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霹靂劫簡略劇情(十一)



凌幽幻翼
09-03-12, 10:57 PM
霹靂劫(十一):權傾天下龍頭椅



夢仙谷,理智盡失的絕情師太,招招欲置紫錦囊於死地,紫錦囊逆來順受,盡力化解。戰鬥經過數回合,無極限使出了秘門絕學『滅絕三式』之一的『破脈浮遊手』!浮遊手由一化十、十成百、百成千,瞬間夢仙谷被冷冽的殺人之氣所籠罩。
無數血紅之手殺向紫錦囊,逼得紫錦囊運出護身氣罩,盡數化解攻勢之後,紫錦囊立即反擊一道氣芒,絕情師太接掌退出數丈,臉上露出訝異神情,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你會使用這種功夫?」「矛盾!妳不是一直認為我是妳的師兄嗎──」紫錦囊指出徵結,因道:「今天如此相問,豈不是矛盾了妳心中所想?」「似是似非,似真似假,我會調查出一個結果,織夢師的性命暫且寄在你紫錦囊的身上!」絕情師太怒氣衝衝離去。

紫錦囊上前關心織夢師的傷勢,織夢師為連累紫錦囊而致歉,紫錦囊認為這是天意,怪不得他人。紫錦囊想要化解織夢師與絕情師太之間的仇恨,所以希望織夢師傷勢痊癒之後能找個時間當面向絕情師太賠罪。然而織夢師認為再多的解釋、賠罪只會增加絕情師太的誤解,甚至會牽連到紫錦囊。
紫錦囊表示他與絕情師太之間的心結其來已久,絕情師太今天不過是藉題發揮罷了。紫錦囊要織夢師將一切交由他處理,織夢師只須安心療傷即可,必要之時可能要夢殺昇出面解決。紫錦囊離開之後,織夢師對於化解仇恨卻沒有什麼信心。

==================

彌陀分界,十三邪靈的促音褊邪、諂佞迷妖為了尋得寶物,與守護聖地的泰氣彌陀、極元彌陀發生衝突。促音褊邪與泰氣彌陀一對一單打獨鬥,各人施展絕學,動靜之中隱藏殺氣。另外這方面,諂佞迷妖與極元彌陀眼光不敢輪轉,目視對敵,準備隨時加入戰鬥。
促音褊邪與泰氣彌陀交手一掌之後各自退開,極元彌陀希望兩人不可破壞聖地寧靜。促音褊邪要兩彌陀將寶物交出,極元彌陀表示彌陀分界若有寶物現世,會讓滅輪有能者得之。促音褊邪由此明白寶物尚未出現,便與諂佞迷妖離開。
泰氣彌陀感嘆彌陀分界將有浩劫,極元彌陀聽聞還本道口的十三邪靈已經脫出,秦氣彌陀說看來滅輪的儒邪之戰是避免不了,極元彌陀認為兩人只要盡到看守靈地的職責即可。

==================

天國墓地,魔域娑羅七鬼死在天下第一棺手下,阿修羅主宰詢問天下第一棺可知惹上魔域的後果?天下第一棺不將魔域放在心上,他說若是阿修羅想要稱量天下第一棺的實力,儘可一試。阿修羅心中盤算,如果他就此離開,那娑羅七鬼便要含恨在天國墓地,傳到魔域會讓他毫無立足之地,不如虛應一招再走。
阿修羅打定主意,他說天下第一棺皆是聰明人,誰也佔不了便宜,不如同時對掌,互相較藝比試。天下第一棺明白阿修羅的立場,他想知道魔域與他有何瓜葛?阿修羅也直言不諱,他想知道素還真是否在天下第一棺裡面?
這個問題讓天下第一棺大笑,他表示天下第一棺專門裝天下第一人,就算素還真是天下第一人,也要經過他的考驗與估量,不可能隨便就進入天下第一棺,若照阿修羅所言,豈不是敗壞天下第一棺的名聲?
阿修羅滿意天下第一棺的答覆,但他對於娑羅七鬼的死仍有顧慮,天下第一棺立即運功,天國墓地霎時崩塌,娑羅七鬼的屍體被亂石掩蓋,阿修羅感謝天下第一棺所為,便離開了天國墓地。天下第一棺對於素還真現形感到疑問,認為此事尚須詳細調查才行。

