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劫簡略劇情(十四)



凌幽幻翼
09-04-04, 10:41 PM
霹靂劫(十四):絕情斷義



滅境,邪靈與儒者大打出手,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因為靈珠失落而殺,應無私、藏原也不甘示弱,連連拆招。交手數回,應無私打出『先前強轉』,藏原亦揮動手中硃筆使出『中邊混筆』,兩人氣功捲動東南西北嘯風生,綠竹百丈照殺影,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二人被動中取靜之掌震得連退數十步。
「好玄功!」雖是敵對,諂佞迷妖仍然不忘稱讚,促音褊邪看出兩人掌路,說道:「動中取靜,靜中氣動!不稀罕,該死!」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準備聯手攻擊,突然間天際傳來雄渾之聲:「長眉素心渡八方,疾足俗性衝雲光。」佛光降下,一位僧人躺在地上翻動,說道:「何人在此攪我安眠,真過分,真過分。」
無端來了一個和尚擾局,促音褊邪罵聲「老禿驢」,要僧人到別處去。僧人行為滑稽,語帶戲謔,他說先來的先佔位,反而要四人到別處去打架。應無私十分恭敬,請前輩快到他處避難,免得遭受池魚之殃。僧人卻說自己最是死心眼,他偏偏就要在這睡。促音褊邪不耐煩,揚手發出氣功卻殺老和尚,沒想到僧人使出『虛靈線光』,身形虛虛實實,促音褊邪氣功失效。促音褊邪一驚,便說改日與應無私再戰,便與諂佞迷妖離開。
應無私與藏原上前欲拜見前輩,誰知老僧人卻是鼾聲如雷,藏原厭惡這種態度,便催促師兄不必理會這種散仙,兩人遂調頭離去。

==================

為了金太極之事,萬俟焉找上鬼王棺,迎面就是一道氣功,鬼王棺移形換位閃避而過,呵呵鬼笑表示萬俟焉真是暴躁。萬俟焉要鬼王棺將徒兒金太極交出,否則兩人就沒完沒了。鬼王棺卻說就算他被萬俟焉打死,他也不會說出金太極在哪裡,況且萬俟焉與他勝負尚在未定之天。
然而,鬼王棺提出條件,只要用風采鈴交換,他立即送還金太極。萬俟焉說他又不知道風采鈴在哪裡,要到哪去找人?鬼王棺說這小小問題該難不倒武林先覺萬俟焉。萬俟焉被鬼王棺的話所激,毫不思索便答應會帶風采鈴給鬼王棺,隨即大笑離開。鬼王棺認為能由風采鈴處解開通天柱之謎,這樣一來素還真就無所遁形了。

==================

怒鳴江邊,織夢師誠心跪在絕情師太面前請罪,不料絕情師太將左手放在織夢師天靈,怒道:「織夢師,我容妳,天不容妳!」絕情師太沉喝一聲,舉掌打在織夢師天靈,織夢師慘叫一聲飛落怒鳴江,順流而下。
絕情師太輕嘆了口氣,銀童說禍尾已經收拾,剩下禍首未除。絕情師太表示依此計畫,夢殺昇自然會來找她。銀童擔心殺死織夢師無法向紫錦囊交待,絕情師太卻說不用管紫錦囊,她豈會任人差喚。

==================

紫錦囊應邀來到魔域與惡魂暴鬼商談,惡魂暴鬼雖然贊同此次聯盟,但他也提到紫錦囊與魔域之間的芥蒂不會因為此次合作而化消。紫錦囊同意惡魂暴鬼的觀點,他以為應先將個人私怨放下,以大局為重,所以這次聯盟圓滿達成。
惡魂暴鬼卻有但書,聯盟成不成還得看紫錦囊是否同意他的策略。紫錦囊請惡魂暴鬼說出有何計畫?惡魂暴鬼表示苦境聯盟的大本營設在雲渡山,魔域則設立突擊營,四分之一的兵力佈置在大本營,用以誘敵;四分之三的兵力放在突擊營,是偷襲敵人的主力。紫錦囊以為腹背同時夾攻,這個計畫很好,這次聯盟就此說定。
惡魂暴鬼很高興合作一事達成,紫錦囊以要事在身為由,先行離去。惡魂暴鬼認為紫錦囊的態度沈穩,待集境一事解決,必須要將之殺掉,否則將成魔域大患。

