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致銀鍠朱武。



水織
08-12-13, 02:21 AM
霹靂神州三天罪二十四集,銀鍠朱武正式退場,這位一代魔界王者最後選擇豁盡全力對抗自己的父親,遠離魔界的他,在簫中劍、九禍、狼叔和月漩渦相繼離開後,孓然一身的昂然面對著棄天帝。

毫無疑問的朱武並不是盡責的魔界王者,在強悍好戰的異度魔界裡,銀鍠朱武就像是個另類的存在,身為聖元魔胎擁有強大的力量,有著與生俱來的王者氣質,以及自棄天帝傳承而來的領導者地位,如果說銀鍠朱武是個天子驕子,相信也不為過吧,但這位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有天卻想拋開一切過著自由的生活,他的願望很小,只是希望能有個自己的家。

記得當九禍跟朱武久別再逢,九禍曾說異度魔界就是他們的家,朱武回歸魔界讓魔界能夠在人界取得生存的空間,這才是讓朱武願望實現的最好辦法。伏嬰師也曾說人和魔是無法和平相處,必然要拼的你死我活,是朱武太過天真呢。


在銀鍠朱武退場這時,再回憶過往種種,的確銀鍠朱武絕非是理想的魔界王者,然而真正的魔界王者的形象是否只該有一個面貌?或者我們太過於拘泥在某個形象當中,相較於棄天帝跟銀鍠朱武,他們心裡理想的魔界是不同的,在棄天帝的世界裡,魔必然是好戰生物與人類絕不可能和平共處,但在銀鍠朱武的心裡,魔跟人是可以做朋友,是可以和平共存在這個世界。

如果把銀鍠朱武幫忙人類,消滅棄天帝之行為解釋為反叛,還不如說其實這是魔界的好戰派跟和平派的對抗,一直深深受限於棄天帝掌控的銀鍠朱武,曾經也想要離開踏出自己的道路,某方面也是因為他無力改變魔界,銀鍠朱武連九禍都帶不走,他還能做些什麼呢?銀鍠朱武的理念成為一種異類,一種毒,伏嬰師與朱武之間的對抗,其實也是好戰派跟和平派的拉扯,在伏嬰師背後是棄天帝、斷風塵,在朱武的背後就是狼叔跟戒神老者。

而當九禍真正離開銀鍠朱武,他才明白如果想要讓魔界脫離強悍好戰的準則,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棄天帝不再影響他們,他厭惡有人指著條路叫他非得往那個方向走,也不希望魔界或再度重新的魔界,把棄天帝的理想當作魔界的準則,所以銀鍠朱武做了這樣的選擇,他並非想要毀滅魔界,他想毀滅始終只有棄天帝一人。

戰爭與和平到底哪方才是走向幸福的道路?銀鍠朱武跟棄天帝的心中,肯定又會浮現不同的答案吧,但從這點來看,銀鍠朱武或許不是那麼糟糕的魔界王者吧。


Ps.因為朱武退場所以寫了這篇文,又是很匆促的寫文orz,最近實在太忙了(可是又想要寫東西,再倒)。對於這位魔界王者,水織喜歡他的故事(因為水織是瓊瑤的愛好者,被踢飛),但對銀鍠朱武這個人感覺平平,不會特別喜歡也不會特別討厭,不過水織相信在銀鍠朱武的心裡對魔界是有著自己的想法,愛好和平也不是種罪吧,如果銀鍠朱武可以把魔界帶往和平幸福的路,那也算是一件好事,但在好戰的魔界,銀鍠朱武成為異類,大家想方設法想把銀鍠朱武再帶往殺戮,這一連串的故事拉扯也由此而來。面對棄天帝,或許銀鍠朱武一直就是個能力不足的孩子吧,但起碼在最後他努力過了。

Ps.ps.以上內容純屬個人猜測想法,如有錯誤敬請見諒,如對銀鍠朱武的轉變跟心路歷程還有想知道的地方,建議請洽詢編劇(喂)。


2008/12/13

omixiv
08-12-13, 06:47 PM
更正一下,是二十四集呢~
其實我比較喜歡朱聞蒼日的形象呢,相信朱武也是.
但朱武畢竟是一名王者(我記得開始時旱魃才是王者,朱武是戰神啊...),他身上的責任讓他不得不捨弃朱聞這個身份,雖然不是我所愿,但終究還是選擇了為魔界而戰...
不過,他心中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家人,為了自己所愛而戰.所以,當他知道被騙時,馬上反叛,投入中原阻止棄天帝,面對親人朋友一個個死在自己面前,估計朱武是最恨棄天帝之人吧...
對於他的死,我只有錯愕,感覺他應該還會出現(蒼手上的頭環應該是關鍵吧...),所以沒多大感觸...
到現在,我依舊相信是由朱武給與棄天帝最後一擊!

水織
08-12-13, 08:25 PM
※回應 omixiv 於 2008-12-13 06:47 PM 所發表的文章(174058)
>更正一下,是二十四集呢~
>其實我比較喜歡朱聞蒼日的形象呢,相信朱武也是.

>對於他的死,我只有錯愕,感覺他應該還會出現(蒼手上的頭環應該是關鍵吧...),所以沒多大感觸...
>到現在,我依舊相信是由朱武給與棄天帝最後一擊!

真糟糕ORZ
不小心多打了兩集(被踢飛)。
感謝omixiv的告知。

朱聞是感覺比較自由也比較沒有負擔。
成為朱武後就有太多無奈。

因為目前朱武的狀況算是被棄天帝吸收吧~
也許也有機會從內部破壞。
畢竟朱武是個意志堅強的男人阿。

慧娟
08-12-14, 05:30 PM
說真的
看到朱武最後還是說 :"父皇" 你還是贏不了....
終於叫父皇了...不過曲也終了

真讓人鼻酸

這兩集看了好氣
居然也燒壞了一張美樂蒂DL 氣死人!!
劍聖的劍陣 就這樣一揮.......讓人一點尊嚴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