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查看完整版本 : 淺析魔界四魔君之領導風格



yanshan7889
08-09-13, 02:17 PM
從異度魔界出現到現在也有三年了,到今年的棄天出,似乎也到了最後的輝煌。於是,寫下此文,也算是對我所喜歡的異度魔界的一個小小的紀念把。

一、閻魔旱魃

此魔君在未出之時相當的先聲奪人,三道守關者,異度魔火,整得中原正道嗷嗷叫。憑良心說,在這一時期功勞最大的應該是那兩個一出現就喋喋不休,讓人覺得無比厭煩的骷髅頭——鬼知和冥見。不論是一開始的魔火燎原,還是其後的設立三道陷阱,還有最後的奪回魔君心髒,他們的謀略都可算是相當的恰當,整得中原損失慘重。所以,這兩個先知一個爲了占蔔自願犧牲,一個就那樣被狂龍殺掉,讓我覺得很可惜,很難得的兩個智者,在魔君複活後居然反而沒有了什麽作爲,我個人覺得,這與旱魃同學很喜歡單人武力PK大有關系。

話轉回頭,魔君閻魔旱魃同學一出場确實是氣勢十足,給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與狂龍的會面,無論狂龍如何裝瘋賣傻,他都沉着應對,這兩個人的會面,讓我想起了金庸小說的一個情節,一個高手将手中的槍舞得虎虎生風,銀星點點,煞是好看,對面比武的那個壯漢卻仿佛沒看到般,直接一刀掄下去,劈了對方……

當時一看到這場戲,我立馬就有這種感覺。= =

然而,閻魔旱魃作爲領導者,其缺陷也是非常明顯的,他太講究氣魄,不但自己喜歡單打獨鬥,也鼓勵手下去單挑,所以在他手下的勇将會很受寵,死亡率也蠻高的,而智者如鬼知冥見就比較憋屈一點,死亡率似乎也不低XD。而更可慮的是,作爲他對立面的中原正道,在保家衛國方面,是不講究單P的,爲了家園,隻要是有效的手段都會應用。所以,他最後死在刀戟合圍之下,而他手下的第一勇将赦生童子也被素葉圍毆而死。

就我個人的看法,比起魔君這個職位,閻魔旱魃更适合做先鋒。他的勇猛一定可以使得敵人聞風喪膽,所向披靡。而他的上面,需要有一個智慧的領導者,來控制他的行動。

二、九禍

九禍的出現是在閻魔旱魃被殺後,簡單說,她一出來就要收拾閻魔旱魃留下的爛攤子,算是有夠倒黴,然而,她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她是一名優秀的整合者。九禍非常擅於結盟,以利益爲驅動,利用盟友,在對抗中原正道時,分散自身壓力,迷惑對手,最終達到目的。她最大的功績就是接合了魔界斷層,使得魔界再添生力軍。爲征服中原打下堅實的物質及人員基礎。

然而,我仍然認爲她不是一個好的魔君,她缺乏王者之器。老實說,在她所有的行動中,最爲我诟病的就是不理會吞佛的生死。如果說前期她爲了魔界斷層的接合,必須選擇神器而舍棄吞佛,這我可以理解,而後期,神器全部到手,正道有意以吞佛換取葉小钗,而九禍卻完全沒有這樣的意思。要知道,吞佛可是她的愛将,也是爲了掩護她而被擒。而她,卻爲了所謂的魔界利益放棄了吞佛。

現在,讓我們仔細分析下主導她的行爲模式。

就我看來,她不想以葉小钗換吞佛無非就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我的愛将絕對不會背叛魔界,所以他即使是落入正道之手也不會對我構成威脅,而葉小钗卻是正道棟梁,素還真的摯友,非常的有利用價值。仔細算來,我損失了一員戰将,又将得到一員不遜於吞佛的戰将,而中原卻是損失一名中堅戰将。如果雙方交換,就是各無損失。這麽一算,當然是第一方案對魔界更有利。