==================

集境武皇宮殿,花影人談及四位樓主已經下到苦境執行任務,眾人只須等候捷報即可。執戒律聽聞苦境有派門願意與十七樓聯盟合作,花影人告知乃是大宇神宮,曲宿全認為苦境有人願意協助,相信苦境必能垂手而得。
然而花影人卻以為必須弄清大宇神宮之主半邪郎是否真誠與聯盟合作,萬一集境大軍進入苦境之後,敵人運用裡應外合的計策,到時聯盟的損失就難以估計了。執戒律詢問主席是否有方法能試出半邪郎的真心與否?花影人表示在四位樓主未下到苦境之前,他已交待寂身樓主無我相一到苦境,便散播大宇神宮與集境已經共體,這樣一來大宇神宮就變成眾敵而孤立無援,就算半邪郎不是真心,也不得不與集境合作。
不過,花影人也談到目前最令他擔心的是苦境聯合一事,若此事為真,那進攻苦境的計畫必然遭受不少阻礙。執戒律認同主席之言,他以為絕不能讓苦境力量聯合。花影人表示現在由點延伸至面的攻擊,個個擊破,眾人可以靜待四位樓主到苦境有一番作為。

==================

千邪洞,秦假仙的傷經過治療,已經好很多了。秦假仙想想兩人好些天沒到武林裡看看,便帶著蔭屍人重新踏入武林。

==================

怒鳴江畔,絕情師太與銀童在金娃墓前弔祭,銀童以為主人會看在紫錦囊的面子上,饒恕織夢師。絕情師太表示若放過織夢師,就對不起慘死的金娃。銀童怕紫錦囊得知這件事後,與主人之間的友情會破裂,所以不如讓他來承擔。絕情師太搖頭不肯,她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況且金娃是因她而亡,她實應該替金娃討回公道。銀童擔心紫錦囊會因此與主人反目成仇,絕情師太低頭嘆息,她說如果是這樣,也是無可奈何。

就在此時,紫錦囊恰好前來,「絕情師太,織夢師是否有前來?」絕情師太點頭說道:「不但有來,而且還十二萬分的誠意跪在我面前,要求我的諒解。」「喔……」紫錦囊一聽登時寬心不少,接著問道:「結果呢?妳是不是有原諒織夢師呢?」絕情師太冷冷說道:「有。」
紫錦囊未察覺絕情師太語氣的異樣,他欣慰說道:「真是令人歡欣。」「我原諒她的靈魂!」絕情師太的話重重擊打紫錦囊的心,他一時間還會不過意來:「靈魂?這……。」「對一個死人,我還有什麼苛求呢?」
紫錦囊又驚又怒,顫聲問道:「妳!妳將織夢師……」「打落怒鳴江。」絕情師太語氣冰冷,「中了我的『破脈遊魂手』,仙丹難治。」得知惡耗的紫錦囊,心中憤怒異常,斥責道:「絕情師太,想不到妳是一名言而無信的蛇蠍之徒,妳好毒辣,連一名誠心前來求妳原諒的人也下得了重手。」
連番的指責未撼動絕情師太的心,她緩緩說道:「你認為她很無辜,她很可憐,那金娃之死呢?她應該死嗎?你袒護你的人,難道我就不能替我的愛僕出氣嗎?」紫錦囊反駁道:「妳要替妳的愛僕報仇,當初大可在我的面前直說,何必利用我引出織夢師到此喪命?」「我若直說,你一定會通知織夢師躲藏,這樣我就沒辦法替金娃報仇。現在織夢師被我所殺,夢殺昇絕對會來找我,這樣冤仇才能有個解決。」
紫錦囊忿怒難平,「很好,今天我總算看清妳的為人,妳不配作我的朋友,從今以後,妳我路歸路橋歸橋,互不相干,請!」紫錦囊怒氣衝衝,轉身離開。
絕情師太無可奈何地嘆口氣,銀童想要出聲安慰,絕情師太卻要銀童帶著二名可憐人找個安全的地方居住,她要留在怒鳴江等候夢殺昇。銀童不肯,他要與主人並肩作戰,絕情師太制止,她表示一個人可以應付得了夢殺昇。銀童見主人堅持,只能含淚離開。絕情師太難過說道,若還有命的話,自然會去找銀童眾人。

