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神魔] 蓋棺論定-血魔劫之番外〔劇情篇]《中》



泣劍孤心
04-08-03, 06:44 PM
蓋棺論定-血魔劫之番外〔劇情篇〕《中篇》

血魔劫裡,最令人疑竇之處,尚有一案,就是三寶之事。
三寶,乃三教-儒、道、釋,三家鎮教之寶。
確為野狐禪僧所盜取。
疑問的是,野狐盜取後,為何三寶不在野狐手中?
再者,野狐所屬何門?
若單純屬於儒門,那又怎對道、釋二家藏寶之處,如此清楚?
若單屬道家或釋教,又怎對其餘二門如此清楚?
這不也是個疑慮之處?
野狐盜取三寶目的何在?
三寶是三教鎮教之物,怎會如此輕易被盜?

若以幕後黑手那個簫聲再來細推,極有可能,也是他一手觸成!!
想當初九邪識,不也讓分水神尺不翼而飛?
我至今仍抱持懷疑心態,想九邪識是如何在戰場中讓分水神尺不翼而飛。
難到又是那個隨現隨隱的『功夫』?!
況且,為何醫魔、九邪識、三教……對三寶如此重視?!
難道就只因為三寶是鎮教之寶如此單純?

我還是認為,三寶本身也是個問題。
但也可能三寶並不是問題源頭!
問題源頭在於,幕後的那個黑手,想讓三教成為萬教公敵!
讓三教毀滅,或讓三教選擇退出武林之舉。
我想,這才是那個幕後黑手想要的結果吧?

讓三教從此隱匿於武林,他才能更加隨心所慾。
如此一來,更加便於他的計畫行事。

三寶,依血魔劫第九集劇情所言,
儒門-分水神尺;具有治水功能。
道家-陰陽卦鏡;能夠反照任何事物的功能。
佛教-舍利天珠;能夠阻斷重力的功能。

夕陽君待在月宮之中,又經歷過三寶被竊之事。
他難道都不知道三寶的特徵?
他難道沒有想拿回三寶之一,回歸其位,甚至於成為儒教的第一才子,
再也不用與朝陽加(龍章才子)一爭高下?
就算心高氣傲如夕陽君,難道在無法放下心中的遺憾與無奈,他仍選擇
什麼都裝作不知情?
更奇怪的是,耆老在看到幽樓月宮之時,怎麼只想到夕陽君?卻沒想到
三寶的特徵與月宮的牽連?!
畢竟耆老身為儒教中的長者,沒有道理不知道三寶吧?
怎麼他看到月宮映照在空中時,卻沒有半絲反應?!

再者,陰陽佬怪在魔宮潛藏多時,也沒發現東西所在。
其他人想調查,根本也無從查起。
更別說與唯吾儒結拜的邪皇和妖帥。
帥他更不知情,也更不可能將三寶一事告知妖將。

如此看來,目前排除原本三教一家之外,塵世唯一知情者大概只有學千秋
、夕陽君與三教罪人了。

事情的結局在三教在造成武林動盪後,卻又礙於本身是正道支柱,無法不
給予塵世一個交待,於是乎,推出罪人,承擔其罪。

朝陽,是目前三教罪人中,首先出場的一位。
再來會是誰呢?
相信大家都在視目以待了。

說到這裡,又差點忘記一個令大家疑惑之處──【無愆罪崖】!!
不知這處天然環境受到嚴厲保護的地方,到處藏了什麼讓眾人矚目的東西。
這裡受到了野狐禪門的注視,不惜派出先覺嗅狐明察暗訪,遍尋任何相關的
蜘絲馬跡。
和無愆罪崖似有相繫關係的蝠族,更受到不問世事的上界天門派人保護。
在在都說明了,無愆罪崖的重要!
難到,這裡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又或者是……另一樁暗潮?!

<待....續....>

just
04-08-12, 09:48 AM
孤心道友觀戲之深入令我拜服,會不會是編劇因為太用心於白龍神劍與噬血魔劍而忘了三寶
這一支線?
所以劇中人物漸漸有遺忘三寶而照成這不合理的劇情?

真顏
04-08-12, 11:47 PM
※回應 just 在 08-12-2004 09:48 AM 所發表的文章:
>孤心道友觀戲之深入令我拜服,會不會是編劇因為太用心於白龍神劍與噬血魔劍而忘了三寶
>這一支線?
>所以劇中人物漸漸有遺忘三寶而照成這不合理的劇情?


我認為神魔的編劇並沒有遺忘三寶 —— 因為在「血魔劫」第40集中,天門釋府執事祁霜寒不是有來找學千秋,叫他不要忘了答應天門尋找三寶的事?我想現在之所以沒有講三寶的事,是因為要集中講白龍神劍跟噬血魔劍、還有荒山英雄會的事,現在這兩件事情已經完滿結束了,我相信神魔的編劇,亦應該開始交待三寶的事情了吧?

