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梧桐樹下寫心願•不忍離別怯今宵(問天譴與梅神官、沖田鷹司與荻神官、天草二十六與如月影)



smiling
09-04-13, 07:27 PM
說不出口,如何天長地久?
霹靂神州II之蒼玄泣片尾MV『今宵』,梅神官與問天譴-含情不語;荻神官與沖田鷹司-立場兩難;如月影與天草-天命難違。

(1)梅神官•白璇璣與罪劍•問天譴

【今宵歌詞】
寒月遙遙,子夜寥寥,一杯共無聊。
風月飄飄,吹亂心潮,醉見美人嬌。

『梅神官•白璇璣』,仙靈地界大神官,造型嬌柔明麗,真是讓人為之驚嘆:『容顏檀口玉刻、翠眉苒苒如雲,輕愁霏霏似雨,風姿柳態纖柔。』梅神官神韻氣質極美,說話語調輕柔,只見她一舉手、一擺袖,飄逸柔軟的身段表露無遺,除了嫻雅婉約,梅神官的智慧也是不凡,所以,女神玅筑玄華也常探詢她的意見。

『罪劍•問天譴』,阿鼻地獄島二島主,詩詞:『天無私意,伐無私刑;罪劍問生,天譴判死。』罪劍奉行正義,鐵面無私,是個實事求真之人,他個性公正不阿,不留情面處決四島主『鬼伶仃』,雖然無私無悔,卻也心痛失去弟兄,從這點,就可看出問天譴並非木人石心,他雖嚴肅正經,但對待罪犯方式,卻是有情有理,只要是肯悔過之人,他也會給予重生機會。

梅神官專司與地獄島接洽,負責罪犯審度,一旦懺悔者達到可贖罪之標準,便會發函地獄島,拘提至仙靈地界,執行封印記憶之術,賜予罪犯重生機會。

※何處仙影閒掛愁•暗香向岸訴情柔※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問梅香幾許?靈心繡口,一寸癡心還成千萬縷。

梅神官與問天譴,一位是地獄島二島主,一位是仙靈地界大神官,兩人長年所居之所,前者森嚴肅殺,後者冷清寂寥,兩人聯繫頻繁,彼此默契十足,『日久生情』是很自然之事。只是,問天譴太過耿直,滿腦子除惡務盡,感情事只能擺在一邊,雖然他也了解梅神官心意,但肩上重擔使他無暇顧及兒女私情。

這兩個人,對感情的態度表現的很含蓄,彼此都把最深的情感暗藏心底,這是一種深沉又壓抑的感覺,梅神官柔情內斂,問天譴剛正外露,說真的,非常適合成為人生的伴侶,而且,梅神官與問天譴都很識大體,會以大局為重,兩人各自獨立工作時,能力也是極為優秀。

地獄島大島主聖閻羅,野心勃勃,佈局拉攏出手金銀鄧九五想剷除問天譴,一向矜持冷靜的梅神官,知道問天譴遇險被金封,也像少女般流露出不安情態,馬上向娘娘告假,要前去照護問天譴,她在流砂血地苦心治療問天譴,更豁出性命跟聖閻羅對打,梅神官盡心盡力地保護問天譴,這份濃情蜜意,問天譴怎會不受感動?
     
魔化葉小釵開殺,梅神官受創瀕死,四非凡人揹著她奔往地獄島,梅神官知道自己撐不到見問天譴最後一面,臨死前,託付一封信給四非凡人,請他轉交給問天譴,梅神官纖手一軟鬆,不幸香消玉殞了。

※雙臂緊抱無言人•來生再續有情緣※

一封『空白染血』的信箋,含帶著多少款款深情,就這樣,她不願給問天譴任何心靈負擔,一切盡在『不言中』,伊人雖逝,這份情意,問天譴心中十分明瞭:『妳的心意,我收下了!』他將信紙撕成兩半,一半放在梅神官身上,另一半長伴己身,永藏於心。

問天譴非草木之人,梅神官在他心中,當然有一定的地位,對梅神官的死,情感於心,他是真真切切的悲慟,這撕信的動作,蘊含有無限情意,信函雖一分為二,卻是世上僅有的各半,唯有梅神官身上的半只信箋,今生才有可能再度圓滿。

中原武林,烽煙未滅,問天譴只能繼續為對抗東瀛而奔忙,他一身傲骨嶙峋,直到對抗異度魔界入侵,無所懼地戰死沙場,唉!時局艱難,兒女私情永遠不會被擺在首位,這一段淡淡的情愛,充滿了細膩深遠的意味,也讓戲迷們低迴不已。

昔日如花姿豔,天上來,似水清澈。
今朝光顏委蛻,隨風去,玉骨銷香。

為君淒淚,何處再尋冰潔一笑芳容?