然而,九禍卻忘記了算另一筆帳。吞佛是她的愛将,她尚且不救,如果是别的魔将,當然更不可能獲救,這對整個第二殿的魔将士氣難道不會産生影響麽?爲什麽在戰争中,很多軍隊經常與敵方争奪戰友的屍體,爲了奪取戰友的屍體,往往犧牲掉更多的士兵,如果以九禍的利益觀點來看,這樣的行動完全是徒勞無功的,爲什麽他們還要去做?除了情感因素外,還有一個方面就是爲了凝聚士氣。士氣這種東西是看不見摸不着,卻又是真實存在的。而九禍在考慮問題方面,隻有冷冰冰的魔界利益,完全不顧及手下的感受,我想,這大概就是她無法帶領手下征戰中原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她缺乏那種讓人想跟着她赴湯蹈火拼死作戰的豪氣與激情,這大概是精於計算的她的一種悲哀把,在這一點來說,她遠遠不如閻魔旱魃和銀锽朱武。

而且,在我看來,九禍在吞佛事件上的處理也隻能說是走一步看一步,并未達到走一步看三步的水平。

她隻算到魔界是+1-1無損失,中原是-1有損失。她隻知道忠於魔界的吞佛,卻沒有看出吞佛内心真正期望的東西,在吞佛的問題上,襲滅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的,而銀锽朱武則看得更是透徹,但吞佛卻一直是九禍魔君的心腹愛将!這實在是不得不讓人覺得有些悲哀。

下面,我們來看看,忠於自己的吞佛爲魔界造成了哪些損失:

1、阻斷魔龍吸收魔源,阻止魔界元氣的恢複。

2、殺死銀锽黥武,使魔界損失一員大将。

3、殺死襲滅天來,使魔界損失一代領導者。

4、給素還真通風報信,挫敗魔界多項計劃,洩露魔界機密。

就這幾條,光一個襲滅天來的死,就不是一個葉小钗能換回來的,更勿論其它。如果九禍在吞佛被迫自我格式化前或格式化後沒有被一步連華感化前換回吞佛,那麽這些損失都将可以避免。

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有時候我會覺得,如果九禍真的醒了,最讓她大受打擊的除了朱武爲了她叛出魔界外,隻怕還有一個就是吞佛的叛變……

所以,我個人覺得,九禍最适合的還是做後勤部長,爲前方征戰的将士提供後勤保障,幸運的是,九禍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她當政時,就是守成,等待合适征戰的魔君前來領導,不得不說,她是相當有智慧的一名魔君,對自己的優點和缺點都相當的了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的愛将吞佛對她也是非常了解的。我認爲,吞佛其實是非常希望九禍坐在魔界最高領導者的位置上的。爲什麽這麽說呢:

第一、九禍雖然野心巨大,但總體來說,實行的是相當保守的政策,不會主動征戰。而與中原的和平相處,正是吞佛的期望。

第二、九禍對她極其信任,有利於他的潛伏及計劃的完成。

所以,吞佛對於銀锽朱武的出現,是相當的警惕……

三、襲滅天來

嚴格說來,襲滅天來不是異度魔界土生的魔,他應該算外援。而且,他的目标也不是爲了魔界征戰中原,他的願望建立一個新教派,并在統治者的強力支持下,給中原百姓洗腦,徹底摒除佛教。不得不說,襲滅同學的怨念頗深……

應該說,襲滅是相當有智謀的一名領導者,他利用月姬和風流子打入中原和六禍集團的手法相當的高明,初期在離間及刺探情報方面也頗有成效。不過,他倒黴就倒黴在有個過於了解他的對手。由千年一擊事件來看,他的另一半比他更腹黑,算計也更深。一步在此算計的已經不僅僅是襲滅這個半身,更是異度魔界用以安身立命的魔龍!

在我看來,襲滅對肯定自我存在的執念太深,是他失敗的最主要原因。他渴望被承認是單獨的個體,而不是一步蓮華一個小小的被排斥出體外的附庸。他處處針對一步蓮華,在大軍壓境時被淨琉璃成功拖延戰機,都是源於這個心結,或者說是心魔……

一步對自己這個半身的了解實在是太深刻,他完全知道襲滅内心最渴望得到的是什麽,竟然以自身爲餌,誘使襲滅入套,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襲滅所缺失的強大自信——自信自己絕不會被襲滅所同化、消滅,自信吞佛會配合自己的計劃。(這種自信到底怎麽來的…或者說一步很有做賭王的潛質?= =a)

想想看,明明是兩個孿生兄弟,長得差不多,學習成績也差不多,可大家的目光卻總是集中在哥哥身上,長輩們交口稱贊的都是哥哥,家長會上,老師拿來做模範典型的也是哥哥,就連女同學的目光也總是集中在哥哥身上,偶爾有幾個來找弟弟的,居然是請弟弟轉交情書給哥哥的……你說這做弟弟的能不感到憋屈麽。大家明明就差不多,隻不過那個家夥比我早出來幾分鍾,長得比我斯文點,懂得虛僞的客套,就到處吃香,太過分了。更可氣是那家夥對這一切不但不在乎,背地裏還顯得很不耐煩,仿佛大家的愛戴對他而言隻是讨厭的包袱,真真豈有此理!

