餵個讓腦智退化的藥'讓傲笑失去行為能力
佛劍和劍子連傷痕都找不出來
只能以內氣探查傲笑身體得知傷在脊髓筋脈
脊椎連著後腦
可以推說傷勢影響

手腳二:
反正傲笑被控制也不是第一次了
龍宿趁著近水樓台來個催眠
叫醒來的傲笑大翻供
也不是不可能吧^^

惜楓
04-08-11, 11:14 AM
我是比較偏向龍宿是壞人啦!
會這麼想是歸納幾點原因

第一點
佛劍去未來拿的那本書有一個〝龍〞字
除非那個〝龍〞字另有所指,而不是人名,說不定指的是龍友或仿冒紫龍什麼的

第二點
總覺得龍宿在極力撇清自己是兇手的嫌疑,甚至還找劍子來當他的不在場證明
老實說我覺得一個人若真不是兇手的話,應該不會故意去找對自己最不利的證據
而他這麼急著救醒傲笑,反而讓人覺得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
就像偵探片裡的預謀殺人,都會事先安排好自己的不在場證明
其實我覺得龍宿能背著劍子出門,劍子卻不知道,這實在很誇張。

第三點
龍宿在故意製造劍子與佛劍之間的心結
他寫那封信的目的就是在分化佛劍與劍子
預防他們兩人連手砍他一人

第四點
以片頭預告來看
龍宿似乎真的是壞人
因為他正式和佛劍和劍子對上
老實說我懷疑龍宿已經被嗜血者咬過了說
若真是這樣那他的武功在佛劍和劍子之上就說的過去了

綜合以上四點讓我強烈覺得龍宿是壞人

說真的
以三個先天來說
我最喜歡的就是佛劍分說了
總覺得他有一股令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且處事態度我個人也比較欣賞
而且他一出來就會配上超有魄力的音樂
而他所散發的正氣凜然的感覺又和傲笑那種死腦筋的感覺截然不同
總之我超喜歡佛劍滴
真想看他頭頂的〝釋迦〞掉下來的樣子,有一種〝失控〞的美感。

龍風行
04-08-11, 01:03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0-2004 11:43 PM 所發表的文章:
>哎唷!天啊~看了新片,真的很想罵髒話說...
>怎麼現在陰謀家的道行都淺成這樣?
我倒覺得龍宿這碼戲若是要發揮的話還很有得瞧,
近期的戲劇或小說多喜好一種寫法,善惡難分、黑白難辨;
怎樣的作為可稱善分惡?被逼上絕路極走偏鋒又可以是怎麼個心路歷程?
因為時間不多,無法打出論證過程;不過我想提供兩種可能,
龍宿人格兩分,分裂時體質也會改變;內隱性格可知外顯,外在性格卻步之內裡如何思為。
龍宿為雙胞胎,就像黃金聖鬥士中的雙子座一般,本來就有兩個人,所作所為各自相關。

目前看完第七集感到疑惑的是,當初在小釵給半駝廢訓練的時候,半駝廢說劍聖(?)應能得知週遭的感應,無論何物在附近都能察覺,現在的布袋戲似乎認為只要脫離眼前範圍就無所覺察了?@@...
打的很亂,好像也沒有說出我原本想說的,來去睡午覺,午安~~ :14:

劍子仙雞
04-08-11, 01:36 PM
壞蛋是龍宿~~就算傲笑指證劍子~~也可能是龍宿已經對傲笑動了手腳~~

獵鷹˙ 刀隼
04-08-11, 01:54 PM
傲笑紅塵與疏樓龍宿一戰其爭議非常大,可能原因如下
一者:傲笑紅塵所使用的禁招”紅塵輪迴”已使用過兩次對於功體損失超過於本身負載。
二者:與西蒙一戰之後所受的創傷影響了劍法的威力,此事有佛劍分說親口所說。
三者:雙方兵器差異甚大,紫龍乃由北嵎皇城的鑄劍師鐵十三所鑄造,其實力尚未嶄露可以確定的是應該不遜於名劍鑄手金子陵。而傲笑紅塵劍是由繭武所造其威力與怒爆菁英不相上下,大家應該還記得怒爆菁英被泣龍怨所斷。再加紅塵禁招對於紅塵劍造成了裂痕傷害頗為嚴重,因此雙方交手的一瞬紅塵劍立即被紫龍所斷。
四者:疏樓龍宿對於紅塵劍招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或許應對之法早已了然於胸。

另外劍子先跡或許過於低估疏樓龍宿的能力,所以才做出錯誤的判斷。但也有可能是劍子故意袒護龍宿,目的是要讓龍宿露出破綻明白誰才是陰謀家。

畢竟中原叛”龍”
以目前情況看來疏樓龍宿的一切動作皆是符合條件之人
與西蒙接觸、殺傲笑紅塵、對邪兵衛虎視眈眈、還有北嵎皇城未解之謎,讓龍宿可能是中原叛”龍”不斷的提高

素問
04-08-11, 02:33 PM
※回應 龍風行 在 08-11-2004 01:03 PM 所發表的文章:
>我倒覺得龍宿這碼戲若是要發揮的話還很有得瞧,
>近期的戲劇或小說多喜好一種寫法,善惡難分、黑白難辨;
>怎樣的作為可稱善分惡?被逼上絕路極走偏鋒又可以是怎麼個心路歷程?
個人是覺得劇情將龍宿設定為覬覦他人劍譜而心生惡念的角色,感覺不是很好..
尤其劍譜所有者的武功地位,好似都不在己上之時,這份奪念,小有不知所謂之感@@"