==================

雲渡山,霧谷老人詢問崎路人身體情形如何?崎路人自認與平常相同,只是針痛已經消失。霧谷老人對於鬼王棺能進入崎路人體內取出『破體邪針』感到震驚,如果此人是魔界鬼魅,那將是一大危險。崎路人認為有危險就要防止,霧谷老人雖然認同崎路人的看法,但由於紫錦囊並未對鬼王棺採取特別行動,因此他也不便自作主張。就在霧谷老人還想說下去時,崎路人突然抱頭哀嚎,旋即昏迷。霧谷老人頗為訝異,難道是鬼王棺暗中動了手腳?

==================

滅境彌陀分界,泰氣彌陀與極元彌陀同感聖地起了變動,此時誤吞靈珠的青年,全身籠罩金光緩步而來,青年詢問兩彌陀是否知道看守聖地的人到哪裡去?泰氣彌陀錶示前些日子邪靈擾亂聖地,並且殘殺了許多生靈。青年得知之後,隨即離開聖地。
泰氣彌陀見青年金光罩身,可能是梵天所有寶物──『羅網移座』,然而極元彌陀卻說此寶物只有傳說未曾見過,到底是不是『羅網移座』也不清楚。此時聖地突然光芒閃耀,極元彌陀見是祥瑞之兆,寶物即將現世,泰氣彌陀感嘆彌陀分界將有災劫。極元彌陀決定在聖地守護九九朝陽八十一轉行,泰氣彌陀以為「旭昇之景」太過炫耀,可能會招來禍劫,不如兩人吐出元神暫時掩蓋光芒。極元彌陀擔心失去元神珠,敵人一來如何應付?泰氣彌陀以為若是不用元神珠,引來十三邪靈豈不是更加可悲,不如盡一事防一事。
兩人議定,遂運動元功吐出元神珠,合兩珠之力壓下光芒。然後兩人在聖地靜心盤坐,護守聖地以及防止敵人來犯。

==================

無我相與尊天印前來找鬼王棺,兩人傳達聯盟主席想要合作之意,尊天印認為集境征服苦境是勢在必得,相信鬼王棺會做下聰明的選擇。鬼王棺則以為苦境幅員遼闊,多有能人異士,所以聯盟還是別把話說得太滿才好。無我相希望鬼王棺能仔細思考,便與尊天印先行離開。鬼王棺認為局勢已經劃分清楚,他可以利用集境進攻苦境之機會,將素還真逼出。

==================

魔域,惡魂暴鬼聽聞大宇神宮與集境合作一事,大為憤怒,立即傳喚三先知前來。三先知請示是否要先會同各大派門圍剿大宇神宮?惡魂暴鬼以為不急於一時,等有機會再向大宇神宮算這筆帳。惡魂暴鬼要三先知去向紫錦囊詢問如何處理大宇神宮與集境勾結一事,三先知立即遵辦。

==================

滅境,業途靈來見形而上,告知彌陀分界將出寶物,因為祥瑞徵兆已經出現。形而上頗感訝異,因為他完全沒有察覺,業途靈表示此乃是泰氣彌陀與極元彌陀二人以元神珠掩蓋氣景,但瞞得住他人但瞞不住他業途靈。
形而上很是欣喜,他以為必須通知眾邪靈前往奪取,業途靈卻以為時候未到,他所擔心者乃彌陀分界出現的寶物不是邪靈所需之物,不過只要寶物是『掩天弓』與『過境箭』,就難逃他手,所以眾人只需靜靜等待即可。

==================

怒鳴江下游,兩名漁夫正煩惱沒有網到什麼魚,此時卻發現江邊飄浮著一具女性軀體。兩人趕緊將之打撈上岸,發現此女尚有一絲氣息,連忙抬去給人醫治。

==================

秦假仙與蔭屍人四處遊走,蔭屍人覺得老大小氣,『挪體超空儀』都不拿出來用。秦假仙是擔心超空儀的事情被紫錦囊知道,兩個人會有大麻煩。這時秦假仙見到鬼王棺遠遠而來,便要蔭屍人假裝不認識。
鬼王棺來到兩人面前,提及前日在雲渡山之事,秦假仙兩個裝作毫不知情,鬼王棺詢問是不是霧谷老人指使秦假仙兩人下手殺他?秦假仙兩人還是裝什麼事都沒有,鬼王棺呵呵鬼笑,他說是也好不也好,總之他只會針對指使者,便離開了現場。
見鬼王棺離開,秦假仙登時鬆了一口氣,總算順利閃過。蔭屍人說雖然兩個人避過這次,但鬼王棺會不會將事情全部歸到霧谷老人身上?秦假仙想想覺得有可能,便決定找霧谷老人談談。