襲滅與一步的問題,已經不僅僅是孿生兄弟争寵那麽簡單了,而是他被認爲是一步的惡體,是他的一部分,而不是獨立存在的一個生命,他的存在價值完全被抹殺!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我真的真的非常理解襲滅一見到一步就眼放綠光,恨不得将其扒皮拆骨咔嚓掉的情緒。但是,作爲一名領導者,讓自己的心結被敵人掌握并加以利用,就不能不說是比較失敗了。

而且,就我看來,給襲滅最後緻命一擊的那根稻草——吞佛童子,也有點是襲滅自找的感覺。

不知諸君是否還記得,在吞佛回歸後,襲滅要吞佛去殺掉宵,并要黃泉吊命前去監督。

宵的存在從來都不是魔界征服中原的障礙,爲什麽襲滅非要殺掉宵不可?(住那麽寒冷又偏僻,個性又宅得要死,想成爲障礙還真是頗有難度= =)

因爲襲滅的最終目标從來就不是帶領魔界征服中原!

襲滅對人性的醜惡有着深刻的了解,他相信人性本惡,佛界已經成為愚民收容所,不能再起到渡化衆生的效果,因此,他渴望通過建立一個新的教派,以消滅爲手段,再造新人類。

而宵腦袋回路特殊,非善非惡,既不偏向人類,也不偏向魔物,屬於混沌一片,屬於很好的實驗材料,如果宵能夠接受他的思想,投向魔界,那就證明了他的新教派思想的勝利,如果不從,消滅再造!

由此可見,襲滅對人性的研究興趣遠大於幫助魔界征服中原,如果以魔界觀點來看,此魔就屬於典型的不務正業,拿着魔界的薪水幹私活兒。

下面,我們來看看他所選擇的殺人人選——吞佛童子。我不認爲他是對吞佛的忠心産生的懷疑,所以以這件事去逼迫吞佛表忠心。他确實感覺到了吞佛對宵有着極大的好感,那麽,這個仿佛對萬事都不動心、不上心的徒弟兼部下,在殺宵的時候會下不了手麽?(個人感覺襲滅認爲吞佛下不了手的幾率非常微小,可說是無限接近於零)即使下得了手,會有猶豫麽?(我估摸着襲滅就是想看吞佛猶豫不忍的表情,礙於身份自己不好直接去看,於是隻好派黃泉吊命去搞轉播。)

我相信,他隻怕做夢也想不到吞佛竟然會與宵串通,保下宵一條命,并且爲了宵,開始與法門接觸,逐步走上幫助中原正道的邦德之路。

我同時也相信,在襲滅下達對宵的格殺令之前,吞佛雖然受到一步蓮華的影響,并知道一步的計劃,但他心目中對是否執行一步的計劃是有過猶豫的,他畢竟是魔,襲滅與他又有師徒之誼,即使他什麽都不記得了,但不要忘記了,得知他逃出聖域,第一個來接他的是襲滅,第一個對他表示關心的也是襲滅,這些,在魔的心目中不可能不留下印迹。

然而失去記憶的魔,被壓抑的本能強烈的釋放出來,他渴望得到一個象宵這樣對他全心信任的朋友,沒有身份的阻隔,沒有懷疑,隻有信任。他曾經得到過,但被他親手毀去,而這次,他選擇了保留,保留這份友誼,保留這個朋友。

既然選擇了保留,那麽,以襲滅的精明,遲早會發現真相,到時候,於他於宵,都将是最悲慘的結局。走到了這一步,實際上吞佛已經沒有别的選擇餘地了,在一步與襲滅的鬥争中,他已經必須站在一步這一邊了。