但如若將奪劍譜的出發點,置在龍宿的人格偏激問題時,那麼戲劇張力應該會較足些!!
因為龍宿看不慣門人君楓白與傲笑的情誼深篤,故令君楓白搶奪傲笑劍譜...
所懷的心思,不是覬覦劍譜,而是專意在摧毀人性美好?!
也就是說,整個事件的重點發展,不在區區劍譜,而是龍宿的心理偏差所導引的社會問題?
這幾集的發展裡,帶笑的龍宿總是會自言著:"擋在眼前的,我便要摧毀它."之類的偏激言詞.
如若閒適的外在氣質包裹的是一顆躁怒的底心,
那麼你說到角色的人格分裂,將會是霹靂角色編寫上的創新(吧??)
(二重林的那些角色不談!~@@~)[/Re]
>因為時間不多,無法打出論證過程;不過我想提供兩種可能,
>龍宿人格兩分,分裂時體質也會改變;內隱性格可知外顯,外在性格卻步之內裡如何思為。
>龍宿為雙胞胎,就像黃金聖鬥士中的雙子座一般,本來就有兩個人,所作所為各自相關。
>目前看完第七集感到疑惑的是,當初在小釵給半駝廢訓練的時候,半駝廢說劍聖(?)應能得知週遭的感應,無論何物在附近都能察覺,現在的布袋戲似乎認為只要脫離眼前範圍就無所覺察了?@@...
我記得劍子有對仙鳳說:"嗯!時令改囉~"
什麼道家對自然之事猶如儒者對文學的敏銳度等..
再比對到劍子說半個時辰無法自疏樓到血篁鬼坡來回等言,
大概是龍宿在疏樓地界的時辰上動了手腳.
而這點劍子曉不曉得?
樓下有道友提到劍子應該是故意讓龍宿露出破綻而選擇將計就計!
這可能性應該很高∼

是說,劍子與穆仙鳳的對話,我覺得蠻有想像空間的~
仙鳳一直強烈的表達出自己願向劍子求道...
如若在仙鳳的此點心意,不在龍宿的估算裡,那麼事情可能會變得很有趣..
龍宿曾經以言語試探過仙鳳的忠誠度,在仙鳳的三言兩語裡,
個人著實不懂兩人暗打的玄機.(也有可能是我想複雜了@@")
此次在疏樓西風裡奕棋,劍子再再讚許仙鳳機伶.
如果機伶小婢的意向是龍宿與劍子兩人鬥智裡的變數,
那麼我對仙鳳這角色可真是大大的期待了! :09:
>打的很亂,好像也沒有說出我原本想說的,來去睡午覺,午安~~ :14:
那麼我要說什麼@@?
若個人有所錯解,望請海涵?????(笑)

天盪月
04-08-11, 02:34 PM
※回應 劍子仙雞 在 08-11-2004 01:36 PM 所發表的文章:
>壞蛋是龍宿~~就算傲笑指證劍子~~也可能是龍宿已經對傲笑動了手腳~~

第九集傲笑紅塵醒來時,
的確是指控龍宿!!!

已經要像片頭那樣了~~
龍宿VS佛劍;龍宿VS劍子!!

素問
04-08-11, 02:49 PM
※回應 獵鷹˙ 刀隼 在 08-11-2004 01:54 PM 所發表的文章:
>還有北嵎皇城未解之謎
也很有可能一連串的奪劍譜事件,只為了帶出皇城這地方!
龍宿將是帶出皇城的最大犧牲品~Q.Q”

佛牒有沒有鑄造者?古塵有沒有鑄造者?
怎地偏就只有紫龍必須有個鑄造者源流?
比較下來,是紫龍名貴於其他兩者,還是早已蒙塵?

真是好個皇城啊!滿城秋水,讓未來的斷劍者能挑個高興!
雪山峰,琉璃璧,早也有了一株異草等著給癱瘓的人醫治了....

我看嗜血族真的不用玩了,跟葉口月人手牽手去後台哭好了~~~Q.Q∼

另!
十三娘..傳說中的鐵十三....
啊咧!個性跟個人所設想的真是十萬八千里遠...
看似豪邁瀟灑...八成遇上情關也是一付死德性了.(真的一點期待感都沒了~@~@")

倒是華容公子,感覺還蠻優的...
是說..如果真有傳說中的配對...那會不會配得太..奇怪~"~?

零之無限
04-08-11, 04:51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1-2004 02: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也很有可能一連串的奪劍譜事件,只為了帶出皇城這地方!
>龍宿將是帶出皇城的最大犧牲品~Q.Q”
天啊..不會吧@.@!

>十三娘..傳說中的鐵十三....
>啊咧!個性跟個人所設想的真是十萬八千里遠...
本以為個性和金子陵差不多..

>倒是華容公子,感覺還蠻優的...

第一眼看到以為是個女人>.<

blackh
04-08-12, 09:34 AM
奇怪的龍宿=藏龍的魔龍
一切只為破壞三先天的感情
而龍宿成為第一位被逼上梁山的先天

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04-08-12, 02:27 PM
※回應 blackh 在 08-12-2004 09:34 AM 所發表的文章:
>奇怪的龍宿=藏龍的魔龍
>一切只為破壞三先天的感情
>而龍宿成為第一位被逼上梁山的先天



由在疏樓西風龍宿和仙鳳及默歆言的對話來看,龍宿不是被逼的,是自己上梁山想自立為王的!

chacha
04-08-13, 11:25 AM
※回應 素問 在 08-11-2004 02:49 PM 所發表的文章:

>也很有可能一連串的奪劍譜事件,只為了帶出皇城這地方!
>龍宿將是帶出皇城的最大犧牲品~Q.Q”
>佛牒有沒有鑄造者?古塵有沒有鑄造者?
>怎地偏就只有紫龍必須有個鑄造者源流?
>比較下來,是紫龍名貴於其他兩者,還是早已蒙塵?

什麽叫偏只有紫龍必須有個鑄造者源流啊?
會探討紫龍的由來,是因爲劇情演到,你怎麽知道之後不會有人去探訪佛碟和古塵的鑄造者?

>真是好個皇城啊!滿城秋水,讓未來的斷劍者能挑個高興!
>雪山峰,琉璃璧,早也有了一株異草等著給癱瘓的人醫治了....
>我看嗜血族真的不用玩了,跟葉口月人手牽手去後台哭好了~~~Q.Q∼

嗜血族不用玩的?真是奇怪,目前怎麽看也沒幾個人的正道沒法玩吧,不知道閣下又是從哪堭o出這種言論?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最後反派都會輸。

>另!
>十三娘..傳說中的鐵十三....
>啊咧!個性跟個人所設想的真是十萬八千里遠...
>看似豪邁瀟灑...八成遇上情關也是一付死德性了.(真的一點期待感都沒了~@~@")

喔,遇上情關,不知道什麽叫活德性?
尊重一下角色吧,特別是根本什麽都還沒做的角色。

>倒是華容公子,感覺還蠻優的...
>是說..如果真有傳說中的配對...那會不會配得太..奇怪~"~?