(2)荻神官•殷良與沖田鷹司

【今宵歌詞】
家鄉杳杳,世事渺渺,分離在今宵。
紅塵囂囂,風雨瀟瀟,相許難今朝。

『荻神官•殷良』,仙靈地界神官,烏黑長髮筆直柔順,娟秀臉龐清麗儒雅,荻神官的裝扮是典型的『男裝麗人』,比男人更富男子氣概,堅強而溫柔,動態的荻神官,英氣逼人,靜態的荻神官,散發著一股清寂之美。

爾虞我詐的武林中,荻神官洞悉力極強,獨立而有主見,個性乾脆率真,剛登場的荻神官,性別屬向雌雄難辨,基本上,荻神官的設定揉合兩性特色,兼具男性剛毅與女性柔軟的優點,所以,荻神官有著一股極獨特的迷人魅力。

『沖田鷹司』,來自東瀛,神鶴佐木嫡傳弟子,天資聰穎,對刀法悟性奇高,盡得神鶴刀法真傳,沖田相當重視義理,非常尊敬神鶴佐木,對國家更懷有強烈的效忠情感,東渡中土而來,只是很單純地想勸阻師尊,並和他一起回歸故國。

※但看浮生不盡緣•何以人間多癡癲※

阿鼻地獄島和東瀛大軍洶湧來襲,仙靈地界眾人各自負傷逃離,荻神官遭遇蕭瑟春秋逼殺,危殆之際,巧遇了沖田鷹司,蕭瑟春秋出招兇狠,荻神官見狀,第一次出言提醒沖田閃避,然後轉身硬接敵招,第二次,為免沖田受傷,荻神官再出手將沖田推開,延誤了閃避時間,被蕭瑟春秋打成重傷後昏厥,荻神官這一舉動,顯然引起沖田對她的敬佩與好感。

於是,沖田鷹司出手救人,有趣的是,沖田故意學蕭瑟春秋反嗆:『你,已經盡力了,殺不了他,這是天命,沒人會怪你。』退敵之後,沖田替荻神官療傷更衣,卻也因此知道荻神官原是女兒之身。

荻神官清醒之後,知道沖田替她更換衣裳,十分羞怒地呼了沖田一巴掌,但沖田也不以為意,反覺得荻神官對恩人態度不佳。呵!意動則情生,肢體肌膚的接觸,這種感覺說起來是很奇妙的,沖田無意之舉,竟喚醒荻神官心中蟄伏已久的情感,仔細想來,這就是兒女情懷毫無道理之處吧!

沖田雖然知道荻神官是女性,但他對荻神官的態度,還是如君子般彬彬有禮,這兩個人的對話很有意思,以下:

沖田:『你會當我是朋友嗎?』
荻神官:『當然...不可能。』【筆者:小荻,妳真是好直接...】
沖田:『....。』
荻神官:『那你會當我是朋友嗎?』
沖田:『當然。』【筆者:阿沖,你也是...好直接….】
荻神官:『嘖...那麼喜歡我駡你嗎?』

荻神官一口伶牙利齒,尖銳犀利,對沖田出言就是不留情面地的『訓話』,而沖田總是一臉無辜,除了啞口無言,『抱歉』、『對不起』都快變成他的口頭禪了,『幫妳,一向都出自於我的自願。』呵呵!沖田鷹司的體貼大方,不求回報的真心,荻神官想要不動情都很難吧!

荻神官個性剛直強悍,看似把沖田吃得死死的,卻隱帶著一絲疼惜深意;而沖田看似敦厚固執,卻是帶有一種大智若愚的樸實,天生百樣人,一個精明,一個憨直,彼此才能互補吧!