如果說當初襲滅沒有對吞佛下達殺死宵的指令,會不會吞佛不會背叛魔界呢?我不知道,還是那句話,這世界上沒有如果。但我想,如果沒有這道命令,吞佛即使要背叛,時間上應該會推遲些吧,又或者,随着與襲滅相處的時間愈久,吞佛背叛的幾率愈小?(當然,也可能愈大,這個還真說不準XD)

綜上,我認爲襲滅是有能力做個好的領導者的,但一來他心目中的第一目标從來就不是率領魔界征服中原,二來他本身固有的緻命弱點——對自我存在的執念及探尋人性弱點的惡趣味,都會使他時常偏離魔界的目标,對魔界而言,他并不能算是一個好的領導者,事實也證明,由於他的偏執或者說執念,導緻了魔界行動的最終失敗,或者說,他一開始就掉進了一步蓮華所設的圈套中XD。也許,跟旱魃同學一樣,他上頭還需要一個領導者來指揮糾正他們的行動。

四、銀鍠朱武

如果以現行魔界的标準,我們這位傳說中完美的戰神大人大概是曆代魔君中最不合格的一位。不是因爲他的多情,而是因爲他的政治理念。

銀鍠朱武大概是第一位提出:“千秋霸業,争奪來的真能作爲全族千秋萬載的生道嗎?”這樣疑問的魔界君王。

要知道,朱武從未如吞佛搬被迫清空記憶,并不得不接受佛教思想的洗禮。魔界對他的教育、他對魔界的深厚感情一直都存在着,然而,即便如此,他從長期的征戰中,從對苦境的遊曆中,依然察覺到魔界所長期奉行的征戰及掠奪政策的不對勁之處,進而對這樣的政策産生質疑。

不得不說,朱武真的是一個聰明絕頂的魔王,他思想的深度與廣度已經遠遠超過與他同時期的魔君。而這樣的思想,也将是他痛苦的開始。

征服與掠奪能換來魔界千秋萬載的生道麽?如果不能,那麽與苦境适當的妥協呢?是否能爲魔族換取一塊永久生存之地?

我相信這是朱武曾經苦苦思索而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征服與掠奪最後一定會失敗,一定會遭到報應麽?未見得。

君不見,歐洲人所歡呼雀躍的地理大發現時代,正是美洲、澳洲、非洲原住民慘遭屠戮的悲慘時代麽?時至今日,他們的土地、資源、命脈已經牢牢的掌握在了白人手裏,那些昔日的侵略者們在原屬於他們的土地上快樂生活着,而他們卻被迫淪爲二等甚至三等公民,不但喪失物質上的東西,連自己民族的很多文化傳統與典籍也都喪失了。

那麽,征服與掠奪可以帶來萬載的繁榮麽?15~16世紀靠掠奪發家的歐洲兩大強國西班牙與葡萄牙,17~19世紀擁有世界上最多殖民地的日不落帝國英國現在依然是世界頂級強國麽?

以上,我舉的例子也許不是很恰當,大家加減看把,我所想表明的,其實也隻有一點。那就是,朱武所思考的問題,其實是沒有标準答案的。

征戰與掠奪的政策,也許可以爲自己的民族帶來絕對的優勢,在未來的競争中處於非常有利的位置,但也有可能因過度的征讨而使自己國力枯竭,導緻最後的衰敗。

而與敵對勢力的妥協,也許可以換來雙方長久的和平,也許隻是給了對方一個喘息的空間,使得對方能對己方展開最終的反撲。

在千年冰封漫長的時間中,朱武有了足夠的時間去吸收、思考在征戰與遊曆中所獲得的知識與訊息。

不能動彈、無法言語、無人交流,仿佛被抛入無盡宇宙中永遠漂流的無邊寂寞,也許正是朱武的思想達到質的飛躍的契機,也是他渴望友情的開始。

無盡的征戰已經使得朱武厭煩了,他渴望平靜的生活,所以,從他的本心來說,是傾向於妥協的。但是,這樣的想法在魔界來說就是異類,就是悲哀無救!而這一點,又是朱武極其清楚明了的。

所以,出關伊始,他就選擇了逃避。朱武曾跟狼叔說過:我知道我有責任和義務。既然知道,爲何還是選擇逃避?明知道躲不過,爲何還是要躲?