素問
04-08-13, 12:14 PM
※回應 chacha 在 08-13-2004 11:25 AM 所發表的文章:
>什麽叫偏只有紫龍必須有個鑄造者源流啊?
>會探討紫龍的由來,是因爲劇情演到,你怎麽知道之後不會有人去探訪佛碟和古塵的鑄造者?
就是不知道之後的事啊!^^
目前來看,的確只有紫龍找鑄造者而已嘛~
而個人認為,緝兇與找尋劍柄鑄造者,這兩者的干係並不深...

解龍形指稱眼見龍宿以紫龍殺害傲笑..
清楚描述了劍柄模樣,卻無提及劍身處;那麼代表了問題是出在劍身上...
而劍子"突然"知道到了紫龍劍出於皇城,所以畫了紫龍劍柄要秦假仙查探...
但..要查探些什麼?????
是不是應該劍子本身已對紫龍劍有了什麼假設,所以才須有"查証動作"????
那麼這份假設的由來是如何推的?而不管如何去推論...
劍子已知劍身定有文章,那麼也就代表了劍子確信龍宿殺人,所以才會有確認兇器的動作..
那麼找尋劍柄鑄造者,其實只是要落實龍宿的殺人罪狀.
但..落實之後呢?????
殺傲笑就代表了龍宿就是年紀裡的叛徒..龍...嗎?
這會不會有種以偏概全的疑慮?
好似今天我只偷了個包子,但法官卻判說全世界的偷竊罪都是我做的一般?
龍宿殺傲笑的事情若被看穿,那也只能算了個龍宿殺人奪書的罪行...
但...這與嗜血族何干?????
劍子託秦假仙往皇城的用意,會否小有與時事銜接不上的感覺?
更甚地有將龍宿此角貶低之慨!

>嗜血族不用玩的?真是奇怪,目前怎麽看也沒幾個人的正道沒法玩吧,不知道閣下又是從哪堭o出這種言論?
說得也是,我也不曉得我是從哪得到這種結論的!
八成是看布袋戲得來的,您覺得呢??呵呵~

>喔,遇上情關,不知道什麽叫活德性?
>尊重一下角色吧,特別是根本什麽都還沒做的角色。
也是!
可真不好意思呢!~^^~

天盪月
04-08-13, 01:42 PM
※回應 blackh 在 08-12-2004 09:34 AM 所發表的文章:
>奇怪的龍宿=藏龍的魔龍
>一切只為破壞三先天的感情
>而龍宿成為第一位被逼上梁山的先天


這位道友的想法完全跟我一模一樣耶~ :09:

chacha
04-08-14, 02:31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3-2004 12:14 PM 所發表的文章:


>就是不知道之後的事啊!^^
>目前來看,的確只有紫龍找鑄造者而已嘛~
>而個人認為,緝兇與找尋劍柄鑄造者,這兩者的干係並不深...
>解龍形指稱眼見龍宿以紫龍殺害傲笑..
>清楚描述了劍柄模樣,卻無提及劍身處;那麼代表了問題是出在劍身上...
>而劍子"突然"知道到了紫龍劍出於皇城,所以畫了紫龍劍柄要秦假仙查探...
>但..要查探些什麼?????
>是不是應該劍子本身已對紫龍劍有了什麼假設,所以才須有"查証動作"????
>那麼這份假設的由來是如何推的?而不管如何去推論...
>劍子已知劍身定有文章,那麼也就代表了劍子確信龍宿殺人,所以才會有確認兇器的動作..
>那麼找尋劍柄鑄造者,其實只是要落實龍宿的殺人罪狀.

創世錄第八集,片子奡蕩t到這麽一段:
佛劍與劍子在觀示傲笑紅塵的傷勢之後,劍子認爲傲笑即使內傷痊瘉,也將留下終身癱瘓的後遺症,除非找到凶器,或許尚有轉機。
這一段不知是否能夠解答你以上的疑惑,爲何劍子要尋找凶器。
當然根據劍子的言論,找到凶器,自也找到了凶手。

>但..落實之後呢?????
>殺傲笑就代表了龍宿就是年紀裡的叛徒..龍...嗎?
>這會不會有種以偏概全的疑慮?
>好似今天我只偷了個包子,但法官卻判說全世界的偷竊罪都是我做的一般?
>龍宿殺傲笑的事情若被看穿,那也只能算了個龍宿殺人奪書的罪行...
>但...這與嗜血族何干?????

劇中有演到衆人認爲殺傲笑的凶手便是中原的叛徒嗎?這段未免有臆測之嫌吧?
不能因爲他要殺傲笑便認爲他是中原的叛徒,但也不能不追究他的殺人罪行吧?如果他確實是凶手的話^^


>劍子託秦假仙往皇城的用意,會否小有與時事銜接不上的感覺?
>更甚地有將龍宿此角貶低之慨!

劍子在片中曾經說過,他非常知曉自己背負的是何天命。從以往的劇情不難看出,對抗嗜血族,並非劍子真正背負的天命,所以他一直以來只是幫助中原正道對抗嗜血族。所以他托秦假仙找尋凶器以助傲笑紅塵恢複對抗嗜血族,不知哪婸P時事銜接不上?
莫非要劍子親自去與西蒙大戰三百回合才叫與時事接上?

至於貶低龍宿之說,則更令在下不解。
若是說劍子對龍宿不信任還能說得過去,但貶低二字何解?若說劍子懷疑龍宿便是對他的貶低,那也未免偏心得太過分了。一來劍子並不是無風起浪地懷疑龍宿,二來劍子也沒有在無證據的前提下對龍宿下任何斷言,以劍子正直的個性來說,正因爲龍宿是他的朋友,所以才更加謹言慎行,以免落人口實。

不管是否內有隱情,但就劇情上所演出的,龍宿確實存在著有罪的事實,而謀奪劍譜之事,早於劍子對他的懷疑。即使以網上所論的衆人逼得龍宿成爲反派之說,亦不能說龍宿曾經犯下的罪就不成立。
更何況,因爲朋友不信任自己於是賭氣乾脆去做壞人,這種行爲,本身也只能說明此人的不成熟。龍宿身爲先天,並不是像金小開這樣處在青春叛逆期的少年,若還存有這種逆肥心理,那這種先天,也僅只先在武功上罷了。

人言固然可畏,但若是以人先負我的理由行惡,這種行爲同樣是錯誤的。

素問
04-08-15, 11:59 PM
※回應 chacha 在 08-14-2004 02:31 PM 所發表的文章:
>創世錄第八集,片子奡蕩t到這麽一段:
>佛劍與劍子在觀示傲笑紅塵的傷勢之後,劍子認爲傲笑即使內傷痊瘉,也將留下終身癱瘓的後遺症,除非找到凶器,或許尚有轉機。
>這一段不知是否能夠解答你以上的疑惑,爲何劍子要尋找凶器。
>當然根據劍子的言論,找到凶器,自也找到了凶手。
"找到兇器,自也找到兇手."
以此話的意思,該是不知兇器為何才是!
但劍子託秦假仙找尋紫龍劍柄鑄造者,以便了解紫龍劍秘密等等動作,
應是劍子對紫龍劍已有了什麼種假設,
這份假設的成立,是直接認定了龍宿為兇手,而非是尋找"龍宿是否為兇手"當起意.
其中,個人覺得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劍子會認定紫龍劍一定有什麼隱密得人探知..?