==================

集境昭天樓,花影人、無我相與九樓代表會談,覺障樓之主執戒律以身負執法為由,質問花影人隨意集會之罪,花影人認為執戒律有理由這麼說,但其他樓主並無立場限制七樓聯會。師尹樓之主【眾生見】表示雖無負責執法之權,但也不能坐視七聯會的成立。
花影人指出七樓聯合是為了集境設想,執戒律要花影人說清楚,花影人表示集境的天然之氣漸漸減少,物質供應缺乏,而且經過幾次的變動,地層下陷,誰也無法保證下一次的震變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花影人接著說道,七聯會的目的是想將集境的勢力擴張到苦境,如果十八樓能夠聯合,那統一苦境的夢想便可以實現。
花影人的說法獲得不少樓主的認同,但對於十八樓聯合後由誰來領導,眾人議論紛紛。花影人認為推舉一名有魄力、對苦境局勢瞭解不少的人來領導最為理想,無我相提出建議,她表示七聯會已推舉花影人為領導者,九樓聯合也可以推舉一名領導者,然後由兩人中選出正副主席。
執戒律坦言此次實際上有十樓反對七聯會成立,只不過召集人與花影人素有芥蒂,所以不便出面。花影人明白執戒律所指乃是【樓中樓】之主【曲宿全】,他認為個人的恩怨在大局之前皆屬微不足道,請執戒律轉告曲宿全不必掛慮,要將整個集境的利益擺在前面。
執戒律同意花影人的說法,便答應等待十樓決議後再予花影人答覆。花影人這時才問起為何不見九樓其他樓主,原來其他樓主正佈兵在昭天樓周圍,花影人立即讓無我相前往遣退七聯會人馬。執戒律很高興這次會談能和平落幕,花影人感謝九樓以禮相待,隨即告辭離去。九樓代表雖有人質疑花影人的誠心,但執戒律認為以公平的方式推舉主席即可,便要等候十樓決議再說。

==================

鬼王棺為了查出何人打斷通天柱,強要霧谷老人伸出雙手讓他觀視,而且即使要用武力也在所不惜。霧谷老人卻提出條件,只要鬼王棺答應醫治崎路人,那他就伸出雙手讓鬼王棺檢視。鬼王棺認為霧谷老人伸出雙手與醫治崎路人相比,太過輕鬆,但霧谷老人卻表示如果鬼王棺以武力與他相鬥,那醫治崎路人就變得十分簡單了。
鬼王棺呵呵一笑,他覺得霧谷老人算盤打的真精,便答應了霧谷老人。霧谷老人立即伸手雙手,鬼王棺觀視之後發覺並無凝氣現象,便表示月圓之夜他會前往霧谷救人。霧谷老人詢問鬼王棺不想知道崎路人被何物所傷嗎?鬼王棺說即使不知他也有辦法醫治,而且崎路人被暗算之事,在武林傳聞已久,他如何不知『破體邪針』的厲害。
霧谷老人聽鬼王棺如此說,便表示會在霧谷靜候鬼王棺的大駕光臨,鬼王棺呵呵鬼笑後離去,霧谷老人稱讚鬼王棺真是一名十分深沉的人物。

==================

千邪洞,秦假仙專心研讀『挪體超空儀』的註解,蔭屍人早就將行李揹好,準備出發。秦假仙說集境不是觀光聖地,要多帶些神兵利器去才可以。蔭屍人聽老大這樣說,就打退堂鼓,想留下來練『菩薩印』。秦假仙覺得超空儀的功能已經知道,但是還沒試過,不如先在苦境試試看,便要蔭屍人雙手搭他的肩膀,兩人將熱氣貫入超空儀裡,因為註解寫明要以熱力才能使用超空儀。蔭屍人照老大的吩咐,兩人齊貫熱力,秦假仙想先去霧谷,「我變我變我變變變。」
超空儀發出豪光,瞬間將秦假仙兩人帶至霧谷,秦假仙見到四周煙霧瀰漫,大為高興,與蔭屍人再用相同姿到雲渡山。超空儀帶兩人到雲渡山,兩個愈來愈興奮,便再一次使用超空儀。