==================

三先知來見紫錦囊,告知武林傳聞大宇神宮已經與集境聯合的消息,紫錦囊提到曾經與半邪郎在近日峰會談,那時已發覺半邪郎頗具野心。三先知詢問要如何處理大宇神宮之事?紫錦囊卻以為事先做下防範即可,不可無事製造紛爭,畢竟大宇神宮聯合集境只是傳聞。
三先知則以為該先下手為強,紫錦囊表示三先知若想阻止半邪郎的危機,可以去找枯葉。告知三先知這項消息後,紫錦囊以有要事為由,先行離去。三先知不明白枯葉與半邪郎有何牽連,決定回去請示惡魂暴鬼再做打算。

==================

秦假仙匆忙來到雲渡山,著急叫霧谷老人出來,霧谷老人走出,秦假仙告知鬼王棺以為上次在雲渡山用千斤巨石壓他的是霧谷老人指使,所以鬼王棺可能會對霧谷老人有不利舉動。霧谷老人心知有這麼一天,便要秦假仙去向鬼王棺澄清此事,否則將有麻煩不斷,而秦假仙與鬼王棺見面時,順便要鬼王棺解釋為何崎路人體內的『破體邪針』取出之後,崎路人仍不時有昏迷的現象。秦假仙爽快答應,便拉著蔭屍人離開雲渡山。

秦假仙急急忙忙離開雲渡山,蔭屍人不明白為何老大跑這麼快?秦假仙認為霧谷老人真不夠意思,明知道他若是承認石頭壓棺材的事會穩死的,還要他去向鬼王棺澄清。秦假仙決定等會見到鬼王棺時,不提石頭壓棺之事,只要問崎路人昏迷的事就好。

==================

半人龍居住處,一休禪師的病情愈趨嚴重,連自己名喚一休都忘記了。

==================

彌陀分界,兩位彌陀的元神珠擋住祥瑞徵兆的光芒,突然間,二人驀然睜眼,因為聖地寶物現世,乃是一副弓箭。

==================

殘缺暴霸前來探望表象意魔,意魔發現殘缺殘霸還是一樣喜歡獨來獨往,殘缺暴霸說【桀黠味毒】也是同樣。意魔認為要先將滅境統一之後再談他事,殘缺暴霸表示殺除孩童一事,靈者已經處理了。意魔提及『掩天弓』與『過境箭』出現在彌陀分界,業途靈準備採取行動,殘缺暴霸可以一同協助。殘缺暴霸聽了,立即動身前往。意魔說奪得『掩天弓』與『過境箭』就能突破護生氣罩來往苦滅二境,完成更加高上的霸業。

==================

秦假仙為了崎路人出現昏迷狀況之事而來找鬼王棺,鬼王棺沒有正面回答秦假仙的問題,只是淡淡地說今天他能救崎路人,明日仍然可以殺崎路人,所以希望崎路人不可做出違背他的舉動。秦假仙罵鬼王棺心腸真是黑,鬼王棺只是呵呵鬼笑,轉身就走。
秦假仙聽見鬼王棺的笑聲,整個人從腳底冷上來。蔭屍人說棺材頭的心這麼黑,得想辦法幹掉,可是鬼王棺的功夫太厲害,很難找得到對手。秦假仙決定去找專門裝天下第一人的棺材,來個棺材拼棺材,不管哪一具棺材被撞破,對我方都有好處。

==================

彌陀分界,寶物現世,昊光如烈日普照,二位彌陀的元神珠已無法掩蓋寶物光華。此時業途靈來到聖地,意欲殺人奪寶,極元彌陀氣功發出,業途靈揚手一擋,氣芒盡化無形。

聖地祥瑞之兆出現,滅輪正氣之士紛紛趕往彌陀分界,卦陰離生耆宿期與開陽一度暉光德施展輕功準備前往,誰知來到中途,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擋路,雙方立即發生戰鬥。