>劇中有演到衆人認爲殺傲笑的凶手便是中原的叛徒嗎?這段未免有臆測之嫌吧?
個人的意思是,當嗜血族危機還這麼強烈的威脅著眾人,
怎會三教先天全繞在"究竟誰是壞人"這點上?
如果結果揭曉的確是龍宿為殺害傲笑之人,但龍宿自圓一段內衷,交待了自己的殺人動機..
那麼劍子與佛劍對龍宿,該以何種態度面對?從此形同陌路??更甚地將立場敵對?????
但傲笑事件與嗜血族,這兩者表面上是沒有關聯的.
劍子.佛劍.龍宿現今是三人聯手打擊嗜血族....
如若龍宿將傲笑事件攏化成私人恩怨,那麼在面對嗜血族這個大前題之下,
佛劍與劍子,是否要為他倆的"私人恩怨",而壞了整個對抗嗜血族的大計?????

>不能因爲他要殺傲笑便認爲他是中原的叛徒,但也不能不追究他的殺人罪行吧?如果他確實是凶手的話^^
"江湖"是個很奇妙的構成,若殺人理由十足,那是不是成罪這還有待商榷!
個人以為,傲笑一事,起因太過瑣細,一本劍譜的遺失,左右裡牽繫住的,都僅是傲笑的奇檬子問題..
追究的該說是龍宿的"殺人動機"而非是"殺人罪行"..
或許是個人的想法裡以為傲笑劍譜一事,私情太過!
以佛劍與劍子拿定的方向,該是以對抗嗜血族為大前題....
將重心全放在"誰是兇手"這事上,會否有了累贅錯覺?

>劍子在片中曾經說過,他非常知曉自己背負的是何天命。從以往的劇情不難看出,對抗嗜血族,並非劍子真正背負的天命,所以他一直以來只是幫助中原正道對抗嗜血族。所以他托秦假仙找尋凶器以助傲笑紅塵恢複對抗嗜血族,不知哪婸P時事銜接不上?
一來,個人於劇情裡並無法得知,如何知道了兇器鑄劍者便能醫治傲笑這點?
二來,您若要解釋劍子尋找兇器便能讓傲笑恢復,才能對抗嗜血族..這也無不可!
只是最好嗜血族的動作,會因傲笑受傷而暫緩行動才好...
否則劍子這麼茲念於兇器問題,怕是無法專心對抗嗜血族了!

>至於貶低龍宿之說,則更令在下不解。
貶低問題,是指編劇在編寫此三教先天時,已讓龍宿由來一一曝光...

劍子為何能得知紫龍劍是由皇城出產??為什麼也只有一把紫龍劍有了鑄造者問題??
執劍者遠不及接下來要談的一把劍,龍宿之於紫龍,會否在戲份影響上,小有賓主不分之感?
這也便是個人所以為的"貶低問題"!^^
>若是說劍子對龍宿不信任還能說得過去,但貶低二字何解?若說劍子懷疑龍宿便是對他的貶低,那也未免偏心得太過分了。一來劍子並不是無風起浪地懷疑龍宿,二來劍子也沒有在無證據的前提下對龍宿下任何斷言,以劍子正直的個性來說,正因爲龍宿是他的朋友,所以才更加謹言慎行,以免落人口實。
這麼解釋也得過!
不過..還是一樣繞到我原先的疑問上:"為何劍子知道紫龍劍一定暗藏玄機?"
如您所言:"找到兇器,自也找到兇手."
但劍子已是先認定了龍宿就是兇手,託秦假仙找尋紫龍劍柄的鑄造者,只是要確定兇器而已.
這會否已倒置了您所說:兇手與兇器的問題"

>不管是否內有隱情,但就劇情上所演出的,龍宿確實存在著有罪的事實,而謀奪劍譜之事,早於劍子對他的懷疑。即使以網上所論的衆人逼得龍宿成爲反派之說,亦不能說龍宿曾經犯下的罪就不成立。
謀奪劍譜之事,看戲者因劇情有將兩方心理帶出....
但戲中人應該無法像戲外看戲者這般明眼的判定些什麼才是...
龍宿奪書殺人一事,正是現在戲中人必須去查証的...
而查証心態,並不能同戲外看戲者一般:"因為龍宿就是有謀奪劍譜..所以就怎麼怎麼的.."

>更何況,因爲朋友不信任自己於是賭氣乾脆去做壞人,這種行爲,本身也只能說明此人的不成熟。龍宿身爲先天,並不是像金小開這樣處在青春叛逆期的少年,若還存有這種逆肥心理,那這種先天,也僅只先在武功上罷了。
>人言固然可畏,但若是以人先負我的理由行惡,這種行爲同樣是錯誤的。
此些僅網上論及而已,戲裡龍宿並無若這般....
個人不予評論~^^~

夜行天使
04-08-16, 01:16 AM
為什麼要先找兇手??
因為要先安內才能攘外啊^^

否則讓這個隱藏的叛龍將中原情況透露給嗜血族
豈不是就像嗜血年紀記載一般對中原大大不利嗎??

而且目前西蒙一派也因為和查理王一系的內鬥(同樣是基於安內攘外的原則)
而無暇對中原展開侵略

劍子當然要趁此時趕快找出兇手
不然這顆炸彈隨時都會對中原造成威脅不是嗎??

素問
04-08-16, 09:34 AM
※回應 '夜行天使' 在 08-16-2004 01:16 AM 所發表的文章:
>為什麼要先找兇手??
>因為要先安內才能攘外啊^^
>否則讓這個隱藏的叛龍將中原情況透露給嗜血族
>豈不是就像嗜血年紀記載一般對中原大大不利嗎??
>而且目前西蒙一派也因為和查理王一系的內鬥(同樣是基於安內攘外的原則)
>而無暇對中原展開侵略
>劍子當然要趁此時趕快找出兇手
>不然這顆炸彈隨時都會對中原造成威脅不是嗎??