==================

魔域,阿修羅甫一回來便質問一線生為何欺騙?因為素還真根本就不在天下第一棺裡面。一線生向主宰認錯,他解釋武林傳言有不實的時候,而他也過於好大喜功,因此才會被不實傳說所矇騙。阿修羅對一線生的話有疑問,武林風聲天下第一棺將神秘馬車壓入地層,他懷疑駕駛馬車的人就是一線生。一線生否認,他再三表明對魔域的忠誠。
此時秦假仙與蔭屍人突然出現在阿修羅道院,秦假仙見到阿修羅與一線生便罵,沒事闖入千邪洞做什麼?阿修羅好氣又好笑,他說此地乃是魔域,兩人擅闖魔域該當何罪?一線生則是很緊張,他認為這兩人已經發現他的秘密,恐怕會洩露他的身份。
阿修羅準備動手殺掉秦假仙與蔭屍人,秦假仙說要相殺可以,讓他蹲好馬步,便要蔭屍人趕緊擺好姿勢,兩人使用『挪體超空儀』逃離了阿修羅道院。秦假仙兩人的瞬間消失讓阿修羅與一線生大為驚異,一線生懷疑秦假仙練了什麼新奇的武功,阿修羅立即要一線生去查明清楚。

由魔域逃出來的秦假仙與蔭屍人,兩人一落地,蔭屍人就說要去小解,秦假仙要蔭屍人別藉口尿遁,立即站到他面前半尺處。蔭屍人乖乖立正站好,秦假仙想知道為什麼剛才會飛到魔域?蔭屍人心虛地低下頭說不知,秦假仙一拳就朝蔭屍人的「牲禮」砸下去,蔭屍人痛得大叫。
秦假仙料定是蔭屍人心裡想著到魔域,所以兩個人才會飛到魔域去。蔭屍人說這趙魔域一日遊有價值,因為見到一線生站在阿修羅主宰身邊。秦假仙想想也對,一線生怎麼會在魔域?蔭屍人認為一線生是魔域的人,是魔域派出來跟在素還真身邊,挑撥是非,讓武林亂七八糟。秦假仙同意蔭屍人的看法,便決定到處宣傳一線生的身份。

==================

滅境,業途靈正與一名藏身在岩石的邪靈談話。「業途靈,眾人總算得到自由。」業途靈道:「十三邪靈能夠脫困,完全是天意。」「逃離時意魔和我負傷最重,只好暫時在此療傷。」「【形而上】……」業途靈臉色凝重說道:「按照萬魔天指所說,孩童必須趕緊找出來。」形而上說道:「那名娃兒可能被慈航渡解救,因為老禿驢認為天意不可違,必然造就嬰童。但是我與意魔偏不信,等待傷勢完全康復之後,我要扭轉整個乾坤天意。」
這時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走來,向形而上與靈者行禮。業途靈問道:「尋找『掩天弓』與『過境箭』一事辦得如何?」促音褊邪答道:「不見寶物出現,反而與彌陀分界的守護者大打出手。」業途靈目光一瞬,問道:「是不是泰氣彌陀與極元彌陀?」諂佞迷妖答道:「正是。」業途靈怒道:「早晚業途靈要將他們兩人滅掉!」
促音褊邪請示為何不見寶物現世?業途靈表示這是時候未到,形而上認為寶物現世必有祥瑞徵兆,因此不用心急,便要促音褊邪兩人去通知十三邪靈其他人會同,集中力量。