另一方面,應無私與藏原也發覺聖地光華衝天,正欲動身趕往,不料精靈四魂出現攔路,與二人大打出手。精靈四魂之精、氣、神、靈運用移形之術,將氣、神貫注在精、靈身上,由四合二,拳掌發招威力加倍。

這方面,彌陀分界二位護守彌陀也與業途靈發生衝突,極元彌陀與泰氣彌陀雖然吐出元神珠,但發招之間仍然威力十足,業途靈不願久戰,使出『火龍金魔體』,化成魔焰火龍撲向二人,泰氣與極元彌陀瞬間被打成碎片,業途靈哈哈狂笑,取走了『掩天弓』與『過境箭』。

再觀應無私、藏原與精靈四魂之戰,四魂使用移影之術,逼使應無私與藏原來回發掌,閃殺之間不能擊中。應無私看出端倪,與藏原眼神交會,示意交錯發掌。四魂左右圍殺、來回形幻,突然間應無私與藏原前後夾攻,四魂措手不及,被兩人的交錯發掌所擊殺。成功殺掉四魂之後,應無私、藏原立即趕往聖地。

在這方面,暉光德與耆宿期運動『無極太陰掌』以及『混天至陽雷』連連殺動,逼得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退了數步。此時業途靈隔空傳音,表示寶物已經奪得,要兩人速戰速決。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互看一眼,邪體合一併肩作戰,聯手使出『障行震輪』,二道氣芒分擊而出。耆宿期急忙躍起翻身閃躲,暉光德卻避閃不及被擊中,當場死亡,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立即離開,耆宿期追之不及,只能傷心至友之死。

應無私與藏原趕至彌陀分界,不見寶物卻見到滿地血腥,心知寶物已入邪靈之手。藏原不知該如何向師尊交待?應無私以為劫數天定,就算師尊親來恐怕也無法改變。藏原眼見劫數將至,真不知如何應劫?應無私搖搖頭,只能無語問蒼天了。

==================

仙源仙境,聖翁慈航渡已經知道『掩天弓』與『過境箭』被業途靈所奪一事,教世音守者詢問難道沒有方法能阻止業途靈嗎?聖翁輕聲嘆氣,他說只有希望孩童能早日練就『天路引歸.不凡聖功』。教世音顯得憂心忡忡,問道:「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讓陰陽童成就『不凡聖功』?」聖翁回答他道:「天路引歸乃是無形之氣注入,壯勢功力以後再練就『不凡聖功』,但這也必須因個人智慧來決定,孩童萬一智慧有限,想擁有神等的功力也是難上加難。」
教世音疑心問道:「照此情形,如此稚幼的孩兒焉有多大作為?」豈料聖翁一陣輕笑,說道:「天路引歸之氣能夠注入孩童身上,代表命中註定,否則就算練武奇才也不堪天路引歸之氣。」「現在孩童在何處?」「不用心急,等待宿命、應劫之時自然會出現。」

==================

天國墓地,天下第一棺等了數十天,卻一直沒有素還真的行蹤,他開始有被一線生玩弄的感覺,難道一線生與素還真串通好,讓他在此空等數十天?一線生聽了一怔,認為天下第一棺的說法互相矛盾,之前才判斷他不屬於素還真一派也不屬於魔域一派,怎麼今天又說他與素還真串通?
天下第一棺要一線生解釋素還真不再出現的原因,一線生卻說憑天下第一棺的智慧,還須要他說明嗎?天下第一棺想了想,難道是素還真發覺有人在暗中監視而改換根據地?一線生立即稱讚天下第一棺的智慧超人一等,猜測與事情完全相等,不愧是專門裝天下第一人的天下第一棺。

這時秦假仙在背後出現,警告當一線生這個老奸說好聽話時,天下第一棺就要小心這個口蜜腹劍、陰險奸詐的小人。蔭屍人就要上前打死一線生,一線生卻要兩人考慮清楚,打死他事小,輕視天下第一棺事大。秦假仙罵一線生別借風駛船,便要老小趕快打死一線生。
天下第一棺制止,任何人沒有他的允許都不能在他面前殺人。秦假仙說殺一線生是對天下第一棺有利,因為一線生是個牆頭草,風吹兩邊倒的人。天下第一棺卻說不管一線生是什麼人,總之他不准任何人在他面前殺一線生。秦假仙就不再堅持,他說以後天下第一棺一定會後悔的。