這也是我存疑的地方!
如那道友所說:"劇中有演到衆人認爲殺傲笑的凶手便是中原的叛徒嗎?"
是沒有!也正因為戲裡沒有把傲笑被殺害一事與嗜血族牽上某程度的關聯...
那麼所謂的安內攘外之說,是不是就不成立了?
而佛劍與劍子竟把重心擺在找出"兇手"一事..是不是讓看戲者有了戲路斷層的感覺?

這種感覺淺略點來說就是那本紅塵劍譜重要過嗜血族似的@@?

chacha
04-08-16, 12:56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5-2004 11:59 PM 所發表的文章:


>"找到兇器,自也找到兇手."
>以此話的意思,該是不知兇器為何才是!
>但劍子託秦假仙找尋紫龍劍柄鑄造者,以便了解紫龍劍秘密等等動作,
>應是劍子對紫龍劍已有了什麼種假設,
>這份假設的成立,是直接認定了龍宿為兇手,而非是尋找"龍宿是否為兇手"當起意.
>其中,個人覺得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劍子會認定紫龍劍一定有什麼隱密得人探知..?

爲何劍子要秦假仙查劍柄,因爲劇中君楓白對佛劍明確指出了劍柄的特征,指證凶器便是紫龍,而傲笑身上的劍傷卻與紫龍的劍刃不符,在這種情況下要調查凶器,自然只能從君楓白親眼看到的劍柄查起。
不是劍子對紫龍有什麽假設,而是針對證人所描述的凶器劍柄去追查罷了。
如果可以假設,那麽我反問道友,爲何只會一昧認定劍子是想追查紫龍, 而不是追查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另一把劍呢?又或者,是想追查紫龍的鑄劍者有沒有鑄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劍呢?
說到底,道友還是糾纏在劍子懷疑龍宿這點上罷了。
我覺得好笑的就是,劍子有不能懷疑龍宿的義務嗎?龍宿既然能做,憑什麽劍子就不能懷疑?這個要求未免太無理了吧。


>個人的意思是,當嗜血族危機還這麼強烈的威脅著眾人,
>怎會三教先天全繞在"究竟誰是壞人"這點上?

正是因爲嗜血族危機強烈,所以才不能容許內部出現內奸。道友這堨峈漪O"壞人"二字,既然是壞人,自然應該趕緊抓出來清除。兩軍對戰之時,明知身邊有不定時炸彈還不急於排除,那豈不是找死。

>如果結果揭曉的確是龍宿為殺害傲笑之人,但龍宿自圓一段內衷,交待了自己的殺人動機..
>那麼劍子與佛劍對龍宿,該以何種態度面對?從此形同陌路??更甚地將立場敵對?????

這堛"龍宿自圓一段內衷、交待自己的殺人動機",敢問道友,這個內衷是對的嗎?這個殺人動機是正確的嗎?
如果不是,又有什麽資格反問他人要如何對待自己?
做錯事便應有接受懲罰的覺悟。
如果龍宿真的認爲自己錯了,他就不會殺人滅口。這種行爲只能證明他並無悔過之心,對於不願意爲自己犯下的錯誤負責的人,公理自在人心,而不在佛劍與劍子的身上。
這媯馱H的感覺,錯的似乎不是犯錯的人,而是要追查他罪行的人。

>但傲笑事件與嗜血族,這兩者表面上是沒有關聯的.
>劍子.佛劍.龍宿現今是三人聯手打擊嗜血族....
>如若龍宿將傲笑事件攏化成私人恩怨,那麼在面對嗜血族這個大前題之下,
>佛劍與劍子,是否要為他倆的"私人恩怨",而壞了整個對抗嗜血族的大計?????

既然明知當前的首要危機是嗜血族,既然道友也認爲佛劍三人現今是聯手打擊嗜血族,那麽爲何龍宿要在這個時候不顧大局只顧自己的私人恩怨?他難道就沒有想到過,殺傲笑對對抗嗜血族大事的影響?還是他認爲殺掉傲笑就和殺掉一個路人甲一樣無人過問?
如果說佛劍、劍子追查凶手是本末倒置,那麽造成這一情況的歸根到底還是龍宿。
道友只一昧指責佛劍和劍子不應在此時因爲傲笑之事與龍宿衝突,卻不指責龍宿在此時殺傲笑而影響對抗嗜血族的大計,實在讓人覺得有失公允。
另外,道友文中寫到的"龍宿將傲笑事件攏化成私人恩怨",恕在下愚鈍,不知"攏化"一詞何解?
龍宿與傲笑之間本來便是私人恩怨吧,似乎沒人把它擴大到嗜血族問題上去。


>"江湖"是個很奇妙的構成,若殺人理由十足,那是不是成罪這還有待商榷!
>個人以為,傲笑一事,起因太過瑣細,一本劍譜的遺失,左右裡牽繫住的,都僅是傲笑的奇檬子問題..
>追究的該說是龍宿的"殺人動機"而非是"殺人罪行"..

這句話實在不敢苟同!
一個人的殺人罪行都可以不追究了,還追究他的殺人動機幹嘛?
殺人動機是不可見的,殺人罪行則是擺在眼前的。就算一個人有充分的殺人動機,殺人罪行也是同樣存在,更何況,動機也分很多種吧?所以法律上才會有"故意殺人"、 "誤殺"、 "正當防衛"等區別。龍宿這堛漲爲是什麽?莫非還是"正當防衛"了?
PS:道友所說的"奇檬子"一詞,慚愧,在下仍然不知何意,還請指教。
如果道友的意思是說劍譜一事僅是關系到傲笑個人,那麽反問一句,個人難道就沒有維護自己利益的權利了么?在這種情況下,不責備凶手反而指責受害人,很抱歉,這種行爲只會讓在下覺得霸道。


>或許是個人的想法裡以為傲笑劍譜一事,私情太過!
>以佛劍與劍子拿定的方向,該是以對抗嗜血族為大前題....
>將重心全放在"誰是兇手"這事上,會否有了累贅錯覺?

如前所述,私情太過的應是龍宿,佛劍和劍子僅是應對他的行爲,更何況,似乎也沒有將重心全放在誰是凶手這點上吧?片中演到劍子與半分之間及蘇安還有龍宿討論邪兵衛之事,怎麽能說他們就只顧凶手呢?