沖田鷹司在大雪原,等待十天後與師尊對決,此時,荻神官來到大雪原陪伴他,其實,荻神官還是蠻善解人意的,她的溫婉與柔情,只會用在沖田真正需要的時刻。

荻神官:『一個人身在異鄉,很寂寞吧?』
沖田:『你還當我是朋友,就不寂莫了。』

銀白冰封的大雪原,為查老者替石頭澆水之謎,兩人不避嫌地共處一室,這十天的朝夕相處,想必為兩人感情加溫不少。

十天之後,師徒一場驚天動地的決鬥,結果,沖田鷹司敗陣,仔細看來,其實沖田並沒有竭盡全力應戰,筆者認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也許就是荻神官加碼她的一條命,『心上人』以死相脅,對沖田來說,實在是太為難的事情了,『私人與家國』,天枰上兩者份量相衡,誰輕誰重?沖田做出了第一次的選擇,但在沖田鷹司心中,也因此充滿了叛國的罪惡感。

沒有東瀛大男人的自傲與驕狂,『逃避現實』是沖田個性上最大的致命傷,他太容易『優柔寡斷』,太容易『左右為難』,連荻神官也曾氣得想當『鐵鎚』來敲醒他的固執頭殼,最終,『國家、師尊、愛侶』,沖田什麼也保全不住,他與荻神官這段異國之戀,從相識那一刻開始,就註定是場悲劇。

※深情綿綿疊千層•此去天人兩難牽※

東瀛猛將『京極鬼彥』率軍攻打中原,戰況十分危急,沖田為保師尊等人週全,更不願見東瀛族人傷亡,為此,沖田要求眾人先行退離,由他一人獨自斷後。

『如果你沒活著回來,我更不會原諒你。』

這一戰,沖田受創極深,但為了荻神官這句話,他強撐著一口氣,拼了命趕回來,然後傷重不支,倒在荻神官的懷中,沖田拿出昔日荻神官替他裹傷的絲巾,氣息奄奄地問:

沖田:『這絲巾…可以..送我嗎?』
荻神官:『我,很早之前就送你了。』

沖田聽了之後,含笑緊握絲巾斷氣,唉!死別依依,沖田這個大傻蛋,只敢偷偷暗藏絲巾,這一份心意,為何不早一點對荻神官勇敢說出,實在太令人惋惜遺憾了!

在男女情愛上,沖田顯然十分被動,他無法確定自己立場,更別說是向伊人開口示愛,這段感情會以悲劇收場,正是這種隱諱心理的代價,沖田身亡之後,荻神官椎心刺痛:『活著要爲你們擔心,死了還要爲你們傷心。』這種心中茫然失落的感覺,比死更加難受。

『歲月風華.如煙花短暫而燦爛.沉浮憂歡.醉生夢死。』這是沖田的出場詩詞,如今對照看來,不正也是描述他短暫而絢麗的一生嗎?

沖田鷹司是個正直的好青年,他不想表明個人『立場』;不想傷害族人;不想背叛祖國,嚴格說來,這些觀念都沒有錯,只是他身在不由自主的時代,最終,他不得不面對殘酷現實,也不得不選擇立場。

『不選擇、不表明』其實也是一種『選擇表明』,這股無比沉重的壓力,迎來了一個反諷的結局,沖田鷹司一心想效忠祖國,不想傷害東瀛族人,結果竟然死在族人京極鬼彥的手中。

荻神官與沖田,是頗值得深思的一對,兩人『亦敵、亦友』,他們表現出民族精神層面的無奈,比一般愛侶有著更大的內在張力,而不止於是一對普通戀人而已。

最後,矗理原一戰,荻神官身受重傷,她拒絕四非凡人醫治,拖命來到沖田墓前,虛弱的身體,嘔出一腔殷紅鮮血,噴灑在沖田墓碑之上,荻神官用生命中最後一口血淚,償還沖田對她的一片癡心。

『現在,終於輪到別人替我傷心了。』荻神官說完,淒然嚥氣。

荒野中,一座墳塋新立,四非凡人在空白墓碑上刻下荻神官的名字,荻神官與沖田鷹司,黃泉之路,兩人從此可以相伴相隨。

蘆荻秋瑟意蒼茫,蟬聲悲切哀斷腸。
雪原攜手處,雙枕清風,沉醉落花底,幾縈回?空凝佇。

(3)一月三身•如月影與天草二十六

【今宵歌詞】
只願與你雙蝶飛,盼望與你雙蝶飛。
梧桐樹下寫心願,縱使命運路迢迢。
不忘今宵,只記今宵,相約來世共逍遙。

『一月三身•如月影』,百年無罪之人,非男非女,居住於『水淨雲天』,一身裝束雪白疏明,清靈脫俗,裸足茹素,耳戴寶石,纖長睫毛,夢幻雙眼,能識天機、知天命,更能聆聽天語及萬物之聲。