蔭屍人笑天下第一棺是盼仔,鎮日躲在這個天國墓地。秦假仙說天下第一棺是棺材,不在墓地難道會在百貨公司?蔭屍人說天下第一棺不是普通的棺材而是專門裝天下第一人的棺材,想不到被一線生騙來天國墓地「聞屁」。秦假仙還是第一次聽到「聞屁」這個名詞,他要老小解釋一下,蔭屍人說墓地充滿屍臭,跟屁的味道一樣,所以是「聞屁」。秦假仙連聲叫好,稱讚蔭屍人頭腦實在好。
天下第一棺被激怒,秦假仙兩個人竟敢在他面前大肆批評。秦假仙要天下第一棺有風度一點,他問天下第一棺在天國墓地做什麼?天下第一棺表示在此等待天下第一人的出現。秦假仙笑了笑,他說天下第一棺果真被一線生這個江湖郎中欺騙,他可是有天下第一人的情報要跟天下第一棺講。天下第一棺認為秦假仙也是個江湖郎中,秦假仙卻說自己的情報都是有憑有據的,天下第一棺不相信就拉倒,反正他沒有損失。
秦假仙跟蔭屍人轉身就要離開,天下第一棺叫住,他對秦假仙的情報很有興趣。秦假仙卻要天下第一棺先將一線生趕走,天下第一棺立即要一線生離開,一線生勸天下第一棺不可誤中秦假仙的計策,天下第一棺不聽,催促一線生快離開。
秦假仙得意揚揚,他要一線生好好保重,因為離開天下第一棺,一線生的生命可是比信紙還薄。一線生無可奈何,他嘆口氣說道:「昨日的英雄不能僅僅為了意識形態有所改變,就成為明天的叛徒。」一線生頗有感概地說完這句話後,轉身離開了天國墓地。

蔭屍人懷疑是不是誤會了一線生,秦假仙卻不管一線生說什麼,都不用相信。天下第一棺要秦假仙可以說了,秦假仙先問天下第一棺在天國墓地多久了?天下第一棺回答十六天,秦假仙說難怪天下第一棺對武林大事完全不知,就在二天前的雲渡山,鬼王棺使用前所未見的功夫進入了崎路人的體內,取出了『破體邪針』,而且鬼王棺還被他事先佈置的千斤巨石壓中,卻髮膚無傷。天下第一棺印證了之前的猜測,鬼王棺這個人果然不簡單。
秦假仙接著說,五天前集境派出花信風與數名高手,排出「四象牽亡陣」圍住鬼王棺。一聽到「牽亡陣」,蔭屍人就開始唱牽亡歌:「向前走你呀倒退走,你公要死有交代,棋子麻雀拿來拜,走你啊走過橋……。」被秦假仙一把打斷,要蔭屍人別插嘴。
秦假仙說到集境高手排成四象陣圍住鬼王棺,只見鬼王棺站在陣中靜靜讓眾位高手刀劍氣功齊發攻擊,但鬼王棺就是絲毫不傷。天下第一棺稱讚鬼王棺刀劍不傷、掌氣不侵,的確有來歷。秦假仙愈講愈激動,他說鬼王棺打開棺材蓋,三萬九千二百七十五條福壽麵飛向空中,形成巨大的麵線糊,將集境高手活活糊死。天下第一棺不懂什麼「福壽麵」、「麵線糊」?秦假仙說麵線糊就是死亡的靈氣,用靈氣殺人不留痕跡,連霧谷老人都看不出是什麼功夫,可見鬼王棺有多利害、多先天。
天下第一棺哈哈大笑,只說了「很好的目標」,便離開了天國墓地。蔭屍人稱讚老大很會編故事,秦假仙說不加油添醋,天下第一棺怎麼會去找鬼王棺?現在棺拼棺,他們就高山靜觀,不管是棺打死棺還是棺打死棺,都與他們無關。