>一來,個人於劇情裡並無法得知,如何知道了兇器鑄劍者便能醫治傲笑這點?

回答:很遺憾,這不是在下的論調,而是劍子所說,既然我們都是在看片子,自然只能從劇中角色的話去理解他們的行爲。

>二來,您若要解釋劍子尋找兇器便能讓傲笑恢復,才能對抗嗜血族..這也無不可!

再次聲明,這也不是在下解釋的,這是片中的劍子仙迹的原話。在下現在覺得,道友您真的有仔細看片子嗎?

>只是最好嗜血族的動作,會因傲笑受傷而暫緩行動才好...
>否則劍子這麼茲念於兇器問題,怕是無法專心對抗嗜血族了!

劍子除了凶器之外,也關心了邪兵衛之事好不好?
劍子一定也很委屈,我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去找凶器,如果沒有人在這種時候搞出這種事來,我也很想專心對付嗜血族的啊。



>貶低問題,是指編劇在編寫此三教先天時,已讓龍宿由來一一曝光...

龍宿的由來還沒有一一曝光吧?否則大家就不會有這麽多猜測了。
至於編劇,肯定會委屈:我沒說只曝光龍宿一個人啊,你怎麽知道我接下來不會讓佛劍和劍子也曝光?
如果他先把劍子和佛劍的由來先公布,大概就這種指責他偏心的論調了吧。

>劍子為何能得知紫龍劍是由皇城出產??為什麼也只有一把紫龍劍有了鑄造者問題??

第一個問題:劍子與龍宿既然是好友,知道紫龍劍出於皇城,有什麽可奇怪的嗎?
第一二個問題一起:仍然回到最開始我的回答,爲什麽一定要咬定劍子是爲了追查紫龍?爲何不能理解爲劍子是追查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劍?更何況,劍子追查紫龍的鑄劍師,就一定是要定紫龍的罪嗎?難道不能是詢問鑄劍者,你是不是打造過另外一把和紫龍劍柄相同的劍?


>執劍者遠不及接下來要談的一把劍,龍宿之於紫龍,會否在戲份影響上,小有賓主不分之感?
>這也便是個人所以為的"貶低問題"!^^

因爲在無法知道凶手的情況下,唯一有迹可尋的便只有凶器。更何況要定人罪,自然需要充分的證據,紫龍此刻已不是以"龍宿佩劍"的身份出現,而是以"疑凶器"(汗)的身份出現,二者不可混爲一談。

>這麼解釋也得過!
>不過..還是一樣繞到我原先的疑問上:"為何劍子知道紫龍劍一定暗藏玄機?"
>如您所言:"找到兇器,自也找到兇手."
>但劍子已是先認定了龍宿就是兇手,託秦假仙找尋紫龍劍柄的鑄造者,只是要確定兇器而已.
>這會否已倒置了您所說:兇手與兇器的問題"

理由同前,實在不想再說第三遍。


>謀奪劍譜之事,看戲者因劇情有將兩方心理帶出....
>但戲中人應該無法像戲外看戲者這般明眼的判定些什麼才是...
>龍宿奪書殺人一事,正是現在戲中人必須去查証的...
>而查証心態,並不能同戲外看戲者一般:"因為龍宿就是有謀奪劍譜..所以就怎麼怎麼的.."
>此些僅網上論及而已,戲裡龍宿並無若這般....
>個人不予評論~^^~

chacha
04-08-16, 01:07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6-2004 09:34 AM 所發表的文章:

>這也是我存疑的地方!
>如那道友所說:"劇中有演到衆人認爲殺傲笑的凶手便是中原的叛徒嗎?"
>是沒有!也正因為戲裡沒有把傲笑被殺害一事與嗜血族牽上某程度的關聯...
>那麼所謂的安內攘外之說,是不是就不成立了?
>而佛劍與劍子竟把重心擺在找出"兇手"一事..是不是讓看戲者有了戲路斷層的感覺?
>這種感覺淺略點來說就是那本紅塵劍譜重要過嗜血族似的@@?

雖然說叛徒與凶手劃不上等號,但在這種對抗嗜血族的緊要關頭,己方大將突然遭受攻擊,命懸一線,換成任何人也會追查吧?
在龍宿奪劍譜之事尚待查證的情況下,衆人第一個想到的凶手殺人動機,很自然應該是:凶手是幫助嗜血族的人。
從這個動機去思索,自然就會將之與中原的叛徒聯系起來。
如道友說過的,劇中人不能如我們一般知曉雙方的心理,自然不會知道龍宿的動機到底是什麽,只能從他們看到聽到的去惴測:
如果龍宿沒有奪傲笑的劍譜,那麽他殺傲笑的動機是什麽?

這樣一來,自然會聯想到那本手紮。

既然有此聯想,會關注凶手之事,又有何不對呢?

素問
04-08-16, 03:27 PM
※回應 chacha 在 08-16-2004 12:56 PM 所發表的文章:
>爲何劍子要秦假仙查劍柄,因爲劇中君楓白對佛劍明確指出了劍柄的特征,指證凶器便是紫龍,而傲笑身上的劍傷卻與紫龍的劍刃不符,在這種情況下要調查凶器,自然只能從君楓白親眼看到的劍柄查起。
>不是劍子對紫龍有什麽假設,而是針對證人所描述的凶器劍柄去追查罷了。

傲笑劍傷與紫龍劍刃不符,就證據上來說,代表了兇器不是紫龍劍!
畢竟眼見之事,也只是君楓白一方之詞,
一方之詞足不足採信,也只能從誰是兇手這方下去探查,
而不是就著一把不符劍傷的兇器大作文章.
除非劍子早就知道了紫龍劍一定有了什麼玄機...否則追蹤劍柄一事實屬莫名?!
那麼這種思考方式,便是早認定龍宿是兇手,尋找鑄劍者只是要落實兇器問題!
但問題是出在:"認定龍宿是殺人兇手的端倪何在?"

此種編寫方式,讓角色發展是順著編劇的既定結果走下去...
角色之間的互動,是以早知道了結果似的去抽絲剝繭過程.