就我個人的觀點:

一、朱武有心與苦境中原妥協卻又知道魔界幾乎沒人支持他,那麽乘現在魔界需要他而拖延接位,是否能換得魔界那些實力派們的妥協呢?所以這家夥老說時機未到,時機未到。= =

二、不管将來是打是和,都需要了解苦境中原的勢力與實力,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讓我們看看朱武化身朱聞時都見過誰:中原支柱素還真、當時最紅的六禍教主、功力最深厚的女神妙築玄華、最無賴的陰謀家軒轅不敗……基本上當時台面上一流的人物他全見了個遍,而且,由於他跟正道高手蕭中劍同行,更是方便他與正道高手有近距離的親密接觸,并打探到不少消息。爲什麽朱武在回到魔界前就對黥武的死産生懷疑?爲什麽他的矛頭一開始就指向吞佛?我認爲這都與這次的遊山玩水有着莫大的關系。而這樣看似不經意的接觸與了解,爲朱武日後回歸魔界後能迅速針對中原正道展開行動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情報。

三、找到一個足以與九禍媲美的奇女子,帶回去氣氣九禍。要讓她明白,自己不是缺了她不行。這點絕非我的KUSO,在開疆記第一集中,朱聞就對蕭中劍坦言:此行本想拜訪江湖奇女子~現在我對你最有興趣……現在讓我們先無視後半句,來重點研究前半句。

提問:爲什麽朱聞一開始的的目的是拜訪江湖奇女子?

現在,讓我們再來看看朱聞想拜訪怎樣的奇女子。

“這位缳莺公主,自手無縛雞之力的軟弱女子,爲了追求愛情,鼓起她的勇氣,靠她的意志力,反抗她的命運,最終受小活佛的感化,她着實開出屬於缳莺自己精彩燦爛的一章,坦白說,傲刀一家的成敗,皆建立在感情之上,傲刀青麟更是因爲冰川芸姫之死,與兄弟鬥争,才求助其軍師卧江子,得到天外南海的統治,但比起另三位兄長,其實,真正擁有魄力,最适合統管傲刀城的該是這位勇敢又聰明的缳莺公主。”

“我喜歡擁有勇氣智慧,敢去追求自己理想的女性,即使強勢倔強,也有她美麗之處。”

老實說,現在再來回顧這一段,我真是看得一頭的黑線。

朱武老兄,你的口味千年來真是一點都沒有改變啊-.-|||

正是根據以上情節,讓我判定,朱武剛出關時,實在是無法就那樣面對讓他又愛又氣的九禍,於是天真的想找到一個能替代九禍的新愛人……

【不是我說,朱武兄,你即使找到九幽女皇做你的新愛人,還不是一樣要被她氣到?九幽與九禍都是強勢的以事業爲重的女強人,你既然喜歡這款的,還是趁早認命的好。(朱武:=_= 要你管)】

話轉回頭,我認爲,當朱武被伏嬰師及九禍逼回來當魔皇後,應該是準備有限度向魔界實力派妥協的,他并不打算真的傾盡全力去攻打中原,但不做做樣子又是不行的。但這一點又被伏嬰師識破,因此,伏嬰大膽的去請求九禍獻命,爲的就是徹底讓朱武回歸魔君的既定道路——率領魔界侵略與征服。

可以說,伏嬰師差點就成功了。

一來本身朱武就對自己的想法沒有絕對的把握。

二來他畢竟是魔界的君主,本就該站在魔界的立場上考慮問題。這點覺悟他還是有的……

所以,朱武在九禍入血池後,基本上應算是妥協了,他在派遣魔化葉小钗執行殺人任務及批準伏嬰師的行動計劃時,可謂是幹淨利落,沒有絲毫猶豫不忍。



伏嬰師:主君想要葉小钗永遠留下,或是永遠消失嗎?

銀锽朱武:這樣的高手不該埋沒在逐漸箫瑟的歲月之中

銀锽朱武:你能把握葉小钗的長久嗎?



從以上對話中,我們不難看出,銀鍠朱武此時已逐漸顯露出作爲魔君所特有的冷酷與果決——葉小钗如果能一直掌控在魔界手裏就留下,否則,就讓他永遠消失。如果說,沒有某人後來橫空出世的當頭棒喝,我相信,朱武會逐步被伏嬰師引導回當年那個性情冷酷、手段激烈的完美戰神。

而這個用生命給予朱武當頭棒喝的就是他此生唯一的摯友蕭中劍。

蕭中劍的死,拉回了逐漸往既定道路上前行的朱武,使他再也無法變回那個無心無情的完美戰神,無法去做一個冷酷果決的魔君。

他必須痛苦而清醒的思考,他所要的究竟是什麽?

