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吞日龍吟•儒門華威─疏樓龍宿



smiling
09-03-13, 04:27 PM
(文章所有權:霹靂會月刊,敬請勿轉載,感謝~)

※宮燈醉硯染畫堂-桃花流水※

疏樓龍宿,儒門天下龍首,他的第一個造型,以紫白顏色為基調,額髮向後梳挽,髮髻綴飾玉潤珍珠,兩根髮叉交斜於後,寬大的墊肩綴以珠貝,手持絹扇鑲上紅藍寶石,身後配劍帶有流蘇珍珠串鍊,面似朗月,眉心熊熊紅燄,眉首壓眼,巧鼻,淺窩、唇角上揚,略帶沉思之態,這個造型雍容華貴卻不顯俗氣,令人印象深刻。

戡魔錄後期,疏樓龍宿再出,第二個造型依然以紫白雙色為主,髮髻粉紫珍珠盤繞,倚角垂掛水晶珠飾,除了容貌依然俊秀之外,面頰已略顯清瘦,雙眸炯然生光,唇色由紅潤轉為金黃,但神色更加尖銳犀利,與第一次造型相比,第二個造型顯得陰柔絕美,但也更加貴逸不凡。

龍宿與劍子對奕時,曾言:『如桃花綻放的華麗繽紛,終局後又如流水奔瀉,卻過之無痕。』筆者認為,霹靂劇中任何人物造型,都遠遠比不上疏樓龍宿的典雅華茂,最特別地是龍宿的雙眼,銳利攝人之氣,好似會看透你(妳)的心思,這樣的龍宿,會讓人不由自主地去喜愛迷戀他,如果戲友要知道何謂『邪豔』人物,疏樓龍宿這個角色絕對值得一看。

※露晞明朝更復落─華麗假面※

『禮儀三百,威儀三千』是儒家傳統的禮儀規範,儒門天下睥睨武林,奉行儒家文化為圭臬,由龍宿統領,以之為尊,下至護法、文武官、監司,儒教仲裁組織「天章古聖閣」,其下則有「三槐城」、「江東儒林」等分支。

疏樓龍宿一貫的華麗無雙,言談舉止,散發一種迷人的貴族風采,儒家語調口音不但奇特,同時龍宿也是個多才多藝,允文允武之人,閒暇時,手持煙斗吞雲吐霧,亦或是吹奏紫金蕭,拂弄白玉琴,雖說龍宿從不積極涉入武林,但儒門整體思想還是偏向理性主義,亦強調君臣權威,儒家之所以重視仁義,並不是儒家不追求利益,而是為了更有效地獲得利益,簡單說來,儒教本來就具足『出治』與『閒居』的能力。

人,唯有在樣樣皆有的情況下,才會真正體悟出自己生命有限,進而想追求一生中的絕對價值,這尾中原『叛龍』翻弄武林,『傷傲笑、搶劍譜、殺七笑八顛、與魔龍合謀,為求永生成為嗜血一族』龍宿種種使壞,雖然使人憎恨,卻也不是罪該萬死的大奸大惡,其中原由,就在於龍宿心性根本不夠兇狠毒辣,行動前,他會替自己安排退路,他心機算盡,但面臨緊要關頭,還是不敢豁盡全力一拼,龍宿心思看似冷酷縝密,事實上卻很保守單純。

平心而論,龍宿外表儀態顯然過度美化,卻也因此產生一種奇妙魅力,龍宿會受歡迎的原因,就在於他是個『不像壞人的壞人』,有趣的是,疏樓龍宿真是一個很注重儀容又很有『禮貌』的反派,戲迷潛意識中,總認為龍宿具有先天高人智慧,也始終相信龍宿只是一時偏差,更期望他能在劍子的引導下迷途知返,所以,疏樓龍宿成為一個可以被縱容的角色。

『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劍子與龍宿是多年知心摯交,從彼此互贈琴、簫,就可看出兩人情誼十分深厚,未踏入武林之前,劍子與龍宿自在逍遙,閒來無事就鬥鬥嘴、抬抬槓,偶而『虧』一下對方,兩人這份情懷、這點默契,數百年的情誼,雋永堅實。

但,龍宿為了一己之私慾,做出傷害他人之事,依然是個罪惡,這是龍宿無法否認的事實,當劍子知道龍宿誤入歧途,心中十分沉痛,雖然劍子也挺身與佛劍聯手打算大義除害,但對上龍宿,劍子顯然還是心軟,無法痛下殺手。