>如果可以假設,那麽我反問道友,爲何只會一昧認定劍子是想追查紫龍, 而不是追查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另一把劍呢?又或者,是想追查紫龍的鑄劍者有沒有鑄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劍呢?
>第一個問題:劍子與龍宿既然是好友,知道紫龍劍出於皇城,有什麽可奇怪的嗎?
>第一二個問題一起:仍然回到最開始我的回答,爲什麽一定要咬定劍子是爲了追查紫龍?爲何不能理解爲劍子是追查一把與紫龍劍柄相同的劍?更何況,劍子追查紫龍的鑄劍師,就一定是要定紫龍的罪嗎?難道不能是詢問鑄劍者,你是不是打造過另外一把和紫龍劍柄相同的劍?
>因爲在無法知道凶手的情況下,唯一有迹可尋的便只有凶器。更何況要定人罪,自然需要充分的證據,紫龍此刻已不是以"龍宿佩劍"的身份出現,而是以"疑凶器"(汗)的身份出現,二者不可混爲一談。

對嘛!打一開始您就這麼跟我說劍子執著於一把劍的理由不是針對了龍宿什麼..
那麼我也不會在思考邏輯上繞那麼久了....呵呵~
個人覺得您這解釋解得還蠻不錯的!^^

是說~
個人想討論的僅是追查兇手的方式合不合理而已,並非是指劇中人的行為上的是非對錯,
您那大段"龍宿敢作,劍子焉能有不懷疑之理"的言論全恕我刪了~^^~

PS:詞語解釋...
攏化:攏-聚集,靠近之意.."攏化"將牽涉到範圍縮小之意.
奇檬子:外來語...意指心情,情緒等意思.

chenchen
04-08-16, 03:56 PM
可惜~~~~搶先看已經說明他是不是壞人,我也希望這是因為他要進去
當臥底,其實無論他是不是壞人我都是喜歡支持他的,一點也沒差啦!
他有他獨特的風格

素問
04-08-16, 04:08 PM
※回應 chacha 在 08-16-2004 01:07 PM 所發表的文章:
>雖然說叛徒與凶手劃不上等號,但在這種對抗嗜血族的緊要關頭,己方大將突然遭受攻擊,命懸一線,換成任何人也會追查吧?
>在龍宿奪劍譜之事尚待查證的情況下,衆人第一個想到的凶手殺人動機,很自然應該是
>從這個動機去思索,自然就會將之與中原的叛徒聯系起來。
也就是說此處兇手不特定為誰,與龍宿可能奪書殺人一事也無關係....
佛劍與劍子的推想裡,僅是"傲笑受嗜血族人攻擊"了??
那麼這推斷兇手的理由說的過去!
但,這與劍子追查紫龍劍一事,似乎又有了衝突....
畢竟他們應該是先推想了兇手為嗜血族人,
那麼他們循線追查下去的該也是嗜血族一脈才是吧??

而對一把紫龍劍的由來有了探尋的想法,會否表示他們已排除了嗜血族人犯案的可能?
那麼說是自然而然與"中原叛徒"有了聯想,這未免也太強扭了!
且"中原的叛徒"一詞,已將兇手假設成中原人士了.....

>如道友說過的,劇中人不能如我們一般知曉雙方的心理,自然不會知道龍宿的動機到底是什麽,只能從他們看到聽到的去惴測:
>如果龍宿沒有奪傲笑的劍譜,那麽他殺傲笑的動機是什麽?
重點在龍宿是否殺傲笑一事,正待劇中人查證!
既是尚屬查證階段,那麼動機問題根本不存在!
如若已揣測了龍宿殺人動機,那麼等於他們已認定了龍宿奪書又或者什麼的...
這又繞到我所說的:"劇中人早知道了結果似的去抽絲剝繭過程."
雖交待了過程發展的問題,但這點"早知道"便是很解釋不過的地方!!

>這樣一來,自然會聯想到那本手紮。
>既然有此聯想,會關注凶手之事,又有何不對呢?
一:劇中人並不能確定龍宿殺人...
二:手札還是與傲笑事件扯不上關係,
就算誰殺了傲笑,這還是不能說這人就是中原叛徒...

姆仔
04-08-16, 07:08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6-2004 04:08 PM 所發表的文章:

>也就是說此處兇手不特定為誰,與龍宿可能奪書殺人一事也無關係....
>佛劍與劍子的推想裡,僅是"傲笑受嗜血族人攻擊"了??
>那麼這推斷兇手的理由說的過去!
>但,這與劍子追查紫龍劍一事,似乎又有了衝突....
>畢竟他們應該是先推想了兇手為嗜血族人,
>那麼他們循線追查下去的該也是嗜血族一脈才是吧??
>而對一把紫龍劍的由來有了探尋的想法,會否表示他們已排除了嗜血族人犯案的可能?
>那麼說是自然而然與"中原叛徒"有了聯想,這未免也太強扭了!
>且"中原的叛徒"一詞,已將兇手假設成中原人士了.....
>重點在龍宿是否殺傲笑一事,正待劇中人查證!
>既是尚屬查證階段,那麼動機問題根本不存在!
>如若已揣測了龍宿殺人動機,那麼等於他們已認定了龍宿奪書又或者什麼的...
>這又繞到我所說的:"劇中人早知道了結果似的去抽絲剝繭過程."
>雖交待了過程發展的問題,但這點"早知道"便是很解釋不過的地方!!
>一:劇中人並不能確定龍宿殺人...
>二:手札還是與傲笑事件扯不上關係,
>就算誰殺了傲笑,這還是不能說這人就是中原叛徒...



會懷疑疏樓龍宿,最大的因素就是未來手札的的「叛龍」,
之前之所以沒有追查,
一是因為眾人認為這應該指的是魔龍祭天,
二是因為劍子、佛劍對龍素的絕對信任,
但在臥江子之死,以及傲笑血凰嵬坡遭逢西蒙一劫之後,
對於未來走向,也趨於「已有改變」但「大勢不變」的認同,
是以對於「叛龍」是否真的是魔龍祭天?而他是否已死?
又有了重新評估,
追查龍宿,起爆點則是因為獨夜人,
再加上劍子早前就對龍宿作法有所懷疑,
讓劍子對於「龍宿」和「叛龍」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不得不產生懷疑,
加上傲笑紅塵在血凰嵬坡更在度遭劫,
當今天下有此能為者,
除卻西蒙、查理王以及三先天之外更無他人,
然而嗜血族正逢內亂之秋,西蒙、查理王和平條約破裂,
兩人是否有餘力再戰傲笑紅塵如此大敵?
讓劍子、佛劍在關注嗜血一族之時,也不得不審視眼前的「疏樓龍宿」,
因此才有劍子委託秦假仙調查紫龍一事,
會懷疑、調查龍宿,該是「中原叛龍」這四字太沉重,
讓劍子、佛劍兩人不得不審慎行事,以求萬全。