促音褊邪二人離開後,業途靈有些疑問,便開口詢問道:「當時十三邪靈脫困,為何沒有同一時間離開?」形而上解釋道:「時間緊迫,事情演變又來得這麼突然,我和意魔在後面擋住『鍊錚氣盾』,【蠆尾惡露】與【截喜優悲】眾人才能安然脫身。」「原來如此。」
形而上也有疑問,「業途靈,我覺得疑問,為何你要找尋『掩天弓』與『過境箭』?當初你和【腹中首】、【狡突臉】在還本道口便打開了狹道天關,為何今日你業途靈仍然還要依靠這兩項寶物呢?」業途靈回答道:「打開狹道天關必須三途判會合,運用『無上魔法』的『隔空移物』之術,方能完成。」業途靈接著說道:「在狹道天關的無形之氣是護生氣罩,『隔空移物』打開無形之氣的時間短暫。當時狹突臉先逃走,腹中首正準備進入之際,三界者趕到,將護生氣罩又移回原狀,腹中首也突然間不見了,只剩我力戰三界者。因為在還本道口之前,我、腹中首和狹突臉已經與三界者纏鬥多時,殊不知眾天又前來援助,三途判只好進入還本道口準備脫生。」
形而上忿恨說道:「若不是三途判被圍擒,十三邪靈也不會被捉,最後被禁在還本道口的『攝業戒集』之中。」「此時眾邪靈脫出,誰也奈何不了!」「哈哈哈……」形而上大笑,「等滅境一統之後,再進入苦境。」
「這是終極的目標──」業途靈話鋒一轉,提醒道:「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提防罡煞。據我在滅輪查探的結果,有煞卻無罡,到底何人是罡?」形而上卻不去想這麼多,因道:「凡是與邪靈作對的全部殺除,便無後患。但不知慈航渡要將那名孩童帶往何處造就?」

==================

清聖的石台,聖翁將孩童放置在台上。星光閃耀,聖潔的光芒照射孩童軀體。「可憐的娃兒,小小年紀就要遭受如此傷害。」聖翁似有不忍,來回行步思索之後,無奈嘆道:「應驗天命吧!」聖翁自忖道:「『誕登挫骨』必須由命門分兩氣傳息至志室、巨骨、外關,再從外關轉入內關、氣舍、天突、氣海、氣沖、窗膺、環跳、申賑、商丘、會陰,再回到氣海,孩兒便可以強力挽成。身可以長,心無法暢,亦需要將天心移入人心之內,移借天外天無形之氣完成吧!」聖翁運動元功,由頂門衝出二道光芒,突破了無形之氣,引取天外天靈氣回轉進入孩童體內。

==================

卦陰離生.耆宿期感嘆業途靈與十三邪靈脫出,這真是滅輪之劫。這時好友開陽一度.暉光德走來,要耆儒不用想太多,邪靈脫出使得滅輪陷入黑暗之中,所以兩人應該助正滅邪才對。
耆宿期認為三界者若是能合作收服邪靈,相信滅輪很快就能安定。暉光德搖搖頭,他說這是不可能之事,因為三界者之中的【輔天】與【地冥至尊】為了『天地行氣』而怒顏相對,連帶造成【地煞.燕渡關】與【經世凡夢.佛蓮】之間的感情也被拆散,因此兩人要共體互助比登天還難。
耆宿期不由得嘆口氣,後又詢問暉儒到【修仙境】一行,可有見到祥兆?暉光德表示在『大羅金仙榜』之上,可能有一位滅輪人士將登上,仙鶴雲行。耆宿期心知天命有歸,他也不敢強求。

==================

紫竹林,鬼王棺為了捉拿風采鈴前來,卻是人去樓空,他心知來慢一步。鬼王棺本想從風采鈴處獲知何人在通天柱救人,據他推測,不是紫錦囊與霧谷老人,那必定是素還真所為。鬼王棺擔心神秘馬車被壓入地層,會突破護生氣罩進入滅境,馬車內的孩童被滅境高人造就,以『誕登挫骨』手法長成,這個孩童對他有莫大的危害。鬼王棺料定這名孩童與素還真有著父死子亡的相連性,所以只要找出素還真加以除掉,此名孩童也會沒命。
「菁菁啊……!菁菁啊!」金太極狂奔而至,呼喚著妻子的名字,然而紫竹林的草屋之內早已人煙沓然。鬼王棺表示想知道史菁菁的下落就跟他走,金太極迫切想知道菁菁的去處,二話不說便跟鬼王棺離開。