一月喻三身﹕『月體喻法身,月光喻報身,月影喻應身。』月影,有感則通,無感不應,有水則現﹐無水不顯。如月影曾言:『從而立之年就停止生長』,筆者淺見,人類能活到百歲並不容易,而百歲之人,七情六慾想必已臻化境,心理狀態也會偏向極度寧靜。

『天草二十六』,住在『海波浪』的天才劍士,個性大而化之,活潑逗趣中,帶有一股少年俠義之氣,可惜先天心臟患有病疾,幽默外表下,天草還有一顆深情之心。

明月還來照孤影•諦觀真心無盡意※

如月影與天草,二十年後再度見面,如月影乘船來到海波浪,天草蒙面飛身而出,當如月影揮去身上披風,天草大吃一驚,很誇張地大叫:『阿娘喂,看到鬼!』

天草:『是說你…又回來做啥?』
如月影:『因為我回來,你才能活下去。』

兩人居住在海波浪期間,天草老是喜歡跟如月影抬槓,只要是如月影說話帶有玄機,天草就會嘲笑如月影是個『神棍』,還有,天草對如月影性別也十分好奇,想出裝死這個方法來套真相,結果,被如月影唬的一愣一愣,兩人這種沒有顧忌的互動方式,真的十分溫馨有趣。

個性溫和的如月影,對天草從不說教,也從不生氣抱怨,而天草雖然滑頭調皮,也真的很關心如月影的身體健康,兩個人情感其實十分深厚,其中,最令人感動的是這段對話:

天草:『這條命運路上,你會等我嗎?』
如月影:『也許,是你要等我了。』
天草:『我知道你在暗示我什麼,但你記著這句話,是朋友也好,是什麼都好,你活著,無論什麼狀態,我就會等你到天長地久,你若死,同時赴死,黃泉路上也不孤單。』

天草這小伙子,平常率性不羈,這種同生共死的『正經話』,會從他口中說出,真是令人訝異,相信如月影心中一定感到很安慰吧!

※我今宿植善因緣•繁花只為此生開※

如月影注意到時間正快速流動,察覺自己死期將近,他只希望天草能完全承擔自己的天命,『二十六歲』,命運之日終於來臨,天草站在海邊,坦然地『準備』迎接死亡。

『奇峰道眉赭杉軍』,為阻止邪錄開啟,來到海波浪欲殺無罪之人,天草對上赭杉軍,施展畢生絕招而吟:『一年愁病身,一愛喜如生,一語驚世俗,一劍任天真!』赭杉軍發功回了一掌,掌氣擊中天草,恰好打通他的心脈,也治好天草心悸宿疾,而如月影,因伏嬰師操縱時間流逝,提早結束生命,兩人在同一時間,雙雙倒落於塵埃之中。

冥冥天數,一生一死,天草醒來,尋得如月影屍身後,嚎啕大哭:『你騙我!你騙我!你不是說你要看著我一輩子?你不是說要與我共渡這個命運…為什麼?你死了,我還活著?為什麼?』

如月影之死,雖給天草帶來極大傷痛,但也開啟天草唯一生機,若如月影不到『海波浪』,天草就不會遇上赭杉軍,也不會陰錯陽差地治好心悸,如月影扭轉了天草的命運,他是天草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

爾後,天草得到赭杉及劍聖賞識,跟隨在旁學習,同時也認識了伊達我流,這對寶兄寶弟,在中原武林中四處冒險搞笑,最後一起回歸東瀛退隱。

每逢夜闌人靜,天草總是獨自一人賞月,那一輪皎潔月影,彷彿如月影還陪在他的身邊,如月影對天草,有著一種親情、愛情、友情等錯綜複雜的溫馨感覺。

此去經年,無論身何方,天草永遠會記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月影。

『如月,天長地久,我只等你一個答案。』

淡淡的三段情緣,來不及深愛,就已淒然死別,但真摯動人的情愛,卻衍生出永恆的期待,就如歌詞末尾所寫-『相約來世共逍遙』,情之無怨無悔,也為陽剛至極的霹靂武俠世界,編織成一張溫柔的網,留住了一絲真情的美好。

(文章所有權:霹靂會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