如果說,一個侵攻性與掠奪性的魔界不是他所想要而又不是他能改變的,那麽他最後所能握在手裏的是什麽?

九禍!隻有九禍!

如果摯友再也挽回不了,那麽,至少讓他挽回愛人的性命!

當然,蕭中劍的死所改變的并不止如此,還有朱武對生命的态度。此後我們在朱武戰肥遺、帝鵬時,更多的看到了朱武的無奈與歉意,我相信,蕭中劍在其中功不可沒。那個隻重視魔族性命,把别族性命視爲糞土的朱武再也回不來了,即使是爲了九禍去殺人,最起碼,他已心懷内疚。(跟他命令魔化葉小钗開萬邪錄那會兒相比,此時的朱武簡直就象頭頂光圈的聖人XD)

現在的朱武,離魔君的要求差得何止十萬八千裏!

我估摸着,他家老爹棄天如果不是過分無情從來就隻打算利用這個兒子,一定早就被氣得從墳墓裏爬出來掐死這個不孝子。

老規矩,最後總結,銀鍠朱武是完全有能力當好一個魔界所期望的魔君的。但是,他掌握的知識面太廣,思考得太深,又兼誤交“損友”,導緻了他從一個有著“大好前途”的魔君蛻變爲中原反動勢力的同情者,并有進一步蛻變爲魔界叛徒的趨勢。所以說,知識越多越反動,如果又兼交到一個“壞”朋友,是會毀掉一個魔君原本“光明”的前途的。(被衆人拖下去群毆)

寫在最後的話:哦也,總算是寫完了,我發覺我總是在自讨苦吃,沒事整出這麽個東西幹嗎XD。寫到襲滅時就已經有些卡殼了,害我梗了兩天T-T

總之呢,個人觀點,大家加減看把。

sucremina
08-10-16, 10:43 AM
閻魔旱魃是個很自負的君王 喜歡單打獨鬥也是因著對自己的自信吧. 我同意樓主 感覺比起魔君 閻魔旱魃更適合做個先鋒戰將的角色. 但是他的強勢的個性 如果遇到保守作風的君王 或許也會鬧的不開心呢.

九禍本來就是主內. 因為閻魔旱魃的身亡只好出來帶領魔界. 他的作風較為保守也以鞏固魔界內部為首要. 對於她幾乎沒有考慮到要救吞佛回來 一者因為她確信吞佛絕對不會背叛 也或許是因為她認為任何魔界的人都應該可以隨時隨地爲魔界犧牲. 她本身就是一個把魔界放在第一位 為了魔界也可以犧牲自己的人. 但是吞佛不僅僅是自己的手下 更是魔界的戰神 拯救手下不是因為害怕手下會出賣 而是因為自己人. 話說回來大家都說吞佛對九禍忠心耿耿 我現在才剛剛看到開疆記 目前並沒有特別覺得吞佛對久禍是忠心耿耿啦. 在被萬聖岩抓走時候的吞佛 或許真的不在乎九禍沒來救他的意思 但是在記憶盡失 受到一步聯華"教育" 而後又回到魔界的他 翻閱寶典以了解魔界一切及歷史的他 不曉得看到九禍沒試著救他也不願用葉小釵換他回來的感覺是什麼呢?

感覺上襲滅並不忠於魔界 應該是說魔界對他而言並不是一種家的歸屬感 只是一個用來建立他的新教派的工具. 當然魔界女王也沒有真的信任襲滅吧. 或許因為像襲滅這樣的魔跟魔界出產的魔根本是兩碼子事. 感覺上襲滅除了想法与一步蓮華不同之外 他的個性与固執都跟一步蓮華一樣. 因為原本就是一個人. 說實在在最後他被一步蓮華解決掉的時候 我為他感覺挺難過的. 雖然他的想法不立於正派 但是他一直是努力去證明自己的存在. 但是到頭來 拒絕了身為佛身的自己(一步蓮華) 而投身于魔界的他 最後受到吞佛的背叛 而說出原來自己仍是個佛魔不容的存在 聽了讓人覺得挺心酸的...