==================

秦假仙與蔭屍人四處宣傳一線生的身份,但就是找不到紫錦囊,連『挪體超空儀』都沒辦法,秦假仙開玩笑說難道紫錦囊不是人是鬼?這時魔域殺手衝出將兩人團團圍住,準備殺除兩人。秦假仙說要相殺不怕,等他跟蔭屍人姿勢擺好。魔域殺手才不吃這一套,出手就打,秦假仙看情形不對便自己使用超空儀先離開。蔭屍人叫苦連天,在無可奈何情況下,只好「我遁我遁我遁遁遁!」以奇門遁甲的『水遁術』逃離現場。

秦假仙飛回千邪洞,心裡擔心老弟蔭屍人,沒想到蔭屍人由地下竄出,怪老大放他一個人。秦假仙說早就明白蔭屍人會『水遁』,所以才會先走。秦假仙又說魔域已經發出格殺令,兩人還是趕快出國觀光。蔭屍人問要去哪一國,秦假仙想想還是先到集境避難,遂使用超空儀出發到集境。

==================

阿修羅道院,一線生坐立難安,阿修羅表示已派出殺手全面圍殺,所以一線生不用如此擔心。一線生怕秦假仙兩人鬼頭鬼腦,很難應付。阿修羅要一線生真怕的話,就轉做內勤。一線生卻認為內勤沒有出頭的機會,他可是夢想能成為一殿或是一院之主。阿修羅說一線生還想回武林?難道不怕身份破露被殺?一線生表示雖然怕但沒辦法,阿修羅認為一線生是該回武林去,因為一線生對於素還真之事尚未有個解釋。
一線生請示主宰有何快速昇遷的方法?阿修羅表示如果笑面鍾馗能查明一頁書或素還真之謎,他擔保能成為魔域第二殿之主,因為第二殿之主陰冥皇被一頁書所殺之後,上層遲遲未決定接任人選。笑面鍾馗得知後非常高興,立即離開魔域進行調查。
阿修羅談到本想交待笑面鍾馗奪取『如意尺』,但天禍妖狐既然成為了惡魂暴鬼身邊的大將,就無需要『如意尺』的必要,因為難保天禍妖狐還能為他所用,反而是他目前極需提防的人。

==================

金太極隨著鬼王棺來到一處陰森森、人煙稀少的洞穴,雖然心有疑問,但金太極還是走進洞穴查看。殊不知金太極剛走進去,洞口就降下鐵柵,金太極被禁在洞中。鬼王棺表示有了金太極就能引出史菁菁,有了史菁菁,風采鈴就無所遁形。

==================

集境太和殿,時空超越人回到此處翻閱藏書,卻沒有發現鬼王棺相關的資料。時空超越人向著房內一副人像圖請示,希望祖師爺能予以解答。此時一道光芒飛入畫像,畫內人像閃閃發光,蒼勁聲音說道:「不在集境,何不從苦境尋找?鬼王棺的名聲在三陽九之前就有傳說。」時空超越人嚇一跳,「哇!一陽九是四百五十六年,三陽九不就等於是一千三百六十八年嗎?」「不錯,此人從何而來只有慢慢觀察。」時空超越人接著說道:「請問祖師爺,你何時才能突破畫中壁?」「人有貪慾之念,吾在畫中求得安詳快樂就可以了。」這時外頭傳來喊喝聲,時空超越人覺得這個聲音愈聽愈熟悉,遂上前一看。