泣劍孤心
04-10-05, 08:31 AM
縱觀血魔劫這部的結論,在刻情的鋪呈上與其著力點,實話實說的確堪稱是一絕。
一場儒軒血案,貫穿全場,看似以儒軒為主軸!
但實際上,卻暗藏著另一個看不看的黑手在暗操控。
這隻幕後的黑手,主導著一切,包含血案、三寶...。

在這一部單元中,許多疑惑的存在…
期待著往後的單元能夠給大家一個交待…

目前所整理的疑點如下,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囉──

【儒軒血案】
1、血案隨著斷痕自殺而劃下句點,但他與煙蘿之間的血親關係,煙蘿又會如何處理?
2、血案發生時,野狐將儒軒所滅,幕後黑手又是何人?
  以理論來推斷野狐既能滅軒儒,那軒儒內的魔劍又為何不在狐門手中?
3、縱觀整場儒軒中,受害者不下其數──
  好友的大義成全,讓唯吾儒擺脫了魔劍的控制,那為何魔劍不是三聖、二僧、一道子
  六人所收回?反而又流失在外?
4、聽煙蘿所言,儒軒被滅是在她被趕出儒教之後──
  那麼在她得知消息後,心中有所牽掛;為何沒有及時趕去?而是事後的懺悔?



【三教一家】
1、自有三教一家之名出現後──好似也牽扯著無數的暗潮在其中!!
  但更讓我疑惑的是,到底夕陽君為何為毅然絕然的離開儒門?
  能讓他與朝陽之間相知相惜的友情成為一段過去──
2、朝陽為何再幾次夕陽君的“善誘”之下,都無法跳脫心中的囹圄?
  難道,他對儒門真那麼的忠心?
  還是他不願相信那些心中的神(師長)會是夕陽口中的陰謀?
3、三教中,仍有許多疑惑,但為何一個冰天寒地之處-【無愆罪崖】!!
  會如此受到上界天門的重視?相信這也是大家所好奇的呢!!
  為了此處,讓十戒顏童仙逝;蝠族只剩逆天兒一蝠(?)
  狐門也為此派出了嗅狐專程調察!!可見這個地方,應該是個重心問題所在。
4、三寶到底除了特有的功能外,是否還有什麼其他不為人知的秘密?
  否則為何眾家如此看重三寶?難道只因為它單純是三教鎮教之寶?
  而如今的三寶特點全在魔界三宮──這也令上界天門不得不委託學千秋幫忙!
  畢竟離開塵世,他們不便插手──但隨著後來劇情的發展,看來他們似乎也難以跳脫塵世!
5、一向為早先正道的領導者的三教,為何會因三寶失落而塵世大亂?
  這與他們本身修為不是有違?如此又怎能配帶領群雄?
  搞不好他們也有幕後黑手所收買的人手也不一定(?!)
6、三教為何極力排擠狐門?既然狐門也為禪宗之一,為何沒有寬大的胸懷接納?
  如此豈不是和一般世俗眼光相同?
  不說在塵世之際他們無法接納野狐──
  就連退出塵世,退隱上界天門──他們的行為仍然是對人、事、物不屑一顧!
  只會關心曾經是自己的人──這樣的三教真有毛道人所說的超凡脫俗?
  還是只有武藝超凡?人格和品性卻平平呢?
  (↑這句沒有含帶打翻一船人的意思,就事論事罷了!)



《其他疑點》
1、學千秋在耗損元功後,又再費力將真氣灌輸於斷痕體內!
  如此作法是否早就影響了學千秋的功體?
2、眾人都以為主持神魔之爭──想要終結神魔之爭的是長眉尊者,因為他是提議的中間人
  但後來呢?  觀其劇情──都是出乎意料中的五皮郎中在主導一切
  反觀一開始出場圓場的長眉──只在旁邊坐山觀虎鬥!!
  口口聲聲說同一句『老仙仔是得道尊者,不便插手!』
  如果今天他真的為蒼生? 這句是他該說的嗎?
  雖然有人會說,如果今天他也下海了──那往後就沒有人能夠從旁指點了!他有苦衷!
  但試問,若今日學千秋知道斷痕會因此神魔同體,學千秋忍心看這種結局嗎?
  而且如果今天沒有五皮郎中,那還有誰能再暗協助?





  從一開始,長眉尊者一手促成了神魔之爭,十年荒山英雄會──
雖說是順勢而行,但真相卻也是早早在他預料之中,學千秋當然也視破這層利害關係!!
而後隨著劇情走向,慢慢將三教一家在塵世之時、醒世儒軒被滅門一事……等等,都還是
猶如身陷五里霧中,讓人有思考和探討的方向可尋,但真相卻又似撲朔迷離──
像是一開始要終止神魔之爭的長眉,正面輔助的表現真是屈指可數;
反而是他那個中途跑出來的徒弟『五皮郎中 聞命運』積極的投入!!
起初還很納悶,為何會有此算命仙的出來亂──^^”
可是在知道這一連串的連貫性和關聯之後,五皮郎中也成為了正道的隱性支柱──
雖隱性,但也隱而易見;比起那幕後的長眉,五皮郎中可算是一個身體力行的實例了。
  這只是個人單純的想法──還請各位不吝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