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嫌疑犯X的獻身



李子瘋
09-02-18, 09:03 PM
看完了嫌疑犯X的獻身

一個設計精良的機械都有可能出現故障的毛病,更合況是人呢?? 日復一日規律的生活中,尤其對於天才而言,更是有一個所謂的critical point,就像心電圖一樣,一個人不可能生活在沒有起伏的平波之下,否則那跟死亡沒有兩樣,因此必須要有些許的震盪。而天才也要吃飯,這就是一個悲哀,本應該是要受到保護的,專心致力在自己的世界找尋那維持生命的critical point。但是當離開了單純的學術研究環境下的象牙塔,石神便無法迴避那的那個生活中critical point,那就是過去從來沒有面對的愛情。對於此點,我相信石神並不是一個不懂得處理感情的阿宅,也不是一個對外自卑的人,而是在原本呈現平衡狀態下的生活波段圖,產生了沖擊而有了極端的解決方式。


當然他或許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劇情的安排就是強調天才之間的感應,沒有湯川也就沒有石神的獻身。jojo冒險野狼中提及替身使者是可以互相感應的,事實上,人跟人之間也是有類似的情形,就是所謂得意氣相投,而天才之間,更是如此。愛因斯坦說過,"他沒有特別聰明,只是比別人專心罷了",因此如此心無旁鶩的心靈相遇時,一定會激出更大的火花,石神跟湯川就是如此。劇情中穿插了小說沒有的爬山情節,而省略了花岡跟工藤之間的互動,是我覺得在這主打天才間的互動下的最好安排。但雖然堤真一已經刻意伴醜了,還是比對花岡有好感的那人帥多了,哈哈。


想起堤真一過去也在大河敗金女扮過失落的天才數學家,對此劇的呈現又是另一種不一樣的演繹,始感受甚麼叫做哀大莫過於心死。就選學音樂必須要從小開始,下棋的不到二十歲未成國手終生無望,數學家也是。有人說拿費爾茲獎都是數學界的莫札特,要知道不像諾貝爾獎,四年一次,40歲以下的限制,那是多大的壓力啊。當然可以冠冕堂皇的說學術研究不是為了拿獎,但沒有了肯定,就跟找到不那critical point一樣,尤其是作純數的,40歲就被判了死刑,是多大的悲哀啊。更何況石神還是在面對現實壓力的獨立研究,那已經不是信心了,而是變成了一種信仰,雖然他堅信數學研究在甚麼環境下都能進行,但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百年來也只出了一個愛因斯坦可以處理的很好,而天才佩雷爾曼就只能依賴著母親,畢竟能夠成為天之驕子如陶軒哲,真的只是滄海一粟。電影把這一點有表現出來,不過大概只有少數人能體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