時空超越人發現秦假仙與蔭屍人來到太和殿,被守衛包圍,便要守衛退下。秦假仙見到時空超越人很高興,他問這是什麼地方?時空超越人表示此地是集境太和殿,不過已經被毀了,他奇怪秦假仙與蔭屍人怎麼能來到集境?蔭屍人搶著想說,秦假仙連忙阻止,他說因為練成《異佛心經》裡面的『挪體超空術』,所以可以自由來去集境。
時空超越人說此刻集境不太安定,可不是來玩的時候,因為集境十八樓有可能聯合。秦假仙說聯合就聯合,有啥可怕的?時空超越人表示光是一個太幻樓主就讓苦境震撼不已,如今若是十八樓聯合成功,不止是集境受害,連苦境也會遭殃。
秦假仙才覺得事態嚴重,時空超越人安慰道,十八樓能否聯合還在眾樓主商議之中,既然秦假仙練成了『挪體超空術』,就先到太幻樓探查情報。秦假仙不太想去,蔭屍人笑老大無膽怕死,秦假仙反罵蔭屍人一聽到要練『菩薩印』就跟縮頭烏龜一樣,還敢笑別人?蔭屍人說『菩薩印』已經練到第三式,秦假仙更氣,他罵三式無三小路用,要蔭屍人別插嘴。

秦假仙說自己已經兩三頓沒吃,想要讓時空超越人請一餐,蔭屍人讚成。時空超越人遂吩咐手下捧來兩杯果汁,秦假仙兩人喝完後覺得還不錯。時空超越人表示集境因為天然之氣缺乏,只能種植針葉類的植物,剛剛喝的是鐵藜毬果的果汁。秦假仙問接下來呢?時空超越人搖搖頭說沒有了,剛才喝的就是一頓。秦假仙怪時仔小氣,但時空超越人表示集境物質稀少,所以較注重質的方面,量的方面就減少許多。
蔭屍人聽了差點昏倒,早知道就帶幾包泡麵來,就算沒熱水可以泡,兩人也可以乾嚼過癮。秦假仙想想還是回苦境比較快活,便催促蔭屍人離開。

秦假仙不想讓時空超越人看見『挪體超空儀』,所以才會要蔭屍人快走。秦假仙覺得集境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便想趕緊回苦境。蔭屍人覺得若是讓集境的人霸佔苦境,那他們的生活就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十八樓聯合的消息要多多注意。秦假仙覺得有道理,決定先留在集境,等查出太幻樓之主有什麼動作後,再回苦境。

==================

太幻樓大殿,七聯會聚會,花影人算算時間,十樓應該將要做出決定。尊天印認為以七聯會的實力足以統治集境,何須等候十樓?花影人則以為若能聯合十八樓,便能擴張實力。毒熾盛詢問若是十樓不同意聯合該如何?花影人口氣堅定,他說若是十樓有變,到時莫怪他手下不留情。花影人認為目前眾人不必為此事而煩心,苦境又送來美酒佳餚,遂帶領眾人前往花園享用。

待眾人走後,秦假仙與蔭屍人兩人偷偷摸摸出現,剛才聽見花影人所言,看起來那個渾蛋花影人有野心想做十八樓的主人。兩人調查完,立即使用超空儀,飛回苦境的夜夜春香樓。

==================

怒鳴江畔,金娃與銀童覺得自從主人回來之後,形容憔悴許多,但又不肯說出是何人傷了她的心。金娃覺得若真是感情問題,兩個人也沒法幫上忙。
這時紫錦囊前來,禮貌問候兩人,表明想找絕情師太解釋一些誤會。銀童一聽「誤會」兩字,認定是紫錦囊偒了主人的心,準備動手教訓,絕情師太走來喝止。銀童說看這小子就是一付騙財騙色的樣子,絕情師太斥責之後,要金娃銀童先退下。

「想不到你也會到怒鳴江來找我……」絕情師太神色漠然,「如果你是替織夢師來向我求情,那請你立刻離開此地。」「冤可解不可結,妳與織夢師都是我所認定的摯友,我不想失去任何一方。」「哈!」絕情師太不屑地笑了笑,「紫錦囊你太貪心了,想要享受齊人之福。」紫錦囊解釋道:「誤會呀,妳聽我解釋。」「出去!」絕情師太怒氣爆發,「我不想聽一些無聊的話題。」
紫錦囊頗為無奈道:「妳真的想知道我的身份嗎?」「廢話!」「好吧!」紫錦囊拿出一封錦囊,「我這有一封密函,妳想知道的事在密函之中寫得非常清楚,但在密函交給妳之前,我希望妳答應二個要求。」「講!」「第一,不可讓第二個人知道密函的內容;第二,饒恕織夢師,並且化解妳與夢殺昇之間的仇恨。」絕情師太有些懷疑道:「這封密函有這種價值嗎?說不定是你胡寫亂編。」紫錦囊說道:「這是人格的肯定,信得過我妳就接受,信不過我我也不強求。」