==================

鬼王棺來到魔域,惡魂暴鬼詢問鬼王棺到此有何要事?鬼王棺也不言語,只由懷中拿出一張手部的骨體圖。惡魂暴鬼看了之後感謝鬼王棺所帶來的消息,因為他一看就知道是何人的骨體圖,他只問鬼王棺此人是誰?鬼王棺回答霧谷老人,惡魂暴鬼表示此乃魔域內部事務,魔域自會處理,鬼王棺便離開了魔域。惡魂暴鬼立即派出大隊人馬圍殺霧谷老人,以證實鬼王棺所言真假。

==================

離開魔域的鬼王棺遇上無我相、尊天印、容正弘、度岸舟,原來四人相請鬼王棺協助除殺紫錦囊。鬼王棺原則上答應幫忙,但他現在仍有要事無法同行,他擬定一項計策,要無我相放出謠言,傳出紫錦囊現在最關心的人在何處,然後用計引誘紫錦囊到陽降陰升的北方之位,也就是【匯陰不息地.屍魃坡】,此地能夠剋制紫錦囊功體,使其難以應戰,到時候他也會前往助戰。
無我相向鬼王棺道謝,順便提及集境聯盟要有紫錦囊的理由,因為紫錦囊前日曾到集境試擊『吸功石』,留下三道掌印,因此集境視此人為大敵,必須殺除。隨後集境四人離開,前往匯陰不息地準備。

鬼王棺聽聞紫錦囊在『吸功石』留下掌印,覺得事態嚴重,便施出『行尸走魂』,吐出一道靈光,喚醒在集境的花信風屍體,然後來到『吸功石』處觀察,發覺掌印乃是『大梵聖掌』,十分渾厚,他猜不透紫錦囊到底是何人?

鬼王棺收回靈光,他發覺在『吸功石』周圍有股熟悉的氣息,讓他有些懷疑?鬼王棺暫且不管,他以為殺紫錦囊勢在必行,但是不必由他親自動手。

==================

武皇宮殿,花影人得知四位樓主已經與鬼王棺接觸,執戒律認為鬼王棺此人詭異,列為次要敵人是正確的決策。曲宿全以為照目前局勢觀之,集境聯盟只能採取個個擊破的方式來完成任務。花影人認為正面衝突很可能會帶來聯盟組織不少的損失,再說由明轉暗也可以使苦境鬆懈防備之心。
執戒律認同主席的看法,先向紫錦囊下手,然後再逐步完成其他目標。曲宿全擔心四位下到苦境的樓主是否能完成殺除紫錦囊的任務,執戒律認為如果鬼王棺答應相助,必能完成任務。花影人卻不知鬼王棺是否會答應合作,曲宿全認為集境是個龐大的組織,有力量完全統一整個苦境,相信鬼王棺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不過執戒律以為要小心鬼王棺此人的機心,花影人說每個人都有貪慾之心,可以利用鬼王棺的貪心來完成統一苦境的目標,便要眾人靜等四位樓主的捷報。

==================

滅境,業途靈前來會見表象意魔,意魔見靈者面露喜色,料定『掩天弓』與『過境箭』已經奪得。業途靈表示寶物雖已到手,但仍須等到陰合之時才能突破護生氣罩,前往苦境。表象意魔知道陰合之時乃是指時辰、方位、氣候屬純陰和合,但要等到這個時間可說是難上加難。
業途靈頗為可惜地說道,若是三途判會合,立即便可鎖定時、方、氣三項,意魔以為滅境尚有許多事情未完成,眾邪靈何必急於前往苦境?業途靈認為以苦境的情況,最適合邪靈生存。意魔雖表認同,但他擔心焦急會壞事,希望切勿操之過急,業途靈以為意魔所言有理。

==================

殘缺暴霸欲前往彌陀分界,卻在途中迷路,此時『陰蠱』震動不安,殘缺暴霸懷疑附近有烈陽之氣,立即查看。

殘缺暴霸來到望天崖,發覺崖上存有烈陽之氣,便放出『陰蠱』吸食,『陰蠱』循著烈陽之氣,遁入土中。

==================

怒鳴江,自從遣走銀童之後,絕情師太形單影隻,顯得十分落漠孤單。這時鬼王棺來到,絕情師太心中一凜,又恢復了冷酷的神情。鬼王棺首先表明三清觀之事與他無關,又提及紫錦囊目前身處險境。絕情師太急問紫錦囊為何身處險境?鬼王棺說絕情師太若想明白,就跟他一同前去。絕情師太答應,便與鬼王棺一同離開怒鳴江。