劍子心中明白,龍宿若想回歸正道,自然必需彌補以往過錯,方能得到中原人士諒解,於是劍子踏出尋龍的第一步,首先騙來佛劍簽名,再利用秦假仙『偽造文書』,之後,龍宿則同意有條件地幫助中原對付出手金銀鄧王爺。

筆者淺見,以龍宿之精明機敏,怎會不知是劍子造假,而龍宿假裝相信劍子,應是以試探性質居多,畢竟,多年知交,兩人太熟悉對方個性,龍宿願意順著劍子給的台階走,是因為他太瞭解劍子是重情重義之人,若是傲笑紅塵執意要殺掉自己,劍子也決不會袖手旁觀。

潛在的反動性格,顛覆倫常的玩世態度,闍皇西蒙曾經說道:『龍宿,也只是一位不能滿足的強者。』在與劍子的一場對話中,龍宿亦曾感嘆自言:『最後的舞台,是該由傳說中的宿命來終止,每一個人皆有其宿命來到塵世,因其宿命完了而歸入虛無,過程不夠華麗堂皇,實是可惜了生命。』

武林局勢險惡,詭譎難以測度,當劍子身上的『寧闇血辯』被夜重生奪走,因此書載有對付嗜血者的方法,龍宿心中大生恐懼,對劍子的信任徹底破滅,雖然劍子一再解釋,龍宿依然不能釋懷,多年友誼頓時破裂,龍宿揮劍斷去情義,恨恨丟下一句『從此不再連絡』之語,憤而離去在宮燈幃退隱。

戡魔錄後期,疏樓龍宿再出,重掌儒門天下,所幸此時他行事已逐漸走回中道,並以造化之鑰解救素還真,在教母楚君儀前往借取邪之刀,打算研究如何對付夜重生之時,龍宿開出條件之一就是『劍子的下落』,劍子與龍宿,兩人之間的情誼如何修補?龍宿將以何種面目重現武林,再掀波濤新局,就讓戲迷們拭目以待了。(後續待補)

※閒逸品茗聆聽曲─儒門丰采※

人物配樂,是布袋戲中不可或缺的元素,適當配樂可以鮮活角色的喜、怒、哀、樂,也讓戲迷一聽到音樂,就會想起是那一個人物登場,配樂是視覺與聽覺享受的綜合體。

龍宿的主題配樂─『疏樓龍宿』,聽來逸韻鏗鏘,悅耳清亮,一股華麗流暢的音調,有如東海之水滔滔洶湧,儒門龍首無上尊容,高貴非凡的氣勢,躍然而出。

另一首『宮燈幃』,輕音曼豔,讓聆聽者產生綺麗遐想,彷彿置身重簷廡殿的巍峨宮殿,『儒門天下』鎏金銅鑲,椒泥抹牆,文杏為樑,玉戶金窗,華榱壁當,有著看不盡的富麗堂皇,說不出的幻化斑斕,令人目炫神迷。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閒聊龍宿周邊商品※

以疏樓龍宿為主的周邊產品,筆者覺得第一項有趣的商品是─『宮燈紫藤薰香組』,其中文案:『藤,淡紫、純白交織的花串極顯優雅尊貴,自古即被視為高貴之花。』紫藤花的顏色,本就與龍宿一身紫白衣裳相同,除了花意貼切,濃郁襲人的香氣繚繞,聞起來讓人感覺如沐春風。

第二項周邊商品是-疏樓龍宿【風流儒雅】個性餐墊,一言而為天下法,風流儒雅亦吾師,愧煞英豪,獨倚疏樓,七二賢人放不得,儒門龍首在上頭!嗯嗯,俗話說『吃飯皇帝大』,搭配上華麗無雙的龍宿餐墊,果然有當皇帝用膳的大方氣派喔!

另外一項值得一提的物品是『頂峰招財撲滿─疏樓龍宿』,禮品的文案:
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
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
論語又說:『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寧固。』
最有趣的是最後面這一句:
【儒門龍首華麗無雙的真正本錢,來自平常隨時儲蓄的良好習慣!】

哈哈哈!此段文案節錄自論語,除了趣味橫生,更是創意十足,令人不覺莞爾,孔夫子若是知道有人如此註解論語之義,他老人家可真要吹鬍子、瞪眼睛了。

另外,對照『劍子造型』的頂峰招財撲滿,也是極有趣的笑點喔!唉,劍子仙跡果然是一級道家『赤貧之戶』啊!他的撲滿中大概都是1元銅板吧!所以,劍子只能貧苦地吃著『碗裝泡麵』囉!呵呵,有關財大氣粗的儒門龍宿,筆者猜想他的撲滿一定都存50元硬幣,要不就是千元大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