絕情師太思考之後,便接過密函,此時鬼王棺走來,呵呵鬼笑,紫錦囊大驚失色,鬼王棺笑說紫錦囊何必如此訝異,難道這封密函關係著紫錦囊的身份?這可真是個珍物。絕情師太警告鬼王棺不可有非分之想,否則絕情會動手殺人!
鬼王棺表示他怎敢有什麼非分之想,他前來只是想拾回清白,因為有人想嫁禍給他。絕情師太指出此事她已查明,鬼王棺的確與此事無關。鬼王棺想知道是何人嫁禍予他?不過這個人應該死了,因為絕情師太是不會放過一位佈施毒計的人。絕情師太卻說人有時候會做出以德報怨的事,鬼王棺由這句話猜出這個人就是織夢師,只有織夢師能與夢殺昇聯絡,也只有織夢師能讓紫錦囊求情,也只有紫錦囊的話能讓絕情師太接受。
鬼王棺句句帶刺,絕情師太卻說她就是要放織夢師一命,難道鬼王棺不服氣?鬼王棺表示該替被害者報仇的人是絕情師太、險些送命的也是絕情師太,既然絕情師太有如此仁慈的心胸,他當然會將所有的事付諸流水。
鬼王棺也有事情要找紫錦囊,他要紫錦囊通知史菁菁,金太極已被他所擒,如果史菁菁與他見一面,他就讓兩人夫妻團聚,否則天人永隔。鬼王棺呵呵鬼笑離開,紫錦囊提醒絕情師太,鬼王棺見到他送密函,必定前來奪取,所以絕情師太看完之後要將密函燒燬。

鬼王棺也料到絕情師太會將密函燒掉,不過他能吸取絕情師太的腦波,明白絕情師太瞭解之事。

==================

集境,十七位樓主來到一處大岩石前,覺障樓之主執戒律表示十七樓準備聯合,七樓推舉花影人參與挑選,而十樓以曲宿全為首,在覺障樓公正、公平的裁決下,準備以武藝與智慧來選出正副主席。
執戒律首先解說比試方式,面前的大石為『吸功石』,乃是【武皇】坐化的最後時刻,將大自然所有帶有磁性之氣吸入,年久受風沙掩蓋、日月光華輪照,漸漸由小石變化為大石。執戒律繼續說道,有許多集境人士來此比試功夫,可是一直無人能將之擊碎,後來有人傳說此石不能擊毀,乃是具有吸功的特性,因此才有了『吸功石』之名。執戒律表示只要兩位樓主能將『吸功石』打出口來,便能當選。

花影人首先試招,連發兩道氣功卻無法撼動『吸功石』,自認無能為力。曲宿全輕視花影人,親自上陣,結果與花影人相同,曲宿全雖無法置信但也無可奈何。此時花影人靈光一閃,以筆在石上寫「口」字,曲宿全說這算什麼答案?
無我相表示執戒律適才所言,武藝與智慧的比較,這樣相當合理。執戒律哈哈大笑,他表示武藝無法分出高低,但智慧就能分出高下。雖然曲宿全與其他樓主不同意,但執戒律表明心服,其他人遂不再有任何意見,執戒律便宣佈花影人為主席,並請主席前往武皇生前居住的宮殿登基。就在眾人離開之後,花影人所寫的「口」字,漸漸消失。

富麗堂皇的宮殿,執戒律請主席登坐權傾天下的龍頭椅,花影人遂坐上龍椅,接受眾人朝禮。花影人表示他絕對忠於聯盟組織,並宣佈任命曲宿全為副主席、執戒律為總護法,護法負有判決背叛、不從命令之人的生死。執戒律表示在花園設下酒筵,讓眾樓主享用。