==================

秦假仙與蔭屍人在樹下小解,旁邊經過集境的士兵,得知集境準備大隊人馬到匯陰不息地屍魃坡圍殺織夢師。秦假仙聽了,連忙與蔭屍人趕去找紫錦囊,讓其去屍魃坡救人。然而,這卻是集境的計策。

==================

時空超越人來找紫錦囊,他以為紫錦囊既然能在『吸功石』留下掌痕,就代表有能力殲滅十八樓聯盟。紫錦囊以為武學高低不可就此論定,勝者為王是最現實的道理,但勝者往往不是武功最好的一方,一場戰役的勝負受到天時、地利、人和、戰略、情緒等因素影響。
時空超越人認為這些都與主題無關,他認定紫錦囊可以打敗集境各位樓主,因此能夠消滅十八樓聯盟。紫錦囊認為時空超越人沒聽懂他的話意,第一、集境十八樓兵力雄厚而他個人力量微薄;第二、他使用在『吸功石』的乃是柔軟氣功,而集境十八樓主的氣功乃是屬於剛性,雖然理論上柔能克剛,但在雙方未有實際印證下,若他貿然向十八位樓主挑戰,而理論是錯誤的,那他豈不是飛蛾投火?
時空超越人覺得紫錦囊的話有理,莽撞的確無法成事,必須多計畫、多瞭解、多思考,他自嘆不如紫錦囊穩重、沈著,實在慚愧。時空超越人自嘆弗如,搖頭嘆息離去。紫錦囊認為既然時空超越人發現了掌印,那集境聯盟也必定發現,接下來的場面可不同以往,他必須小心應付。

秦假仙與蔭屍人使用『挪體超空儀』來找紫錦囊,告知織夢師人在匯陰不息地屍魃坡,而集境大隊人馬準備前往圍捕。紫錦囊雖然擔心織夢師,但他懷疑這個消息的正確性,因為織夢師被絕情師太擊落怒鳴江,為何會在屍魃坡出現?秦假仙雖不明白其中原由,但這消息是他親耳所聽。紫錦囊點頭明白,他立即前往屍魃坡一探究竟。
秦假仙將織夢師的事情交給紫錦囊去辦,他準備跟蔭屍人去找一線生,因為一線生現在離開了天下第一棺,背後沒人撐腰,他決定做掉一線生。因此秦假仙化身為「殺殺殺殺殺殺殺.七殺才子」,而蔭屍人則變成「斬斬斬斬斬.五斬武魁」,兩人要找一線生算帳。

==================

魔域殺手率眾攻上雲渡山,霧谷老人覺得奇怪,魔域與紫錦囊應該已經達成合作協議,難道魔域要破壞協議?魔域殺手直指霧谷老人是魔域的叛徒千里不留行,魔域此舉是清理門戶而非破壞協議!

==================

秦假仙與蔭屍人找上一線生,二話不說掄刀就砍。

==================

抱著懷疑態度的紫錦囊來到屍魃坡,孰不知已經踏入集境的圈套。只聞一聲吆喝,無我相、尊天印、容正弘、度岸舟立即前後圍住紫錦囊。

另外這方面,鬼王棺與絕情師太也來到屍魃坡附近觀戰。在地底,天下第一棺悄然來到,他準備一觀鬼王棺展功夫。

==================

緊張!緊張!緊張!
紫錦囊對上集境四位樓主,高手殺高手,究竟誰勝誰敗呢?在旁邊觀戰的鬼王棺與絕情師太各有什麼行動呢?隱蔽在地下的天下第一棺又會對鬼王棺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呢?
秦假仙與蔭屍人圍殺一線生,是不是會將一線生打死呢?
魔域派出大隊人馬圍殺霧谷老人,霧谷老人究竟是不是魔域的叛徒千里不留行呢?
滅境十三邪靈之一的殘缺暴霸在望天崖上放出『陰蠱』吸食盤陽烈土之氣,究竟會造成什麼可怕的後果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劫第十五集:不祥徵兆!!!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