素問
04-08-16, 10:42 PM
※回應 姆仔 在 08-16-2004 07:08 PM 所發表的文章:

>會懷疑疏樓龍宿,最大的因素就是未來手札的的「叛龍」,
>之前之所以沒有追查,
>一是因為眾人認為這應該指的是魔龍祭天,
>二是因為劍子、佛劍對龍素的絕對信任,
>但在臥江子之死,以及傲笑血凰嵬坡遭逢西蒙一劫之後,
>對於未來走向,也趨於「已有改變」但「大勢不變」的認同,
>是以對於「叛龍」是否真的是魔龍祭天?而他是否已死?
>又有了重新評估,
>追查龍宿,起爆點則是因為獨夜人,
>再加上劍子早前就對龍宿作法有所懷疑,
>讓劍子對於「龍宿」和「叛龍」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不得不產生懷疑,
>加上傲笑紅塵在血凰嵬坡更在度遭劫,
>當今天下有此能為者,
>除卻西蒙、查理王以及三先天之外更無他人,
>然而嗜血族正逢內亂之秋,西蒙、查理王和平條約破裂,
>兩人是否有餘力再戰傲笑紅塵如此大敵?
>讓劍子、佛劍在關注嗜血一族之時,也不得不審視眼前的「疏樓龍宿」,
>因此才有劍子委託秦假仙調查紫龍一事,
>會懷疑、調查龍宿,該是「中原叛龍」這四字太沉重,
>讓劍子、佛劍兩人不得不審慎行事,以求萬全。
但您所提出的論點,已與是不是殺害傲笑一事,有所脫離!
追查紫龍劍柄的原由是因為解龍形描述了眼見的兇器模樣,
以劇情上來說,殺害傲笑一事似乎成了龍宿是否為惡的關鍵點!
但這也就是我所質疑的...殺人奪書與中原叛龍,並無直接關聯才是!
也就是說,如若將傲笑被人殺害的理由架構在輪迴劍譜一事之上,
殺人起機,清算到底還僅是在傲笑私人恩怨的範疇裡繞,與武林局勢無關~
若是因為佛劍見著了傲笑在血篁鬼坡,依然免不了斷劍命運,因而插手介入傲笑的私人恩怨,
那麼在此之上,能釐清的還是斷劍的由來始末,並無法證明殺害傲笑之人等同中原叛龍...

而在殺害傲笑與中原叛龍兩者無直接關聯之時,
劍子與佛劍專注在兇器問題與傲笑身上時,便造成劇情有了斷層之感...
好似與時下的最大危機-嗜血族脫了節!

白先生
04-08-16, 10:54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6-2004 10:42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但您所提出的論點,已與是不是殺害傲笑一事,有所脫離!
>追查紫龍劍柄的原由是因為解龍形描述了眼見的兇器模樣,
>以劇情上來說,殺害傲笑一事似乎成了龍宿是否為惡的關鍵點!
>但這也就是我所質疑的...殺人奪書與中原叛龍,並無直接關聯才是!
>也就是說,如若將傲笑被人殺害的理由架構在輪迴劍譜一事之上,
>殺人起機,清算到底還僅是在傲笑私人恩怨的範疇裡繞,與武林局勢無關~
>若是因為佛劍見著了傲笑在血篁鬼坡,依然免不了斷劍命運,因而插手介入傲笑的私人恩怨,
>那麼在此之上,能釐清的還是斷劍的由來始末,並無法證明殺害傲笑之人等同中原叛龍...
>而在殺害傲笑與中原叛龍兩者無直接關聯之時,
>劍子與佛劍專注在兇器問題與傲笑身上時,便造成劇情有了斷層之感...
>好似與時下的最大危機-嗜血族脫了節!


追查紫龍劍柄的原因不是因為劍子交待秦假仙嗎??是為了引出皇城的劇情吧∼

chacha
04-08-16, 11:48 PM
※回應 素問 在 08-16-2004 10:42 PM 所發表的文章:

>但您所提出的論點,已與是不是殺害傲笑一事,有所脫離!
>追查紫龍劍柄的原由是因為解龍形描述了眼見的兇器模樣,
>以劇情上來說,殺害傲笑一事似乎成了龍宿是否為惡的關鍵點!
>但這也就是我所質疑的...殺人奪書與中原叛龍,並無直接關聯才是!
>也就是說,如若將傲笑被人殺害的理由架構在輪迴劍譜一事之上,
>殺人起機,清算到底還僅是在傲笑私人恩怨的範疇裡繞,與武林局勢無關~

”如若“”如若“,看到這堙A我已經明白了。
既然一切都是如若,那還爭什麽?

此貼恕不再回。

>若是因為佛劍見著了傲笑在血篁鬼坡,依然免不了斷劍命運,因而插手介入傲笑的私人恩怨,
>那麼在此之上,能釐清的還是斷劍的由來始末,並無法證明殺害傲笑之人等同中原叛龍...
>而在殺害傲笑與中原叛龍兩者無直接關聯之時,
>劍子與佛劍專注在兇器問題與傲笑身上時,便造成劇情有了斷層之感...
>好似與時下的最大危機-嗜血族脫了節!


水火相容
04-08-21, 02:11 PM
他勾結魔龍祭天,用個假人頭向劍子交差。

但其怪的是,他是為了什麼而這麼做呢?

實在看不出相互利益在哪裡。

但龍宿說他要成為吸血鬼,看來是想分化西蒙的力量。

可是西蒙卻叫提摩來會會龍宿看看他真正投靠的目的。

龍宿啊龍宿!希望您善用您儒門龍首的智慧。

不要被利用才是。

qkqkqk777777
04-08-21, 07:05 PM
龍宿有可能是裝的 看編劇要怎麼改 因為當龍宿刺傲笑那一劍 很可疑 為何不是刺心口
而要刺他龍骨 若真要殺他 一劍就死了 而且他還是為了跟西蒙 合作 變吸血鬼
未來有可能會變成計中計 編劇為了讓人猜不到 可能會再變更

無鋒
04-08-23, 08:46 PM
個人推測

龍宿跟劍子早已串通好演一場戲 讓正道唾棄龍首 讓西蒙相信龍宿是別無選擇的投靠西蒙
當然西蒙目前還是存有戒心
所以劍子才會說要獨自對戰龍宿 然後讓他逃掉

但是 他們兩個確實有心結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