眾人先行離開後,執戒律首先恭賀主席、副主席,花影人表示即刻派遣各樓的精英進入苦境,殲滅各個主要勢力。曲宿全認為眾人不熟悉苦境局勢,先鋒部隊也是相同,主席曾來往於苦集兩境,是否要一同進入苦境?花影人表示暫時不用,他會派出花信風為先導之人,這樣先鋒部隊就能掌握局勢。
執戒律提到覺障樓在苦境懸空棋盤的執法人員離惡障、斷罪業被燈蝶所殺,若是先鋒部隊在苦境遇上燈蝶,希望能活捉交由覺障樓發落。花影人一怔,旋即說這是小事,曲宿全聽聞燈蝶曾出入太幻樓,花影人表示燈蝶此人身帶邪氣,而且具有反骨之相,所以早就被逐出集境,若他知道燈蝶殺害集境之人,早就將其擒捉。
執戒律請主席、副主席前往酒筵,花影人表示在酒宴中會向眾樓主說明進攻苦境的細節,在酒宴過後各樓主就回去準備,兵發苦境!

==================

秦假仙由集境回來,他說十八樓聯合的事要趕緊講給紫錦囊、素還真等正道人士知道,好早做準備。蔭屍人提議可以用超空儀去找素還真,秦假仙稱讚老小頭腦愈來愈好,兩人立即出發。誰知飛出之後,一道閃電打來,秦假仙與蔭屍人落地,秦假仙變成黑炭頭。
兩人搞不清楚怎麼回事,蔭屍人又說這次去找一頁書。秦假仙想了想,讓蔭屍人站前面,兩人又飛出去。

秦假仙與蔭屍人飛至八口山的神秘樹前,秦假仙罵蔭屍人方向盤亂轉,跑來八口山做什麼?蔭屍人說再來一次,於是兩人第三次飛走。

秦假仙與蔭屍人飛到紫錦囊身後,紫錦囊察覺背後有人,秦假仙說他用草上飛的功夫來找紫錦囊。紫錦囊詢問何事?秦假仙說集境十八樓聯合,可能會來霸佔苦境。紫錦囊問消息從何而來?秦假仙支支吾吾地表示是時空超越人要他轉告,紫錦囊神情嚴肅,他再問時空超越人什麼時候告訴秦假仙?秦假仙說兩、三天前,紫錦囊聞言大驚,一句「大事不妙」便轉身飛奔離去。

==================

魔域,手下匆忙稟告惡魂暴鬼,集境大舉人馬進攻魔域,已經攻破第三殿。惡魂暴鬼大吃一驚,集境之人果然利害,竟能攻破第三殿。惡魂暴鬼吐出天禍妖狐,命他與阿修羅前往殺除集境之人。

==================

花信風率領四名集境高手,半途攔下鬼王棺,準備讓其破棺!鬼王棺心知這是花影人的計畫。

==================

霧谷,集境六名女子來到,聯手發動氣功,將霧谷擊塌,然後準備進入。

==================

紫錦囊聽到秦假仙所言之後,知悉事情不妙,施展快行輕功奔向霧谷,殊不知被集境高手【急追五令】攔在半途。五人表示紫錦囊趕去霧谷來不及了,因為霧谷已被【流轉六嫦】擊毀!

==================

戰!戰!戰!集境十八樓聯盟派出高手進攻苦境,苦境將面對什麼樣的局面呢?
魔域阿修羅主宰與天禍妖狐並肩付對【傲性七夷】,兩人是否會真誠合作呢?
鬼王棺知悉花影人使出殺手鐧欲將他滅口,鬼王棺有何方法能跳出三界之外,以逸待勞呢?
霧谷被流轉六嫦侵入,葉小釵與眾人又要遭受什麼樣悲慘的命運呢?
急追五令攔住了趕往霧谷的紫錦囊,心急如焚的紫錦囊是不是會大開殺戒呢?

欲知結果,請期待霹靂劫第十二集:陰錯陽差!!!

~~述言人:凌幽幻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